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其他小说 -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魔

第三十一章 魔

        她实在是受不了的大声询问出声,将武栋有可能卖关子的点挨个问了一个遍,洪亮的声音把院外树林里已经睡着的鸟儿都震得飞舞起来,使得这原本十分凄凉的院子那恐怖的氛围都褪去不少,不知多少年来第一次显得有点儿热闹。

        武栋的那股气势瞬间结冰,看向花灵媞的眼神忽然就带有忿忿。

        哎这小娃娃也太会拆台了喔,怎么可以一下子就把这些关键点直白的问掉,这还让他怎么烘托气氛嘛!

        花灵媞:我真抽你丫的信不信!(个_个)

        两个人视线在半空中交汇,互相盯,一直盯,空气里都仿佛要爆出“噼啪”的电流声。

        最后还是武栋为了自己的计划继续执行下去,后退了一步,移开视线,不看某人,眼不见为净。

        他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又抛出一句话道:“你知道魔嘛?”

        魔?她当然知道,但是他这会儿提这个做什么?又想抛出什么来吓唬她?呵呵,她皱一下眉就不姓花。

        “魔,这个世界上最残忍弑杀的物种。”武栋忽然压低声线,想要再次烘托某种气氛朝在他看来还是个小女娃的花灵媞科普。

        “它们起初可以是人、是动物和植物,只要是拥有生命的都可能入魔,但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正常的生物会变成那个样子。”

        他说没两句话,“唰”一下又转回身,再次看着面前好像听他说话听的很认真的“小女娃”,声线继续压低,伴随清风吹过,院外树林竹林传来的“沙沙”声。别说,还真有了那么一点儿紧张的氛围。

        “你见过魔嘛?它们几乎不生不死,不知痛苦没有喜乐。它们活着只想攫取灵气,所有的灵气。人类在它们眼里是灵气承载体,灵物在它们眼里是灵气承载体,整个世界在它们眼里都只是灵气承载体。为了得到所有的灵气,它们弱小时会哄会骗会偷,直到榨干目标最后一滴。强大了便是明抢明杀。无数年前为了对抗这些魔族,前辈陨落无数,终将其赶入蛮荒,慢慢消耗它们本身偷来抢来的灵气才使它们走向灭亡……”

        他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一停,好等待花灵媞小女娃吸收这些信息。

        一会儿以后,他觉得应该有了点儿效果了,才继续,“天可怜见,那时驱魔一战以后,想是上天也为陨落前辈感动,自此之后整片大地再没出现过魔。直到千年前,却就在这九方家族,诞下了一个婴孩……”

        花灵媞眉头狠狠一跳,为了保住师父的姓她硬生生又压了下去,只是武栋最后一句话还真就让她打了脸。尽管他这话没说完,影射出的确是一件她真不知道的事。

        她紧紧盯着武栋,由着他依旧渲染气氛,却也从这表情下判断出他没有胡说。胡说的人不可能这么自信,一点都不心虚。

        所以那个婴孩是谁?她暗自思索。其实也并不用太费力就能推断出,这个魔物婴孩极有可能便是石殿里的大佬。

        理由很简单,一是武栋此刻正在卖关子的对象就是大佬,二是大佬凄惨的场景一定需要理由,邪魔这个理由十分充分。

        她低下眼眸,眼中精光连闪,努力回忆着记忆力有关于魔的所有资讯。

        她记得在地球家里看这本书的时候,女主男主后期对抗过一些邪魔,作者文笔极尽描绘他俩战斗中飒爽的英姿,魔族的强大弑杀却是用来衬托,所以对魔这种物种并没有资料性介绍。

        反倒是她师父。她小时候除了修炼隔一段时间还要接受“文化课”辅导,要不然她就是个文盲不是,宗门里有没有基础教育幼儿班小学班之类的,这种事情那都是修士们的家人负责。

        为了防止枯燥的背诵让她产生厌学情绪,师父就会夹杂许多这片大地风土概括当做讲古的内容讲给她听。她依稀记得师父还真就说到过远古的过去那驱魔一战。

        可惜她当时一个几岁的小毛孩子,听得云里雾里的,只记住了一位陨落的战神,第一次懵懵懂懂的有了一位偶像,其他的有听没有记,全还给师父了。

        她低着眼眸在那里胡思乱想,这边武栋看到她这样,心里愈发满意。

        可以了可以了,小女娃就是小女娃,哪怕一开始表现的很聪明似的,胆子自然也是小的,用这种方式吓唬她果然效果斐然。

        他也不计较光自己在那儿说,小女娃不回一句表示表示,继续开口。

        “我想你必该猜到我说的婴孩是谁,对,就是你方才问我这些问题的答案,正是石殿中人,他自出生便是一个魔!”

        说到“一个魔”三个字时,他咬字咬的极重,就像这三个字会变成沉重的铁锤击打花灵媞的心脏似的。

        “那么他究竟是谁?”花灵媞终于询问了一句。

        这下武栋不再打算兜圈子,而是背过身去,两只手宛如老干部一样背在身后。朝前走了几步,大约发现这院子里光秃秃的,没有能衬托他身形的地方,就停下来转过头,在月光下露出半张脸,正好让花灵媞看清那嘴角的笑容。

        “哼嗯。”他鼻腔发出笑声,“他?他就是我们九方家族千年来隐藏着的大秘密,从小就被家族烙上耻辱两个字的直系族人,九、方、幽、殓!”

        武栋话音刚落,原本晴朗乌云的夜空突然出现一道惊雷,闪电从凭空而现的乌云挂落,正好劈中院中那巍峨的石殿。剧烈的雷声把花灵媞的耳朵都要炸聋。一时间,满场气氛风云突变,仿佛只是说一说这个名字,老天都会震动似的。

        花灵媞吓了一大跳!

        武栋在旁边也吓了一跳!他抬头看天,惊吓过后睁大双眼,像是想到什么一样,表情愈加自得。

        看看,连老天都这样不容他,连说名字都降雷劈他,他们家族做的一切真是替天行道!

        花灵媞看着武栋自得的表情,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这该是面对一个同族挨劈该有的情绪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