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成功离不开青梅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女生洗枣水太热

第一百章 女生洗枣水太热

        晚上太过疲惫,周承宇一觉睡到自然醒。

        八点半了,秦嘉卉七点就醒了,这会儿靠在床上安静的看书。

        周承宇眨着眼睛看她,她穿件黑色吊带睡裙,v领,衣摆仅到大腿一半,    屈着腿,裙摆皱着,《法理学》书在腿膝盖放着,认真看书的她格外漂亮。

        “休息好了吗?”

        几秒后秦嘉卉第六感察觉,看过来摸了摸周承宇的头。

        “嗯。”

        周承宇抱过她一条腿,手指勾着睡裙欣赏。

        “好不好看?”

        秦嘉卉拿开周承宇的手,放下书下去洗澡。

        “好看,    比我的漂亮多了。”

        周承宇伸了个懒腰也去洗澡。

        “的确比你弟漂亮的多。”

        秦嘉卉挤好牙膏给周承宇。

        “鲜花插在牛粪上。”

        周承宇叼着牙刷。

        “对。”

        秦嘉卉用浴帽把头发包好,    打开莲喷器。

        “为什么女生洗澡水温这么高?”

        周承宇感到水热的不舒服躲开,秦嘉卉却很受用,这也是他一般不跟秦嘉卉一起洗的原因。

        夏天洗澡周承宇只要水不凉就好,水温超过体温就不舒服。

        而夏天秦嘉卉洗过澡后卫生间都是热的。

        “女生比男生体寒吧!过来,姐姐给你洗头。”

        秦嘉卉笑吟吟的。

        “水温调低点。”

        周承宇试了试水温才把脑袋伸过去。

        秦嘉卉挤了洗发水,在手掌抹匀抹在周承宇头发上,手指在周承宇头皮上不轻不重的挠,她指甲很短,挠的周承宇头皮很舒服。

        “小心眼睛。”

        秦嘉卉擦了擦周承宇眉头的洗发水泡沫。

        “酒窝真可爱。”

        周承宇手指戳了戳她脸上若隐若现的酒窝。

        “两酒窝装满酒能喝醉你吗?”

        秦嘉卉灿烂的一笑,脸上酒窝更加明显。

        “加上梨涡就醉了。”

        “我现在瘦能看见酒窝,我表姐以前也有酒窝,大学胖了就没了。”

        “我们高中班有个胖女生也有酒窝。”

        “基因不一样,可能有的酒窝是胖了显性瘦子隐性,有的瘦子显性胖子隐性。”

        秦嘉卉笑着道。

        “这叫什么遗传?伴肉遗传?”

        周承宇知道生物有个伴性遗传。

        “有可能。”

        “......”

        周承宇刷完牙给秦嘉卉洗,秦嘉卉不洗头,挤沐浴露给她洗o|o和o。

        “我自己来,给我擦背。”

        秦嘉卉后背不怕痒,    给自己挤好牙膏转过去背对着周承宇刷牙。

        “嘉卉我记得你小时候背上有个痣,    怎么没有了。”

        “长大以后变淡了,你找找看能不能发现。”

        秦嘉卉心里说记性真好。

        周承宇找了找,确实变的很淡,周承宇亲了下。

        刷完牙,秦嘉卉转过来双手搂着周承宇胳膊下。

        “外面是钢琴家,私下是你的小奶狗。”

        周承宇下巴蹭她的脑袋。

        “小狼狗。”秦嘉卉微笑道:“小奶狗指温柔和善,目标感不强,过分追求安逸,小狼狗目标感强,有自信,缺点是不会哄人大男子主义,你没这缺点。”

        “你集小奶狗和小狼狗的优点。”

        秦嘉卉看着周承宇补充道。

        “外面是藏獒,家里是你的小舔狗。”

        周承宇呲了呲牙,轻轻咬着秦嘉卉脸蛋儿舔了下。

        “我外面是你的左膀右臂,家里是你的小女仆。”

        秦嘉卉捏紧小拳拳秀了下自己的肌肉。

        洗完澡秦嘉卉收拾东西回学校。

        周承宇也回学校,先去宿舍换衣服,之后去琴房练琴,练到十二点去吃饭,吃了饭走回宿舍看书,肖邦的《第一钢琴协奏曲》第三乐章,    下去乐团练。

        宿舍只有周承宇一个,很安静很自在。

        “小爱同学,播放勃拉姆斯的室内乐。”

        “音量10。”

        周承宇坐江涛留下的可调式座椅,看乐谱困倦了把靠背调后点躺下小憩。

        宿舍音乐声很轻,光线太亮,周承宇把书盖脸上,睡的不沉,大概半小时后醒来,看了看手机不到两点,周承宇洗了洗脸,泡了杯茶继续看乐谱。

        “小爱同学,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第三乐章。”

        乐团三点练习,周承宇两点四十去管弦系演奏室。

        人还没到齐,来了的人各自把弄自己的乐器,于梦涵在钢琴前坐着弹奏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第二号》,回头冲周承宇笑道:“我弹的怎么样?”

