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修真小说 - 一个人的仙境在线阅读 - 第1章 【深潭惊变】

第1章 【深潭惊变】

        “不会吧,那条蛟龙……怕是完了!”

        罗霄站在高高瞭望塔上,惊疑不定望着云雾迷朦的远山。就在前一刻,他正在塔下临时训练场练习弓术,就见一道流星天火砸向龙渊山,旋即地动山摇,百兽惊奔。看方向,正是那传说中的蛟龙深潭。

        身为修武堂的堂下弟子,罗霄的任务是巡守龙渊山,一旦发现异动,立即汇报。如今何止异动,简直就是轰动!

        自从一个月前,那条传说中的蛟龙日夜吞吐,龙蜃弥散百里,引发龙渊山群兽骚动,郡府担心形成兽潮,危害生灵,下令修武堂派出弟子筑塔瞭望,轮流监察,一旦有变,立即传讯。

        只是放哨而已,并不需要多好的身手,所以修武堂定性为三级任务,派出的都是武道三重以下的低阶堂下弟子,罗霄便是其一。而今天就是他轮值,却没想到,整整一个月都没动静,偏偏轮到他值守的时候发生这样的剧变。

        从震憾中醒过神来的罗霄浑身一激灵,从腰间悬挂的箭壶里抽出一支箭羽漆红漆的特殊箭矢,搭在手里的一石弓上,引弓疾射,箭矢冲天,在半空爆出眩目的光花,方圆十里都能看得清楚。相信十里外的据点看到后会派人骑快马回城通报修武堂及官府,派来增援。

        其实就算他不射出响箭,以这巨大动静,方圆数十里想不听到都难。只不过职责所在,该做的还是得做到。

        警讯发出了,接下来罗霄要面临两个选择:在这等增援再进山?还是先行探查?

        龙渊山有多危险,身为猎户子弟的罗霄比谁都清楚,他真不想独自进山探查这惊天动静是怎么回事,但他别无选择。因为现在已是午后,如果等增援到来,天都黑了。天一黑,没人敢进龙渊山,一夜过去,情况会发生什么新变化谁也不敢说。

        所以,现在最紧要的就是先弄清山里发生的情况,评估会否引发兽潮,再向上禀报,这是他的职责,否则就是失职。好像他这样的底层弟子,一旦认定失职,等待他的结果就是被驱逐出修武堂,他的修炼之路就断了。而为了让他进修武堂改变命运却把命都送了的爷爷也会死不瞑目。

        罗霄把心一横:“不管了,拼一把,就只进到外围看看,起码巡察执事询问起来有个交待。就算有危险,以我对龙渊山的熟悉,逃出来也不难。”

        其实除了职责之外,罗霄更有着强烈的好奇。那道流星天火究竟是什么?山谷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为什么剧震之后龙吟之声消失了?理智让他远离,但强烈的好奇心却驱使他忍不住要一探究竟。毕竟他也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是好奇心最强烈的时候。

        他的性格果敢,既然决定了就做,绝不瞻前顾后。背上弓,带上刀,扛上长矛,再把所有箭矢甚至箭靶上的练习箭都拔下来,凑成两壶箭,就这样全身披挂,朝龙渊山奔去。

        当罗霄小心翼翼进山后却惊讶发现,沿途根本没遇到什么野兽袭击,偶尔碰到几个野兽都是惊慌失措的模样,一个劲朝巢穴钻。看来那巨大震动威能太大,整个龙渊山的野兽甚至更高等级的灵兽都躲进老巢里不敢出来了。

        罗霄喜出望外,龙渊山呐!他从小跟爷爷一起狩猎,迄今近十年,从来都只能在外围打转,根本不敢深入,这次天降流星等于把所有危险扫清,让这座平日危机重重的兽山变成坦途。

        龙渊山,既是险地也是宝山,既入宝山,岂可空手而归?

        罗霄可是听说山谷深处许多有灵兽守护的地方长着奇花异草,每一样都是武者修行的天材地宝。平日里他可没这能耐从这些强大的灵兽爪下偷取草药,而眼下几乎所有兽类都被不明巨震惊回巢穴,正是天赐良机啊!

