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成功离不开青梅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周承宇的“大师课”

第三十六章 周承宇的“大师课”

        确定在迎新音乐晚会上钢琴独奏,周承宇提前准备演奏作品。

        还要确认独奏时间限度,周承宇给负责老师电话回过去,问允许的独奏时间,压轴节目,负责的老师给了周承宇十分钟左右的演奏时间。

        这个时间限度非常宽裕,周承宇得好好想想演奏什么,一定要好好享受。

        《匈牙利狂想曲第2号》

        周承宇决定弹李斯特的古典乐,既高雅又能更好的表现钢琴演奏水准。

        不知道张欣蕊为什么放弃这次独奏机会,估计觉得这次机会本该属于周承宇。

        周承宇不会矫情的发扬风格。

        张欣蕊的机会唾手可得,周承宇的机会只能靠自己去争取。

        摆在眼前的机会周承宇一定会牢牢抓住,他练琴十年是为了出人头地。

        下午李老给周承宇安排了一堂课,时间三点到五点,在央音音乐厅,醇亲王府内,静谧而典雅,既有中国古典建筑的端庄华贵,又不失现代人文气息。

        周承宇受宠若惊。

        这个音乐厅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练琴的。

        这座音乐厅来过和走出去过诸位大家,包括周仁,林耀基,刘诗昆,朗朗等,以及梅纽因,帕瓦罗蒂,斯特恩等在这里开过大师课,柏林爱乐团,费城交响乐团,克利夫兰交响乐团等都在这里演奏过,他们的乐声仿佛依旧在回荡。

        走进音乐厅,周承宇首先被中央的钢琴吸引。

        贝希斯坦。

        周承宇目测不会低于200万,用这样的钢琴演奏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体验。

        周承宇迫不及待弹了下,触感、音色、回力等等都无可挑剔。

        “这里是众多音乐家腾飞的摇篮,今天第一次给你指点,选在这里其一预祝你梦想成真,其二希望你不忘初心,永远保持你诗情画意的高级感觉。”

        李刚教授回头看了眼周承宇,转过去开琴盖。

        “谢谢老师,我一定会将努力进行到底。”

        周承宇小心谨慎的帮忙撑琴盖。

        “努力的人生才是美好的人生,***这句话是真理。”撑好琴盖,李老轻轻拍了拍,确认稳固松开手道:“迎新音乐会准备弹什么?”

        “第2号匈牙利狂想曲。”

        周承宇轻轻的松开琴盖,心里提心吊胆。

        这样的钢琴琴盖没撑稳摔下来折损就是一架中端钢琴。

        “好,你先弹一遍我听听。”

        李老坐在钢琴旁边。

        “第一次跟老师这样的大师学习,有点紧张。”

        周承宇搓了搓手指,掏出包纸巾擦手。

        “自然点,你从小享受的资源可能限制了你的成长,但你要相信自己的音乐天赋,而且你已经通过勤奋努力将天赋很好的兑现为手上功夫。”

        李老说着晃了晃手指接着道:

        “现在年纪也不大,不满十八,是最好的时间段,明年正好有肖赛,内心不要遗憾如果条件好现在站的会更高,少年成名未必是好事,成名后会受到很多方面的干扰,甚至困扰,成名太早这种影响越大,难免影响根基。”

        “沈裕文很厉害,九岁出道十岁开始巡演,被称为莫扎特第二,但终究没能成为下一位莫扎特,成名太早,原始积累不足,会限制一个人的上限。”

        “有句话叫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学习就应该有一个耐得住寂寞的堆积过程,原始堆积很重要,然后水到渠成,遇到机会一鸣惊人。”

        李老对周承宇谆谆教诲。

        “老师说的是。”

        周承宇感觉遇到良师益友了。

        成名太早的确不一定是好事。

        常看这神童那神童,往往难逃“伤仲永”的结局。

        擦了擦手指,调整呼吸进入状态后周承宇开始弹奏,《第2号匈牙利狂想曲》,周承宇表情看似沉浸在作品营造的音乐世界之中,双手却一点都不被个人情绪所束缚,该慢的时候慢,该快的时候快,该轻的时候轻,该重的时候重。

        李老翻开乐谱闭上眼睛,细品每一个音阶和音色,时不时睁开眼睛在乐谱上注释,心里忍不住赞叹,年纪轻轻能把李斯特的古典乐理解到这种境界。

        九分钟多的曲子,周承宇全程沉浸式的弹完。

        “整体性非常好,古典乐对节奏和力度的把握要求非常高,你找的可以说很准了,没有明显的问题,有些细节处理的还可以更上一个层次,如果是一般学生,包括你们班大多数学生,能弹成这样就很完美了,但我对你的期望更高,你不能局限在当前,要看的更远,继续提炼自己的水准。”

        “你的水平要再上一个台阶只有精益求精,包括对弹奏技艺和所准备演奏作品,每一个音都要精益求精,明白吗?”

