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只能是我的女人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只能是我的女人

        “半成品仙丹?”

        而也是在看到这般一枚丹药出现在林铭手掌心当中的瞬间,焱天承立、影巍涯、羽章如这三位族氏族长口中也同样仿似不由自主的惊呼一声出口。

        确实,三人是作为族氏族长这般的身份地位和存在,手中也不缺半成品仙丹的,自然对于林铭手掌心的这般一枚丹药为何等级,自然第一时间就能看出来。

        在三人看来林铭手掌心的这枚丹药确实是半成品仙丹无疑。

        “难不成你才以仙君境的境界实力,就已经能炼制出来半成品仙丹了?”

        这一刻焱天承立眼中自然也仿似不由自主的充满震撼之色起来看着林铭,下意识问一声。

        “这半成品仙丹,真的是你炼制的?”

        “你真的能将半成品仙丹炼制出来……”而影巍涯、羽章如二人的话,看起来自然也同样是满脸震惊骇然之色的样子看着林铭,异口同声的问出来一声。

        “你们说呢。”

        一时间,林铭看起来则是一副显得更加高深莫测的样子起来,然后开口缓缓说道:“我手中的丹药为何品级,你们三人作为族氏族长这般的存在,自然能一眼看出来真假……当然了,如果你们还不信的话,我可以现场炼制,让你们开开眼界也好……”“什么,你能当场将半成品的仙丹给炼制出来?”

        “真的假的?”

        而这般一句话从林铭口中说出,这瞬时间,焱天承立三人看起来就更是一副无比震撼的样子,仿似不由自主的,看向林铭而去的目光当中,都充斥起一抹崇拜的意味起来。

        确实,据焱天承立这三位族氏族长所知,能当场炼制出半成品仙丹来,即便是仙门当中至高无上的存在,也就是太上尊者当年也做不到这一点。

        “先别急!”

        这个时候,石天宏看起来眼中倒似乎忽然闪过一丝莫名之色来,然后开口一句缓缓说道:“以你现在仙君境的境界实力,能将八成成色的丹药炼制出来,在仙门的丹师当中,已经属于佼佼者……至于说能炼制出半成品仙丹的话,听起来更像是一个天方夜谭……当然,至于你手中的这枚丹药看起来,倒的确是半成品仙丹的气息,但是是否是真丹药,还得需要仔细认真的分辨……”“当然,”林铭看起来倒是一副十分随意的样子,右手伸出,自然是一副完全不介意石天宏将这枚丹药拿走的样子。

        果然随即这一枚丹药就直接从林铭的右手掌心当中漂浮而去,咻的一下,直接落入到了石天宏的手掌心当中。

        自然,石天宏说要认真仔细的辨认一下,当下焱天承立等三人自然也是不敢多说什么,刷的一下,目光也反而齐刷刷的落到石天宏身上去,等待石天宏的检查结果。

        而当下石天宏看起来也的确拿起手掌心的这一枚丹药,认真的看起来,当然了,也仅仅是看了三四秒钟的时间之后,便见他微微点头:“这枚半成品仙丹,的确是百分之百的半成品仙丹,而且成色也更为纯粹,即便是在半成品仙丹当中,也是属于上上品……当然了,这也只能说明这枚半成品丹药是真品,并不能说明,你有炼制出半成品仙丹的能力……”停顿一下,一丝莫名之色看起来也更是不由从石天宏的眼中一闪而过,然后石天宏跟着说道:“至于你说的当场炼制半成品仙丹,确实能立竿见影的证实你是否有炼制出半成品仙丹的能力……但是眼下这里并不是炼制丹药的场地……”“哦?”

        林铭心中这个时候倒不由忽然微微一动,隐隐的,他从石天宏身上似乎看出了一丝不妥不妙,不过一时间倒不知道这一丝不妥不妙具体是什么。

        林铭这时候也就道:“那什么地方才是最适合的炼制半成品仙丹的场地呢……”石天宏说道:“当然是天宫当中了。”

        “哦?

        你要我跟你去天宫当中炼制半成品仙丹?”

