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其他小说 -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黑色

第三十四章 黑色

        两种矛盾的心态在她脑子里纠结,不免又想起师父同她讲古时无意识说的关于魔的话来。

        武栋也说过,如果大佬是从出生起就是魔物的话,那他小时候肯定是没有被发现身份的。

        这很好推断,因为即便是大家族中新出生的弟子,也不可能一离开娘胎就开始测试资质,一般人十八岁以前都有机会踏入修炼,有条件的大小势力也大多在十岁出头开始第一次检测。

        她推断九方家族很可能是在大佬十岁左右发现了这件事,而依据就是大佬灵气的颜色。

        之前我们就提到过个人间不同的灵根属性,这些属性实际上也有直观区分的特征,就是灵根转化后表现出来的灵气颜色。

        颜色千变万化,每个人和每个人都有区别,同属性之间也有个体差异,但总的来说都有大色块区间。比如水属性是蓝青色区间,火属性红到橘色区间,土属性是黄色到褐色区间等等。通过颜色判断属性可能不太标准,猜个大概准没错。

        相对应的,双属性就可能是两种颜色相互混杂,灵气间同时流转两种颜色;三属性就是三种,以此类推。

        不同的颜色混杂还不是调颜料似的这样均匀混杂然后混出一种新颜色,只是两种颜色泾渭分明但又交织在一起。

        变异灵根也有自己的颜色。但变异灵根和普通灵根有一点不同,同样的变异灵根,颜色相差会很大,比如苍凌峻的冰属性灵根是天青色,而师兄同为冰属性灵根,颜色确是金青色。两个人的青色,苍凌峻偏蓝色系,师兄却是青色中透出浓浓的金色,端的十分神奇。

        她的情况又有不同,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下丹田中五种属性已成循环互不干扰,五种颜色非常普通但不交融,而是用到那种属性,就显哪种颜色。断然不会出现点个火手指头升起红黄蓝绿褐来,这也是她最满意的地方。

        故而,在修真世界,看到一个修士灵气上或护体灵气上的颜色,来判断其人属性已经成为本能。于此相对的,看到一种颜色的灵气,大家就会陷入恐慌,那就是黑色。

        因为经过驱魔一战同流传下来的故事中,魔全都是黑色灵气,没有丝毫例外。这种黑色就如她眼前看到的这座石殿一样的黑,透不出任何光亮的黑。

        她低下脸来,一手撑地从地上站起身,绕着石殿所处的高台慢悠悠从殿后走到殿前。

        她已经好多天没有正视石殿,可以说是在刻意忽略。她擦干净了自己的小破屋,扫干净了这么大一个院子,但是最脏最乱的其实是那座石殿,可她到目前为止还没想过要进去。

        师父说,魔会长的很好看,极能诱惑。

        师父还说,魔却也无心,万不可抱有侥幸之心。

        “你若遇魔,只管转身便跑。”

        “那我要是跑不过呢?”

        “跑不过便不要让黑暗笼罩自己,一旦身处其中你就再没有机会。”

        花灵媞突然站住一直往前走的身子,抬起本来低头看着脚下路的头来。

        “黑暗……”她忍不住重复了记忆里师父说的这两个字,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师父,可我站在那黑暗里过了,我又出来了……”

        她眨眨眼,旋即又摇摇头,觉得自己可能理解错师父的教诲,那黑暗指代的魔灵大概是直接被困住,而她只是进了吸饱魔灵的皓石石殿罢了。

        她重新走动,回了干净清爽的小破屋,从架子上拿了一身干净衣服换下身上穿了好些天这套,又挨墙坐好。

        “青莲啊青莲,你说我以后该怎么办呢。”她拔出后腰的小袖剑,抓在手里一上一下的抛,问着青莲同时也问自己。

        她了解到这么超出预料的任务,怕自己出点什么事儿,她师父和师兄受不了,拖着病体来上家族,这不自己找死呢嘛。所以她现在是一尸三命,当然要好好想想以后要怎么办。

        果然九方家族能消耗无偿任务的机会肯定就不是一般的任务,自己到底还是太年轻,只为了躲个男女主就赶这儿来送死,不值当呀。

        青莲大概感觉到了她的心思,被抛到半空中的时候“唰”朝她飞来,剑尖险些把她脑袋钉到后面的墙上,幸好差了一毫米时停住,然后飞起用剑身拍了拍她的头,真像个长辈一样安抚她一下,竟也顺利平复了她的心情。

        得嘞,也是,反过来想自己至少看到活着的魔头了呀,还落魄成这样,就算真被人家一指头捏死了也够本。而且现在她的注意力不应该放在大佬那里,应该放在武栋这里啊!

        这厮带着自己的两串大钱这么多天了,还没给她送东西来,这是想让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这是十分不人道的行为,死都是个饿死鬼,是万万不能接受的残忍事情,比和魔头相处重要多了。

        要不是知道自己这两串钱的威力有多小,她都要怀疑武栋贪墨她的家当了!

        我传音符呢?我传音符呢?!

        她精分一样的迅速将注意力转回了武栋这里,冲到墙角三两下就寻摸出一块石头,学着她师父的模样发了一句话过去。

        “武栋师兄,我拜托的东西买好了嘛?买好了能麻烦你今晚帮我送过来嘛?我急用。”

        武栋这边儿正在自己房间里打坐冥想呢,他前几天从禁地里出来,被个叫做花灵媞的娃娃气个差点儿鼻孔没有冒烟,原本不想理她。可看着手里提溜的两串铜钱,这事怎么想怎么不行!

        他发誓自己第二天一早就出了家族大门直奔凡人聚集的城镇真的只是想赶紧花掉那些膈应的铜板,他多少年没有摸过这玩意儿了,用之前还用上好的白酒狠狠泡了泡才敢装进须弥袋里。再让它们多装几天,他怕自己的须弥袋都要消毒!

        那家伙要的东西太多了!幸亏修炼到他这份上的修士记忆力超群,要不真不一定能记全那些东西。即便如此,他花了两天半晃荡在外面,好些家具还是没能买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