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成功离不开青梅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启程

第八十八章 启程

        “好多小钱钱,为什么不转帐,现金多麻烦。”

        离开会场,秦嘉卉从信封里取出钱,崭新的一捆红票子。

        “收据上写的是两万,转账怕留下尾巴。”

        周承宇微笑着道。

        “好吧,看着挺老实的心这么黑,两万的预算她吞一万。”秦嘉卉开眼界了,“两小时赚一万,累不累?”

        “还好。”

        这种酒会演奏周承宇很轻松。

        秦嘉卉看着都累,写两小时字都累,别说弹钢琴,“那边有自助银行,钱存了吧。”

        “存你卡上。”

        周承宇闻了闻钱,真特么香。

        “真的吗?”

        秦嘉卉笑吟吟的道。

        “你存着方便点,这两天去银行再给你转十万。”

        马上进入三月了,秦嘉卉要为出国做准备,周承宇不能让她出力又出钱。

        “不用转。”

        秦嘉卉钱够,老妈给她转了十万。

        “你陪我练琴,陪我睡觉,服侍我,再花你钱就不像话了。”

        周承宇搂着她肩膀。

        钱存了,俩人打车回住处,秦嘉卉握着周承宇的手按摩,“作为钢琴家的女友不会弹钢琴好尴尬。”

        “没什么尴尬的。”

        周承宇完全不当回事。

        找女朋友周承宇还不想找钢琴家,都是钢琴家总得一方为了另一方放弃理想。

        秦嘉卉下定决心好好练练,以后万一有活动人家让四手联弹她完全上不了台面多丢人,可是真的好难,要配合周承宇联奏怎么着也要演奏级别。

        回到酒店快十一点了,周承宇脱了西服。

        “明天晚上穿哪套?”

        秦嘉卉把西服挂衣架挂好。

        “就这套。”

        “抽空买一套蓝色西服,比赛决赛穿一套,决赛前穿一套。”

        秦嘉卉心里盘算决赛穿蓝色还是黑色。

        周承宇帮秦嘉卉宽衣。

        “不想洗澡了,明早洗。”

        上衣脱了秦嘉卉睡裙套头上脱秋裤。

        “不爱洗澡的女朋友。”

        周承宇拽住她裤腿扯下来。

        “跟你一起勤快多了,平均一天一次肯定洗。”

        秦嘉卉把打底裤推到膝盖让周承宇拽。

        时间不早了,周承宇也不想洗澡了,洗漱了早点休息,明天早上要去李老家。

        累了正躺下秦嘉卉又睡不着,她得运动运动,晚上蹭吃蹭喝吃的都是甜的,不消耗出去都长肉了,她起来做仰卧起坐,让周承宇压脚。

        “做一个让你亲一下。”

        周承宇正坐秦嘉卉脚背,双臂抱着她膝盖。

        秦嘉卉嘿了声道:“你要是早这样我就不会胖了几斤。”

        “其实最好的减肥方式......”

        周承宇似有所指的道。

        “我倒没关系,担心你每天吃不消。”

        秦嘉卉抱着后脑勺开始做仰卧起坐。

        确实,如果秦嘉卉每天缠着,周承宇估计倒在她的芙蓉帐起不来了。

        周承宇老老实实的压脚,秦嘉卉每次起来都会跟他碰一下鼻子,手被oo挤一下,她睡裙皱下去,淡蓝色内库很是好看。

        “嘉卉祝福我少奋斗几年,今年把比赛镀金的目标完成了。”

        现在为了比赛每天九小时以上的练琴周承宇不累是假的,不比996的上班族轻松。

        “祝福你今年起码拿一个金奖,肖赛前三。”

        秦嘉卉很心疼少年,明明很累却咬着牙不说,秦嘉卉停止做仰卧起坐,双手抱着少年脖子,额头贴着少年额头认真的道:

        “累了就歇歇。”

        看着她温柔的眼神,周承宇心仿佛在一双温暖的手掌中,他搂着她的娇躯躺下。

        秦嘉卉想哄宝宝似的搂着周承宇。

        一觉醒来七点钟,秦嘉卉比周承宇醒得早,为了周承宇多睡会儿她躺着不动,周承宇睁开眼睛,看见秦嘉卉闪闪的大眼睛。

        “休息好了吗?”

