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口神井在线阅读 - 复苏 第二章 人生突变

复苏 第二章 人生突变

        耿九仙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因为大狗的伤口像是某种利器所致,寂静无声情景令此时清冷的环境也有些压抑。

        他沿着小路继续前行,小路的尽头有几座房屋,耿九仙的家就是中间的那一座两层小楼加上一个很长的院子,小楼的长只有两个房间的地基,宽则是有三个房间的地基,因为房子是在以前的宅子荒上起的,这块田地有些窄,只能纵向加深,而且留的院子也很长,因此看起来很醒目。

        耿九仙心中有些慌张地朝家里走去,但是刚走到邻居家的时候,他就看到门口有一摊血迹,邻居家也是在田地上建造的,不过院子没有他们家的长,所以门前不小的空地,不过空地上堆积了不少的干柴,砖头,所以无法一时看清。

        见到血迹,耿九仙心中一紧,稍微走进几步,在略开着的大门缝隙中看到了躺着的一个人影,地上满是血迹。

        耿九仙的心脏猛然一抽,心中忽然有了一种害怕的情绪,他见过寿命走到尽头老人的尸体,也见过刚出生不久就被父母出声就被丢弃死亡的小孩,都没有出现过这种害怕的情绪,他来不及多想,丢下行李箱朝家里跑去。

        “妈,爸,爸,妈。”耿九仙扯着嗓子朝家里喊,但是却不见回应,心中念叨着:“不可能,我爸妈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他们辛苦了一辈子,还没享福,一定不会有事的。”

        “邻居出事肯定是意外,一定是意外···”

        很快他就跑到了家门口,看到门是关着的,略微送了一口气,急忙伸手去拍门,但是手掌落在门上的时候门很轻易就开了。

        门没锁!

        耿九仙连忙推开大门望向院子,三道人影倒在血泊中。

        “不!”

        这一刻,耿九仙几乎睚呲欲裂,心脏似乎被一双大手挤压住,喘不过起来,他猛然抬脚朝院子里跑去,可是腿却不听使唤,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

        “爸,妈,爷爷,你们怎么了,不要吓我啊。”耿九仙连爬带跑的冲上了躺在地上的人影,正是他的父母与爷爷。

        当他看到父母与爷爷身上的伤口,耿九仙感觉天塌了下来,身体颤抖地跪了下来,这一刻,父母斑白的容颜,苍白的面孔,眉间的遗憾与惊恐深深地刻在了他的心底。

        耿九仙伸出颤抖的双手抱住父母,现体温已经冰凉,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冰凉了,与这片萧瑟的寒冷似乎要融为一体。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昨天打电话还好好的呢,今天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不可能,这是假的,假的,啊!”耿九仙难以接受这一切,愤怒的朝天怒吼,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对了,爷爷,还有爷爷。”

        耿九仙猛然惊醒,连忙朝爷爷爬过去,现他爷爷身上还有一丝余温,连忙把爷爷抱在怀中。

        “爷爷,你别死,你别死啊,你睁开眼开开,我是九仙啊,我是你的孙子九仙啊。”耿九仙泪流满面的说道。

        “咳咳!”

        也许是耿九仙的呼唤起了作用,也许是他爷爷硬憋着一口气的原因,耿九仙爷爷猛然咳嗽了两声,有鲜血咳出。

        耿九仙脸上立刻露出一丝惊喜之色,伸出胳膊在脸上胡乱擦了一下眼泪,但是又喜极而泣,嘴上同时说道:“爷爷,我是九仙,你撑住,我马上就送你去医院。”

        “九···仙,你回···来了,不对,九仙,你快逃,快逃,永远不要回来,他们是魔鬼,魔鬼。”九仙的爷爷看到耿九仙的一刹那露出惊喜之色,只不过惊喜之色刚出现他就似乎想到了什么,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力量,说话也不断断续续了,甚至艰难地用手臂推攘耿九仙,让他快逃。

        耿九仙的双眸露出愤怒与仇恨的神色,脸庞有些狰狞地说道:“谁,是谁?爷爷,是谁害的你们,是谁?我要他们血债血偿。”由于情绪处在极度波动中,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就连嘴唇咬破了都没有察觉,鲜血从他的最终流下。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冰冷的躯体是似乎有某种力量正在苏醒,一股温热从血脉深处开始流出。

        “逃,赶快逃,不然爷爷死也不会瞑目的,你爸妈死也不会瞑目的,九仙,你要好好活下去,千万别做傻事,提爷爷活下去,替你父母活下去,替亲人活下去,替整个耿楼的人活下去。”九仙的爷爷越说越激动,越说声音越大,苍白的脸色在这一刻也变得红润起来。

        回光返照!

