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道靠破案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萧家恩仇

第二百三十九章 萧家恩仇

        两人出了医馆,苏晴脸上笑意渐渐的消散。

        “展昭,你先去带着我的官印让雁秋县令安排人把岳不群送回去,还有调出相关于萧家的全部资料。”

        “是!”展昭应声而去。

        雁秋县位于灵溪府的东南,毗邻太泽,地势上水路纵横交错,适合鱼米桑麻。

        苏晴赶路不急,如果到了田边刚巧看到农夫在田边歇息,苏晴还会上前攀谈几句。

        雁秋府是典型的农业大县,之所以说是大县并不是说雁秋县面积大,而是因为产粮多。几乎占据了灵溪府的一半。

        以雁秋县的产粮量,放在北地或者中原的某些府完全可以以一县抵一府,但在玉国江南,雁秋县百姓的经济差距比起苏晴曾经执掌的青乐县却还有明显的差距。

        苏晴不由的发出提高经济水平还得靠商业的感慨。

        一个时辰之后,苏晴进了县城。县城门口,早有一班衙役在门口等候,县令周遇安也在人群中央翘首顾盼。

        看到苏晴前来,周遇安连忙大步迎上去,躬身行大礼。

        “下官雁秋县县令周遇安,拜见苏大人。”

        “免了,周大人,本官只是让你派人去送个人,没让你在此结队相迎啊。”

        “上官莅临视察,下官岂有不列队相迎之礼,大玉乃礼教之国,礼不可废。”

        “行了别搞得这么严肃,展昭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么?”

        “早已准备妥当。”

        “甚好!”

        入了县衙,苏晴向周遇安要了一间书房,直接翻开萧家的资料。

        “果然不出所料。”

        雁秋县的武林和新风县与上塘县又是不同。平均水平不差,但却没有一枝独秀的武林势力。总体上,你方唱罢我登场,谁也不服谁。

        没有一枝独秀的强大势力就意味着一旁散沙。

        在这个节骨眼上,青龙会来了。为了能尽快整合雁秋县的武林势力,青龙会派出了四大金刚之一的梁之宇。

        正好,梁之宇也是灵溪雁秋县人。

        虎王梁之宇,是四大金刚中年级最轻的,才三十出头。

        十五年前,梁之宇于灵溪府武林的名气可能比不上沈剑心在静海武林的名气,但绝对不是张溪风之流可以企及的。

        作为青年才俊中的翘楚,他的风头一时无两。而后遇到了证道宗师境界的铁狂屠,为了追求更高的武道境界加入青龙会并在极短的时间内崛起。

        仅用了七年时间,从一个香主爬到了手握一府七个青龙会分舵的四大金刚之一。实力稳在先天巅峰数年。

        甚至有传闻说,只要金蛇二老陨落一个,梁之宇能立刻破镜成就宗师境界。

        现在看来,这话有点夸张了。金蛇二老陨落的时间不短了,梁之宇并未突破。

        当然,这些资料是对外公开的资料,但有有些小道消息更接近于真相,当年梁之宇加入青龙会有迫不得已的理由。

        一府之中,宗师之境是一个萝卜一个坑,难道先天境界就不是?同是先天境界,难道不要排个一二三四?

        在十五年前,萧家在雁秋县是首屈一指的武林豪强。一门三代皆有先天,尤其是奕剑无敌萧安然在江湖中名声响亮盖过了他的父亲。

        可正是这位被萧家寄予厚望的天才,却死在了梁之宇的手中,可想而知,萧家与梁之宇的梁子结大了。

        十五年前。萧家是铁了心要致梁之宇于死地,设下必死局七次。但梁之宇却仿佛有天命护体一般,接连避开了七次必死杀局。

        之后梁之宇消失不见,十年后有声势浩大的杀回雁秋县。但梁之宇没有直接对萧家动手,或者说他自始至终都没有主动对萧家动手。

        先剪除萧家羽翼,剪短萧家的枝丫,而后如铸堤防洪一般一点点的将萧家围困,压缩他们的生存空间。

        用了三年时间,将萧家在雁秋县的存在感降到了冰点。

        今年三月,萧家定海神针,先天巅峰的老太爷病死,次月,萧家长房遭遇不明势力袭杀身亡,同月,萧家九品以上高手十七人因各种原因折损了十人。

        至此,先天高手只余一人,后天九品高手只余六人。

        这样的力量,也就比最虚弱时的玄月剑派稍微好点。

        留在雁秋县横竖是个死,所以萧家才决定举家搬迁。

        但搬迁岂是容易?就是一个普通白皙搬迁都困难重重何况是一个武林家族?

