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都市小说 - 巅峰狂兵陈天叶楚楚在线阅读 - 第1389章 不甘心!

第1389章 不甘心!

        虽然还是战斗,虽然还是这些人,但状况已经显得有些不同。

        所有的血旗队员可以说轻松了太多,刚才急着打开机关寻找陈天,现在心头已经毫无压力。

        虎王这个时候心头也是激动异常,战斗力越发惊人,狼王大人真是奇遇,能跟着狼王攻打冷骨城,赤乌堡再到这里,实在是自己这辈子最英明的决定了。

        上官雪的心情更是无法形容,本来都打算跟陈天殉情了,本来想着死了都没法跟叶楚楚和陈天家人交代了,这个时候脸上虽然依旧带着泪痕,却又是带着笑容的,带着幸福的笑容杀人,却令格拉鲁家族众成员感觉心惊和诡异。

        格拉鲁家族虽然纪律严明,但因为出现了血杖的原因,格拉鲁家族成员心头终究多了不少压力,很快又倒下去一片。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格拉鲁家族的士兵惊慌失措地跑过来,“血王大人,血王大人,普利家族和希金登家族参战了!”

        “什么?”血王的心头咯噔一下,“海勒姆和波依里这两个人看到狼王手里的血杖已经魂不附体了吧!他们的人还有多远?”

        “他们两个家族的人加起来至少两千人,已经到达风台崖,正在登船!    ”

        血王拿起望远镜,朝风台崖的方向远远望去,看那里密密麻麻,顿时也是有些心惊。

        “安排所有人,都给我顶住!”血王朝身边的一个男子下令。

        “是,血王大人。”男子领命立即就冲了出去。

        “血王,这个时候还想负隅顽抗吗,狼王大人持有血族权杖,你就应该立即带着所有格拉鲁家族成员投降,并且把天窟圣血拱手呈送给狼王大人!”

        纳斯恩冷冷地说道。

        “纳斯恩,你觉得我会那么做吗?我不甘心,我怎么会甘心,天窟圣血是血族三大圣物之一,因为天窟圣血,我的血王殿损失惨重,我的赤乌堡毁于一旦,而数百年来,为了寻找血杖,格拉鲁家族又付出了多少鲜血和生命    ,就这么转眼间莫名其妙到了狼王手里,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血王一阵咆哮。

        “血王,格拉鲁家族本来就不该觊觎天窟圣血,更不该从齐力诺开始就觊觎血杖这么多年,这完全是格拉鲁家族咎由自取!”纳斯恩也是怒不可遏,“格拉鲁家族历任族主,包括你的父亲莫斯比,还有你血王,不过都是血族贼子,这个时候了却还不甘心!”

        “血王,既然不甘心,就跟我再打一场吧!”刚才朱尔斯已经跟血王交过手,因为混战,也没有打几个回合,朱尔斯心有不甘。

        “朱尔斯,你不配跟我动手。”血王一挥手,让几名格拉鲁成员扑向朱尔斯,自己却站在那里没有动。

        “我不配,    我看你是怕了,想办法脱身了吧。”朱尔斯冷笑一声迎着几名格拉鲁家族成员扑了过去。

        “血王真特么够怂的,我看也是想溜了,不要让他们溜了,我们老大应该马上就到了。”杜焰朝外面看了一眼,扑向离得最近的一个格拉鲁家族成员。

        一刀结果之后,又扑向了阿方索,“阿方索执事,我来会会你。”

        阿方索脸色凝重,早已知道杜焰的厉害,此时也是认真迎战。

        看着外面水面上的船只越来越多,越来越近,鬼王的心也是一点点往下沉,寒血山谷再易守难攻,也经不住这么多人冲过来。

        何况普利家族和希金登家族本来就很强,两个家族的实力比归顺格拉鲁家族的这些血族的势力全部加起来还要强很多。

        鬼王看了看血王,“血王,你还想撑多久?”

        “鬼王,你也想让我停下吗,赤乌堡没有了,连格拉鲁家族都要没了,我不甘心,我死也不甘心!”

        血王又激动起来。

        鬼王摇了摇头,“血王,你还是幽冥会的人,这个时候,你要想着幽冥会才是。”

        “鬼王,你的任务是抓到狼王,对狼王来说最重要的永远是拿到天窟圣血,天窟圣血还在这里,只要还在我手上,我们就有机会!”血王的脸上露出一股狰狞。

        鬼王没有说话,的确,天窟圣血永远是最大的王牌,只要天窟圣血还在,就还有翻转的可能,要说自己甘心放弃,那自然也是不真实的。

        血王转眼间就到了那黑匣子旁,把黑匣子紧紧抱在了自己手里,冷笑一声,“狼王只要不答应我的条件,我不惜把天窟圣血毁掉。”

        “真的要毁掉吗?”没想到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一个声音,不是陈天是谁?

        看陈天来了,上官雪一记飞腿将一个格拉鲁家族成员踹到一边,跑到了陈天面前。

        看到陈天手里的血杖,众人更是睁大了眼睛,而纳斯恩朱尔斯和其他血族众人再次跪了下去。

        陈天挥了挥手,示意众人起来,几乎同时,辛西娅在哈迪和休伯特陪同下也走了过来。

        再看外面,虽然战斗还在持续,但结果已经完全可以预见了。

        “狼王,我的父亲在哪里!”就在这个时候,血王突然吼了一句。

        陈天还没有说话,纳斯恩就已经火冒三丈,“血王,你的父亲要狼王大人死,你还有资格问狼王那人你的父亲?”

        “是啊血王,想找你父亲的话就自己跳下去找吧,不过先把手里的盒子放下。”云子尘说道。

        血王浑身颤抖把盒子抱得更紧。

        辛西娅说道:“血王,身为格拉鲁家族的继承人,应该更清楚看到血杖应该跪拜,应该无条件服从吧,还不在狼王大人面前跪下?”

        “跪下?”血王一阵狂笑,“我是堂堂血王,不光是格拉鲁家族未来的继承人,更是幽冥会三大殿之一血王殿殿主,让我跪下?”

        “血杖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不管是谁,只要是血族的人,在血杖面前都必须跪下!”辛西娅面色冷清地说道。

        血王又是一阵大笑,又突然脸色一寒,看着陈天,两手把黑匣子举了起来,“狼王,在我面前跪下,把血杖恭恭敬敬地呈递给我,否则我立即把天窟圣血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