        这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耿九仙不仅从书上看到过,也在现实中听说过这种情况,但还是第一次见到,但可悲的是从自己亲爷爷身上看大的。

        “不,爷爷,我不要你死,你不能死,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我给你带了两条中华,你这辈子还没抽过,只要你不死,我以后每次回来就给你买。”耿九仙声音变得嘶哑凄厉,脖颈上青筋冒出。

        “好孩子,听爷爷的话,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这个青石扳指吗?现在爷爷送给你,带着它好好活下去。”九仙的爷爷看着耿九仙双目慈祥,脸上带着笑意,同时把手中的一个似青石铸成的扳指交到耿九仙的手中。

        青石戒指散着一股沧桑古朴的气息,上面有繁杂的花纹,看模样很是精美,不过青石扳指比常见的扳指要宽上不少,所以看起来有些不协调。

        这枚扳指耿九仙知道,看似不值钱,但是带在身上却冬暖夏凉,自从他记事起爷爷就一直带在手上,听爷爷说是他从祖屋里淘到的老物件,听说里面的物件从耿楼出现的时候就有了,与耿楼这个村子是同时代的,现在祖屋早已经拆了,想要找这样的老物件已经找不到了。

        因为青石扳指带在身上会冬暖夏凉,而耿九仙最受不了眼热的夏天了,所以有几次都想要从爷爷手中讨要过来,不过爷爷却不给他,耿九仙知道爷爷不是舍不得,而是怕他弄丢了。

        整个耿楼的虽然大部分人都姓耿,但是只有少说人之间有血缘关系,随着时代的展,宗族观念也淡泊了,耿九仙的爷爷也看得开,留着青石扳指不是为了守住宗族的香火情,而是青石扳指可是上了年限的老物件,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老物件很值钱,他就寻思着等耿九仙找到女朋友的时候,把青石扳指给卖了,卖的钱用来给耿九仙在城市里买房。

        当九仙的爷爷把青石扳指塞进耿九仙的手中后,手臂忽然无力的垂下,脸上带着一丝遗憾的神色闭上了眼睛,再无生息,耿九仙知道爷爷最大的期望就是他能赶快走到你女朋友,然后结婚,然后给他生个孙子,而这一目他却没有看到。

        耿九仙撕心裂肺地大吼道:“不!”

        声音凄厉,穿透力惊人,几乎传遍了小半个村落,他体内的那股热流似乎越来越大,越来越热,也让他的大吼声变得如此惊人。

        整个耿楼家家户户都是一副残样,血迹遍布家中,甚至有的倒在路上,村里几百口人无一生还,就连村落中的家畜也全部死绝。

        村落东北角,五个身穿黑色紧身服,脸上带着黑色的面具,身上染着血迹,血迹斑驳,使得他们身上的衣服黑中紫,血腥味扑鼻,无形的煞气缭绕周身,同时他们的手中还各自握着一把狭长的太刀,太刀上也是布满了血迹。

        此时五人正在擦拭着太刀上的血迹,其中一个貌似领头的黑衣人语气冰冷地道:“村里已经检查一遍?”

        “是的,确保已经没有活物。”

        “整个村子已经死绝了。”

        领头黑衣人傍边的两人连忙回应道。

        领头黑衣人语气依然生硬道:“一定要确保没有人还活着,张先生留下我们五人扫尾,若是出现了差错,我们五人都活不了。”

        “放心吧头,都是一群没有武力的村民,刀刀致命,肯定没有任何能活着,真不知道张先生为什么要对付一个村子的村民。”一个黑衣人说道。

        领头黑衣人冷哼一声:“张先生意思岂是我们能揣度的,别废话了,耿楼外出所有人的行踪都已经查到,分给我们的是一个在魔都工作回家过年的年轻人,叫耿九仙,现在估计已经到家了,走,去他家里守株待兔。”

        正在这时,一声凄厉的嘶吼声传了过来,领五人立刻朝声音的方向看去。

        “看来他已经回家了,不过这声音到不像是普通人能出来的,为了以防万一,各自小心点,走。”领头黑衣人说话,立刻朝耿九仙家里飞奔而去,犹如一头猎豹,从他矫健的身形来看,不是当过兵就是练武之人。

        其余的四人也紧跟着领头黑衣人追了上去,度与身形虽然不如领头黑衣人,但要比普通人强上很多。

        长长的院子里。

        三具尸体被摆放整齐,耿九仙紧紧地攥着手中的青石扳指,跪在地上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又爬到父母身边各自磕了三个响头。

        此时他感觉浑身有些燥热,浑身难受,血肉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游走,血液中一股股似乎血脉的力量不断苏醒。

        “啊!”

