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其他小说 -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青莲

第二十九章 青莲

        此时,花灵媞小渣实力就有些顶不住,体内灵气开始有了衰竭的迹象。她想都没想“咔嚓”就把手里两颗蓄灵丹扔进了嘴,囫囵咽下。

        灵气接上,继续给青莲炼着。

        这时候她不免有点思想开小差。以前读过的许多玄幻类内容重新浮上大脑,就想吐槽说啷个觉得修士这个时候感觉就跟一个发电机似的,丹药算柴油,灵气就是电力,手里的剑就是一把“家用电器”。

        很多时候,她们这种发电机可劲往家用电器里怼电力就行,是发电力足质量好,家用电器使用寿命就长,反之就垮。

        看书的时候这种思路总盘旋在脑子里,老幻想自己要是有这一天说不定坐不住,没想到真到了这一天才知道这种一把死物慢慢和你心灵相通的感受有多美妙。

        渐渐的,青莲外形竟然起了变化,起初只有手指长的剑身不知道啥原理成了小臂长,青铜的质地也符上十分好看的纹路,“锵”一下居然从她手里立了起来。

        “好了?”她忍不住感受着青莲切断自己灵气向它输送的渠道,此刻这把小剑真是“女大十八变”,哪里还有铁锈棍子半点挫相,这分明就是一把非常适合女孩子的袖剑!

        袖剑就是大约只有小臂长,利用配套的皮条或者布条固定设计特殊剑鞘,就能藏在袖子里,随时朝敌人甩出来,可用于突袭或者阻挡和击杀的武器。

        她握住青莲,摸了摸恢复锋利的剑身,没管流出来已经擦到剑上的血,在心里马后炮似的得意。

        看看,她就说嘛师父和师兄怎么可能会扔一把废物给她呢,以他们两人的疼爱,那必定会送绝世好刀那种级别的,现在证明了吧!这纹路这刀锋这条干,啊,一看就厉害。锈死了的,搁别个身上那一准回炉的命,可它倒好,随意炼吧炼吧就回来了。

        这摩挲和得意的样子,真的,要是花姚姜和驰末煌在场,说不定就得扛起她揍一顿。

        不过现在轮不到他俩了,因为青莲突然从她手里一飞而起,像是有意识似的横过剑身就冲着她头顶给拍了一下!

        巨大的“帮当”声伴着“咚”响彻整个小破屋,听起来都知道这一下子的力气着实不轻。

        花灵媞整个人都被“愤怒”的青莲拍到地上,不知道有没有毁容啥的……

        她人都懵了,好一会儿抬起头,脸上海带泪都流成河,鼻子里还有血倏倏倏留下来,老凄惨了。

        “你干啥啊……”她忍不住带着哭腔可怜巴巴看着悬在自己面前的青莲剑,对方还张牙舞爪晃动剑身,好像打算再给自己的新主人来一下似的。

        【你丫丫的!】青莲此时和花灵媞心意相通,竟然透过元神同她交流了起来,一张口就是一句不咋好听的怒吼,【你之前说谁是锈死的铁棍,啊?!】

        “……”花灵媞整个人都不好了,不是因为听到一把剑居然会和自己说话,而是因为自己说人家的坏话竟然被正主听个正着,跟这儿和她算账了。

        “我……我哪有……”她下意识否认,现在的她可不是以前那个傻兮兮的傻大姐,脸皮还是厚实了不少的。

        可青莲怎么可能信?!“嗯?!”一声狠狠的鼻音传来,非常具有威严。

        花灵媞立马怂,“哎哎,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会儿有眼不识金镶玉嘛!我以前穷啊,可穷,人还傻,做出的事情我自己都能被震惊。您老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回好不好?以后我一定好好保护你,你就搁我袖子里待着,天天喂灵气,半点儿都不用出鞘受委屈。”

        这一番话说的,花灵媞自己都要为自己的反应鼓掌,知道对青莲这种已经孕凝出器灵的神兵来说,能信她话里一指甲盖那么多保证都见了鬼了。

        人家这无数年的岁月啥东西没宰过,能被一几十岁小孩儿哄?

        但她至少敢说鸭!莫名其妙的得意是肿么回事。

        青莲果然被这娃脸皮折服,竟然不再威胁她,而是从半空中降下来又落回她的手里,没动静了。

        这下花灵媞是真急了,以为自己的鬼话让青莲剑失望到不想和她说话了呢,赶紧运起灵气就渡了过去。

        这才发觉原来青莲虽说已经拥有器灵,但不知是受损过还是长期没有主人渡灵和使用,器灵意识并不能像这样具象化的交流。

        刚才它是真的被花灵媞气着了,自尊心激荡之下就激发器灵要讨个“公道”,这会儿虽说听到这个新主人极其不靠谱的乱保证,但好歹“跪舔”姿态相当良好,心满意足之下就隐回去了。

        “……”呃,是个很好相处的兵器长辈呢。花灵媞摸了摸额头微微冒出的虚汗,讲真,她要真把青莲气着了,说不好师父会不会教训她。

        把金手指和本命武器搞定,她此刻的心头才觉得有了一些些安全感,至少要发生什么也不用指望那把锄头了。

        刚想闭上眼睛打坐,院外就响起了动静,在她唯一提高过灵敏度的耳朵里显得格外清晰。

        应该是武栋,她心想。

        站起身,朝小破屋外走去。今晚的天色非常不错,万里无云,还是一轮巨大的满月高高的挂在半中天。月光就跟大号夜光灯似的照亮了眼前一切,甚至能让她看清武栋衣服上一条恶螭团纹。

        “武栋师兄,怎么这会儿来禁地看我?”她挂起一抹特别真诚的假笑,朝武栋迎上前去。

        心里想的是,mmp这不要好的小子又是大半夜跑过来,存心想让我站在院子里挨冻嘛?!

        而且你是属吸血鬼的嘛?白天阳光普照的时候没动静,大晚上寻到以为淑女的院子里,我眼光可是很挑的,大佬那种级别的我都能抗住诱惑,我能看上你?!

        武栋神色冷冷,清扫了一下眼前的院子。他修为高了花灵媞不知道多少,五官应该都是提高过的,所以一眼之下就知道这一天这个新来的什么都没有动过,那么她应该进去过那座石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