        “还行。”

        周承宇不想打击于梦涵,如果他弹成这样老师会用乐谱抽。

        “周承宇都不好意思说你差。”

        大提琴手很不地道,尽说大实话。

        “我也觉得,周承宇弹的古典乐太有味道了,弹一首。”

        于梦涵从钢琴前起来。

        周承宇想了想弹奏《出埃及记》,需要去一下乐团午后的懒散。

        于梦涵拿来自己的小提琴伴奏,站在钢琴旁晃来晃去。

        “我们有空练习这首,我看过马克西姆跟交响乐团的演奏,太有气势了。”

        长号手说道。

        “可以,还有加勒比海盗主题曲,我都喜欢,我们的西游记也不错。”

        “很多电影的主题曲特别震撼,我们可以策划一场交响乐音乐会,演奏电影和动漫主题曲。”

        “这个想法不错,谁做个策划我申请歌剧院。”

        “......”

        乐团人到齐后开始练习协奏。

        先练肖邦的《第一钢琴协奏曲》第三乐章,下周周承宇要跟爱乐团青年团出演,演奏肖邦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全部三个乐章。

        协奏开始,指挥看向大提琴手猛烈挥手。

        “梆梆梆,梆梆梆......”

        大提琴奏响前奏,紧接着手指勾弦,小提琴、中提琴和号奏响。

        周承宇奏响钢琴,别的乐器暂停,周承宇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双手跳跃,身体跟着节奏跃动,肩膀时而下沉时而挺起,脖子悠闲自在的摆动,表情很丰富。

        钢琴一小节独奏后小提琴和低音号插入。

        一段结束,周承宇胳膊一甩,圆号,单簧管,笛子等乐器合奏。

        周承宇拿起钢琴盖的毛巾擦了擦手,圆号声音即将消失时轻灵的钢琴声衔接。

        不是专业乐团,配合总归差点,相互陪练,周承宇跟他们一起练主要熟悉钢琴节奏,出演前还要跟爱乐团青年团排练。

        “还是跟你配合舒服。”

        不到十分钟一遍结束,于梦涵咳了声道。

        周承宇不在的半个多月他们跟几位钢琴系的学生合作过,跟周承宇的差距很明显。

        “最喜欢的协奏曲,肖邦的第一钢琴协奏曲一三乐章。”

        一位长号手说着吹了吹第一乐章的一小节。

        协奏练习号,笛子,单簧管双簧管等演奏者最辛苦,比提琴累的多,听交响乐一曲结束的咳嗽声一般都是这些人发出的,吹的口干舌燥喉咙痒,甚至演奏时候也会忍不住咳嗽,有的协奏曲钢琴手辛苦,比如拉三拉二。

        “五月份克利夫兰交响乐团在国家大剧院演奏,之后来我们学校演奏,国家大剧院交响乐团可能也会来我们学校演奏。”

        “五月份我参加慕尼黑音乐比赛小提琴组,周承宇刚从德国回来,参加吗?”

        于梦涵看向周承宇道。

        “不,我七月参加伊丽莎白音乐比赛。”

        四五六月周承宇计划重点练协奏,五月爱乐团的演奏很多,包括五四青年节去北大出演,四五六月周承宇准备做青年团三个月首席钢琴演奏,有机会还要去酒会婚宴舞会等卖艺赚点钱,尽量自己养活自己,不能再让家里出血。

        等吹奏者喝水润好嗓子,练习继续。

        练了两小时协奏,三点到五点,结束后周承宇早点吃了饭,回宿舍漱了漱口,六点半去吴妙彤家,吴妙彤参加五月的肖赛青少年赛,周承宇给指导。

        工资原来是五百,吴妙彤的妈妈卢女士觉得五百拿不出手了,周承宇自身优秀,如今是世界优秀青年钢琴演奏家,也很会教学生,女儿的水平提升这么快是周承宇的功劳,她准备一小时按一千算。

        周承宇每周给吴妙彤排了三次课,二四六,具体看情况,每次两小时。

        到吴妙彤家周承宇先看吴妙彤预选的作品。

        练习曲《激流》,《冬风》,《c大调练习曲》,《f大调练习曲》。

        马祖卡舞曲。

        奏鸣曲。

        “练f大调练习曲要小心手腕。”

        她选的曲子都不简单,f大调周承宇平时也不敢家常便饭的练。

        “到比赛我应该会选激流或冬风。”

        吴妙彤只是把f大调纳入练习,没打算比赛选,这首又难时间又长,练的时候压力很大,别说比赛了,冬风虽然时间更长,但是难度低一些。

        距离比赛还有段时间,周承宇不按比赛选曲指导。

        而是根据吴妙彤的问题针对性选曲。

        “有蒙上眼睛练琴吗?”

        “嗯,练了,太别扭了,感觉无从下手。”

        吴妙彤蒙上眼睛感觉一片茫然。

        “盲人钢琴家能做到我们也能做到,从一级开始,主要是改变你手甩不开的习惯。”

        周承宇微笑着说道。

        “我每天练半小时,可以吧?”

