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暮夜良人在线阅读 - 180.入梦

180.入梦

        再次被告诉治不了,萧笛的心态崩了,刚才是不给治,现在是不能治,一字之差,差的不是态度,而是能力。

        “檀玄,我哥他……”萧笛扑倒了檀玄怀里,立刻泣不成声。

        “你别着急,一定有解决办法的。”檀玄搂紧了萧笛,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行动去安慰萧笛,毕竟安慰的话都只是说说而已,能起到安慰作用的依旧还要看事实。

        “小笛,你别这样,你要相信你哥。这么多年,现实中你哥遇到多少坎坷都走过来了,现在只是在梦里,他还能被人给欺负住?他一定能打败对方的,自己醒过来的。”

        “水仙姑”毫无眼力见的在一旁接话道:“这位女士说的不对,这种情况很难自己醒过来的,虽然是在他的梦里,但是对方在一点一点蚕食着他的魂魄,这是此消彼长的局面。对他很不利呀。”

        “那就没有任何办法能救我哥了吗?”萧笛呜咽着问道。

        “水仙姑”叹了口气,微微点了点头,“在我的认知中,是这个样子了,外力无法救他,只能靠他自救,将他体内那股意识铲除才行,只是这种事情几乎毫无可能,除非有人能到梦中帮他,将他从梦中带出来才行。”

        “那是不是找个鬼魂就可以呢,不是说鬼能托梦吗?”萧笛说道。

        “水仙姑”又摇了摇头,“入梦和托梦不一样,托梦只是把自己想告诉那人的事情通知给对方,而入梦则是需要意识进入到对方梦里,在对方的梦中随机应变,甚至还要喧宾夺主。入梦救人,这种神乎其神之术世间难寻,想找有这能力的人更是犹如登天啊。或许良人局里有此等高人,断魂先生不妨回去问问。”

        “真的吗?”萧笛再次燃起了一丝希望,然后一脸期盼的望向檀玄,只是此时的檀玄眉头微皱,根本没有和她有眼神的交流。

        一旁的“水仙姑”朝着檀玄拱了拱手,说道:“既然帮不上什么忙,老朽就此别过了。”

        檀玄突然抬手叫住了对方:“胡老仙师,不要急着回去,在下有一事不明,希望老仙师帮忙指点一二。”

        “你客气了,有事不妨直说。”“水仙姑”同样客气的回道。

        “不知你能不能看出对我朋友动此手脚的是哪类精怪?”檀玄看着对方的眼睛问道。

        “这个……”

        “水仙姑”再次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表情很是为难,目光更是不敢和檀玄对视。

        “如果你知道,还请告知,虽然你没能将我朋友唤醒,但是能找出病因,我一样感激不尽。那精怪对普通人下此毒手,一定不是善类,希望仙师心怀怜悯,不要让无辜人为此罹难。”檀玄继续说道。

        “这个……”

        “水仙姑”沉吟了片刻,最终还是咬了咬牙说道:“不是我不想如实相告,只是我只能从你朋友的身上感知到那股意识来自胡家一脉,其它的我实在不清楚。如果你想从那行凶之人身上下手,那我只能建议你去你朋友出事的地方看看了,或许还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多谢仙师如实相告,檀玄再次谢过了。”檀玄朝着“水仙姑”郑重其事的躬身行礼,然后朗声说道:“我刚才答应仙师的承诺依然奏效,我欠你一个人情,如果你有需要我帮忙的事,让你这顶香弟子转告给我就行,能做的我绝不推辞。”

        “水仙姑”明显没想到檀玄会有这么一出,愣了一下后也连忙躬身回礼,“断魂先生倒是言出必行之人,那老朽就不推辞了。等日后你将那逞凶之徒正法,我一定会和掌教堂主以及同宗说明情况,不论仙妖,对不法之徒都是绝不容情。”

        “那就有劳胡老仙师了,您且回山,我们也要打道回府了。”

