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成功离不开青梅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我们接吻吧

第三十二章 我们接吻吧

        “第一轮《激流练习曲》弹的太炫了,我旁边的人都说你是海上钢琴师,手现在感觉怎么样?”

        秦嘉卉轻轻握起周承宇的手看了看,弹的时候时刻担心周承宇手抽筋出问题。

        “没事了,我回宿舍一下,你楼下等等。”

        已经过了晚上十点了,秦嘉卉没准备回学校,周承宇提前订好了房子。

        回宿舍,周承宇快速换了身衣服,背包里装了身睡衣。

        “晚上出去住吗?”

        江涛回来问道。

        “哦。”周承宇点了点头道:“我同学来看了音乐会,不回去了,陪她外面住。”

        “女朋友就女朋友,还同学。”

        “开学来那个吧!”

        刚进来的罗文和陈念阳笑着道。

        “这不是还没被接受么。”

        周承宇也笑着道。

        江涛道:“你这么优秀她还不接受,心有多高啊!”

        “俩人在娘胎就认识,一起长大,转变关系需要适应。”

        周承宇解释说,不想被胡乱猜测。

        “这样啊,真正的青梅竹马,羡慕。”

        江涛,罗文,陈念阳三人点了点头。

        周承宇道了声别出门。

        一袭白裙的秦嘉卉在楼下看手机,周承宇过去拽了拽她辫子道:“太爽了。”

        “你在学校一夜成名了,看自己的视频吗,超级钢琴家。”

        秦嘉卉点开周承宇第一轮的视频。

        “这只是我的新起点,我被一位教授相中了。”

        周承宇拿过手机。

        “加油。”

        “......”

        看视频周承宇才知道自己弹奏《激流练习曲》时有多疯狂,双手狂舞,出神入化的感觉,如果头发长点,那画风难以想象,而弹奏《彩云追月》时候则是截然不同的感觉,舒缓、诗意,如沐春风。

        “太厉害了,真为你的手担心,以后你内衣袜子别自己洗了,周末给我。”

        除了厉害秦嘉卉不知道还能怎么形容周承宇。

        或许明年这会儿,周承宇已经是国内甚至世界知名青年钢琴家。

        一颗钢琴新星正在东方冉冉升起,有机会见证伟大,秦嘉卉的心情难以言喻。

        “嘉卉,我离不开你的默默奉献。”

        出了校门,周承宇拉起秦嘉卉的手。

        “深感荣幸。”秦嘉卉也不躲开,让他牵着,“订了什么房子?”

        周承宇道:“标间。”

        “我不信。”

        秦嘉卉可不相信周承宇会这么自觉,除非他感觉自己行了对她有异心。

        “骗你是小狗。”

        周承宇微笑道。

        话说他不会真的有异心了吧?

        那位天才少女确实很漂亮,气质又清冷,有点冰冷神仙姐姐的感觉。

        秦嘉卉心里突然有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周承宇要是真的订了标间再也不理他了,秦嘉卉心里有点担心,她顿了顿道:“意思你不准备碰我?”

        “让我喝你口水就碰你,不让就不碰,寂寞死你。”

        周承宇捏了捏秦嘉卉的脸蛋儿道。

        “噫,那你别碰,看谁先寂寞空虚冷。”秦嘉卉确定周承宇订了大床,路过一家老bj馄饨馆道:“饿了吗?”

        “有点,吃点东西吧,肚子填饱好干活。”

        下午吃饭早,音乐会消耗很大,周承宇肚子空空如也。

        “大晚上你想干什么,啊?”

        秦嘉卉踢了一脚。

        进店,周承宇要了一份馄饨,一笼蒸饺。

        秦嘉卉看了看菜单也要了馄饨。

        店里吃宵夜的学生看了几眼周承宇,默默打开手机在校公众号找视频,点开《激流练习曲》视频,又看向周承宇。

        “哈喽,同学好。”

        确认身份后跟周承宇打招呼。

        “同学好。”

        周承宇点了点头,没有太意外,以后走在学校回头率少不了,他在想以后是不是应该戴口罩出行。

        秦嘉卉看了对方一眼,也没有在意。

        “同学钢琴太厉害了。”

        “一般。”

        周承宇谦虚的道。

        “看高中同学的评论。”

        秦嘉卉打开朋友圈,她发了周承宇的视频很多人评论。

        【我靠,这穿西装的帅比谁啊】

        【厉害啊,周承宇的个人演奏会吗?】

        【这手速,同样单身十八年为什么你这么秀?】

        【谁说周承宇单身十八年,他跟秦嘉卉定了娃娃亲】

        【下一个朗朗】

        【......】

        周承宇笑着翻看,他平时几乎不看朋友圈,除了重要的人来消息,不然微信和qq也不看,朋友圈一条动态都没有,空间也很干净,手机上app很少,甚至购物app都没有,在家需要什么用老爸老师手机买,出来靠秦嘉卉了。

        如果没有秦嘉卉跟在身边,周承宇觉得自己真的生活不能自理。

        “在音乐厅弹奏时候什么感觉?”

