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其他小说 -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转没转

第六十三章 转没转

        九方家族的家族模式和玄清宗这些宗门是不一样的。家族中除了资质,还以血脉为层级标准。

        一般的宗门吸纳人才采用的是收徒形势,而九方家族所拥有的人才是通过联姻,进而生孩子产生。资质极好的孩子连同血亲会被纳入直系宗谱,而实力势弱常年没有高资质孩子诞生的,便回剔除出直系,成为旁系族人。

        从这样的划分来看,很容易就能判断,直系族人自然拥有最好的资源同话语权,旁系便相对得不到那么多。

        除此以外,九方家族中还有另一种身份非常尴尬的存在,就是如武栋一般外姓族人。

        其实他们也是九方家族的血脉,毕竟家族中人生孩子不可能都生男娃对吧,肯定会有女儿。

        在修真世界,唯一相对公平的便是性别平等这一块了。在极其看中资质和实力的地方,你的性别是第二位的。两个修士对决,活下来的才是赢家,死去和你的性别没有关系,于是,九方家族的女儿们自然也有联姻的权力。

        这些留在家族实力强大联姻的女人生下的孩子自然不可能跟母姓,并不是因为父权当道,反而是因为他们的资质达不到拥有“九方”姓氏这种高度的标准。

        于是,这些外姓族人以极其显目的分辨标准展示着他们的不合格、低资质,几乎人人从小都被九方姓氏族人欺凌。却因为实力弱小,连反抗都做不到。

        武栋便是其中一员。可他幸运在有个好舅公,虽然他也不是直系,可在旁系中资质中上,为人精明喜好经营人脉,又只有他一个侄孙,便将他拖上这禁地小管事的位置,好歹比普通外姓族人多些渠道和资源。

        平时武栋为人就低调,资质不出挑就尽量在做事能力上突显自己,这几乎是外姓族人共同努力的唯一方向。九方家族便也愿意把那些杂事丢给他们去做。

        此刻他站在最后面,别看他畏畏缩缩,上首管事长老当下交待查验的事情和他无关,他却依然打着十二万分精神听着,思索着,看看会不会因为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原因拐弯抹角和禁地扯上关系。

        他都站了半天了,管事长老行事严厉,却也没有任何迹象能循着线索找事到他头上来,他也就稍稍安心些。心里想着今晚上还要不要过去一趟,万一那死丫头又缠着他去给带东西可怎么办,职业生涯里真的从没发生过这种情况,自己第一次想要消极怠工。

        不去的话应该也没问题吧。他悄悄抬头看向威仪的议事殿上首影壁一角盘踞着的一枚恶螭图案。

        那恶螭形象同石殿标简上的三条除了数量和动作之外一模一样,可双目之中却没有透出红色的暗光。它的一只爪子被重点刻画出来,其上按着一颗明珠。

        那明珠看上去没什么起眼的,但它却是这议事殿的核心。据说它连接着整个守族大阵,一旦大阵被攻击,明珠便会从恶螭爪中飞起,嵌入议事殿天顶之中,守族大阵便能为族长操控。

        这是特殊情况下它的作用,在平时它却是禁地标简的监测装置。标简的红色如若消失,它便会自动旋转起来,发出水磨石盘一般的声音,警告议事殿值守长老。

        如今在他任上,这颗明珠从来没有旋转过,是以每一任值守长老都对他赞誉有加。

        花灵媞那个丫头来了之后就让他特别不放心,不知道她都是怎么做事的,总觉得她对自己的身份特别搞不清楚。但也不得不承认,她上任以来标简也没有出过问题,这是他能容忍她捯饬禁地行为唯一的原因。

        这两个原因之下,他就默默在心里第一次给自己放了一个假,决定今天晚上依旧躲起来不去招惹那丫头的好。想着他收回目光,继续眼观鼻鼻观心,尽量收起自己的存在感。

        却没想到他还没安心多久,忽然一阵极轻的水磨声从他刚刚偷偷观察的地方传了过来。

        这种声音在凡人耳里怕是根本都听不到,但在场的都是修士,那听力岂是声音小便能躲过去的?

        尤其是本身就站在上首的管事长老,他此刻距离恶螭明珠最近,几乎是明珠一动,他就听到,停住嘴里的话头倏忽转头,去看身后那位置。

        武栋的心险些都要停止,脑子里只觉得念头要炸开了一样,浑身一个激灵就撑起头也朝那地方看去。

        明珠其实旋转的很是不稳,立在另一个方向的值守长老因为距离隔的太远,甚至在第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如果不是明珠转动有声音发出,在场的人估计都不会发现它竟然在动。

        因为明珠的转动是转一点点就停一点点,一点点就真的是一点点而已,只怕连两毫米的距离都没有。

        不过转了就是转了,转起来就代表禁地之中的标简出了问题,等值守长老反应过来,越过管事长老要喊武栋的时候,明珠竟然在此时恢复正常,岿然不动!

        可怜值守长老连嘴巴都打开了,却愣是没把那两个字从嗓子眼里喊出来。

        管事长老走到明珠跟前,左右看了看,又觉得这明珠刚才怕不是没动吧。伸出手掐了一个手诀打入其中,一抹超级无敌鲜艳的红色从恶螭的眼珠里冒出来,差点闪瞎管事长老的眼睛。

        嚯,这状态,感觉比他以前检查的时候还要亮堂哪!值守长老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由震惊,他自然是知晓禁地情况的人,免不了都想知道那魔物这是怎么了,经历了什么了,竟然这么大怨念!如今禁地中的任务弟子应该是新来的吧,竟然如此厉害?!

        武栋呢也是在下面险险扒拉回自己的心脏,他也在想刚才是怎么回事,这明珠刚才那个样子究竟是转哪还是没转?瞅这红色的程度,说是刚才转了他都觉得自己理亏。

        管事长老更是迷茫啊,他靠的近听的清看的快,所以他是完全确定明珠是转动了的,但就那么一丢丢的小转又停了,标简的显示还出奇的明确,莫不是仅仅一个呼吸间,那魔物便遭受到了那样大的刺激?感觉只有这样才解释的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