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成功离不开青梅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又不是初吻

第十八章 又不是初吻

        

        “周承宇你欠不欠揍?我绿茶,别碰我了。”

        秦嘉卉听的直冒烟,双手抓住他两只耳朵揪了揪挪开,不给压腿了。

        “好啦,傻宝儿我错了。”

        周承宇认了个错,脚钻她屁股下。

        “你才傻。”

        秦嘉卉这才掐了下坐好。

        五分钟仰卧起坐完成后,周承宇躺下一动不想动。

        “给我压,我做五十个。”

        秦嘉卉从今天开始锻炼身体。

        周承宇数数,抱着秦嘉卉膝盖,秦嘉卉每次起来,周承宇都在她脸上重重的啵一下,脸上的话秦嘉卉也懒得计较,虽然周承宇十分欠揍。

        艰难的完成五十个仰卧起坐,秦嘉卉脸都麻了。

        趁她不备,周承宇最后一下亲在嘴唇上,女生的嘴唇又香又软。

        “周承宇。”

        秦嘉卉抓起枕头狂砸周承宇。

        “淡定淡定,又不是初吻。”

        周承宇一把夺过枕头抱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你还好意思说,我忍你很久了。”

        秦嘉卉摁住他拳打脚踢。

        “啊,手。”

        “怕手废了就自己老实拿开。”

        秦嘉卉摁着周承宇扭打。

        “我投降。”

        周承宇双手包头,却用肩膀怼秦嘉卉,用腿夹着扭。

        投降也没用,秦嘉卉依旧不依不挠,膝盖压着周承宇大腿,双手抓着周承宇肩膀,她也不打,就是撒泼,挠周承宇。

        “我要放大招了。”

        周承宇无可奈何,手放自己裤腰上。

        每次秦嘉卉这个样子,周承宇都脱裤子,屡试不爽。

        “哼。”

        秦嘉卉这才住手,她脸通红,头发乱的跟鸟窝似的。

        “不是要培养感觉吗?过来我抱会。”

        周承宇往边上挪了挪。

        “抱你个头。”

        秦嘉卉下去关了洗手间灯去另一个床。

        没有家长看着,这么好的机会周承宇怎么能放过,他起来去秦嘉卉床上。

        “不许得寸进尺,小心我给你妈打电话。”

        秦嘉卉翻了个身转过去,背对着周承宇。

        “转过来。”

        周承宇扭了扭她肩膀。

        “看会电视,想看什么?”

        秦嘉卉打开手机。

        “没有想看的,嘉卉,可以好好亲你的嘴吗?”

        “不可以。”

        秦嘉卉推开周承宇的脑袋,手机上找了个综艺节目,王牌对王牌。

        周承宇假装失望的叹了口气,在她脖子上使劲舔。

        “噫!”秦嘉卉皮肤要裂开了,她憋着笑道:“你是舔狗吗。”

        “对,我舔狗呢。”

        周承宇在她脖子来回舔。

        “休息,过你那边去。”

        秦嘉卉扔下手机,推开手越来越不老实的周承宇。

        “挤一挤。”

        抱着秦嘉卉蛮舒服,周承宇不想过去。

        “不行。”

        秦嘉卉起来去另一张床。

        俩个人躺在各自的床上。

        秦嘉卉觉得周承宇在身旁挺踏实,她嘴上说害怕,其实对周承宇的自制还是力信得过,只是周承宇毛手毛脚害她睡不着。

        “你别动我允许你过来。”

        “算了,大床还能画个三八线,单人床不抱在一起会掉下去。”

        周承宇懒的过去了。

        秦嘉卉不再多说,闭上眼睛酝酿睡意。

        一觉睡到自然醒,第二天早上八点多,秦嘉卉先起来洗漱,洗漱后收拾东西,看了眼还在懒床的周承宇让起。

        “一天呢,着什么急。”

        周承宇放下手机。

        “今天事很多,给我报道去给你报道。”

        秦嘉卉催促道。

        周承宇道:“把你送学校我任务就完成了。”

        “只是完成我爸妈交给你的任务的话送都不用你送了。”

        秦嘉卉没好气的道。

        “送佛送到西,不用你给我报道,去了我还要送你回去。”

        周承宇伸了个懒腰起床。

        “不用去拉倒,早知道在西站下车了,离你学校近。”

        “......”

        周承宇洗漱,换衣服,收拾东西出发,到大厅房间退了。

        先去首都政法大学。周承宇第一次领略到了首都的宽广和繁华。

        “我来啦!为了这一天十年苦读。”

        上午十点多到学校,秦嘉卉望着校门感慨,她拉着周承宇在校门外自拍一张发给老爸老妈。

        “学法律你还得苦读四年,考研的话六七年。”

        周承宇微笑道。

        “不一样,大学学习轻松的多。”

        秦嘉卉倒不是觉得高中有多累,为了高考每天同样的单调生活太折磨人了。

        “你爸妈把你托付给我了,以后听我的。”

        周承宇左手拉着皮箱,右手跟秦嘉卉勾肩搭背。

        “想法一致听你的,不一致听我的。”

        秦嘉卉笑眯眯的道。

        “家里听你的,外面听我的。”

        周承宇手捏着她的脸道。

        俩人跟情侣似的,引来不少学长的注意。

        “可以,现在嘛,校门外听我的,校门内听我的。”

        秦嘉卉点了点头。

        周承宇没有异议,就这么愉快的决定。

        进了校门,秦嘉卉包包里取出录取通知书,找到院系接待处登记。

        周承宇怀着防火防盗防学长的心情审视秦嘉卉院系负责接待的学长,这样学校的学生表现的还比较稳重,没有看见漂亮学妹比比叨叨,但也不得不防。

        “学妹家哪里的?”

        一位男生问道。

        “唐都。”

        秦嘉卉平淡又不失礼貌的回答。

        “唐都很棒,大雁塔,华山,兵马俑我都去过。”

        “......”

        他们看了秦嘉卉几眼后注意力落在周承宇身上。

        “学弟是我们院系的吗?”

        一位女生看向周承宇问道。

        “我音乐学院的。”

        周承宇微笑道。

        “央音?”

        他们露出一丝惊奇的表情。

        周承宇谦虚的点了点头。

        “太有才了,什么专业?”

        考上央音的难度不比他们政法大学小。

        看他们意外秦嘉卉很骄傲,周承宇如果不报艺校完全可以跟她一起来这里。

        “钢琴。”

        周承宇如实回答。

        “哇,我最喜欢钢琴。”

        “央音的钢琴专业比较好考,招的相对多。”一位男生不无自豪的道:“我报了个班随便练练去年钢琴过了八级,明年准备考九级。”

        周承宇没吭声,心里说你一个业余渣渣跟专业的面前得瑟什么,专业生考级能考察自己的技能水平,业余的除了在人前炫耀一下卵用没有,而且不同地方考级含金量不同。

        “考央音钢琴专业弹奏技能大概要达到什么水平?”

        为过了八级而自豪的男生问道。

        “这个怎么说呢,初试选肖邦练习曲10或25中一首,巴赫十二平均律一套,技能得央音的九级吧。”

        周承宇也说不清。

        那男生听后不吭声了。

        “初试就这么难,我记得好像要考三轮,能顺利通过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另一位女生说道。

        登记完成后一位女生带秦嘉卉和周承宇去女生公寓。

        周承宇把皮箱寄存在了秦嘉卉院系的接待处,皮箱里装的衣服和几本书,贵重东西周承宇背包里装着。

        给秦嘉卉领被褥回宿舍铺好,之后领饭卡,去校园超市买生活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