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玄幻魔法 - 这日月河山在线阅读 - 第49章

第49章

        第49章

        霍去病是想让唐仁将自己收回识海的,之后再重新召唤出来,这个办法是寄灵师在战斗中遇到险境时常用的,寄灵师这个职业最赖皮的地方也就在这里了。

        因为寄灵无论在哪里被收回识海,再一次重新唤出后,都会出现在寄灵师的身边。

        其实还真不是唐仁忘记了,其实他早就尝试过了,可是几番尝试过后,唐仁发现,自己控制霍去病的某种联系被莫名其妙的掐断了。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悦望舒,唐仁知道,这一定是悦望舒的手笔。

        而悦望舒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也肯定了唐仁的猜测。唐仁的心里终于有了一份对于异能者的震惊,或者是对这月光之力的震惊,毕竟拥有能够掐断寄灵师和其寄灵联系的能力,这样的异能可是少之又少。

        眼看那尖锐的枪尖便要刺入悦望舒的胸口,霍去病可是真的慌乱了,唐仁若是真的被拉去游街示众,自己的处境也不会好,恐怕到时候就会成为寄灵圈子里最大的笑料了。

        “夫人,快闪开啊。”霍去病喊道,可悦望舒还是一副气定神闲,泰然自若的样子,甚至脸上的微笑从来都没有消失过。自己这枪尖有多锋利,霍去病是再清楚不过了。他也不确定东家有没有向夫人说起过这件事,倘若是从未提及,夫人这般自信,岂不是就要酿成大祸了。

        霍去病现在能想到办法只有将枪尖的方向做出调整了,就算是伤,也不要伤得太重了,只要不去游街示众,怎么样都可以。可霍去病发现,在现在距离不足两米的时候,自己已经是彻底的动弹不得了。

        不仅仅是无法移动,就连自己的手指都已经无法再活动半分。若是这样,如何能将这枪尖移动呢。霍去病不敢去想象接下来的场面,更不看去看。可却是连眼皮都不能眨一下。心中不禁感叹:这月光之力,当真有这般的强大吗?

        唐仁也是没有办法,扯着嗓子不停地喊着,可悦望舒却是双耳不闻,奇怪,自己明明有跟她讲过,霍去病的强大啊,悦望舒真这般的自信吗?

        奈何受限于唐仁的实力,霍去病现在已经是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尖锐的长枪朝着悦望舒的胸口而去。预想中的血雾并没有出现,更没有枪尖没入肉体的沉闷声。

        “叮”的一声,那枪尖像是触及到了什么坚硬无比的阻碍,停于距离悦望舒胸口不足一寸的地方,发出尖锐的碰撞声。细细看过去,能够看到一层隐约的银白色光幕,将悦望舒的周身都笼罩在其中。

        霍去病呆住了,唐仁呆住了,唐韵呆住了,就连武老也呆住了,本以为悦望舒要因为自己的自大而受重伤,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惊呆最甚的便是武老了,即便是此生都算是见多识广的武老,也从未听闻过会有这样一个无论在进攻,控制和防御上都如此出类拔萃的异能啊。

        寻常的异能,只能顾及一项,强大些的则能顾及两项,可这不仅是两项了,武老丝毫不怀疑,这月光之力,即便用在辅助的作用上,依旧是强横无比。

        虽然悦望舒现在才是个e级战法师,可是这种事情是要横向对比的,她的对手是同为e级战法师的唐仁,虽然唐仁可能会有一些防水的嫌疑,可不要忘记,唐仁的职业乃是一名寄灵师。

        众多的职业中,若是非要选出一个对上异能者最能占到便宜的职业,恐怕就要属寄灵师了。毕竟寄灵师的战斗算得上是众多职业中最特殊的存在了。

        可也从未听说过哪一个异能者能够以这样的状态碾压与其同等级的寄灵师。更何况,寄灵还是流传千古的冠军侯,从开始到现在,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霍去病一直都处于下风。武老此刻只有一个想法,匪夷所思。

        细细想来,就算是当今世上,异能第一人,这光明岛北斗七子之首的肖浩轩也从未有过如此的战绩啊。

        霍去病的眼神中充满了诧异,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啊,没道理啊。在霍去病还没从控制中挣脱出来的时候,悦望舒的左肩稍稍前推,霍去病就感觉到一股如山呼海啸般的能量朝着自己涌过来,无可反抗地被震到地面上,得亏是个灵体,这若是肉体,恐怕不死也要掉半条命啊。