        林铭不由说道,眼睛微微一眯,当中一丝寒光不由闪了过去:“那……如果我不愿意去呢。”

        当即,石天宏看起来倒是露出了一副显得十分奇怪的样子看着林铭,开口说道:“天宫是多少族氏弟子梦寐以求想要去的地方,现在有这个机会,你应该抓住……再者说了,其实你也是天宫弟子吧,你跟我去天宫,不就等于回家……除非……”停顿了一下,这个时候从石天宏身上也是冒出了一丝杀气出来,他目光凝视着林铭:“除非,你不是天宫弟子……而我能看的出来,你不是魔族中人,也不是什么化形兽,不是圣族弟子,更不是仙门弟子……那你的身份来历,也就难人寻味了……仅仅是这一点,你也都必须跟我去一趟天宫……”“这么说来,我是必须要跟你去天宫了?”

        林铭表面上看起来倒仍旧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但是是心中已经不由暗暗一紧。

        确实,天宫是何等地方,仅仅是从石天宏的身上就能看出来。

        石天宏让林铭感到高深莫测,都没怎么出手,已经直接从一截锁链和一团阴阳之火之中,救出羽章如、焱天承立二人。

        而一旦他去了天宫,以天宫地位之高,恐怕当中的任何一个天宫弟子都能轻易打败他。

        自然,林铭清楚的很,一旦进入天宫,必然是如同瓮中之鳖一样。

        这个时候,石天宏听到了林铭这般一说,嘴角之处显露出了一丝冷笑来,轻哼一声:“怎么,你觉得自己现在还有任何其他的选择吗?”

        这话音一落下的时候,随之林铭脸色倒也是不由果然变了一变。

        确实这一瞬间,林铭就莫名感觉到他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掌控,仿似他的灵魂和意识,直接离开了身体一般。

        这般的感觉比起之前影巍涯的出手起来,更为的诡异。

        之前林铭还能瞬间感觉到周身的空间挤压了过来,他瞬时间才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

        但是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和意识仿似直接离开了身体。

        “怎么,想试图反抗么?”

        一句话从石天宏口中说出之后,忽然间石天宏看起来倒变换了一副面孔一般。

        他看向林铭而去的双眼当中,此时也是有寒光闪动了起来,似乎下一刻他倒也会直接动手,是直接将林铭的性命取走。

        “石天宏师兄,不可冲动。”

        而见到这般一幕的出现,焱天承立这三位族氏族长看起来,倒似乎吓了一跳的样子。

        焱天承立也是赶紧开口,“石天宏师兄,既然你们两位都是天宫弟子,有话好好说,可千万别动手……”“是啊,石天宏师兄,尤其白一铭还是太上尊者的弟子……”羽章如跟着也说道,目光依旧在看着林铭,此刻都仿似不由自主的闪动而起一抹畏惧之色。

        “哈哈,太上尊者的弟子?

        哈哈……”但是忽然间,倒是一阵大笑声忽然从石天宏口中传出,他说道:“真是笑死人了,还太上尊者的弟子?”

        “呃……”而石天宏忽然间这般的反应这瞬间落入焱天承立三人眼中,三人自然是不由得当即一怔,一副一头雾水的样子。

        石天宏似乎会意,他脸色一沉,目光看着林铭,开口说道:“或许你们不清楚吧,其实,太上尊者从来不收弟子,跟太上尊者修炼丹术的一例是丹童……因为,太上尊者一直眼光高,从来没看上过任何一个天宫弟子,在太上尊者看来,没有任何一个天宫弟子有资格当他的弟子……如果这小子真的是太上尊者的弟子的话,刚才就会否认,然后说自己只是太上尊者的一名丹童……所以说,这小子一直在故作高深莫测,让我们误会他是太上尊者的弟子……其实他根本不是太上尊者的弟子,自然也不会是天宫弟子……白一铭,我所说可有错?”

        说到最后,石天宏看起来露出了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在看着林铭起来。

        而直到这般一番话从石天宏口中说出之后,林铭看起来倒的确一副忽然恍然过来的样子。

        难怪他之前感觉到一丝不妥和不妙,原来是在这里。

        这石天宏已经看出来了他不是太上尊者的弟子,也更不是天宫弟子。

        而对于石天宏这般一番话出口,当下焱天承立三人看起来自然也是不会,也不敢有丝毫的怀疑。

        当即焱天承立对着林铭一声冷喝,“小子,你不是魔族中人,不是圣族弟子,不是仙门弟子,现在又更不是天宫弟子,你到底是何人?”