        吴妙彤点点头。

        “够了。”

        周承宇翻了翻莫扎特全集,选了首奏鸣曲让吴妙彤演奏。

        两小时很快过去了,周承宇离开吴妙彤家回学校。

        四月份天气很好,不冷不热,到了周末,星期六周承宇上午练琴三小时,十一点去政法大学,到图书馆楼下秦嘉卉刚好从图书馆出来。

        秦嘉卉上身穿的粉t,下面穿件浅蓝色九分裤,踩一双小白鞋,朝周承宇走来,仿佛从春天走来。

        “饿不饿,想吃什么?”

        秦嘉卉摸了摸自己空空的肚子问道。

        “好久没吃那家炸鸡饭了。”

        周承宇把秦嘉卉的书包拿过来挎自己肩上。

        “炸鸡饭配老酸奶。”

        秦嘉卉先带周承宇去酸奶店,要了两杯老酸奶。

        “还好我四月一号订了五张池座票,四月一号下午池座票就预售完了。”

        周承宇四月十八号在唐都的音乐会,秦嘉卉专门买了票。

        “举办方宣传的还不错。”

        周承宇没想到唐都的音乐会门票能卖这么好。

        “唐都新闻上官宣了,很多唐都的粉丝说一定去看,我高中同学说学校买了票,去看的老师免费送票。”

        “学校难得大方一次。”

        “这种事母校肯定会表示表示,万一你有钱了说不定会让你捐赠,到时候你就是科大附中的知名校友。”

        “......”

        炸鸡饭,周承宇要了照烧蜜汁的,秦嘉卉要了黑椒,配菜都是黄瓜丝。

        酸奶配炸鸡饭,几乎每次来秦嘉卉学校这边周承宇都会吃。

        吃了饭散了会儿步周承宇配秦嘉卉去图书馆自习室看书。

        秦嘉卉看知识产权法,周承宇带着本拉赫玛尼诺夫协奏曲全集,拉赫玛尼诺夫的协奏曲周承宇主要练习了拉三拉二,去年港赛演奏过拉三后再没练过,周承宇手机听着王羽佳版拉三看乐谱回顾回顾,拉三是他最喜欢的协奏曲之一,高难古典音乐的代表作之一,拉赫玛尼诺夫和李斯特是高难古典乐变态的存在。

        旁边的学生看周承宇的书,密密麻麻的黑色音符让人眼花缭乱。

        周承宇听着音乐看着乐谱脑海中想着钢琴协奏。

        王羽佳虽然是女的,力量比一般男钢琴家还炸裂,很粗暴。

        休息时秦嘉卉给周承宇看刷到的图片。

        国内顶级钢琴家关系图。

        沈文裕和李云迪校友,李云迪张昊辰同门,张昊辰朗朗校友,殷承宗是朗朗的老师,朗朗和王羽佳校友,图上还有周广仁,李老,刘诗昆等人,国内能称得上钢琴大师的基本上就这些了。

        “你和朗朗也算校友吧,到了顶级圈子好小。”

        秦嘉卉微笑道。

        “任何圈子到了金字塔顶端都很小。”

        周承宇二十岁前的目标是出现在这张钢琴家关系图中。

        图书馆待到下午五点,秦嘉卉带周承宇去吃晚饭,吃了饭去操场,周承宇不想回学校,把吴妙彤的钢琴课调在了明天晚上。

        秦嘉卉在美团上订了间房子。

        大学校园晚上操场是最惬意的,春夏秋三季,学习之余晚上操场跑跑步或散散步,参加社团活动,或者去体育馆运动运动,这是属于大学的美好。

        周承宇平时在央音校园早晨跑步,晚上练琴结束偶尔去操场转转。

        秦嘉卉拉着周承宇的手,只有来到她学校周承宇才能感受感受大学的轻松。

        “你们学校四月底有运动会吧,参加吗?”

        周承宇看着在训练的学生道。

        “我只有女子跑步项目有优势,不想参加跑步项目,想参加乒乓球和羽毛球,没有这两项。”秦嘉卉摇了摇头,“我报了个模拟法庭审理,十三号晚上进行,我是原告辩护律师,到时候穿正装出庭,你不忙可以当陪审团。”

        “可以啊,什么案子?”

        “一起民事纠纷案,原告价值十八万的新车在路边停着,被告给撞了,撞的挺严重,大修了一次,交管部门已经认定被告负全责,被告也认了,让保险公司把原告的车修好,原告得知自己的新车因此成了事故车后不满意,让被告补偿十三万,被告不给,原告起诉了。”

        “新车成了事故车被告肯定得补偿吧?”

        周承宇不懂这方面,但明白事故车二手车肯定会折价。

        “赔偿四五万被告会赔,觉得十三万太多了,这个案子原告肯定能赢,但是索赔问题他得出具证明车以事故车出售跟被撞前的大概差价。”

        操场转了两圈,俩人坐中央草坪,秦嘉卉做仰卧起坐,周承宇给她压脚。

        待到九点去酒店,秦嘉卉洗枣问周承宇去不去。

        “不去,女生洗枣水太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