好书楼 - 历史小说 - 从长坂坡开始在线阅读 - 第0316章 我恭喜你发财了

第0316章 我恭喜你发财了

        曹休的羞耻心颇重,被周鲂断发赚了之后,导致石亭之战大败,不久含恨因后背毒疮发作离世。

        大致与项羽的亚父范增一种死法,皆是心中积郁导致。

        总体来说,就是有些好面,没有准备掌握厚黑学的主旨,故而在这个时代终究是混不下去的。

        如今曹休接连被关平算计了两次,面上心上,也遭不住了,心中积郁导致,直接吐了一口血,昏倒在地。

        曹仁大惊,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家族侄性子竟然如此刚烈,赶忙叫医者前来为他医治。

        此次夷陵城战败的消息,怕是要瞒不住了!

        曹洪更是没有料到亲侄子会吐血昏厥,更是大为惊讶,心中难免自责。

        江陵城内,取得捷报的消息,众人还没高兴两天,就被一阵涌进城中的败兵给扑灭了火花。

        些许传言正慢慢在江陵城中流传。

        相比于江陵城内的欢喜,则是江东大营外爆发出一阵欢喜的喊叫声。

        渡口上的战船缓慢靠岸,岸上等着也有数人。

        关平站在船上,心下大惊,实在是没有料到大伯父他会如此隆重的前来迎接自己。

        这算什么功劳,不就是从曹休那里骗来了九百多战马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除此之外,并无格外的功劳,如此隆重,倒是让关平有些摸不着脉络了。

        “少将军,这阵仗有点大啊!”一旁的周鲂也是猛咽口水,心情止不住的激动。

        “我滴乖乖呦,咱们这是立下大功了?”、

        邢道荣努力睁大他的眼睛,看着岸边的人,认真分析,此次自己到底立下了何等功劳。

        好像就是牵了牵马,又率军射杀了一波曹军,并无太大的功劳啊!

        主公亲自来迎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慌什么?”

        关平努力的咳嗽了两声,面上平静,心中则是在想着如何搞一个激动人心的演讲。

        在众多同僚面前露(装)脸(逼)的机会来了。

        刘备自是亲自来迎接独领一军的侄儿,周遭围绕的可谓是群星璀璨。

        关羽、张飞、诸葛亮、徐庶、赵云、黄忠、魏延、糜竺、孙乾、刘封等等新老员工。

        关平见到这阵仗,也是吃了一惊,率先上前行礼喊道:“主公!”

        关羽倒是颇为赞赏的摸着长髯,未曾言语。

        诸葛亮自顾自的挥舞着羽扇,静静的瞧着。

        “哈哈哈。”刘备上前拉住关平的手:“定国缘何出去了一趟便生分了呢!”

        “嗨,好叫大伯父知晓,侄儿第一次单独领兵,有了点小成绩,想要炫耀一番,自然先说是公事嘛,嘿嘿。”

        “哈哈哈。”

        张三爷不等刘备再说,倒是直接接过话茬,大笑了几声。

        震得旁人都后退了两三步,蒲扇似的大手搭在关平的肩膀道:

        “大侄子,快把曹军的战马牵出来,让俺瞧瞧,俺早就眼馋曹军的战马了。”

        “三叔父,什么叫曹军的战马,现在是咱们的了!”

        关平面上带笑,这可都是第一时间做了自家社团的记号的,来,尽管夸我,我都准备好了!

        搞出这么大阵仗,不能白费了。

        甚至一会的演讲词,关平在战船上都提前准备好了,保管激奋人心。

        该配合大家的表演,我一定义不容辞。

        “哈哈哈哈。”张三爷顿时一阵极其猖狂的大笑:“对对对,俺们的,都是俺们的!”

        关平顿时感觉两耳发懵,就好比有熊孩子在耳朵边扔了一个小擦炮。

        眩晕当中,关平就被张三爷扒拉到一旁,别耽误他看看北地良驹,挡着路了。

        到了这个时候,一向稳重的赵云,也是一同上前,瞧着一匹匹战马被拉到岸上。

        不时的拍拍战马的脖子,摸摸屁股上的印记,最后掰开马嘴,瞧瞧里面的牙齿,与一旁的张三爷随口点评几句。

        然后三兄弟社团的数名高层人物,一同加入了点评战马的行列当中。

        不得不说,北地良驹多是公马,个头高大,拉出来一瞧,就让人心生欢喜。

        至于关平,自家孩子,打个招呼就得了,直接就扔在一旁,自己个玩去吧,这没你事了。

        你以为一群人是来迎接你的?

        没有这小千余匹的北地良驹,三兄弟社团扛把子会亲自带着所有人来迎接你?

        你小子是打下许都了?

        还是再次擒获曹操了?

        迎接你,天真!

        刘备又开始拉着鲁肃,在一旁说说笑笑,对于旁边的战马,丝毫没有放在眼里,此时眼里只有鲁肃。

        “少将军,主公他们。”

        一旁的周鲂也是与关平面面相觑,方才在战船上看到这个大的阵仗,当即就惊呆了。

        可没想到是这个结果,默默与关平站在角落,有些不知所措。

        邢道荣也是挎着脸,方才一副老子立功的面孔,现在想想,实在是有些猖狂,不知自己几斤几两了。

        倒是诸葛亮摇着扇子,慢悠悠的过来了,笑道:

        “定国,此次收获颇丰,主公甚是欣喜呀。”

        “嗯,我也很高兴,真的。”关平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

        谁让自家社团穷困潦倒,没攒下什么基业家底呢。

        如今不费吹灰之力,凭空赚了曹休的近千余战马,尤其是南方少马,此事更是让人心生欢喜了。

        越是少些什么,对这种东西就越发的渴望。

        江东对于战马那更是渴望的很!

