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成功离不开青梅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回国

第九十六章 回国

        “这两天心态有点波动。”

        秦嘉卉听不出来,既然张欣蕊这么问,看来周承宇心态还是影响发挥了。

        “也正常,第一次参加国际大赛,今年大赛和音乐节挺多,锻炼两次就好了。”

        张欣蕊勉强晋级第二轮也紧张,以第一名晋级决赛距离金奖一步之遥,    成功摘金就是世界优秀青年钢琴演奏家,心态很难不起伏。

        周承宇明白自己的表现。

        意识到可能跟金奖失之交臂他没有因为失常而焦躁,渴望某东西而迷失,错失之后内心反而平静了不少。

        演奏第二首作品的时候周承宇开始找回状态。

        演奏结束,周承宇在掌声中退场,回到后台其他选手都看着他,    有可惜,有幸灾乐祸,    首轮第一名、金奖大热门没有发挥出预料的演奏水平。

        周承宇没有在意他们的目光,在工作台签了字去休息区,拿了根香蕉去找秦嘉卉。

        秦嘉卉正担心,看见周承宇的身影走来。

        “目前整体应该是第二。”

        张欣蕊可惜的说道,真的很可惜,周承宇如果第一首和第二首正常发挥稳稳的第一,好在他调整的快,后面三首演奏出了应有的水平。

        “有时候越想得到一样东西,越容易事与愿违。”

        周承宇叹了口气。

        失望归失望,他并没有一蹶不振,不想在秦嘉卉面前表现的不堪一击。

        机会并不是只有这一次,今年十月份有世界最权威大钢琴大赛肖赛,明年有世界四大钢琴赛事之一的范·克莱本钢琴大赛和利兹国际钢琴大赛,后年有世界四大钢琴赛事之一柴赛,今年还有日内瓦音乐比赛,慕尼黑音乐比赛等。

        看出周承宇心态很平静,秦嘉卉放心了些。

        “什么时候回国?”

        周承宇坐秦嘉卉身旁,不能得金奖的话这次比赛后就没什么事了。

        “后天吧。”

        秦嘉卉想了想,    明天好好休息一天,顺便买些礼物,她心里盘旋买什么。

        给爸妈们各买一套欧式睡衣,给李老买一支lamy钢笔。

        第十位选手演奏结束之后公布第二组第二轮结果,金奖被一位捷克选手拿下。

        周承宇第三名。

        张欣蕊第七名。

        作为本次勃拉姆斯大赛取得最好成绩的东方选手,颁奖结束后东道主国际电视台、汉堡电视台的记者,以及国内驻德的记者一起采访周承宇。

        国内的记者担任临时翻译,交流还算顺畅。

        “首先恭喜你,同时感谢你,给我们带来了非常精彩的音乐演奏,你第一轮以第一名晋级,我们注意到你第二轮一开始状态不是很好,最终取得第三名的成绩,请问第二轮什么影响你了吗?”

        国外记者用英语提问完,国内驻德记者翻译。

        “谢谢,第一次出国参加比赛,第一轮比赛之后心情出现了点波动。”

        周承宇说完看向同胞。

        同胞用英语翻译,不愧是驻外记者,口语非常好,翻译完之后她直接提问:“看得出你此时心情比较开心,对自己此次比赛的整体表现满意吗?”

        “对,    通过这次比赛,让我明白自己在有些方面需要做的更好。”

        周承宇点了点头道。

        “我相信你可以做的更好。”

        “what    do    you    think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learning    to    play    the    piano?”

        “你认为学习钢琴最重要的是什么?”

        “热爱和坚持。”

        “love    and    perseverance.”

        “whta    impression    did    the    trip    to    germany    leave    on    you?”

        “这次德国之旅给你留下怎样的印象?”

        “嗯......非常美妙的依次旅程,欣赏了不同的风采,感受到了不同的人文......”

        周承宇说的比较笼统。

        采访结束,周承宇这次勃拉姆斯国际钢琴比赛也画上句号,周承宇离开音乐厅,秦嘉卉和约好的自媒体博主在外面等着,博主拍照,做了个简单的访谈。

        博主问道:“第一次出国比赛取得第三名的成绩非常了不起,你第一轮的演奏特别惊艳,第二轮开始有点遗憾,这应该不是你的终点,下一站是哪里?”

        周承宇道:“还不确定,可能是慕尼黑音乐比赛或者伊丽莎白音乐比赛。”

        “好的,预祝你下次把那该死的金奖拿回来。”

        “......”