        于是,罗霄一路深入。龙渊山深处人迹罕至,眼前除了丛林就是丛林,仿佛无穷无尽,哪怕太阳晒了一整天,依然雾气氤氲,寂无阴森。

        罗霄一路挥刀披荆斩棘,生生开出一条路来,代价就是衣服被荆棘挂成一条条的布条,肌肤尤其是两臂也多了道道血痕。不过罗霄却满心喜悦,因为他付出的代价获得了十倍回报。虽然一路行来没碰到最想要的灵兽守护的天材地宝,却收取了许多很有修炼价值的灵药,把他腰间布囊塞得满满的。他早把布囊里的一些零碎铜子与两天的干粮都清空了,哪怕多装一株灵药,其价值都远远超过那点小钱。至于干粮,有着丰富山林生存经验的罗霄完全能轻易寻找替代食物解决。

        黄昏时分,几乎筋疲力尽的罗霄走出山林,终于看到龙渊山深谷那汪传说中的深潭。

        西陲世代流传一个传说,龙渊山有深谷,谷中有深潭,潭深不可测,内藏蛟龙,为龙渊山百兽之君。是不是真事没人知道,听曾潜入的人说,那水潭深不见底,幽深得令人发寒。

        而这段时日罗霄听到的所谓“龙吟”,也只是郡中强者的猜测,究竟这强烈而充满威压的声音是不是那传说中的蛟龙所发,还未得以证实。

        不过,看到了现场的罗霄已经可以肯定确定及一定——这就是一条蛟龙!一条碎成渣渣的蛟龙!

        他惊骇发现,这传说中深不见底的深潭竟被染成血红色,成了一汪血潭。同时潭水似乎被一种难以理解的特殊力量强力蒸发,满眼朦朦雾气,弥漫整个山谷,这雾气灼热滚烫,只一会工夫就令罗霄就面色赤红大汗淋漓,仿佛走进一个巨型澡堂子。

        罗霄急忙调动丹田那不多的一缕元气,游走全身,元气经行之处,筋脉通达,五脏熨贴,这才感觉好受些。

        潭边到处是大片大片的血迹,筋肉四溅,满地碎骨,大多呈现焦黑色,似乎被强烈焰火焚烧过,只有一小截巨鱼似地尾巴还算完好。而一根好似象牙般大小、其上生着一圈圈金纹的奇异獠牙足以证明,这就是那条龙渊山百兽之君、强大的顶极灵兽蛟龙!

        罗霄呼吸急促,既有空气的憋闷原因,也有对眼前这条强大的蛟龙莫名横死的惊惧。他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里,谁知道还有没有第二颗天外流星?不过在此之前,他得把该拿的好处拿了,这种大机缘可不是随便能碰到的。

        蛟牙、鳞片、蛟尾,还有一截被熔掉大半的蛟筋,这都是宝啊!罗霄用包裹收取得不亦乐乎,包裹装不下,又将唯一一件用于洗换的衣服拿出来继续打包。獠牙太长,只能用草绳绑好背着。可惜其余三根巨大獠牙大部分都已碎裂,此外还有些细碎尖齿,以及蛟皮、蛟筋、爪趾等都破碎得不堪用了,令罗霄大感可惜。

        此时的罗霄大包小包,鼓鼓囊囊,着实收获满满。

        就在罗霄准备离开时,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定睛看去,地面露出一个半球形的玩意,就像一只倒扣的海碗,色泽莹白,发出朦朦幽光,引得他的丹田元气隐隐紊乱。

        罗霄吃惊,退后几步,运转元气,虽然有些迟滞,但并未感受到伤害,这才放下心来。放松下来后,脑海里蓦然跳出一个念头:“难道是蛟龙的内丹?”

        他在城里丹药坊里见过一些低阶灵兽的内丹,而修武堂课上也讲解过内丹有几个特性:一是很坚硬,越是高阶越是坚固,锤砸不裂;二是越高阶的内丹对武者的元气有引斥之力,武者不能直接使用,只有让炼丹师以多种灵药融炼,才能炼化为对武者有妙用的灵丹。而地面上的玩意就很符合以上两个特性。

        罗霄当下以刀当铲,沿着半球挖了一圈,起出一颗海碗大小的珠子,晶莹如玉,触手温润,珠内似有光华流转,如同一条条发光的微型蛟龙——珠内异象且不说,只是珠子的外相跟课堂上灵兽内丹的图鉴完全一样,只是个头更大,品相更精美。确属内丹无疑,这下发达了!

