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成功离不开青梅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

第四十四章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

        “小心地上滑。”

        晚上回酒店周承宇去洗澡,秦嘉卉叮嘱。

        越临近比赛秦嘉卉越担心,担心周承宇洗澡滑倒伤着手指。

        “你给我洗吧!”

        周承宇拉了拉秦嘉卉。

        “我怕你毛手毛脚更危险。”

        秦嘉卉甩开手。

        “也对,红颜祸水。”

        周承宇叹了口气。

        “欠揍,我是祸水吗?”

        秦嘉卉听了想打人。

        周承宇不逗她了,这两天的确要时刻小心,别说伤了手指,碰一下不舒服都会影响发挥,洗澡时候周承宇很谨慎,洗完出去,秦嘉卉把睡衣上衣扔给他。

        秦嘉卉去洗澡,周承宇看电视。

        第二天,大赛前一天。

        周承宇和秦嘉卉睡到自然醒,起床去吃了早餐,去琴行练琴。

        初赛比较简单,要求参赛者选一首练习曲,一首奏鸣曲中一个乐章,时间控制在十五分钟以内。

        复赛去曲目没有要求,从初赛晋级的选手任意选两首作品,十五到二十分钟。

        半决赛比较累,五十分钟到一个小时,要求任意演奏一首奏鸣曲全部乐章,然后是自选曲目。

        决赛从规定协奏曲中选一首。

        这段时间周承宇在学校除了跟大一演奏团练习协奏,来之前李老给他安排过一次校乐团的协奏音乐会,现在周承宇对协奏把控的很到位。

        初赛练习曲周承宇准备选肖邦的《激流练习曲》,奏鸣曲选贝多芬的月光三。

        复赛周承宇第一首准备演奏李斯特的《唐璜的回忆》,第二首舒伯特《小夜曲》

        半决赛周承宇准备演奏莫扎特的《c大调第一号钢琴奏鸣曲》作品279.然后他选了《肖邦叙事曲》,包括四个乐章,四十分钟左右,加上莫扎特的奏鸣曲,总时长不到六十分钟。

        都是李老指导过的作品。

        来之前李老说,只要周承宇发挥正常金奖如探囊取物。

        到琴房,周承宇先练习初赛和复赛曲目。

        《激流练习曲》,这会儿练习周承宇不追求卓越,只是熟悉熟悉,今天不能用手过度,太累了明天比赛中手抽筋就完犊子了。

        秦嘉卉坐在一旁打开手机录视频发朋友圈:

        【比赛前的练习】

        《月光奏鸣曲》第三乐章,是周承宇最喜欢的一首奏鸣曲。

        “真好听。”

        秦嘉卉也特别喜欢这首。

        “迫不及待明天的黎明,我金奖的曙光。”

        周承宇看着秦嘉卉,陶醉在优美的旋律中。

        弹完初赛曲目,秦嘉卉拧开水瓶递给周承宇。

        练到十二点去吃饭,进出门秦嘉卉推开门等周承宇过去后才关门,买了奶茶秦嘉卉摸了摸不烫,吸管插上给周承宇,今天完全是周承宇的服务员。

        “嘉卉,我的天使。”

        周承宇右手放秦嘉卉肩上,手指在她脸上敲。

        “钢琴是你的梦想,你是我的梦想。”

        经过台阶秦嘉卉一跳一跳的。

        “我是你的小奶狗。”

        周承宇在她耳朵上咬了下。

        “不是不承认吗?小奶狗?嗯?”

        秦嘉卉笑容满面,在周承宇头上摸。

        “别摸我头,发型都乱了。”

        周承宇摆了摆头。

        “咯咯咯,为什么男生都这么在意发型。”

        秦嘉卉揉的更起劲。

        “头可断发型不可乱。”

        周承宇推开她。

        “欸,i    stay    up    all    night    tell    myself    i’m    alrigrt,baby    you’re    just    harder    to    see    than    most......”

        一家奶茶店播放着英文歌,秦嘉卉扭着肩膀跟着哼唱。

        她今天上身白色短袖套件灰色棒球衫,下面黑色紧身牛仔裤,受周承宇的音乐洗礼多年身体很协调,哼着歌肩膀扭的有模有样,邻家小姐姐的感觉。

        “我英语歌唱的怎么样?”

        秦嘉卉回头闪过个笑脸道。

        “可以原地出道。”

        周承宇笑着道。

        “我也觉得。”

        “......”

