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道靠破案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 铁狂屠之殇

第二百四十 铁狂屠之殇

        苏晴看完,抬起眼眸深深的看了眼梁之宇。眼神中饱含深意,让梁之宇心中莫名一颤。

        这个眼神虽然不会说话,但却直白的告诉梁之宇,有事,有大事?

        “苏大人……您为何如此看着我?”

        “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不知道?”

        “什么事?”梁之宇迷糊的问道。

        “你们帮主,铁狂屠死了。”

        “啥?”

        梁之宇当即满脸呆滞的看着苏晴,心中翻涌出无数个念头,可这些念头中竟然没有一个是正经的。

        我家帮主死了?呵呵……

        苏大人张口就说了一个这么不好笑的笑话……

        像我这么理智的人,怎么会相信这么无稽的事情呢……

        大约过了十几秒,梁之宇才从思维禁锢中挣脱开来,脸上的表情也从茫然变成了惊恐。

        “我家帮主?死了?”

        “我也觉得这是个荒谬到极点的事,但这封信是从灵溪府传来,除了本官钦定的人,没有人能让它送来这封信。而本官的人不可能和我开这么一个玩笑的。

        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身为护教金刚竟然不知道?”

        正在此时,道路尽头,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唤。

        “虎王——”

        苏晴和梁之宇齐齐看去,迎面的尽头是一匹狂奔的快马,它的身后却是雾蒙蒙的一片。就像是踏着滚滚红尘而来。

        在距离苏晴两人百丈之时,马上的人纵身一跃,以平沙落雁之势飞扑而来。借着快马狂奔的势头,飞跃了百丈距离落地。

        顺势十几个翻滚在梁之宇身前稳稳停下。

        “虎王,大事不好,帮主和少主遭遇青衣楼埋伏,帮主力战而亡,请虎王速回金陵。”

        有了之前苏晴的铺垫,这一次梁之宇倒是接受的很快。

        “秦威,快,立刻召集弟兄,随我去金陵。”

        而后对着苏晴一抱拳,“苏大人,在下有要事在身,要不……”

        “正好本官也要去,一起吧。梁之宇,借你的笔墨一用。”

        写了一封信交给干将,看着干将没入云端渐渐消失的身影,苏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今晚吃不到月饼了。”

        夜深人静,月朗星稀。

        雁秋县,吴钩镇武陵桥外萧家宅邸。

        占地极大的萧家宅院气派万千,远远看去依稀还能看到这偌大宅院当年是何等的风采。

        只是现如今,萧家宅院竟只剩下了老弱病残。

        晚风掠过,穿堂风呼啸如吹响的哨子一般阴森恐怖。萧家内院的偏房之中,一点烛火,两个人影。

        “五叔怎么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事了?”一个年轻的夫人从手中账本上抬起头来,望着外面的夜色轻声说道。

        “事都成了,能出什么事?”另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

        “事只是开始了,离成还远着呢……二娘,我觉得有些心慌,感觉要出事。”

        突然,说话的那人感觉到一道利芒从背后刮过,只觉的一阵刺痛,声音戛然而止。

        在她身边,坐着一个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头戴裹巾的老妇人。原本看向别处的老妇人突然别过脸直勾勾的看向了年轻妇人。

        老妇人名叫钟秀英,脸上布满皱纹双颊颧骨凸出,一双细长的凤眼之中寒芒闪动。只此面相,此老妇人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钟秀英是萧老太爷的二房,在萧老太爷活着的时候就几乎已成一言堂,萧老太爷死后更是将整个萧家尽数握于手掌之中。与之作对的,纷纷短时间消失无踪。

        没人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消失的,但肯定,这些人的下场一定很不好。

        钟秀英对面的是她的侄媳妇孙娇,善于经营,深受老妇人器重经营家族生意。只可惜这些年手梁之宇的打压让萧家的生意几乎断绝,只等着去了静海府再重新铺展开。

        “你是不是也和其他人一个想法,向梁之宇卑躬屈膝做一条听话的狗?”

        “二娘,我丈夫被梁之宇害死,我恨不能食其肉喝其血。怎么可能会那么想?只是,我担心的是苏晴没那么好骗。”

        孙娇眼中闪动着不安说道,“传闻中,苏大人智计无双,至今没有人能把他成功算计过去,我怕我们的苦肉计,瞒不过人家。”

        “苦肉计瞒不过人家的原因多数是因为苦肉计不够苦。如果苦肉计演的都是真的,那就不是苦肉计而是事实。帐对好了么?”