        秦嘉卉看着大男孩微笑道。

        “感觉很棒,仿佛在世界中央。”

        那种感觉令周承宇身心沉醉,难以用语言表达。

        秦嘉卉只吃了两个蒸饺不吃了,手机搜索央音公众号关注了,打开今天音乐会的帖子,评论几乎全在说周承宇。

        周承宇吃完,秦嘉卉扫码把账结了。

        吃了宵夜去酒店,周承宇前台登记,秦嘉卉带着房卡,到了电梯周承宇后面搂着秦嘉卉,在她脖子上使劲舔了舔。

        “小奶狗,你是我的小奶狗。”

        秦嘉卉痒的脖子缩了缩。

        “你是我的小奶猫。”

        周承宇双手捏着她两边脸扯。

        “不是标间吗?不是说骗我是小狗吗?”

        到房间,秦嘉卉看了眼大大的床铺转向周承宇笑吟吟的道。

        “汪汪汪。”

        周承宇双手环着秦嘉卉的腰。

        秦嘉卉哭笑不得,这种人最无敌,“小奶狗,递个爪子。”

        “秦嘉卉,你妹,啊。”

        周承宇低头在她脖子上撕咬。

        “你想做什么,不许碰我,快十一点了,早点休息。”

        发现电视下的小盒子,秦嘉卉心里有点慌,万一周承宇发疯她该怎么办。

        “一起洗澡?”

        周承宇看着她道。

        “不行。”秦嘉卉声音说的很重,一把推开周承宇,“我不洗了,你去洗吧。”

        “给我搓背。”

        “美得你。”

        秦嘉卉趴床上跟老妈开视频压压惊。

        周承宇撩起她的裙摆。

        “讨厌。”秦嘉卉抬起小腿踢了下,把裙子夹着,“别闹,跟我妈开视频。”

        周承宇不逗她了,去洗澡。

        高曼雯:【嘉卉你们是大床房?】

        秦嘉卉:【嗯.....不是我订的,我准备再订一间】

        高曼雯:【别浪费那钱了,注意安全就好了】

        秦嘉卉瘪瘪嘴道:【没到那一步呢,承宇欺负我我就自己开一间】

        高曼雯:【承宇不是冲动的人,好好跟他说】

        秦嘉卉:【知道啦,不说了,和我爸早点休息吧】

        周承宇快速洗了澡,洗完之后秦嘉卉视频聊天已经结束了,她包包里取出睡衣和洗漱用品去洗手间。

        “不是不洗澡吗,我给你搓背。”

        周承宇跟在洗手间门口道。

        “不要,乖,别瞎闹姐姐一会儿让你抱抱。”

        秦嘉卉摸了摸周承宇的脑袋。

        “谁稀罕抱你,我的心里只有它没有你。”

        周承宇不屑的道。

        “她是谁?”

        “当然是我心爱的小琴姑娘。”

        “那你跟钢琴过一辈子吧,生个小钢琴。”

        秦嘉卉推开周承宇,把门闭上。

        周承宇在门缝瞅了眼,什么都看不见他去床上,用秦嘉卉的手机刷小红薯,秦嘉卉经常看钢琴视频,推送的基本都跟钢琴有关。

        一刷新都是钢琴教学视频,对周承宇来说小儿科了。

        周承宇在思考十月一收假后的计划,重中之重是跟李老学习,然后要找一份家教挣点生活费,家教一课时一百五,一周上三课时就四百五,基本够生活费了。

        学校的课不知道是不是都要上,有些理论课周承宇完全不需要去浪费时间。

        “起来给姐姐吹头发。”

        秦嘉卉洗澡出来,把吹风机电插上。

        “求我。”

        周承宇看了眼穿着米色短袖和墨绿色短裤的少女道。

        “求你个头,快点,头发吹干早点休息,我明天要早起回学校听讲座。”

        “你们学校真麻烦,天天听讲座。”

        周承宇懒洋洋的起来,打开电吹风调好温度给她吹头发。

        “对啊,一天事多的。”

        秦嘉卉也觉得麻烦,学校的规章制度还要专门开个讲座。

        “嘉卉,你需要我的双手拯救。”

        周承宇用电吹风吹了吹秦嘉卉锁骨。

        “真欠揍。”

        秦嘉卉胳膊肘怼了下他。

        “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不稀罕,我这么好的女孩儿又不是嫁不出去,错过了是你的损失。”

        秦嘉卉也不屑的道。

        “我想清楚了,我的追求,第一钢琴,第二,你。”

        到了大学周承宇对自己的内心更加了解,而且除了秦嘉卉没别的女生愿意无条件等待他支持他,即使未来有,那也是冲着他的名气和才华,以及颜值。

        “那我重要还是钢琴重要?”