        正当他难受的不知所措的时候,他体内开始沸腾的血液居然开始降温,血液中的力量开始消散。

        “砰!”

        忽然,院子的大门被一股力量彻底踹开,耿九仙猛然抬头,狰狞的脸上细密的青筋凸出,双眸中带着血丝,一个黑衣人出现在大门外,映入他愤怒的双眸中。

        黑衣人手持狭长的太刀,一步步地朝院子里走去。

        “腾腾腾腾!”

        在黑衣人走进院子的瞬间,四道黑衣人也忽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跳到了院墙上,手持染血的太刀,此时落日西斜,残红的夕阳落下,使得狭长的太刀看起来有些红的妖艳,红的刺眼。

        “呼!”

        一股寒风吹来,一片枯叶随着寒风在空中打着旋儿飘落,依墙而生的一颗苗条垂香树晃荡着为数不多的枝条,似乎在催促着耿九仙赶快逃离这里。

        “是你们,你们该死,该死。”耿九仙怒吼一声,跑进屋里拿出他以前买的甩棍和军刀冲向了一步步走来的黑衣人。

        他要报仇,他要杀人,这一刻他是疯狂的,仇恨与愤怒完全充斥着他的心脏,仅存的一丝理智在催促着他一定要在血液中的力量冷却之前杀人,不然死的就是他。

        “不知所谓,头,这个人交给我了。”一个黑衣人从墙上跳了下来,狭长的太刀在夕阳光辉的映射下散着莹莹红光,红光中带着一丝紫色,太刀迎着寒风朝耿九仙劈了下去,携带着从两米半高的墙上跳下的冲击力,急的太刀在空气中响起了破空声。

        “去死。”耿九仙怒吼一声,挥动着甩棍朝从上而落的太刀甩去,没有任何技巧可言,他也不懂技巧,他现在只知道要杀了眼前之人,甩棍上带着从体内宣泄出来的力量与太刀碰撞在了一起。

        “刺啦!”

        甩棍被太刀截成两段,甩棍的质量不如太刀,即便里面夹杂着一根细长的铁棍,材质依然是不如太刀。

        沉重的力量落在耿九仙的手臂上,但是在体内血液中那股不知名力量的作用下,沉重的力量被抵消,但是他的手臂却又鲜血冒出,细密的血珠从皮肤中窜出,似乎他的血肉承受不住那么大的力量。

        剧烈的疼痛侵蚀着耿九仙的神经,但他似乎毫无所觉,手持着半截甩棍朝黑衣人继续刺去,黑衣人见状眼中露出一抹嘲讽的神色,虽然有些惊奇耿九仙的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量,但是见到耿九仙疯狂的样子,他就更加不屑了。

        黑衣人手腕一转,太刀转劈为刺,心中讥讽道:“看是你的甩棍长还是我的刀长。”

        “噗呲!”

        利器入体的声音响起,耿九仙的甩棍距离黑衣人还有二十公分的时候,黑衣人的太刀就插进了耿九仙的右肩上,随着黑衣人的力量太刀贯穿肩膀,黑衣人原本还想继续加力,把耿九仙钉在墙上,领头黑衣人的声音忽然想起。

        “小心!”

        “什么?”黑衣人正诧异。

        “噗呲!”

        缺失耿九仙左手的军刀刺进了从下面刺进了黑衣人的心脏上,黑衣人难以置信,眼珠子瞪的老大,但是体内冰冷的气息逐渐把他淹没,嘭的一下摔在了地上再无声息。

        “哼,废物。”领头黑衣人语气冰冷道。

        “哈哈,哈哈哈,今天我要你们都要死。”耿九仙哈哈大笑,丢弃军刀,拔出肩膀上的太刀,噗呲一道血箭喷了出来,但他似乎不知疼痛,也没有第一次杀人感觉恶心的情绪。

        “你的力量不错,但是你却不会使用,若是他之前没有轻视之心,死的人应该是你。”领头黑衣人声音冷漠,冰冷的眼神从黑色面具中射出,犹如看向死人一样。

        “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