        “对好了,变现的价格无误,在灵溪府,萧家的产业除了这间宅子再也没有了。”

        “嗯,你先回去睡吧。”

        等孙娇告退之后许久,钟秀英突然站起身,扭动了房间中一处机关暗格。

        伴随着一阵机枢声,一个地下密室出现在钟秀英的眼前。

        钟秀英沿着阶梯往下去,火盆亮起,地下的密室之中,被铁链囚禁这一个满头白发如鬼魅的老妇人。

        “三妹!”钟秀英面无表情,生冷的问道。

        “你来送我上路了么?”白发夫人脸上露出戏谑一笑轻声问道。

        “我们几十年姐妹一场,虽然不和但毕竟是一家人做不出自相残杀的事情。若不是你闹着要分家领着三房自立门户,我也不至于将你囚禁起来。”

        “不分家,等着被梁之宇一锅端么?分家尚且有一线生机,而不是像现在那样被杀的只剩孤儿寡母老弱病残。”

        “我已准备举家搬迁到静海府。”

        “走得了么?梁之宇摆明着要困死我们,他会放你们走?”

        “所以我请来了苏晴苏大人。”

        “就算是最爱管江湖事的苏大人,也不会管我们和梁之宇的恩怨。谁是谁非早就说不清楚了,唯有你死我活。

        如果我是梁之宇,也一定会斩草除根。难道留着我们后人找他后人报仇么?”

        “所以我请苏晴的方法用的是江湖方法。苏晴和华山派岳不群关系不俗,我让华山派替我们护送物资,而后又让老五他们去截杀护送。有岳不群那一层关系,苏晴就不会自身之外。”

        “你疯了?万一被苏晴识破,你想置萧家万劫不复?与梁之宇为敌,尚有一线生机,可要与苏晴为敌,萧家必死无疑。”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来见你,我会放你出去。但有一个条件。”

        白发老妇人表情定格,抬眼看着钟秀英许久,脸上露出苦笑。

        “原来如此,在关键时候,我就是那背锅人。”

        “作为条件,我不仅会把疾风养大成人,而且会将他作为家族继承人培养,二十年后,你的孙子将带领萧家,重现辉煌。”

        “好!我答应你。”

        灵溪府距离金陵五百里,就算江湖武林人教程极快,也是走了一夜才抵达。一夜赶路,平安无事,即没有拦路打劫的宵小,也没有夜间出没的魑魅。

        梁之宇一行人赶了一夜路,各个风尘仆仆,倒是苏晴在马车里睡了一夜,颇为舒适。

        昨晚上,苏晴又发现了一个宗师境界的妙用。

        从后天到先天,可以不惧冷热寒暑不侵。那从先天到宗师,没理由没有妙处才是。

        以前苏晴只以为是对武道根源的领悟,看到部分规则之妙可以利用规则之妙。但昨晚上,苏晴发现竟然可以控制六识。

        六识分别是眼,鼻,口,舌,身,意!

        苏晴不想看的可以不看,不想听的可以不听,不想感触到的也可以没感触。

        马车行驶一夜,一路颠簸,喧闹,嘈杂。苏晴屏蔽了眼,耳,身,只感觉置身于胎息之中,静若鸡子。

        等睡醒之后却已到了长陵城外。

        长陵又称金陵,乃江州首府,三州交汇之所在。千年古城,六朝古都,养国朝气运,汇人杰地灵。

        江州好事者曾笑称,长陵非江州之长陵,而是三州之长陵。盖因为,长陵不仅仅是江州首府也是惠州,梦泽州的首府。

        要说别的府城,人杰地灵造化神秀多是赞誉,但对长陵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陈述。

        苏晴已破境宗师,对于虚无飘渺的气,势更为敏感。与其说苏晴醒的那么刚刚好,倒不如说是进入长陵城境内,被浓郁的灵气惊醒。

        此灵气很复杂,既有千年气运之气,也有城市生气,国运之气,人文之气。

        诸多之气交汇凝聚成了在苏晴的感应中如云海笼罩的长陵府。

        进入长陵府后,与梁之宇等直奔青龙会的总坛而去。

        青龙会总坛在紫金湖畔,一处跳出湖岸的岛屿。两面靠水,一面靠着山脉密林,只有正前方有一处如喇叭口般的进出口。

        这样的地形,只要守住进口,敌人来攻至少投入三倍的力量才能守住。

        就算对方选择围困,青龙会两面靠着紫金湖,水源取之不尽。湖中鱼虾尽是囊中之物,食物也是用之不竭。

        再者说,在长陵府,能有青龙会三倍力量的唯有剑阁一个,就是天门顶多才两个青龙会而已。

        雄关多从内部破,蜀地雄关如是,长陵青龙会也是如是。

        越是靠近紫金湖,路上相遇的武林人士越发的多了起来。开始是一波一波的擦肩而过,到了后面却如潮水一般源源不绝。

        青龙会遍布江南六府,数十个分舵的人都要赶回总部。

        邻近之后,梁之宇一行人都换上了缟素。到了这一刻;梁之宇才真正的确信,帮主真的战死了。

        苏晴出门的时候正好穿的白衣,就算不带缟素也不显得不敬。马车缓缓来到青龙会山门口,突然从山门内涌出一大群人。

        在一众前来探望或是吊唁的武林群雄惊诧的目光下,这群人齐齐跪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