        李老看着周承宇耐心的道。

        “嗯。”

        周承宇诚恳的接受李老点评,他当然希望自己走得更远。

        “好,你看着里,我弹你感受一下。”李老往钢琴前挪了挪,右手放在钢琴上示范《第2号匈牙利狂想曲》中一个十六分,“怎么样?”

        “有个颤音。”

        周承宇反应过来了,他没把颤音很好的弹出来。

        “对,试一下。”

        李老手拿开。

        周承宇轻吸了口气,二指三指开始。

        “渐快,渐慢,强,弱,手指往里爬一点,再来一遍,好。”

        李老很轻松,教这样的学生不需要太费劲,问题找出来稍加指点就通了。

        周承宇也很轻松,第一次感受到了大师课般待遇,他投入百分之百的专注,这样的机会对他来说太难得了。

        如果用金钱衡量,这样一节课五千块钱也未必有机会。

        到了周承宇这种演奏级水平的学生,一般音教指点不了,央音的资深教授不是一节课三千五千块钱能请得动的,得用钢琴打动,让对方觉得你有培养的价值。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周承宇受益匪浅,练琴十年以来第一次感到这么充实。

        “老师去吃饭吗?”

        出了音乐厅,周承宇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谢意,李老一大把年纪了,为他辛苦两小时。

        “你自己去吧,我回家。”

        李老看得出年轻人很珍惜机会,也很淳朴。

        周承宇去送李老到停车位。

        “小周弹奏时候有种独特的浪漫韵味,不同于西方那种浪漫,我姑且称为东方式浪漫,小周对浪漫怎么理解的,或者说浪漫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李刚教授微笑着道。

        “我觉得浪漫不应该是抽象的概念,浪漫的最高境界我的理解是懂生活。”

        周承宇略作思考说道。

        “懂生活。”李老品了品,颇为欣赏的道:“这是我听过对艺术源于生活最简单也是最好的解释,小周的日常生活是怎么样的?”

        周承宇道:“早上七点起床,去操场跑步半小时,回宿舍洗漱后去练琴,十二点去吃饭,饭后去洗澡,下午和晚上看书或者练琴。”

        “周末呢,除了钢琴的黑色和白色,没有粉色交际或者什么吗?”

        李老一本争夺的微笑道。

        他更加欣赏眼前的少年,坚持早上跑步半小时就非常难得,能够做到这样对待生活的人,一定是个能静得下心的人,所谓宁静致远。

        难怪能在没有特别好的老师指点的情况下达到现在的水平。

        粉色交际,这是大师的浪漫吗,周承宇忍着没笑,犹豫了下含蓄的道:“我一个高中同学,发小,在政法大学,是个女孩儿,周末会过来陪我练琴。”

        “很好,练琴的人最不应该忘记的人是陪自己练琴的人。”

        李老拍了拍周承宇肩膀。

        到车前,一辆黑色奔驰,周承宇也不知道什么型号,总之看起来很高档,他车门打开,扶着车门上沿等李老上车后车门轻轻关上。

        “老师注意安全。”

        “好,去忙吧!”

        李老系上安全带摆了摆手。

        目送车走远,周承宇去学校食堂吃饭,吃饭时给秦嘉卉发了张照片,虽然周承宇课很少,一天能陪秦嘉卉的时间少之又少。

        秦嘉卉七八节没课,给周承宇发视频。

        秦嘉卉:“我也准备去吃饭呢,教授的课怎么样?”

        周承宇:“很棒,今天第一堂课,专门在醇亲王府那音乐厅,跟大师课一样。”

        秦嘉卉:“太令人羡慕了,我查过李刚教授,音乐界名气好大。”

        周承宇:“他不仅音乐造诣高,给人良师益友的感觉。”

        吃了饭周承宇回宿舍一趟,舍友只有江涛在。

        “跟李刚教授上课紧张吗?”

        江涛非常羡慕,虽然他也找到了一位教授带领备考肖赛,可是待遇比周承宇差远了,没有一对一的机会,更别说在王府音乐厅。

        周承宇道:“一开始紧张。”

        江涛道:“看了学生处招募迎新音乐会节目表,独奏节目成你了,准备弹什么?”