        这一击是悦望舒的全力一击,毫无保留的。悦望舒在整个战斗过程中,完全没有留手,不论是最开始的远战,还是刚才的控制和防御,又或是这最后一击,这一套下来,也几乎耗尽了悦望舒的能量。

        “果然,惹谁也不能惹女人啊。”虽然唐仁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的让悦望舒不高兴了。不过唐仁也在霍去病的落地的一瞬间,便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附近一涨,紧接着就是钻心般的疼痛直逼大脑。

        巨大的疼痛让唐仁已经无法保持站立,单膝半跪在地上,一手撑地,一手捂着头,浑身上下冷汗直冒,却硬是咬牙忍着,没有哼出一声。霍去病也是明白唐仁的处境,连忙回去,去稳固那已经是翻江倒海的识海了。

        悦望舒也从空中下来了,连忙跑到唐仁身边,轻轻扶起,眼中满是自责和担忧。刚才的小性子已经完全消散,悦望舒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唐仁缓缓说道:“没事,就是头有些痛,没想到你现在已经这么强大了,记得上一次你还完全不是我的对手呢。这月光之力,究竟是属于哪一个法则啊?”

        悦望舒也不知道,这个问题还真的回答不上来。唐韵着急忙慌的跑过来,就要用治疗珠为唐仁疗伤,却被武老拦了下来。“不可,小仁这是精神创伤,非药师不可医。”

        说着,武老便俯下身子细细地检查起来。过了一阵,武老缓缓睁开眼睛,长舒一口气:“没事,一些小问题,并无大碍,这冠军侯当真不是一般的寄灵啊,短短几分钟居然就稳住了小仁的识海,放心吧,只需睡一觉便好了。”

        武老站起身:“悦姑娘,就拜托你照顾小仁了。”说完,就不由分说地要拉着唐韵离开,唐韵开始还不肯,看着唐仁的眼神充满了担忧,可武老悄声对唐韵说了什么后,唐韵就高兴了,蹦蹦跳跳的回去了。

        唐仁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中自己出现在自己的识海中,和平时不一样,这一次是有这清晰的感知的。霍去病在远处,似乎在说着什么,脸色看起来有些焦急。

        可是什么也听不到,唐仁向霍去病走去,可还没走一半,脚下就出现了一个大坑,唐仁直直地坠落下去。期间,自己的头不断的撞击着周围的墙壁,撞地脑袋生疼,直至落地。

        可落地后也不好受,三块石头分别压在自己的胸口,小腹和腿上,奋力地想将石头推开,可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于是唐仁还是呼救,可是不知道是自己根本不能发出声音,还是霍去病完全没有听到,迟迟没人来救自己。

        直到自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唐仁不断地挣扎,突然猛地一睁眼,在床上醒来,满头大汗,喘着粗气。确认是在自己的房间后,唐仁长舒一口气,正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上确实压着什么东西。

        随着自己的动作,似乎还发出了“嘤”的声音。

        低头看去,悦望舒正睡得正香,头枕在自己的胸口,手臂将自己的脖子环绕,难怪自己会觉得呼吸不畅。膝盖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退则压着自己的腿。

        唐仁先是一惊,后发现两人都穿着睡衣,才安下心来。看样子是没有发生什么。看着正在熟睡中的悦望舒,唐仁试着移动了一下,却发现完全没有办法,好像怎么移动都有可能将悦望舒弄醒,也就放弃了。

        一会看一看天花板,一会低头看一看悦望舒,睫毛长长的,是不是还轻轻抖一下。鼻子一颤一颤的,认真去听还能隐约听到一点呼噜声。

        倒是还挺可爱的,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悦望舒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呢?不知道过了多久了,悦望舒居然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唐仁也不由得开始怀疑,悦望舒到底是不是真的在睡觉。

        不过想起来,昨晚的事情,唐仁也就放弃了一探究竟的想法,终究还是自己有些自大了,小看了异能者的强大,才酿成这样的局面,就算是假的,也懒得去计较了。

        唐仁也闭上眼睛,准备再睡一个回笼觉。一边放松神经,一边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悦望舒的异能似乎真的很强大,自然不会是属于基础法则的,有可能是自然法则,难不成会是天地法则,吗?居然只是这样,就将自己的识海重创,到最后居然还是被悦望舒扛回来的。

        不过居然两个人都穿着睡衣,就说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自己也无需着急。想到这里,唐仁也感觉困意再一次袭来,有些昏昏沉沉的。

        嗯,等一下,好像忘记了什么,睡衣?唐仁又一次猛地睁开眼睛,有些担心又有一些心怀侥幸地用尚且还能活动的右手轻轻地掀开被子,又慢慢地提起裤子看过去。

        果然,被换掉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