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其他小说 -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在线阅读 - 第七章 资质不同

第七章 资质不同

        “不用不用,地我都种好了,哪用得着师兄。他天天那么忙要养咱们,我可不舍得再累着他。”她赶紧解释,“我是来征询师父意见,明天的迎新大会我能不去嘛。”

        她也在蒲团旁边的地上坐下,“这迎新大会就是审核新入门弟子,我又不是新入门的,资质天赋十年前就检测过,这次干嘛还去,大老远的我还不会飞,一来一回可得一整天。这一整天时间做点啥不好,跟着师兄下山采药也行啊。”

        上辈子她就是在第二天的迎新大会上遇见本书男主苍凌峻,一个被废了修为的修真大佬。

        她那会儿刚刚知道师父和师兄的事,内心羞愤之下根本不愿意再待在玄灵门里,所以迫不及待就去了大会,然后便对这个长得相当好看的男主一见钟情。

        当然啦,本书女主蓝音音自然也是在迎新大会上认识的,不过那会儿她还不知道自己是一本书里的炮灰女配,而蓝音音正是本书的大女主。

        蓝音音那时候就是个实打实的新人,是一户商贾人家遭人唾弃的私生女。因为资质很好,便被玄清宗收徒师兄收入山门,和众人一道来到宗门里的迎新大会。

        她很聪明,在这样各路年轻人如花孔雀一般暗自比较的场合刻意收敛自己的举动,所以除了长相好看,并没有引起绝大多数人的注意。那自然更不会吸引她这个愣头愣脑的女配注意。

        不过此生她已经知道自己命运的走向,知道这本书里谁才是老天爷的亲儿子亲闺女,当然不想再去接近他们的地方,她都打算好了,就和师父师兄窝在玄灵门里,一切以师父身体为重,其他的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花姚姜当然觉得这都不是事,“当然可以,你不愿去便不去。师父是想着十年前你的资质和现在不同,想让你再去测一次。不过你既不想去那便算了,你的资质师父心中有数便可。”

        是的,她花灵媞的资质现在和十年前当然不一样了,同时这也是师父身体和修为变成这样的根本原因。

        其实师父把她从襁褓婴儿时期捡来,到了八岁第一次去宗门测试资质的时候,她就是一个废柴。她五行俱存的身体严重拖累修炼效果。

        用大白话说就是单灵根的人冥想吸取的灵气全部能归入一系,双灵根的人则要努力一倍,以此类推。

        那么五行俱存就要耗费五倍的努力才能达到和单灵根一个效果。

        所以五属性灵根基本就被修真界放弃,倒不是不会收入宗门,毕竟这个世界有灵根的人也是极少,而是收入门中大约也是打杂。

        不过能给各大宗门打杂那日子也要比凡人好过的多,而且寿数也比凡人高,基本无病无灾一百五十岁是常态。

        她的师父花姚姜,堂堂玄清宗一代长老,当然不会看着自己当闺女养的小徒儿因为资质而只能活这么点时间,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扯开十岁小女孩的衣服,就将自身一半的血脉融了进去,又耗费一身修为为其梳理灵根资质。

        花灵媞是看书后才知道自己师父为她融合血脉和梳理灵根资质的事。

        梳理灵根资质和梳理经脉可不同。梳理经脉无非是为人打通基础,可梳理资质相当于订做资质,恩同再造。耗费的精力当然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何况师父血脉乃是当世仅存唯一上古神祗血脉,得了这一半的血脉有啥好处先不说,就她现在相当于和师父从此同根同源,等同于不是亲自从师父肚子里爬出来的亲闺女,那可真是爱极了她。

        她的资质现在从废柴五灵根转化为五种灵根首尾相衔,相生相伴的混元灵根。

        自此之后,她可以和单灵根一样冥想,吸收的灵气便会在相生的五灵根衔环中流转,修一分灵力同时能转化成五分,灵气储备也会是别人的五倍,即她和别人一样修炼实力就比别人强大五倍!

        就问这天赋厉不厉害!然而这么厉害的天赋,她上辈子那又是活生生的荒废掉。没错,见到男主误终生之后她脑子就成了彻彻底底的恋爱脑,非但没有明白自己天赋强大到何种地步,甚至都不清楚为此她师父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她的师父现在严重到连宗门都出不了,一大半的原因就是因为改变了她的资质!

        “嘻嘻,我就知道师父会纵着我。”她身子一歪就靠到花姚姜身上,也不敢全身的重量都压上去,就这么虚虚靠着都觉得特别安心。

        “师父身子不好,一直累的你和你师兄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可你从没抱怨过,总是乖得很,便只有多宠你些。”花姚姜摸了摸小徒儿近在咫尺的长发,脸上笑得极是温柔。

        原来自己竟然在师父眼里还是个乖宝宝嘛,花灵媞一下子又觉得自己眼睛发热了。

        “不过就是穿些旧衣服罢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哪里还值得师父夸着宠着了。我要是泛起蠢来那才叫惊天地泣鬼神呢,怕师父直接就气背过去。”

        她恨自己恨铁不成钢的告自己的状,又成功逗笑对外人总清清冷冷的师父一次,连师兄都挑起了眉毛,好笑的看她。

        一家三口亲亲热热又聊了两句,花姚姜的身子就实在不行了。本来就是闭关的时候,强撑着拒绝驰末煌半身修为的丹药,又被小徒弟知道了唯一的秘密,心神有些不稳。再聊了这么一会儿,不赶紧闭关打坐只怕修为又要受损。

        花灵媞就赶紧站起身拉着驰末煌出了琉璃宫,朝自己的是女峰走去。

        “灵儿,你真的不介意我和你师父的事?”

        走着走着,驰末煌声音便响了起来。

        花灵媞看着走在前面的师兄的背影,忍不住暗自翻了个白眼。

        师兄这人啊行事向来是相当果断的,但怎么在这事上就这么磨磨唧唧了呢。

        “师兄,你别多想啊,我是真的真的不介意。要不是师父不同意,你现在让我立刻改口叫你师公都行。你和师父把我从小养大,咱一家三口的,谁嫌弃谁啊。”

        得,这话那是彻底安了驰末煌的心了,师公啊,自家小灵儿都能这么顺溜的叫出口,一点都没有别扭的样子,仿佛已经在心里叫了许多回似的,那还能有假!

        驰末煌就觉得自家闺女更可人疼了,前几天还试探她,她说讨厌两个人在一起,怕是根本没想到是自己和她师父的糟心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