        外面做自媒体的很多,周承宇戴上口罩,和秦嘉卉绕路离开现场。

        “央音、省音协、省电视台发来贺电,高中母校也发了贺电,还有很多好友申请。”

        秦嘉卉把手机给周承宇。

        “代朕处理就好了。”

        周承宇看了眼,消息太多了,懒得一一回复。

        “我是你的什么,丞相吗?”

        “小秘。”

        “切,有事小秘干是吧?”秦嘉卉掐了下周承宇,拿过手机先查看好友,乱七八糟的人不加,“高中母校教务主任诚邀你出席高考决战五十天宣誓大会,他还用了个诚邀,参不参加?应该参加一下,毕竟是母校。”

        “四月中旬吧,到时候不忙就参加。”

        周承宇也觉得,做人不能忘本,高中教务主任虽然没少约谈他,也是因为他成绩好不希望他因为练琴耽误学习,希望他把心思全部用在学习上。

        “省电视台邀请你做专访,这个纯属浪费时间,不给面子又不行,你们学校邀请你举行个独奏会,叫“勃拉姆斯印象”演奏会,回去的行程到沪市转机回唐都,唐都电视台专访后回学校怎么样?”

        秦嘉卉开始计划接下来的行程。

        “行。”

        周承宇也是这么想的,练琴之外的事以后会越来越多,确实需要个助理安排,周承宇不想耽误秦嘉卉的学业,可除了秦嘉卉又没有合适靠谱的人。

        吃了晚饭回酒店,周承宇暂时彻底放松下来,不去想别的事。

        秦嘉卉把他换下的西服折叠好装皮箱里。

        “明天收拾。”

        周承宇后面搂住秦嘉卉,给她解衣服。

        秦嘉卉转过身,胳膊挂周承宇脖子上,“今天比赛你调整的很快,发现你突然蜕变了。”

        秦嘉卉觉得很奇妙,人的蜕变有时候就在一瞬间。

        “钢琴不是我生命的全部,除了钢琴还有你。”

        周承宇解开秦嘉卉牛仔裤扣子,让她坐床边给脱。

        “对啊,有这个境界臣妾就放心了,陛下下次只要不迷失一定可以把那该死的金奖拿回来。”

        秦嘉卉躺下,腾了腾身体,紧巴巴的牛仔裤被周承宇拽下。

        “我给你量一下腿。”

        周承宇从秦嘉卉脚开始,一手一手的量。

        秦嘉卉抬起一条腿蹬直。

        “一米多点。”

        周承宇觉得还可以,大长腿无疑。

        “你量的还很准。”

        周承宇接电话,秦嘉卉先去洗澡。

        周承宇接完电话秦嘉卉已经洗好了,周承宇简单冲洗了下,主要地方好好洗,洗完出来从床尾钻被子,抱着秦嘉卉一条腿往上用嘴唇按摩。

        .......

        第二天俩人一觉睡到自然醒。

        周承宇打开电视,换台停到一部满含荷尔蒙的青春电影停下来。

        “电视上竟然有这种电影。”

        秦嘉卉难以置信。

        “听我表哥说小时候乡下用锅盖卫星可以收到不正经的欧美频道,应该就是这些。”

        周承宇搂着秦嘉卉脖子的手好动症又犯了。

        “那种锅盖功能好强大,我外婆家也装过,现在装的是迷你锅盖。”

        秦嘉卉不忍直视,枕周承宇肩上听。

        大早上周承宇也受不了这种电影,换个新闻频道,看看国外的新闻频道有没有意思,看了会儿周承宇发现不外乎国内很好,外面水深火热,对本国美化,对别国的不好事件则添油加醋。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自古以来舆论都是这样,回避对自己不利的,夸大渲染对别人不利的。”

        秦嘉卉笑着道。

        “是的,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国家也一样,甚至损人利己。”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寒假看了三体,有句话叫毁灭你,与你何干。”

        秦嘉卉叹气道。

        “世界就是这么残忍,自强不息才是硬道理。”

        周承宇关了电视,转身搂着秦嘉卉,快到中午才起床,吃了饭去游玩。

        来到埃尔斯特湖,站在湖中央的桥上欣赏汉堡,今天有风,秦嘉卉披散的头发随风飘扬,白嫩的脸颊绽放着灿烂的笑意,她拉着周承宇拍照留念,纪念俩人第一次出国之旅。

        “下一站慕尼黑还是伊丽莎白音乐比赛?”