        江湖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试探了几次,先锋部队死伤惨重之后萧家看到了百废待兴却实力雄厚的华山派。便请华山派护送他们的家产搬迁,如果成功,下面该护送的就是萧家族人了。

        看完这些资料,苏晴眼中寒芒闪动。

        萧家和梁之宇的恩怨岳不群可是一无所知啊。显然这是萧家故意隐瞒的。要是岳不群知道有这层关系,他不可能只带四个弟子完成这次护送任务。

        也不怪岳不群没有打探清楚,梁之宇对萧家的手段就是温水煮青蛙。从不主动出手,但却在暗中谋划全局。

        萧家这些年诸事不顺,心知肚明是梁之宇做的手脚却无任何证据证明。反倒梁之宇处处显露出宽宏大量既往不咎。

        不仅没有落得雁秋县武林的敌视,反倒是被认为拿得起放得下的真豪杰。

        如果萧家不主动说出隐患,岳不群是不会知道其中恩怨的。可萧家明明知道却不提醒,怕是存了把华山派拉下水的心思。

        拉华山派下水就意味着拉苏晴下水,好你个萧家,还真多长了几个胆子。

        想通这一点,苏晴心底为萧家的感官瞬间跌落到了冰点。

        “展昭。”

        “大人。”

        “我们去一趟虎威山庄。”

        “是!”

        向周遇安要了一辆马车,展昭驾车,缓缓向虎威山庄而去。虽说骑着快马而行更加快意江湖,但江湖的风尘扑面却也不好过。

        常人想象的江湖快意皆是带了美颜滤镜的,哪有尽是潇洒快意?在江南折花的时候肯定也在江南冻成过狗,大漠孤烟的时候肯定也是吃风沙吃到饱。

        鲜衣怒马是好,但迎面一口风卷着几乎看不清路的沙土,眼睛都睁不开的时候肯定不美。而且,苏晴喜欢装扮成白衣公子,骑马半天,必成灰衣。

        还是马车好啊!躺着,巴适!

        虎威山庄,依山傍水而建,有虎踞龙盘的气势。山庄在半山腰,距离山脚一百七十米,台阶八百块。

        巨大的山门处,放着两只巨大的卧虎石像,威风凛凛。

        苏晴的马车刚刚来到通往虎威山庄的石路上,一个如洪钟一般的朗声响起。

        “青龙会梁之宇,恭迎苏大人大驾光临。”

        “梁先生倒是好灵通的消息,本官一路行来没有事先通知任何人,梁先生竟然知道本官来了还摆下这么盛大的欢迎仪式?看来梁先生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本官啊。”

        梁之宇额头上顿时沁出细密冷汗,后背瞬间湿了。

        自从成为青龙会四大金刚以来,梁之宇很少知道恐惧为何物。身为青龙会的怒目白虎,已经很少有人能让他感到恐惧。

        青龙会帮主铁狂屠是一个,眼前的就连铁帮主都得毕恭毕敬的苏晴苏大人绝对也是一个。

        “苏大人误会了,是我手底下的人认出了展昭展捕头。而世上能让展捕头驾车的人只有苏大人,所以我才匆匆摆驾相迎。”

        “我就随口开个玩笑,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本官的来意你知道了?”

        “小人知道……”话刚出口,梁之宇戛然而止。

        张了张嘴,脸上瞬间浮出浓浓恐惧。最终,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苏大人不愧如传闻中那般算计无双,一见面,一开口,两句话,就把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中。

        先用一句话让乱自己的心,让自己方寸大乱。而后又一句不咸不淡轻飘飘的话就把虚实给吐了出来。

        也许早在和苏大人见面之前已落在了他的算计之中。

        梁之宇露出一脸苦笑。

        “苏大人,小人这点心术就不和大人班门弄斧了。大人要问什么,小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自谦了不是?你把萧家玩的在雁秋县无立锥之地了,这等心术不差了。本官甚至怀疑你刚才表现的不堪是你的伪装呢。”

        梁之宇抬眼看着紧闭的车帘,仿佛能透过帘布看到里面一只浑身白毛双眸散发着狡黠光芒的狐狸。

        “不瞒苏大人,对付萧家的一应策略都是我旗下的谋士出的主意,我连大字都不识几个,哪有那个本事。”

        “这么说,今天截杀萧家送出县的家财,也是你底下的谋士算计的了?”

        “今天截杀?万万没有。”梁之宇连忙否认道。

        “大人,萧家能看到华山派和大人的关系,难道我看不到么?我敢动大人的人?我不要命了?就算大人不杀我帮主也肯定饶不了我啊。

        一定是萧家用的苦肉计嫁祸与我,苏大人请放心,给我五天时间,五天之内我一定查出真相给大人一个交代。“

        “五天?”

        “不,三天!”

        “啾——”

        一声嘹亮的鸣叫声划破天际。

        突然一阵横风掠过,车门被吹开。

        一袭白衣胜雪的苏晴,第一次出现在梁之宇与一众青龙会手下的面前。

        那风采,如烈日当空一般耀眼,一身白衣闪动光华,差点亮瞎了人眼。

        苏晴吹了一声口哨,天空之上的金雕俯冲而下,落在了苏晴的肩膀之上。苏晴取下干将脚下上的竹筒,取出里面的信纸。

        仅仅看了一眼,脸色猛然大变。

        “八月十五日,未时三刻,金陵城外雨花田,铁狂屠父子遭遇青龙会埋伏,铁狂屠力战而亡,青龙会群龙无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