        秦嘉卉微笑道。

        “我不是说了吗,钢琴第一你第二。”

        “周承宇,你滚,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二选一,钢琴还是我?”

        秦嘉卉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抓着周承宇一根手指,真想咔嚓掰断。

        “你。”

        “口是心非。”

        秦嘉卉切了声。

        周承宇揉了揉她脑袋道:“音乐会第三轮本来想弹《梦中的婚礼》的,担心被误会向张欣蕊表白。”

        秦嘉卉自然而然想到周承宇是想为她弹奏,心里很高兴。

        快十二点了,俩人上床休息。

        “不许越线。”

        秦嘉卉跟周承宇隔一枕头距离,把衣服放在中间。

        “吾好梦中做坏事。”

        周承宇看着她笑道。

        “我好梦中杀人。”

        秦嘉卉掐了掐周承宇脖子。

        周承宇想亲秦嘉卉,担心一时半会停不下来,单纯的接吻周承宇也觉得能不吃不喝亲二十四小时,他忍着平躺睡觉。

        关了灯,秦嘉卉看了眼安分的周承宇道:“可以抱着我,但不许乱动。”

        “我喜欢平躺睡,侧卧睡不着,手给我。”

        周承宇睡觉翻身后都要恢复到平躺,侧卧总感觉不舒服,他抓着秦嘉卉的手。

        “我也是。”秦嘉卉忍不住笑道:“我们这样的人是不是适合做单身狗?”

        “我不适合,我得有个寄托感情的人,不然心静不下来。”

        单身固然自由,周承宇不喜欢。

        秦嘉卉点了点头,她从周承宇的钢琴声中听得出来,周承宇弹奏的无论多么澎湃,仔细听琴韵都能感受到他的内心始终如止水。

        快十二点了完全没睡意,反而越来越清醒,秦嘉卉转向周承宇侧卧着,大眼睛在黑夜中眨眨的道:“睡不着,我们接吻吧!”

        周承宇也正有此意,一溜烟钻秦嘉卉被窝。

        “不许动手。”

        “君子动口不动手。”

        周承宇搂住秦嘉卉肩膀。

        秦嘉卉轻轻闭上眼睛,齿门自然而然的松开。

        .......

        “口渴。”

        十几分钟后,秦嘉卉推开周承宇。

        周承宇伸手拿了瓶水,拧开给了她,秦嘉卉喝了两口给了周承宇,周承宇喝了口拧上扔后面,抬起秦嘉卉的下巴,轻轻咬了下她热乎乎的脸蛋儿。

        “一点了。”

        秦嘉卉看了看手机。

        “还是不瞌睡。”

        周承宇轻轻咬着秦嘉卉嘴唇,脑袋特别清醒。

        秦嘉卉也是,她趴周承宇肩上主动啵。

        不知不觉两点了,嘴唇都麻了才停下来。

        “嘉卉,我是你的。”

        周承宇轻抚着秦嘉卉的脸颊,在她耳朵边声音轻柔的道。

        “嗯~我也是你的,我会为你的梦想保驾护航。”

        秦嘉卉心里无比甜蜜。

        “我们算是恋爱了吧!”

        周承宇看着她,俩人没有口头明确过关系,行为显然超出了朋友界限。

        “你说算就算吧。”

        如今秦嘉卉倒不着急非要周承宇郑重其事的对她怎么样怎么样,她不想以此把周承宇追逐梦想的心绑架。

        只要他为梦想努力,俩人关系就这样心照不宣也很好。

        “其实心里早就把你当老婆了。”

        周承宇明白秦嘉卉的心思。

        秦嘉卉微笑着不说话,她何尝不是。

        “有时候我想不学钢琴也很好,跟你报一个学校,每天一起吃饭,晚上一起在图书馆看书,看完书一起去操场跑步。”

        周承宇脑海中想着另一种大学生活。

        “是呢,不过假如你的才能埋没了我真的很可惜。”

        那样是很好,但是见识了周承宇为钢琴而生一般的才华,秦嘉卉不忍心。

        假如眼下周承宇必须放下一样,秦嘉卉宁愿周承宇放下她,她可以等十年八年,施展钢琴才华最好的年纪就在这几年。

        “全心全意去追逐自己的梦想,我等你驾着七彩祥云归来。”

        秦嘉卉握着周承宇的手放自己脸上认真的道。

        “嗯,我需要你的陪伴。”

        周承宇紧紧搂着少女的娇躯。

        “手又不老实,好了,过去睡觉。”

        秦嘉卉拍开周承宇的爪子,把他推出自己被窝。

        “刚确定关系就赶我走。”

        周承宇赖着不出去。

        “那不许乱动。”

        已经快三点了,秦嘉卉躺平酝酿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