        周承宇道:“暂定第2号匈牙利狂想曲。”

        “厉害。”

        江涛不由的竖起大拇指,倒不是弹奏技巧有多难,《钟》的弹奏难度比《匈牙利狂想曲》难不止一个层次,但是《匈牙利》那种风格他现在驾驭不了,琴房练还凑合,音乐会绝不敢挑战。

        这样的学院很竞争很惨烈。

        学生本以为能考到这里都足够优秀,刚开学起码在同一起跑线,现实却不是这么回事,一开学就对比鲜明。

        到了这里,才真正开始考验天赋和上限。

        如果说入学专业考试和高考是晋级赛,那么到了这里则是淘汰赛,通过层层淘汰,可能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也不能出一位大师级演奏家。

        经过开学以来各种校园音乐会的展示,有的学生被教授选为关门弟子。

        有的不能成为关门弟子得到教授的赏识也能被重点培养。

        有的则无人问津,只能跟着学校的课程跟音教学习,等待毕业。

        如果提前知道考上音乐学院是这种情况,周承宇可能会放弃。

        宿舍歇了会,周承宇去琴房,今天练琴时间还没有达到五小时。

        弹过二百万左右的钢琴,导员陈文博琴房十六万多的钢琴周承宇感觉明显不如二百万的,拥有一架一百万以上的钢琴是周承宇明年的目标。

        七点钟练到十点,周承宇结束今天的练琴。

        第二天,周承宇照常七点起床跑步。

        上午有西方音乐史课,周承宇没有去,音乐史不外乎古希腊古罗马时期,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巴洛克时期,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等等,周承宇高中在钢琴班学过了,图书馆借些书利用零碎时间研究即可。

        上课时间,周承宇自己去练琴了。

        到了琴房周承宇脑海中回顾着昨天下午李老指点的练习,一边一边的练习,要改掉自己之前不准确的弹法,改变自己的习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今天星期四,晚上周承宇有家教课。

        七点半上课,他七点二十到人家里。

        女主人张女士还是那么热情,她儿子这几天练琴很自觉,对钢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完全不需要她盯着,除了练琴,还自己在抖音上找视频看。

        周承宇作为引路人,张女士非常感激,她不得不承认教育孩子方式太重要了。

        “小周老师先喝水。”

        张女士双手端着水杯递来。

        “谢谢姐姐。”

        周承宇端过水杯放桌子。

        “刘凯这孩子,只要喜欢上一样东西还是很上心,小周说要不要让他考级?”

        张女士坐在另一边,双腿倾斜着。

        “其实考级没多大意义,看孩子吧,他想考让去考,不想考别考,不要用专业水平去要求兴趣爱好,学钢琴可以很好的开发右脑,锻炼左右手协调,业余达到这个目的就够了。”

        周承宇直白的道。

        “对,这才是课外兴趣的本质,现在教育的内卷使什么都成了攀比的炫头,既让孩子学习文化课,又以专业水平要求课外班,什么都要让精通,给了孩子太多没意义的压力。”

        张女士赞同的点头,眼前的年轻人谈吐和见解都很不错。

        “小周老师好。”

        七点半,刘凯和他爸打羽毛球回来了,第一时间问好。

        “麻烦小周了。”

        他爸王先生跟周承宇握手。

        王先生穿身运动装,看他举止有点官态,十有八九在哪个单位上班。

        周承宇先去琴房,钢琴键盘被贴上了小纸条,标明了每个琴键音阶,周承宇觉得有点影响手感和肌肉记忆,对他来说标明音阶还不如不标。

        刘凯洗了脸洗了手进来,周承宇继续给他讲钢琴入门基础。

        太无聊了,周承宇盘算最多再带半个月,现在快十月中旬,港赛十一月中旬,十月底周承宇准备以全心准备比赛为由辞职,给零基础的学生教跟对牛弹琴一样。

        九点半结束,周承宇喝了口水直接道别。

        “小周把这个拿着,刘凯他爸单位送的,一点心意。”

        张女士拿来一盒猕猴桃给周承宇。

        “那谢谢张姐。”

        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周承宇也没有推来让去。

        回宿舍十点了,周承宇洗漱后泡个热水脚,洗完脚袜子洗了,秦嘉卉真心想给他洗袜子,周承宇不想攒一周全拿给秦嘉卉,袜子内裤他带着橡胶手套自己洗。

        宿舍俩个首都人平时很少在宿舍住,相当于周承宇和江涛的双人间。

        迎新音乐晚会在十月二十号晚上,周承宇的节目是钢琴独奏,不需要参加排练,十九号彩排时候他才去走个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