        秦嘉卉摸着周承宇的脸道。

        “很棒。”

        周承宇伸了个懒腰,吻住秦嘉卉的嘴使劲吸了下。

        “再躺会儿,等我洗完澡再起。”秦嘉卉坐起,把内库脱了下去,看了眼窗口,“好大的沙尘暴,黄沙漫天,遮天蔽日,可见度不足一千米吧。”

        “唐都也是。”

        周承宇刷了刷朋友圈,高速公路交通都管制了。

        秦嘉卉洗完澡出来,脸蛋儿水灵灵的,用毛巾擦着头发。

        “嘉卉,如果你整天缠着我撒娇我就放弃练琴了。”

        周承宇看着她微笑道。

        “到了二十岁我帮你戒掉钢琴。”

        秦嘉卉不想周承宇为了自己放弃才华。

        “好的。”

        周承宇起床,推秦嘉卉坐床边给她吹头发,头发吹好去洗漱,九点出发去李老家。

        三月份,勃拉姆斯大赛国内预选赛开始,平台上有直播。

        周承宇关注了下,看国内有哪些竞争对手。

        吴妙彤参加了第一组预选赛,预选赛赛制很简单,参赛者演奏一首练习曲一首奏鸣曲,吴妙彤选了周承宇指点过的,练习曲是李斯特的一首超技练习曲,奏鸣曲选了肖邦的,最终顺利获得了参加正赛的资格。

        吴妙彤第一时间向周承宇报喜。

        周承宇很高兴,吴妙彤能出线也是他授课水平的体现,算是名师出高徒。

        吴妙彤的妈妈卢女士打电话感谢周承宇,邀请周承宇吃晚饭,她话说的非常好听,一来感谢周承宇,二来庆祝女儿获得正赛资格,三来预祝女儿和周承宇都能在正赛中获得好的成绩。

        听到吃饭周承宇第一时间想婉拒的,听完卢女士的话之后却之不恭,便答应了下来,去商量一下行程,第一次出国一起有个照应,下午带秦嘉卉一同赴宴。

        央音参赛的学生不少,大一钢琴班就有三位,周承宇宿舍只有周承宇一人,罗文在m国备战音乐节,陈念阳在欧洲深造,江涛放弃了。

        学习钢琴,到了大学这个年纪,家庭条件好的学生如果大学前没能在国际赛事获得不错的成就,那么基本到瓶颈了,考上央音的学生也不例外。

        考上央音听起来高大上,事实上不是这么回事。

        如果从小没有经济条件的限制,真正天赋异禀的钢琴天才十五六岁已经在钢琴界小有名气,从国内走向了国际,考上国内音乐学院的,是高中阶段没能走出国门的无奈之举,剩下的路基本就是拿学位证,另谋出路,很难再走远。

        现实就是这么残忍。

        在国内,还没听说哪位知名钢琴家是大学出道的。

        即使央音,绝大多数学生也免不了这样的命运,坚持最后的倔强努力练琴多参加比赛或许还有机会,但希望很渺茫。

        自己几斤几两,到了大学学生很清楚,不清楚的跟身边的同学对比一下就知道了,如果跟身边的同学有明显的差距,那么在国内也算不上特别厉害。

        这个道理周承宇懂,所以当初考上央音依旧迷茫,直到大学把同学都比下去,以碾压的实力获得港赛金奖才找到自信。

        预选赛第二组获得正赛资格的选手周承宇没有感受到压力,包括不会成为这次比赛对手的选手,周承宇也没有发现比的过他的,也就是在国内没有他的对手。

        周承宇如今对自己的水平很自信。

        【预祝大家得胜归来】

        【我单纯去感受一下大赛氛围,完全没抱希望,看周承宇了】

        【......】

        班级群不参加比赛的学生为参赛的打气。

        校网公布了参赛名单,也为选手打气。

        比赛三月二十号开始,秦嘉卉买了十七号沪市到汉堡的航班,十七号晚从沪市起飞,十八号中午到汉堡,周承宇和秦嘉卉计划十七号上午飞沪市。

        条件好的选手从预选赛出线就提前去了德国,适应那边的环境。

        周承宇没那样的条件。

        出发前李老给周承宇进行最后的指导。

        “比赛过程可能遇到各种问题,个人情绪和身体状态,环境,钢琴等等,要以平和的心态对待,这是你第一次跟国际接触,以感受为主。”

        “对手主要是欧洲选手,欧洲有优越的音乐环境,音乐感普遍比东方好,我们的优势是勤快,技巧比他们有过之无不及,容易技巧化,很多比赛我们国内的选手一轮二轮甚至决赛圈很容易晋级,跟欧洲选手差距从决赛开始拉开......”