        面子是互相给的,一人客气一句,这一“仙”一人都快成了相见恨晚的好朋友了,互道声“珍重”后,便各自离开了。

        回到车里,萧笛就一脸愁容的看向檀玄,“咱们是直接去我哥出事的地方么?要不让秦姐坐在前边吧,具体位置她知道。”

        秦思贤用力的点了点头,“没错,地点我知道,我可以指路,说着,她将萧筝轻轻往旁边推了推,就要下车和萧笛换座位。”

        刚才在屋子里,她虽然云里雾里的听得稀里糊涂,但是也知道萧筝的情况并不乐观,现在能有解决的可能,她的着急程度并不亚于萧笛,毕竟萧筝是现在躺在她怀里的男人。

        檀玄摆了摆手,“不用那么麻烦,我们先回医院吧。”

        萧笛有些疑惑,直愣愣的看着檀玄,“难道你不是要找那个家伙么,把它制服了就能救我哥了呀。”

        “制服了它,它也未必配合,这些精怪的脾气都是古灵精怪的,如果它想来个鱼死网破,那就更麻烦了。咱们先把你哥送回医院救醒了再说,回头儿我再找那家伙算账。”

        说着,檀玄发动了车子,照亮了水仙姑家门口的这条窄路。

        “回医院怎么让我哥醒过来呀……你有办法能让我哥醒过来?你想到什么让他醒过来的办法了?”萧笛在疑惑之后立刻听出了檀玄的言外之意,两眼放光的看着檀玄,双手也不自觉的拉住了檀玄将要挂挡的胳膊。

        檀玄费力的挂好挡,一脚油门下去,等车子动了以后才慢悠悠地说道:“刚才胡天顺不是说了么,你哥现在醒不过来是因为他的魂魄被困在梦里了,想要救他,不能从身外动手,只能进到他的梦里把他救出来才行。”

        “难道你认识能入梦的人?”萧笛愣了,因为刚才听水仙姑身体里的那位说能够入梦救人的人不会太多,但是想想檀玄的出身,她又满是期盼的问道:“是你们良人局里的那些同事吗?”

        檀玄微微一笑,“不是良人局的,而且你还见过。”

        “不是良人局的,我还见过?”萧笛听的更是一脸懵逼,吕正阳?还是老邱头?没见过他们有类似的能力。萧笛使劲的摇了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见过那样的高人。

        “呵呵,你忘了余静了?”檀玄一边开车,一边提醒道。

        “你说那个女鬼?是啊,她真的能进入别人梦里啊。”萧笛瞬间恍然大悟,但是紧接着脸色的笑容就被沮丧代替了,“她不是已经跟着圈儿姐走了吗?你想把她重新请回来,能行吗?”

        檀玄笑着摇了摇头,“余静你是不可能再见到了,不过她那入梦的能力倒是留下了。”

        “真的?”萧笛瞬间喜出望外,“留给谁了?”

        檀玄嘿嘿一笑,“保密,到了医院你就知道了。”

        “德行。”萧笛在檀玄的手上打了一下,不管怎么样,听到檀玄说能解决,那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

        到了医院,萧笛和秦思贤一起将萧筝弄上了轮椅,檀玄没有去帮忙,而是从他车子前挡风玻璃底下找出了当初余静送给他的幸运星。借着车内的阅读灯,檀玄将幸运星拆成了一块折的皱皱巴巴的黄纸,望着上面模糊的痕迹,檀玄的眼睛微微眯起,过了一会儿后双眼完全合上了。

        檀玄再次睁开眼睛时,他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然后便涌现出了满满的喜色。

        “我还以为这是没用的旁门足道,余静送我的时候我都没当个好东西,没想到今天竟然用上了。看来还是要做个好人,如果不是帮了余静,哪会学会这种法门,那不是要眼睁睁看着我这个未来大舅哥在梦里度过残生?”

