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玄幻小说 - 最初进化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调查

第八十八章 调查

        原来可以清楚的见到,坎斯露出来的那一小截腰部皮肤上,居然有几条紫黑色的可怕鞭痕!每一条都粗达两指!

        这让方林岩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坎斯的背部是怎样的悲惨景象.......

        “鞭刑?自虐?还是邪教当中的荆棘之罚?还是苦修士?”

        几个念头在方林岩的脑海里面闪耀而过之后,他便不动声色的走了出去。

        来到了门口,等到徐徐关闭的病房大门遮挡住里面人的视线以后,方林岩若有所思的道:

        “山羊,骷髅小队的人呢?”

        山羊道:

        “他们正在休息,怎么,要用到他们了吗?”

        方林岩道:

        “叫4号来。我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他,4号这个人我看得很准,是个盯梢的好料子。”

        山羊立即联系了4号,他表示马上就来,半小时以后到达这边。

        等到4号来临的时候,方林岩直接将之前那位主治医生的资料和坎斯的资料发送了过去,然后道:

        “我从你的履历上看到,你之前曾经还做过间谍,这两个人之间有可能是有交流的,你负责查一下他们的通话记录之类的。”

        4号奇道:

        “就这事?”

        方林岩道:

        “对,就这事。”

        4号很是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甚至露出了一种明明老子是狼为什么叫我去干柯基卖萌的活儿的尴尬表情,不过还是很干脆的道:

        “没问题。”

        方林岩这时候接着道:

        “我们现在去找桑切斯。”

        ...

        在拉脱维斯倒下以后,大副桑切斯毫无意外的成为科尔斯号的新一任船长。

        并且他也当然是星际财团的一份子,才会被交付如此重要的任务。

        所以,方林岩要找他聊聊,那么只需要去找一找霍尔打探一下他的下落就可以了。

        而桑切斯当然不在科尔斯号上,因为在接下来的航程当中,他有的是时间和这首又黑又大又硬又长的巨舰朝夕相处的。

        所以方林岩是在一处脱衣舞酒吧里面见到的桑切斯。

        他身边陪着几名舰上的船员,这些家伙都是喝得半醉,兴奋的挥着钞票对着中央舞池围着钢管扭动的女人大叫着。

        而桑切斯正叼着雪茄露出了一个只有男人才心领神会的内容,然后将一卷钞票塞进面前近乎半果的舞娘的深沟里面。

        见到了方林岩以后,桑切斯立即招手,热情的让方林岩过去,呵呵的笑道:

        “我就知道咱们会成为自己人。”

        很显然,这是指的方林岩加入星际财团这件事。

        方林岩点点头微笑道:

        “以后还要请舰长多多关照。”

        桑切斯微微一愣,听方林岩的口气,以后竟然还要在科尔斯号上混?不过这家伙也是个老油条了,立即哈哈大笑道:

        “关照什么啊,你的技术我是见识过了,要想请到你这样的高级工程师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

        这时候,山羊已经笑容可掬的让酒吧里面送了三瓶最好的皇家礼炮酒过来,当然,身后还跟着几个陪酒女郎,于是一干人喝得更加热烈了。

        很快的,桑切斯就被直接灌倒了,没办法,这家伙刚刚成为了舰长,必然是众人劝酒的对象。

        方林岩也喝了不少酒,不过只是脸上出现了酡红色,看起来却依然冷静。

        这时候,他依然微笑着劝酒,然后在山羊的配合下,很顺理成章的将话题转到了之前曾经相处过的船员身上。

        一个叫做米提的独眼龙船员醉醺醺的道:

        “杰哈?那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灯呢!”

        “在船上打牌的时候已经有好多人说他出老千,只是没有抓到现场的证据罢了,但现在已经没有人会和他玩牌了,啊哈哈哈,那就是这个狗娘养的作弊的代价!”

        山羊听了以后道:

        “打牌出千的人,人品都不算太好,难怪我听沙切尔说,他觉得科尔斯号之所以会离奇的撞入陨石带,就是杰哈做了手脚。”

        米提摇摇头,打了个酒嗝儿道:

        “谁知道呢,沙切尔那混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欠了我七百多块没还呢。”

        方林岩这时候似乎有些漫不经心的道:

        “你知道的,米提,我擅长的就是进行机械维修,而我很可能接下来会回到科尔斯号上来工作。”

        “所以有人告诉我,说坎斯这家伙在这方面干得还算是不错,很是认真细致负责,建议我将他调到自己的手下来,你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

        “不不不不!”

        米提立即猛烈摇头道:

        “天哪,我怀疑告诉你那个人和你有仇,谁告诉你坎斯这家伙做事能和认真细致负责能扯上关系的?”