        慕尼黑音乐比赛五月份,伊丽莎白音乐比赛七月份,秦嘉卉开始计划。

        “伊丽莎白吧,刚好暑假。”

        已经马上四月份,开学快一个月了,五月份秦嘉卉再耽误半个多月这学期彻底荒废了。

        “七月份的话,比赛结束月底了,十月肖赛,加油。”

        天气有点热,秦嘉卉脱了蓝色牛仔衬衣绑在腰上。

        “下次一定把那该死的金奖拿下。”

        周承宇望着天空,蓝天是他的极限。

        下午购物,周承宇最愁的就是给人买礼物,好在秦嘉卉把一切搞定。

        晚上回到酒店秦嘉卉算这段时间的账,没有想象中费钱,连机票俩个人总共花了不到六万,出国前兑换的一万欧元还没花完,周承宇比赛第三名还奖了五千美元,出国俩人卡上总共有四十来万,现在有还有三十多万。

        七月比赛也花不了多少,十月份的比赛可能会比较费钱,分别预算七万和十五万,起码今年不用为钱担心,而且唐都音协和央音应该都会给周承宇奖励。

        “这段时间的账单。”

        秦嘉卉在笔记本上大概算了下给周承宇。

        第二天三月二十六回国,飞机进入祖国领空,俩人心突然踏实了,到沪市已经是二十七号中午了,周承宇和秦嘉卉就地转机,下午五点多到唐都。

        宋晓莉和高曼雯一起接机,宋晓莉开着车。

        周承宇背着包,秦嘉卉推着皮箱,出了机场便看见俩位妈妈翘首以盼。

        俩孩子出国这段时间家里每天牵挂。

        “累坏了吧。”

        高曼雯远远的道。

        “还好。”

        秦嘉卉扑进老妈怀抱。

        “承宇想家吗?”

        高曼雯抱着女儿看着周承宇道。

        “想啊,无时无刻不想。”

        “饿了吧,先去吃点东西。”

        宋晓莉摸了摸儿子的脸颊,拉着箱子去机场餐厅。

        “外国怎么样?”

        高曼雯几十年还没出过国。

        “就那样,欧洲人文差异比较大,你和我爸有时间可以跟宋姨周叔组团去东南亚转转,出国游东南亚应该比较自在。”

        秦嘉卉对欧洲没什么感觉,感觉完全是异类,没那么有安全感。

        “等承宇出道了我们出去潇洒潇洒。”

        高曼雯还是想出国体验体验。

        “我出道了带你们周游世界。”

        周承宇微笑道。

        机场吃了饭回家,到家周承宇的心才完全歇下来了,很疲惫,也很踏实。

        “多待两天吗?”

        周国新仔细看儿子,好像周承宇出了一次国可能少了什么。

        “明天休息一天,后天参加个唐都电视台的采访,大后天去学校,三十一号学校有个独奏会,四月十几可能回来一次,高中教务主任邀请我参加高考倒计时五十天讲座。”

        周承宇的脚步现在还不能停,今天没精力,明天要恢复练琴,已经三天没碰钢琴了。

        “消息传的真快。”

        儿子的高中教务主任让宋晓莉曾经很头疼,教务主任不止一次找她谈话,让儿子专注于文化课学习。

        “现在消息国内外几乎同步的。”

        周国新拿起儿子买的东西看。

        宋晓莉冰箱里拿香瓜洗了洗给儿子。

        “有艺术培训机构给我们打电话,找你合作代言什么的。”

        周国新都不知道电话信息怎么泄露的。

        “暂时不考虑。”

        周承宇现在没心思搞代言那些,小刘老师的精音钢琴培训扩大成培训机构了他也只是口头允许用他的肖像和姓名。

        第二天上午周承宇去精音,小刘老师拍了几张照片,选了一张发给前台做封面。

        “这次比赛太可惜了,不过第一次参加国际赛很厉害了,我当年第一次出国比赛紧张的手抖,甚至有点不会弹了,跟你相比国外所谓的天才是不是也不过如此?”

        小刘老师带周承宇去新装修的琴房看看。

        “他们的乐感确实好。”

        周承宇在国内比赛随随便便可以拿金奖,去国外稍微分心就与金奖失之交臂。

        “欧洲毕竟是古典乐的发源地。”

        “......”

        精音琴行虽然只增加了几间琴房,但是投资也不小了,一架钢琴就是几万,好在小刘老师她老公有钱,不然仅凭钢琴班的盈利很勉强。

        休息了一天,二十九号周承宇参加了省电视台不知道有没有人看的访谈节目。

        三十号回学校,又是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