        一只流浪橘猫在长椅上晒太阳,很是惬意,周承宇伸手去摸。

        “别碰,小心挠你。”

        秦嘉卉拦住周承宇的手。

        周承宇哭笑不得,秦嘉卉看的也太紧了,让他连最喜欢的毛茸茸都不能碰。

        “喵。”

        秦嘉卉不让周承宇摸,自己却摸了摸猫头。

        “很乖,我摸一下。”

        见那只猫很温顺,被摸了只是白了眼,周承宇也去摸。

        “万一挠你呢,我替你摸。”

        秦嘉卉推开周承宇的手,又摸了摸猫拉着周承宇离开。

        不能摸猫咪,周承宇只能摸秦嘉卉的脑袋。

        “这几天,你除了我什么都不能碰。”

        秦嘉卉笑眯眯的道。

        “你发疯了也咬人。”

        周承宇手指在秦嘉卉嘴唇上挠了挠。

        “是你欠揍。”找到帖子推荐的网红饭店,爱文生大排档,秦嘉卉看看有什么吃的,“这几天还要注意饮食,别把你肚子吃坏。”

        “高考时候我妈都没这么周到。”

        周承宇被秦嘉卉感动的一塌糊涂。

        “不是你亲妈,我才是你亲妈。”

        秦嘉卉说完憋着笑。

        “你问一下你妈咱俩是不是双胞胎,或抱错了。”

        周承宇膝盖踢了下秦嘉卉屁股。

        饭要既营养又卫生,秦嘉卉点了南瓜猪骨粥,凤爪排骨饭,虾饺皇,黄金糕,一壶普洱茶。

        虾饺上来,周承宇先夹起一个喂秦嘉卉。

        “真孝顺,没白疼你。”

        秦嘉卉张嘴吃了欠欠的道。

        周承宇白了眼,“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你叫。”

        “妈。”

        “哎,咳。”

        秦嘉卉正喝南瓜猪骨粥,把自己给呛的面红耳赤。

        周承宇彻底无语了,秦嘉卉贴心时候让人爱不释手,皮的时候让人牙痒痒。

        “海鲜饺子吃不惯,这个糕点好吃。”

        秦嘉卉把饺子推周承宇一边。

        中午饭后继续去练琴。

        初赛周承宇没什么问题。

        主要是复赛和半决赛,复赛和半决赛周承宇准备的作品比较有难度。

        复赛第一首《唐璜的回忆》弹奏难度极高,时间又长,第二首舒伯特的《小夜曲》难度一般,在比赛中演奏低难度的作品稳妥但要得高分也不是件容易事。

        周承宇选择了难易搭配,相对比可以更加全面的展示自己的实力。

        半决赛则是对体力和专注度的考验,超过五十分钟的演奏时长对演奏者体力和集中力都是极大的考验,最重要的一点还有,控制节奏,连续弹久了控制节奏更加有难度。

        “给我计时。”

        弹完《唐璜的回忆》和《小夜曲》周承宇休息了会儿,看完莫扎特的《第1号钢琴奏鸣曲》,喝了口水来一遍半决赛作品,就当彩排。

        “两点零五,五十分钟后三点左右,时间太久了。”

        秦嘉卉想想都累,要一轮一轮杀出拿下金奖谈何容易。

        “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

        周承宇合上乐谱深吸了口气开始。

        首先弹奏莫扎特的奏鸣曲。

        秦嘉卉离钢琴远一点,俩人的手机全调静音,安静的倾听。

        半决赛作品练完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弹完最后一个音后周承宇双手酸软,连续五十多分钟着实很累人,比平时在琴房练累多了。

        “累坏了吧。喝水。”

        秦嘉卉把苏打水拧开给周承宇喂。

        “没这么夸张。”

        周承宇自己端着瓶子,喝水都要喂比赛是不是要把秦嘉卉带在身边。

        “我看着是累,让我端坐五十分钟都累。”

        秦嘉卉理解了为什么周承宇高考文化课能考那么好,有练琴这份毅力学什么学不好。

        今天就到这儿,周承宇歇了会出去,晚上要好好休息。

        时间还早,俩人在酒店附近公园转,五点钟吃了饭回酒店,秦嘉卉在酒店网络电视上找电影,“承宇想看什么电影?”

        “随便。”

        周承宇躺在床上。

        “对了,看《海上钢琴师》吧。”

        秦嘉卉搜索海上钢琴师,然后上床靠着枕头。

        周承宇翻身横躺着,枕秦嘉卉腿上看。

        秦嘉卉往起坐了坐,把bra解开掏出来盖周承宇脸上,周承宇喜欢当眼罩。

        “嘉卉越来越坏了。”

        感受了下秦嘉卉残留的体温,周承宇扔给她。

        “你不是喜欢吗?”秦嘉卉手指在他嘴唇戳了戳道:“女人不坏男人不爱。”

        周承宇抓着秦嘉卉的小手唱,“你这个坏坏坏女人,我对你如此的诚恳,你却伤的我最深,痛的我无力翻身,白白浪费我多年青春。”

        “就当青春喂狗了。”

        秦嘉卉笑的更灿烂。

        周承宇手机响了,老妈发的视频,周承宇接通,依旧在秦嘉卉腿上枕着。

        宋晓莉和周国新觉得自己不是称职的父母,不知不觉儿子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他们甚至没有太过激动,回头想想从来没为儿子学钢琴操心过,一直怀着无所谓的心情,考上音乐学院就上,考不上读别的大学。

        如今儿子去xianggang参加大赛,陪在身边的也不是他们。

        这些年周国新和宋晓莉对儿子学钢琴还远不如秦嘉卉上心。

        “起来一下,给我睡衣拿过来。”

        周承宇挂了视频后秦嘉卉推开他,穿着牛仔裤窝的难受,秦嘉卉要脱。

        “朕给你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