        “白一铭,快快将你的身份来历说出来。”

        影巍涯口中也是发出一声冷喝,他身上的杀气再次升腾了出来,双眼当中寒光闪动盯视林铭。

        自然,在焱天承立三人看来,很明显的,林铭已经被石天宏直接制住,当下有了一位实力无比强悍的天宫弟子在场,他们三人自然不再惧林铭半分了。

        “呵呵……”而这个时候林铭看起来仍旧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一声冷笑出口之后说道:“一位天宫弟子,三位仙门族氏族长,怎么,连你们四位都看不出来我的身份来历?

        如果真是如此,这事传了出去,仙门和天宫岂不是丢脸丢尽了……”“哼,牙尖嘴利!”

        此刻倒是直接一声冷哼从石天宏口中传出。

        噗的一声,随之,毫无征兆一般的,一抹血光在半空当中绽放。

        原来,突兀般的,林铭的整条右臂直接断掉。

        自然毫无疑问,这就是石天宏所为。

        忽然间断掉了一整条右臂,林铭看起来倒仍旧是一副脸色丝毫不变的样子。

        当然了,在林铭心中已经不由一紧。

        对方实力太强,是林铭生平仅见,眼下在林铭看来,如果他不将龙魂施展出来,必然应该无法脱身。

        但是一旦施展出了龙魂,以石天宏等四人的实力见识眼界,自然会毫无疑问一眼就将龙魂认出。

        恐怕到时候麻烦更大。

        但是眼下在林铭看来,如果他不将龙魂施展而出,又必然无法脱身。

        这个时候,石天宏口中发出一声冷笑之后,眼神当中也莫名的多了一抹阴沉之色,他开口出来:“知道我为什么不当即取你性命……”“哦?

        是为什么。”

        一句从林铭口中说出,隐隐当中,林铭倒忽然想到了一个人,白慕雨。

        确实,当下在林铭看来,如果说还有其他什么原因的话,除了跟白慕雨有关之外,林铭也是想不到其他的。

        果然,石天宏跟着开口:“就你这样一名身份来历不明的小子,也敢打我石天宏未婚妻的注意,我岂能白白便宜了你,给你一个痛快?

        你小子也不去打听打听,整个白族氏之内,还有谁敢觊觎我石天宏的未婚妻……即便是白族氏族长白玲珑,即便是整个白族氏之内,都因为白慕雨能成为我的妻子,能成为一名天宫弟子的妻子,而感到无比的荣幸……你小子算什么,竟还敢胆大包天的觊觎我的未婚妻?

        我石天宏将来的双修伴侣?

        小子,我倒也是无妨实话告诉你,我已经选中了阴阳之道,即将开始修炼,而白慕雨正好是一个绝佳的双修伴侣……”“哦?

        这么说来,你倒并不是因为喜欢白慕雨,或者爱上了白慕雨,才要娶白慕雨为妻?”

        林铭此时脸上倒不由露出了一抹莫名之色说一句。

        “哈哈,可笑。”

        石天宏口中发出了一声大笑,“我将来的妻子,会是天宫弟子当中的佼佼者,区区一个白族氏弟子何德何能能成为我的妻子……当然,我也不排除白慕雨的姿色的确出众,但是也还没到能入我法眼的程度……当然了,等我的阴阳之道修炼成功之后,白慕雨的实力必然也能突飞猛进,我也不算亏待她……”“石天宏。”

        这个时候,林铭双眼微微一眯,当中寒光强烈的闪动起来,一字一顿的开口:“我告诉你,以前,现在,也是将来以后,白慕雨都只能是我的女人,也只能是我的女人……你想娶白慕雨为妻,你异想天开,白日做梦。”

        “哈哈……”而这话从林铭口中说出,石天宏听了又不禁一阵大笑出口,然后脸色一沉,说道:“异想天开?

        白日做梦?

        你小子小命已经在我手中,谁在异想天开,谁又在白日做梦!”

        这话音落下,噗的一声,一抹血光,又在半空当中绽放。

        这时是林铭的左手臂齐肩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