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都市小说 -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穷人的骨气廉价而且无聊

第四十六章 穷人的骨气廉价而且无聊

        “哥,那里起火了!”

        杜奕几人上了游艇的中层,就听到李二苟大呼小叫:“救火啊,救火啊!”

        韩悦皱着眉毛看了杜奕一眼,让他管好自己的傻兄弟。

        不过难得的没有张嘴芬芳。

        至于什么起火了,——关他屁事儿?

        烧得天昏地暗,望都不会望一眼。

        杜奕朝着二苟指着的方向瞟了一眼,在对岸下游灵龙镇出镇口不远的河边公路上,一辆小汽车黑烟滚滚。

        “二苟,别管那事儿了,一会儿该吃吃该喝喝,别手软。”

        “噗呲~”

        听到江黛儿的笑声,杜奕看了她一眼。

        这有什么好笑的?

        “杜奕你跟三年前有了很大的变化啊,我都认不出来你了。呵呵,我是说你的性格。”

        三年前,咱们见过么?

        历年刻意忘记的,那个江城冬天的暴风雪夜;让杜奕疼得怒得恨得绝望的,垂心彻骨的那一幕。

        如同潜伏在草丛里面的猛虎,一下子扑在他身上。

        让他瞬间出现呼吸障碍。

        “不记得我了,那晚上你还睡在,呵呵,人家床上呢。”

        江黛儿一脸大方的笑得捉黠。

        语义飘突。

        不过她的小脸却有点红。

        “~”

        而杜奕的脸色,则是腾地一下子变得大红,都不敢去望江黛儿的眼睛。

        原来是她,看脸不像啊?

        只不过其实杜奕第二天早上,还真没看轻那个女鬼的脸。

        那天晚上,杜奕在周倩床上睡得好好的。

        迷迷糊糊中以为是做梦,一个人满身酒气的人钻进他被窝,在被窝里面脱得只剩下胸衣裤头。

        麻溜的贴着他的身体,抱着睡了一夜。

        “啊!”

        第二天早上,他快被吓死。

        ——

        江黛儿前天在头曲见到杜奕,发现才三年没见,一脸衰相的瘦猴子,竟然变成了一点都认不出来的大胖子。

        而且大胖子显然也没认出自己。

        就想着把那一幕尴尬的往事清零,算是吃了一个哑巴亏。

        彻底忘记。

        不过在刚才,当徐冬青开出五十万的价码,想买一把在杜奕他们手里只能当砍柴刀的短剑的时候。

        杜奕那蔑视金钱如粪土,张嘴‘千金不换’的洒脱。

        还是让江黛儿觉得,即使算是异人异事,这个人也可以认识认识。

        ——

        杜奕和江黛儿两人的对话,引得韩悦好不容易有点喜悦的脸色。

        又变得很难看。

        不过幸亏是睡在江黛儿的床上,要是睡在周倩的床上,韩悦非发疯不可。

        “黛儿,你乱说什么呢?”

        周倩剜了江黛儿一眼,让她别添乱。

        江黛儿还了她一个‘逗你俩玩儿’的迷之微笑。

        六人走进游艇的餐厅。

        韩沁扬和一个秃顶老头坐着,那个小西装白领,恭敬的站在韩沁扬身后侧位。

        看到众人进来,服务生连忙倒茶。

        桌子上面摆着几样精致的点心,水果拼盘。

        看得早就饿了的李二苟口水直流,可怜巴巴的喊着杜奕:“哥。”

        杜奕随手拿起一块羊角蜜,填进嘴里。

        满嘴清甜,泛满了苦水。

        我其实没有那么多的自尊!

        咧着嘴笑道:“味道不错。”

        时不待我,我杜奕发誓,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让我兄弟即使面对着如山美食,都不会嘴馋变色。

        “是么,我尝尝。”

        周倩也是一脸好奇的用手,而不是摆放着的竹签,捻起一块羊角蜜,微微仰头放在小嘴里面。

        “咯吱,咯吱~”

        “确实很甜。”

        嘴角带着可爱的弧度。

        “给,用竹签扎着吃。”

        杜奕把一支竹签递给李二苟。

        “好!”

        “铛!”