        再往手上的黄纸看去,纸上干干净净,除了折痕,没有任何痕迹,檀玄迎着光,背着光,瞪着眼,眯着眼,都不能从中再看出任何东西。

        “看来都是命啊!一切都是老天注定的。”

        檀玄感慨了两句,大声的叹了口气,将手中那一小块黄纸又根据折痕弄回了原来的样子,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

        “这回我救了萧筝的命,他如果以后不支持我和萧笛的事,敢棒打鸳鸯,那就是恩将仇报……”

        檀玄嘟嘟囔囔的进了医院的急诊楼,此时的他心情愉悦,脚步轻盈,就差哼着曲子了,看得周围医生和患者都是一阵皱眉。

        回到病房的时候,萧笛和秦思贤已经将萧筝弄回了病床上,见到檀玄进来,她们都从另一张病床上站了起来,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不过她们的目光没有停留在檀玄身上,而是往檀玄身后的门外看去。

        见檀玄转身关上了门,萧笛疑惑的问道:“怎么是你自己上来的?”

        “怎么的,还有别人要来吗?”檀玄被问的一头雾水。

        “圈儿姐呢?”萧笛继续问道。

        “圈儿姐来这干什么?”檀玄更迷糊了。

        “不是要圈儿姐进到我哥的梦里去救我哥么,你这么半天才上楼,不是在楼下设法请圈儿姐吗?”

        檀玄笑了,“谁告诉你,我要请圈儿姐动手了。”

        “那你请谁动手?”

        “谁都不请,我自己来。”

        “你来?”萧笛不敢置信的望着檀玄,她的认知中,檀玄打打杀杀是强项,根本不知道他还会这种进入他人梦境的牛掰手段。

        檀玄白了萧笛一眼,“瞧不起我是不是?断魂这个名头可不是吹出来的,虽然不能像余静那样随意,但也难不住我。赶紧让开,我要准备一下。”

        萧笛紧忙让到了一边,檀玄说他有这能力,萧笛就相信他有这能力,这不是盲目崇拜,而是她清楚檀玄不可能在事关她哥安慰的事情上开玩笑。

        檀玄在准备之前对着萧笛和秦思贤正色道:“不管你们找什么关系,或者用什么办法,今晚不能让任何其他人进到这个病房,这个能做到吗?”

        “这个没问题,我现在就和值班医生说一下。”秦思贤出去了,然后很快就带回了答案。

        “我已经和他们说好了,明天查房之前,不会有人进来。”

        “那我也开始准备一下吧。”

        檀玄要准备的也简单,就是把病房内的另一张床推到了萧筝那张床的身边,躺在床上试了试能说伸手触碰到萧筝便可以了。

        檀玄又将病房里的窗帘拉上了,连门口的那个小窗也拿衣服遮住了,并且用手蘸着矿泉水瓶里的水窗帘上画了很多怪异的图案。

        准备就绪,檀玄在另一张床上盘腿坐了下来,,对床边的二人叮嘱道:“一会儿我将进入他的梦里,在我醒来之前,你们不要触碰我和他的身体。”

        檀玄又掏出烟盒和火机递给了萧笛,“如果天亮之前我还没醒过来,你就点根烟,摆在我面前,我就知道回来了。”

        “好的。”萧笛紧紧的攥住烟盒和火机,表情十分严肃。

        “我开始了。”

        檀玄不再废话,往前一探身,左手掐诀点在萧筝眉心,右手抓住萧筝手腕,左手沿着萧筝脸庞划至胸口,手诀不断变幻,然后又经萧笛手臂到达他的手心。

        “天地阴阳……”

        檀玄言语不清的吐出几个字后便身子一挺,头一垂,没了动静,就连握住萧筝的手也收了回来,摆了一个怪异的造型。

        “他……”秦思贤惊讶的捂住了嘴。

        “没事儿,他应该已经进入我哥的梦里了,咱们耐心等着就好了。”

        萧笛搬过椅子,拉着秦思贤在床边坐了下来,一人望着一个,眼中都是不尽的关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