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四百一十九章:宗师之战

四百一十九章:宗师之战

        谁能想到,武圣山仲裁所和督天王巡翻遍整个朝昌都没有找到的魔主勾陈,竟被秀儿救下藏在灵界通道中。

        “这妮子,连叔父都要骗了。”

        话虽这样说,云泉的语气中却没有埋怨,就连眉眼中都带着欣慰。

        身为风媒,总要有一些谁都想不到的手段和底牌,特别是秀儿这样的女儿家。

        如果将勾陈的信息上报血楼,不用想也知道,过来接手的一定是骨道人和尸和尚这样的存在。

        可这样的话,对云氏又有什么助力呢。

        正是因为这般的想法,所以云泉对秀儿的谎言不但不责怪,反而是有些认同。

        更是推己及人的开始替侄女考虑,该如何保住魔主勾陈的性命,并如何瞒过血楼的耳目。

        还是先探查下对方的伤势吧。

        做好决定正要起身的云泉闷哼一声,又跌坐地上。

        只是稍一动弹,便感觉内腑乱七八糟,浑身上下的骨骼更是断了好几处。

        莫说是运气,便是起身这样小小的动作,都将他膈得生疼。

        但能活下来就是最大的幸运,无法近距离观察的云泉只能隔着老远感知着唐罗的气息,一边给自己接骨续经,一边思忱着,应该怎么样做,才能将这件事利益最大化。

        很显然,魔主勾陈的身份是一个很值得深挖的宝藏,因为这代表只要知晓了他的身份,便能对魔主勾陈以及他身后的予取予求。

        这在商道中,便是掌握了他人的核心配方一样,只是眼下魔主勾陈被毒煞弄得浑身溃烂,别说要看身份,就连男女,不掀开衣服也难分辨。

        虽然如此,但云泉心下还是一片火热,因为他看到了之后的愿景,以及魔主勾陈所带来的那份,巨大的宝藏。

        就和所有功利的商人一样,魔主勾陈斩开龙腹救下自己的那点恩情,早已被他抛在脑后,云泉现在想要做得,便是如何利用勾陈的身份来大做文章。

        即使最后发现勾陈真的是天生天养的奇才孑然一身,这也是笔好生意,只得等对方伤愈之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把他邀进血楼,便能成为大公子最顶级的助力。

        一个凶境巅峰便能硬撼大宗师的强者,一个身负重伤依旧可以破开红眼邪龙银鳞的强者,花多大的代价拉拢,都不为过。

        ……

        荒原中心

        宗师之战

        作为龙州最大的商业城市,朝昌已经很久没有关于武事的盛会了。

        这其中固然有各大势力相互制衡的因素,但更多的,则是想要在朝昌掀起风浪,所需要的武力水准实在太高了。

        在其他城市可尊城主的凶境强者,光是四方营中便有上百。

        更别提城中豪族的门宾客卿,要在朝昌搅风搅雨,还得先审视清楚自己的实力才行。

        在一个强者遍地的国度,人们的武道认知会被无意识的拉高。

        比如在朝昌的地界上,你随便拉过一个百姓来问,凶境强者算不算高手。

        他都会一脸骄傲的说,凶境强者算个屁高手,起码也得寻到武道真意的武宗,才能算是。

        毕竟在这些百姓眼中,归属感就是这样来的,他们中觉得朝昌的就是他们的,所以一个个显得牛气冲天。

        其实莫说是凶境强者,就是随便出来个灵意合一的蜕凡,都足以横行街市,毕竟上层的富有,从来不意味着下层的生活不艰难。

        世家拥有极强的武力,对于平民百姓来说,也许并不是件幸事。

        就好像宗师之战的流言已在下城区北部迅速的蔓延开来,可真正有资格来到荒原观战的,却也只有世家的武宗。

        即便是这些人,也不敢过于靠近战场,只是在远处的天穹上朝场中眺望。

        因为这两位宗师交手的声势,实在吓人。

        名唤陈梦庐的雷霆宗师,举手投足间便是五霄神雷乱舞,更有数条紫色雷龙勾连天地,万雷轰击其威如狱,让这荒原成了雷海。

        而潜修二十年的燕云宗师比之曾经攻势更加凌厉,玄云如铁化作长链,足有百零八条,暗合天罡地煞之术,

        百八云链造化不同,其有振山撼地,亦有鞭山移石,还有吐焰生光,云链舞天使之雷霆不得寸进。

        飞沙走石之间,还有宝蓝色神光斩雷慑气,就连霸蛮的雷君也只能避退。

        雷光与云鞭交汇处,金光纵地九灵伏息,光是灵韵震荡便让天地为之震颤。

        两人竟是直接越过了灵技的试探,一上来便施展了压箱底的手段。

        无尽雷轰催得百八云链只有防守之力,没有反击之功。

        但方天无定神通的宝蓝神光还是威慑力十足,逼得陈梦庐也不敢近身。

        相互忌惮的两位宗师只能是以灵技对轰,而这样的战斗,便是考验对灵力的掌控,以及斗战韧性。

        毕竟这样绵密的交手,任何一次失误便会出现一连串的应接不暇,而宗师之境的对决,一旦若如下风,再想翻盘便有些困难了。

        所以两人都不敢松懈,以攻对攻,以强对强,雷轰云链相交的爆震越来越响。

        这余波随着两位宗师的交手波及越来越广,就连十数里外的天穹,都感觉罡风扑面,阵阵如刀。

        围观的众人只觉身处无尽波涛中的小舟,任凭浪涛翻覆,心中只有敬慕与对两位宗师的畏惧。

        “这样强横的攻击竟能使得如此绵密,若是我身处阵中,怕是不消一刻便得授首了吧。”

        端阳大师望着远处两位宗师交手的光影喃喃自语,心中一点儿自得早已消散无踪。

        而北营项祁更是看得浑身发紧血脉贲张无比激动,只觉得燕云宗师又给项氏武者指出了一条光明的前路。

        融合项氏功法后的云氏秘术,竟能攻防一体柔中带刚,便是只得项燕百八云链的三成水准,也足以横行天下,百战不殆。

        旁观者中两个修为最高的武者都被如此折服,更别提其他武宗了,众人恨不得这场宗师之战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场僵持还要持续好一会儿的情况下,有道格外明亮的紫霄神雷落下,劈碎某条玄色云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