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凤主天下在线阅读 - 第356章 抢着赔

第356章 抢着赔

        她们几个皱着眉头,一进门就看到脚下碎掉的很多首饰,不禁有些心疼。

        “这些首饰都是匠人们精心设计,精心打磨,侍女们每次擦拭,小心展示的东西,这么碎了,真是糟践东西。”

        “是啊,这是谁家孩子做的好事呀,怎么这么不懂事呢?孩子这样,恐怕爹也没教导好吧。”

        几个姑娘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却把那个少女听得更是冒火。

        这几个贱婢真是好大的胆子,背后议论她的不是。

        “你们……好大的胆子。”那少女指着这个几个女子,一个个地点过去。

        姜苏皱着眉头,看一眼这个奇怪的少女:“我们胆子不大,可是懂得讲道理。你发脾气损坏了别人家的东西,照赔就是了。可是你还不认,不想赔。”

        庄绯色同样点点头,同意姜苏的意见:“从律法的角度来讲,你是过错方,无论走到京兆尹还是刑部,你都没有理由这么做。”

        姜苏看一眼庄绯色,嘻嘻笑了:“不愧是家传,说起律法来头头是道啊。”

        庄绯色一本正经地看着姜苏:“陛下要是考校律法,本小姐肯定不会输给那些男子。”

        陈茹看着姜苏和庄绯色两人一唱一和的模样,眼角的余光也留意着那个奇怪的少女,她年纪最长,自然知道神都贵女们更多一些。

        “三品以上在京官员家的适龄女子并不算太多,打怪只有百名,这个少女不是任何一家的……”陈茹低声嘀咕着。

        那少女简直要气死了,她急的直跺脚:“你们这群人,仗着人多欺负我人少!”

        陈茹也皱眉了,看着这少女严肃地道:“姑娘,我们这么多人睁着眼睛看的清楚,明明是你赖账,现在反而怪别人不理你。这天地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少女快哭了,这一刻她有点后悔,为什么把家里的下人赶走了呢,要是他们在,这些人就欺负不了自己了。

        快点来啊,快点来啊!

        陈茹看着少女要哭了的样子,也有些不忍心,她柔声说道:“这位妹妹,若是你有难处,这些首饰姐姐可以先行代你赔付,你回家了拿钱还我就可以。”

        姜苏和庄绯色两人捂着额头,她们俩看着陈茹:“陈姐姐,你又发善心了呀。这个丫头一看就不是个有钱的,万一不还你怎么办?”

        陈茹走到了少女跟前,笑道:“不还就不还,又能怎么样,只要她知道自己错了,以后能改正那不就好了吗?”

        少女傻眼了:“你要做什么?”

        陈茹诚恳地看着少女道:“小妹妹,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年纪小,发发脾气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你要知道,发脾气并不能解决问题。”

        秦九卿听到了楼下的动静,并没有在意,不过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以后,往下一看知道是熟人,她跟司马白冰说了一声,也下楼了。

        走到了楼下,她就听到了陈茹的这么一句话,她笑道:“陈家姐姐也来了,真巧啊。”

        “这怎么能让陈家姐姐赔呢,说起来今天的事情我也有责任,今日如意坊的损失,我来赔吧,别让这位小妹妹为难。”

        陈茹无奈地看一眼秦九卿:“你呀,又跑出来充大头。”

        秦九卿笑嘻嘻地看着陈茹,再看看那个少女:

        “陈姐姐我可没冲大头,本来今日就是我的事。母亲为了我的及笄礼,让掌柜将几乎所有的簪子都送上了二楼,才让这位妹妹没有簪子可以挑,她生气也是应该的。”

        少女复杂地看着秦九卿,一时间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倒是姜苏和庄绯色看到秦九卿出现的时候,眼睛都亮了。

        他们真的很久都没有看到秦九卿了,还真有些想念啊。

        “秦姐姐,你竟然真的在啊,怪不得秦夫人那么大方,要包下楼上让你挑簪子。”庄绯色感慨不已。

        姜苏年纪更小一点,她拉着秦九卿:“秦姐姐,我们知道你要过生辰了,今日是组团来给你买生辰礼物的。”

        秦九卿诧异地看着几人,心中感激:“这样嘛?那多谢你们啦。”

        “咱们自己人,不说那么见外的话。怎样,秦夫人给你挑好簪子了吗?”陈茹松了一口气,她询问道。

        “没有呀。”秦九卿一摊手,很无奈。

        陈茹若有所思,笑道:“哎呀,秦夫人出阁之前是出了名的求完美,尤其是你的簪子,还是及笄礼上用的,她肯定恨不得把整个神都都翻一圈。”

        秦九卿点头,调侃道:“对,所以我就是一个工具人。”

        工具人?

        陈茹几人听了这个比喻,仔细想了下想,还真点这个意思,点头称是。

        秦九卿邀请了几人上二楼一起挑首饰,甚至连那个损害了东西的少女也一起邀请了,那少女冷哼了一声,并不领情,反而是气鼓鼓的。

        秦九卿也不能强求,无奈道:“那你坐累了,就上来歇歇。”

        少女生气地扭头,不说话了。

        秦九卿也不计较,大度地一笑,带着这几个朋友一起上楼了。

        姜苏叽叽喳喳的:“秦姐姐,刚刚那个姑娘是谁家的呀,脾气可是真大。咱们神都里只有陆指挥使家的女儿可以和她相提并论了。”

        “妈呀,你竟然在说陆欣然……她的脾气是大吗?那是爆啊,跟火药似的,不愧是指挥使家的孩子。”庄绯色有些夸张,不过心里是真的忌惮那个什么陆欣然。

        陈茹嗔怪道:“你们呀,别背后说人。陆家小姐也挺好的,爱好很专一。”

        “她的爱好是很专一,专一爱吃。”庄绯色轻笑一声。

        楼下的少女眉眼中有几分怒气,她们竟然把自己和陆欣然那个吃货死胖子联系在一起,简直是耻辱!

        “真是太过分了,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是病猫吗?”

        楼上的簪子司马白冰已经都挑过了,没什么满意的,秦夫人有些失望:

        “如意坊最近好东西不多了,好多老师傅都是跟着老忠勇伯爵和前世子上官风的,上官风出事以后,他们很多人都告老还乡了,真是可惜。”

        秦九卿温和地看着司马白冰:“这边挑不到东西也没关系,我叫珍宝阁也送了一些首饰过来,您慢慢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