        诸葛亮望着与主公相谈甚欢的鲁肃,直接开口道:“子敬他?”

        “好叫军师知晓,鲁子敬他是前来买战马的。”

        “呵呵,子敬想的有些天真。”

        诸葛亮笑了笑,实在是没有忍住笑意,自家战马还不够呢,怎么会卖给江东。

        尤其是这种北地良驹,将来更是没有战马来源,全凭着自产自增呢。

        “可我答应了。”

        “你答应了?”诸葛亮一阵诧异,随即反应过来:

        “定国,莫不是想要把武陵矮马卖于江东?”

        “对啊,总比江东骑兵骑驴要强上许多。”关平瞧着一旁乐吧呵呵的鲁肃。

        “子敬他能答应?”

        “相比于骑驴,我觉得吴侯更希望自己的部下能够骑马。”关平瞧着这些北地良驹慢慢走过。

        这等战马也就只有中原才有,唯一的缴获也就是能在战场上。

        就是不知道一早资助自家社团扛把子的两位大商人,这么多年了,还活没活在世上。

        就算是活着,他们还贩马吗?

        就算是贩马,估摸着也会被曹老板所控制。

        江东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从中原买来多少战马,足以见得对于战马买卖的控制有多严格。

        再加上南方少马,若是想要进军中原,没有马是不行的。

        “你定是未曾和子敬言明。”诸葛亮用扇子一指关平,要不然鲁肃他可不会如此开心。

        “我把人忽悠来了,至于货能不能卖出去,全都是军师的事,雨我无瓜!”

        “哎,哈哈。”

        诸葛亮倒是一阵摇头,实在是没有料到关平他竟然如此推脱。

        “对了,军师,制盐的事情如何了?”

        用盐换取战马,这个是计划当中的事情。

        但根据如今市面上的盐,那自然也得分个三六九等。

        要不然自家掌握的岩盐,如何能够赚取最大的利益呢?

        “一切顺利。”

        诸葛亮不可置否的点点头,糜子仲对这件事很是上心,对于秘方那更是保密的很。

        就算是他儿子,弟弟也不知道这件事。

        诸葛亮是打算利用这批白洁如雪的蚩尤心头血作为噱头,往江东高价售出,顺便在多购买一些低价盐回来。

        利用这批低价盐,让武陵蛮人沿着他们开拓出来的商道,前往益州南部做生意,多买些矮马黄牛回来,顺便在把这些矮马卖于江东。

        至于黄牛则是用于给治下百姓租赁使用。

        一来一回,这笔买卖就算成了,至于蚩尤的心头血,偶尔卖出即可。

        要不然世家怎么会觉得这些盐更加珍贵,达到争相使用的效果呢。

        对于这些世家的心思,他是了解的,钟鸣鼎食,诸葛亮祖上也是,但诸葛家终究是落寞了。

        但诸葛亮可以肯定,这些从石头里制作出来的盐,必定会大受欢迎。

        虽然很想让治下百姓也能吃上这样的盐,但目前而言,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唯一的法子就是利用这些上好的盐,前往江东或者其他地方卖出高价。

        在反过来慢慢流入荆南四郡的市场一些。

        荆州可不是个产盐地带,对于盐也是稀缺的很。

        “那军师可是找好了江东的世家与之接触?”

        “这个倒是未曾。”

        诸葛亮摇头,如今面对的是江陵城,南郡,甚至是整个荆州。

        而制盐的事情才刚刚开始,未曾有太多的积累,一切都在摸索当中。

        与江东世家的接触,还未曾挑选好。

        一则是江东世家对于曹操是欢迎的,对于自家主公是颇为抵触,若是这个时间段贸然接触。

        万一被孙权所知,他会如何想,莫不是想要把手伸到江东去。

        这对于两家的联盟是极其不利的。

        “我有一家可以人选,还望军师多考虑一番。”

        “哪一家?”

        诸葛亮倒是面露不解,定国他总归跟自己去过一次江东。

        除了与张竑的张家结下了仇敌,难道还与其他人有了交情?

        “赵爽赵君卿,江东的算数大家,我与他一见如故。”

        关平走了几步,望着江边笑道:“我觉得他兴许会答应。”

        诸葛亮也是摇着羽扇往前走了几步,一时没有想起来。

        赵爽这个人也曾听闻过,早在赤壁之战前,就前往夏口,说是想要与云长结为儿女亲家。

        只是被云长所拒,毕竟与子龙闺女的婚事,是早早的定下来了。

        而且云长也表示,不希望自家儿子有太多的妻子侍妾,这对于武人而言,会过早的结束他的巅峰状态。

        但赵爽未曾死心,只是说回去在考虑考虑。

        诸葛亮也不明白,两人明明只是在食肆里吃饭,打个照面,就非得要聊上婚姻大事了。

        但事情就是如此奇妙。

        “此事还得劳烦定国你去信一封,与他多接触接触,试探一番。”

        “他是个聪明人,至少在数学方面比你我都要聪明。”关平笑了笑,倒是不以为意:“只是不拘小节罢了,天才总会有些特殊。”

        只是他丝毫不晓得,老爹为了他的武艺巅峰岁月能够持久一些,已经暗暗给他推掉了一门亲事。

        赵云评价完了战马,瞧见关平,遂大笑道:“定国,我恭喜你发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