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四十六章:叛逃(二)

四十六章:叛逃(二)

        方韩为了攒下投师费,开始重操旧业。



        也许是技术生疏,也许是年纪变大,他的偷盗生涯变得很不顺利。



        街上的人们总会警惕这种莫名靠近的半大孩子,所以他总是找不到好的下手机会。



        终于有一次,因为对方的六识敏锐,他被抓了个现行,那个被酒色掏空身体的少爷把他打翻在地,用脚跺着他的脑袋。



        幸运的是,方韩并没有被打死,虽然满身是血,但终归是活下来了不是吗。



        假货张看到满身是血的方韩,从钱箱中拿出了几枚金币,带着方韩去了一间医馆就医。



        也就是那一刻,方韩明白了成事需要耐心,并找到了一条更简单的攒钱道路。



        偷不了外人,难道还抢不了一个残废吗。



        方韩将假货张当做了自己的目标,自此,对他更为恭敬。



        整整三年,方韩看着假货张的钱箱一点点的变满变大,终于达到了期许,一千金整。



        除夕之夜,方韩打昏了假货张,将整个钱箱一扛,投入了武馆中。



        后悔或愧疚吗?方韩一点也不,他觉得那种残废能够攒齐给他交投师费的金子,是他最大的光荣。



        怪就怪他太过弱小,连自己这样一个少年人都能将他轻易击昏,而且自己只是取了钱财,没有杀他,假货张应该感激。



        方韩投入霍家武馆,他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他将与以往挥别,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就是能以武力决定别人的生死的武者。



        而武馆,也只是他的一个跳板而已,他相信,当他习有一身武力再回到市井的时候,他将是西陵街头的王者。



        但世事计划总不如变化快,他被馆主直接推荐进了唐氏武堂,但武堂的生活与他格格不入,方韩更喜欢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而不是那些所谓的情义与配合。



        如果说,武堂的学习让方韩明白了自己最多成为一个打手外,唐罗的出现就让他看见了真正的强者之路。



        不知道是不是大家族的少爷都是这么愚蠢,一本黄级的功法与杀法说给就给,还有那颗奇宝星子,就这样丢在了修炼室给自己使用,难道他们都没考虑过属下的忠诚问题吗?



        方韩很是不屑,那就由我来给你唐氏上一课好了。



        为了准备这场叛逃,他准备了整整两个月。



        方韩将桥底的沉木取出,这是他为自己打造的一艘船。



        外层由沉木打造,沉木是一种遇水不浮,直沉水底的特殊木料。



        这样一块两米见方的沉木被挖出了一道中空的层和一方可活动的舱门,可让一个人缩在沉木内,而因为少了大块木料的缘故,当沉木被封闭起来后,不会直接沉入江底,而是潜在江水深处,随水流而动。



        一支浮标和一根兽肠,便可提供方韩在沉木中所需要的氧气,另外他还学了一套以灵气流转全身,增加活性的龟息功,哪怕兽肠断裂,他也可以屏息十二个小时之久。



        沿江漂流一天一夜,能够随江远遁数百里,只要出了西陵地界,唐氏,也不过就是一个远方的大族而已。



        有了这套黄级功法与奇宝星子,我可以在任何一个城市都过的很好。



        方韩豪情万丈,觉得上苍总算待他不薄。



        打开沉木小舟的舱门,方韩坐了进去,最后看了一眼这西陵的月色,他一手擎着舱门,一手用力。



        噗通一声,沉木小舟滑入陵江。



        在子夜的月光中,江面波光粼粼,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在唐罗的梦乡中,他的第一家臣方韩已经随江远去,百里之外。



        唐府



        十月二十八清晨



        假期的第二天,徐姝惠带着三兄妹看灵兽,一晃眼,小正太也到了该挑选自己坐骑的年龄了。



        作为一个豪门,对氏族子弟的培养都是非常制式的,比如九岁就会领到自己的第一头灵兽。



        十五岁开始每年会领到一个产业,至于你把产业弄得更红火或是去赌场一夜间就输光这些家族都不管。



        二十岁以后便要出户立府,当然你也可以赖着家里不走,只不过以武者长达百余年的寿命来看,你想接父辈的班也就是痴人说梦,除非父辈身陨,不然自己的产业还得自己挣。



        所以唐罗特别佩服父亲,他都不明白,唐森看着也没有什么经商的天分,怎么就能拿下这么唬人的家业,在短短十五年的时间里。



        光光坐馆级的强者,府里就有十几人,分管着大部分的产业,而其中最重要的三份产业中,坐馆更是凶境的强者。



        要知道,就连一般小型的世家,最多也就一名两名的凶境,而单单唐森这个府邸,不算他自己都能拉出三名凶境的武者。



        在唐罗小的时候,灵兽园里只有三五头灵兽,这其中还有一头是母亲自己的碧云虎,而到了今天。



        家里的灵兽园,已经有了上百头的凶兽,最次的都是可以力敌蜕凡的猛兽,而凶狠如狮虎兽、水灵犀这样可以与凶境武者搏杀的荒兽也有四五头。



        不用武堂的助力,光靠唐府一己之力,就可平推西陵大部分小型世家,更别提唐森自己还是凶境中的佼佼者。



        一般来说,家族给到孩子的第一头灵兽大多以代步为主,比如独角马,行地蜥之类的,但架不住家里财大气粗阿。



        要不是以少年的灵力无法掌握太过凶猛的荒兽,徐姝惠都想让孩子一人将一头可以搏杀凶境的荒兽领走。



        但过于弱小的灵力根本无法通过兽印掌控荒兽,所以小正太最后还是只能选了一头爆炎鹿。



        “爆炎鹿也不错啦,就是耐力差了点。”唐罗拍了拍小正太的脑袋安慰道。



        小正太一张脸涨得通红,对这种可爱的灵兽根本无爱,只觉得丢脸。



        倒是小暖暖抱着徐姝惠的长腿,悄悄的探出身子偷看着这头浑身血红的小鹿。



        看的出来,这种颜色鲜艳的灵兽特别讨小姑娘的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