        等等,内丹下面的凹坑里还有什么东西……

        罗霄双手伸入坑里,慢慢抱出一个跟内丹差不多大小的蛋状肉膜,嗅着有股奇妙的异香,用力按了一下,弹性十足,很皮实,实在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从内丹与蛋状肉膜所处的奇怪叠加位置来看,似乎内丹是以自身的超强坚韧来保护这蛋状肉膜。

        “难道是蛟蛋?”罗霄想着,可没见另一只蛟龙啊?算了,也收起来吧。

        两个大蛋、呃,大珠子,看遍全身上下实在没地方盛放了,罗霄目光停在裤子上……装好两颗大珠子,已经耽搁了不少工夫,罗霄呼吸越来越不畅,是时候离去了。

        就在他一转身时,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东西,在半空中轻轻飘浮——罗霄可以发誓,此前他走过来时,绝对没有这个东西,因为实在是太耀眼了,如果之前就存在,他绝不可能没看见。

        这是一个拳头大小、非金非玉的……石头。是的,它看上去就像是石门或是石碑被打碎的边角,一边光滑一边参差锐利。这样的石头本该是毫不起眼,普通得扔在地上都没人捡。然而,此刻这块石头却并不是在地上,而是悬浮在半空,仅仅是站位不同,就明明白白告诉你,它绝不普通!

        罗霄站立不动,仔细观察了一阵,石头依然在微微沉浮,并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释放危险。

        罗霄边沉吟边盯着这怪石,眼睛里渐渐透出果决,倏地伸手,一把握住怪石。入手温润,不似石头而似温玉,当他慢慢张开手掌时,发现怪石竟发生奇异的变化:一会显示实质石头,一会幻化成虚,显示实质时,整个石头表面散发七彩毫光,朦胧炫丽却不刺眼;而幻化成虚时,彻底透明,完全看不见,就像隐形一样。又过一会,所有光华收敛,变回一块不起眼的石头。

        原来如此,看来这块怪石一直都在,只是刚才隐形了,所以看不到。

        罗霄惊奇万分,以他贫乏的见识,实在看不出这是什么奇物,但可以确定一点,这绝对是宝物!很突兀地,他脑海里跳出一个念头,先前看到的那天外流星,不会是这块怪石吧?旋即失笑摇头,把这个荒诞的想法抛诸脑后,这么个小东西,杀死一头强大至极的蛟龙,几乎尸骨无存?完全不可能!

        正出神间,隐约听到山谷那边传出声音:“快些,就要到了。”

        罗霄一惊,猛然想起,设立观察哨的可不止他们易水城,还有环绕龙渊山的另外两座邻近城池:燕山城与岫岩城。从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应该是西北方的燕山城观察哨来人。

        河朔郡辖下三城:易水、燕山、岫岩,三城的修武堂竞争激烈,更因为修炼资源份额分配而不时爆发矛盾冲突。

        罗霄再清楚不过,如果是被本城修武堂巡察执事看到,顶多按一定比例让他上缴部分收获,自己还能留下不少。而一旦被其它两城修武堂巡查执事看到,怕是吞得连渣都不剩,甚至为了避免被易水修武堂追讨,灭口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罗霄立即转身朝易水城方向奔跑,刚冲出谷口,就发现岫岩城方向也出现几个人,更远处,易水城方向也闪动着几个人影。这时候如果他硬冲出山谷,首先撞到的就是岫岩城的人,以巡察执事最少也是武士级的实力,象他这样区区一个武道二重凝元境的低阶武者,根本坚持不到易水城巡察小队前来接应,直接就被秒杀。别说什么本城修武堂会为他讨还公道,这世道没人会为一个死人——而且还是身份低微的死人讨还公道。

        要活命只能靠自己!

        这时他想到如果刚才能跳进水潭就可以避免这样的危局了,但这会再想跑回深潭已来不及,因为深潭方向已经传出燕山城巡察小队发出的惊呼声,显然是看到了潭边血腥的一幕,这时候跑回去就是自投罗网。而山谷道两边光滑陡峭难以攀爬,又没有什么遮挡物,当真是前有狼后有虎,生生被夹在中间。

        罗霄心急如焚,他手里还握着怪石,一急之下很自然地手掌一紧,只觉掌心一痛,却是被怪石的尖棱刺破,渗出血来。正焦心的罗霄没注意到,伤口处迸出一轮朦朦的七彩微芒……

        此刻罗霄根本顾不上这点小伤,他焦灼万分,脑海不由得闪过一个画面,就是刚才怪石隐形的画面。

        “要是我也能像这怪石一样突然消失该多好……”

        罗霄念头还没转完,手上的怪石蓦然大放光华,迸射出一圈又一圈的七彩霞光,这幻化出的层层光晕,将罗霄全身笼罩,使他整个人变成一个白芒耀眼的发光体。此时若一旁有人看到,只怕会拜倒惊呼“神人”。

        罗霄双目难睁,还来不及感受,倏地周身一紧,一股绝强的大力吸来,整个人嗖地一下被吸进怪石。

        失去托持的怪石悬浮在半空,突而啪嗒一下掉在地上,混杂在山谷乱石中,毫不起眼。质地越来越透明,最后完全消失。

        空谷寂寂,就像从来没人踏足过,只有从谷口传来杂乱而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