        方林岩略有诧异的道:

        “怎么?难道他并不是这样的吗?”

        遭受到质疑的米提有些恼怒的道:

        “我对他的评价难道有错吗?陶德和坎斯之前都同样在轮机组,你可以问问他。”

        陶德是一个看起来不怎么喜欢说话的家伙。

        不过当方林岩对他扬了扬杯子当中的皇家礼炮之后,这家伙还是明白能喝上这样的顶级威士忌乃是方林岩请客,并且米提的面子也是不容驳回,所以陶德很干脆的道:

        “哦,一旦轮机长排班的时候,总是会有人抱怨。因为抱怨那个人已经和坎斯分到一组,最后我们每周分组的时候只能抽签,最倒霉的那个人和坎斯一组。”

        “坎斯那家伙干活儿完全就是一团糟,你不要指望他能好好的做事,这家伙干活儿的时候甚至是一场灾难,只会让人给他擦屁股,我不止一次看到他在自己工作的地方拉屎,理由是卫生间太远他不想路过!”

        “而坎斯在生活上面也是一团糟,他从来都不会叠被子,枕头甚至被睡得黝黑发亮,被单也是他上舰时候的那条,足足一年零三个月没有换过!”

        米提用不屑的语气补充道:

        “这个蠢货一定是给轮机长塞了钱,或者说是卖了屁股,否则的话是不可能还能待在轮机部的。”

        方林岩默默的点了点头,开始继续和他们喝起酒来。

        ***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这场酒局散场,科尔斯号的几名船员心满意足的带着浓妆艳抹的几个妞儿离开了。

        对他们来说,能喝得醉醺醺之后再干几个表子,那就真的是一个完美的夜晚。

        山羊这时候也陪着方林岩走了出来,有些诧异的道:

        “头儿,你是怎么觉得坎斯有问题的。”

        方林岩道:

        “第一,我看到了坎斯的背后有鞭痕,非常残酷的那种,当然,这并不能在法律上证明他与拉脱维斯的昏迷有关。”

        听到了方林岩的话,秃鹫的嘴角却露出了一抹冷酷的笑意:

        “但我们却并不是法官,我们有权追踪任何疑点。”

        方林岩笑了笑接着道:

        “第二,我仔细查看过拉脱维斯的状况,他的身体清洁,手臂上输液的部位正常,旁边甚至摆放有鲜花,这些看似简单的工作,其实要做起来也是很不容易的。”

        “毕竟拉脱维斯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他被送来这里已经差不多三天了,如果照顾他的是一位资深护士或者护工,那么这并不稀奇,可是作为一个被排挤来的男性陪护,坎斯做得真的是太好了。”

        听到了方林岩的话,山羊立即醒悟了过来:

        “你这么一说,我也反应了过来,拉脱维斯被照顾得确实太好了,仿佛是那种刻意营造出来的完美!让人挑选不出任何岔子的陪护,没有问题,其实就是最大的问题啊!”

        方林岩沉吟道:

        “这场酒喝得还是很有价值的,同事们对坎斯的评价几乎不会说谎,因为在这种人尽皆知的事情上讲谎言很容易就被戳穿。”

        “这样看来的话,坎斯虽然有问题,但那名主治医生------叫做怀特?的家伙也同样在里面起到了很关键性的作用,没有医院内部人员的帮忙,就坎斯连自己的床铺都很难整理好的水平,拉脱维斯是很难被照顾得如此良好的。”

        秃鹫突然插嘴道:

        “那么他们要营造出拉脱维斯被照顾得很好这种氛围的目的是什么呢?”

        方林岩沉声道:

        “若我猜得没错的话,那么应该是脱罪!拉脱维斯在动手术以后明明应该是恢复的,病况却在离奇恶化,医生可以用诸多专业的借口来为自己开脱,但如果他被照料得一塌糊涂,最后难保坎斯就会被追责。”

        秃鹫突然道:

        “那么我们还等什么呢?别忘了我们的任务是什么!既然坎斯和医生都有巨大的嫌疑,那么立即将拉脱维斯带走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啊!我们刚才的探视说不定会导致打草惊蛇,让坎斯下毒手呢。”

        “不仅如此,你们难道没有发觉这其实是个绝佳的好消息吗,因为这就意味着我们不用去寻找那该死的多洛酚和卡特罗了,只需要换一家医院和一个陪护就能轻松完成任务!”

        秃鹫的直接了当也一下子让方林岩都愣了愣,他忽然发觉自己居然都犯了个本末倒置的错误!这时候居然还在想要找出幕后的真相。

        “魂淡.......现在的工作中心应该放在让拉脱维斯保命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