        李二苟右手短剑重重的搁在餐桌上面,接过竹签,电一般的稳准狠扎向一块羊角蜜。

        “咚~”

        同时是左手那一大瓶凉茶。

        压得固定的桌子,微微两颤。

        韩沁扬微微皱眉,看了她弟弟韩悦一眼。

        却看到了韩悦满眼的祈求。

        韩沁扬微微叹气。

        然而,心里面却更硬了。

        “不是你给郑明宇打得那个电话,我还不知道你跑到了这里,这时候你不是应该在瑞丽?”

        韩悦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该怎么说。

        事实上,韩沁扬也没打算给韩悦辩解的机会。

        继续不带停顿的说道:“家里的一切,早晚都得交到你手里,可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年轻,你想多玩一些,这点姐理解,可是专注并不影响你在努力以后的轻松,甚至有节制的放纵。

        在瑞丽的公司里,大把都是年轻漂亮干净学历高,梦想着攀龙附凤的女孩子。

        为了你,我专程请了程大师——”

        “韩小姐,”

        周倩突然开口说话。

        韩沁扬凝眉住嘴,‘真是一个没一点礼貌的野丫头!’,心里面更是不喜。

        “阿嚏~”

        站在周倩身边的杜奕,突然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震得那个秃顶的老头身体一颤。

        有些迷茫的把目光从短剑上面挪移开。

        眼睛里面才逐渐的渐渐回复清明。

        周倩伸着小手,轻轻握了一下杜奕的大手,随即放开。

        示意他不要干涉。

        让杜奕的身体一颤。

        “韩悦是一个很好很优秀也很善良的一个人,当然,也养成了一些优越感的小性格。”

        “我的弟弟我知道!”

        韩沁扬最烦别人说韩悦的不好,哪怕是任何的一丁点不好,落在她耳朵里面,都是极为刺耳。

        “可是爱,”

        周倩温和的望着韩悦,眼睛里面带着歉意:“它不讲条件,不讲这些,爱就是爱,很单纯的爱一个人。”

        韩沁扬的嘴角露出一丝带着淡淡嘲讽的笑容:“你的意思?”

        “韩悦,对不起。”

        声音很轻,落进韩悦的耳朵里面,不啻于炸雷。

        让他瞬间脸色惨白,摇摇欲坠。

        “爱就是爱,很单纯的爱一个人。”

        韩沁扬怜悯而心硬的看了弟弟一眼,脸上带着冷意笑着说道:“虽然我很不愿意看到小悦的很多种的失败,也不允许他犯错失败;但是这种失败,我很高兴的接受。”

        望了一眼杜奕,

        重复了一遍:

        “爱就是爱,很单纯的爱一个人。”

        直接望着周倩,带着淡漠的‘王八就应该配绿豆’的哂笑问道:“是他么?”

        杜奕突然左手紧紧的握住了周倩的小手。

        让周倩微微一愣。

        睁着大眼睛带着微微的惶恐,直直的望着他。

        “二苟,饱了么?”

        “哥,没。”

        “那也别吃了。”

        “嗯。”

        四句简洁的对话。

        杜奕放开了周倩带着颤栗的小手,掏出钱包,把里面所有的两千元钱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面。

        “知道你们贵族吃得东西,很贵。”

        杜奕笑笑的望着韩沁扬,也不知道够不够。

        “我也不知道,如果你坚持,其实无所谓。”

        韩沁扬笑着说道:“穷人的骨气,其实真的很廉价而且无聊。”

        “呵呵。”

        杜奕笑了笑,然后走到失魂落魄,面如死灰的韩悦面前。

        轻轻的说道:“从此两不欠,以后不要来找我家倩倩了。还有,她的大名叫周倩,万一以后在街上遇到,真的想说两句话,请你喊全名。”

        “走吧。”

        他望着周倩和李二苟。

        出乎预料的是,江黛儿也提起了她的包包,意思不言而喻。

        “好!”

        “别动!”

        李二苟刚要去拿短剑,就听到那个一直没出声的老头的大喝。

        然后,声音激动的望着李二苟问道:“这把剑你哪里来的,卖不卖?”

        “卧槽!”

        杜奕心里怒骂,‘你说老子卖不卖?’

        卖你麻匹!

        “千金,”

        杜奕懒得搭理这秃顶老头,连后面的‘不换’两个字都不愿意多费口舌。

        “千金是多少钱?”

        秃老头有些茫然的转头望着韩沁扬。

        “今天上交所午盘价是392.76,千金就是——”

        韩沁扬的心算不行。

        她看了一眼助手韩小雅。

        “一亿九千三百六十八万。”

        韩小雅飞快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