        李老对周承宇说道。

        周承宇点了点头,他渴望一举成名,第一次参加欧洲大赛跃跃欲试但没底气。

        十七号上午,周承宇和秦嘉卉出发去沪市。

        到了沪市中午,江涛驱车到机场接机,开着他爸送的新年礼物大奔。

        “打扰你了。”

        第一次坐这么豪的车,周承宇有点受宠若惊。

        “哪儿的话,到了我的地盘不打招呼我跟你割袍断义。”

        江涛打开后车门,秦嘉卉上去后周承宇上。

        江涛关上车门,驱车先带周承宇和秦嘉卉去吃饭。

        “这里和汉堡大概有六个小时时差,现在快一点,汉堡早晨六点多,明天十二点多到汉堡,汉堡时间大概是早上六七点,飞机上倒时差刚好。”

        江涛大概算了下时间。

        秦嘉卉买票前考虑到这点了,今晚飞机上睡迟点,一觉醒来正是早上。

        “你呢,今年有什么计划?”

        周承宇看着驾驶位的江涛道。

        “我过年到现在还没碰几次钢琴,五月份去牛津大学商学院。”

        江涛不准备继续钢琴这条路了,以后老老实实的继承家产,学钢琴专业本来就是他坚持的,老爸始终不支持,说他不具备成为优秀钢琴家资质,他年轻气盛非要走自己的路,为此老爸一度要放弃他,生了二胎,结果是个女孩儿。

        十八岁了多了个妹妹,江涛哭笑不得。

        一开始江涛很反感,跟老爸老妈冷战了大半年,更加坚定的选钢琴,老妈考虑过要不做了,老爸坚决不同意,看架势做好了彻底放弃他的打算。

        生下来之后毕竟血浓于水,江涛一天既当爹又当妈。

        得知他放弃钢琴后,老爸直接给他提了一辆大奔,练习学校。

        “挺好,学钢琴太枯燥了。”

        周承宇很羡慕舍友可以一百八十度的急转弯,自己现在转行迟了,只能在钢琴这条路上孤注一掷。

        秦嘉卉听到既想笑又心疼周承宇。

        第一次来沪市,周承宇看窗外,盛况比首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街上豪车太多了,这才是真正的现代大都市。

        “热辣一号,火锅店,黄晓明,李冰冰,黄渤等人开的,跟普通饭店没区别,还挤的不行,这次你们时间紧就不带你们玩了,比赛结束来带你们好好转。”

        江涛看了眼马路上面道。

        周承宇和秦嘉卉看了眼,对明星饭店没兴趣,宁愿去普通饭店。

        江涛驱车来到一家高档日料店,吃了饭去他家休息休息。

        豪华的大平层,看的人眼花缭乱,江涛的爸爸不在家,家里只有他妈妈妹妹母女和保姆,一进门江涛先介绍,他妈妈郑女士四十一二岁,去年冬天生了二胎,现在看起来依旧年轻时尚,不愧是富太太,保养的不是一般的好。

        “小周嘉卉请进,江涛说认识到跟你的差距才放弃了钢琴。”

        郑女士含笑说道。

        “江涛过奖了,阿姨真年轻,完全不像二宝妈妈。”

        周承宇谦虚的道。

        “呵呵,江涛还说我生了二宝老了十岁。”

        郑女士笑的合不拢嘴,又不失优雅。

        江涛道:“没十岁也有五岁,真不理解,这把年纪了为什么跟自己过不去。”

        “不是我过不去,你爸跟你过不去。”

        郑女士拍了下儿子。

        寒暄了几句,江涛带周承宇和秦嘉卉去琴房,保姆端着水和果盘送进来。

        “谢谢。”

        “谢谢。”

        周承宇和秦嘉卉各自端了杯水。

        “练练琴,我以后练琴就是业余了。”

        江涛打开钢琴笑着说道,坚持练琴多年放弃的时候很难过,想开之后也没什么,老爸说的没错,人要学会放弃,不应该在不属于自己擅长的领域坚持。

        “会不会吵到你妹妹?”

        周承宇看着钢琴,在琴键上摸了摸,高天g277,真不错。

        “没关系,宝宝睡了有一阵了,到醒来吃饭的时候了。”

        郑女士想听听让对钢琴那么偏执的儿子放弃的同学到底什么水平。

        周承宇献丑了,“我洗洗手。”

        “洗手间这边。”

        江涛带周承宇去男士专用卫生间。

        洗完手回来周承宇坐钢琴前,翻了翻钢琴上的乐谱。

        弹奏柴可夫斯基的《船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