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逆流1989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周末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周末

        “不用我打小报告,我姐夫这段时间,才没有心情沾花惹草,你要真死缠着他不放,你就死定了。”

        甘甜甜撇了撇嘴说。

        她知道江华这段时间,一直在努力想和苏芷柔修复关系,如果卫佳影真的不知死活,哪用她打小报告,江华自己也会拒人于千里之外。

        “切,还闺蜜呢,刚才在饭桌上,老程那么针对我,你也不帮我说话,你这是塑料闺蜜情吧?”

        卫佳影没好气地说。

        “我就是想看你出糗,谁让你平时一副清高的样子,哼。”

        甘甜甜傲娇的哼了一声,去停车场取车。

        “你这闺蜜有毒吧,亏我上次还在你相亲时,救你于水火。”

        卫佳影抬脚去追甘甜甜,结果因为喝了酒,还穿着高跟鞋,差点没摔着。

        两人打打闹闹地上了车,相互讽刺着,但是字里行间,依旧能听出年轻女孩之间的友谊。

        “说真的,如果不是在那场婚礼偶遇,我都没认出来,幼儿园的小胖墩同桌,居然变成了一位大美女。”

        甘甜甜启动车子,用感慨地语气说。

        她和卫佳影能成为好朋友,不仅仅因为两人有着共同的朋友,更主要是两人在幼儿园时,就是同学。

        “我也没想到,以前那个爱哭鼻子的鼻涕娃,现在成为大集团的高管。”

        卫佳影也是颇为感慨。

        “谁是鼻涕娃,你说话怎么这么恶心?”

        甘甜甜恼羞成怒。

        “我也不是小胖墩好不好,你不要胡乱污蔑我。”

        卫佳影不甘示弱地反击。

        “别吵了,和你聊点正事儿,你真对我姐夫的那个节目有兴趣?”

        甘甜甜咳嗽了一下,一本正经地问。

        “当然有兴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台里的处境,老台长一退休,我手里的节目资源,成了好多人眼里的香饽饽,今天姓程的对我什么态度,你也看见了。”

        卫佳影唉声叹气地说。

        “我姐夫这人,在工作上对员工要求蛮严格的,你如果想做他的节目,肯定要放弃手里的这档综艺节目,你舍得吗?”

        甘甜甜知道卫佳影正在主持的这档恋爱综艺节目,目前收视率不错,不然也不会被程副台长盯上。

        “有舍必有得,我觉得你姐夫的这档选秀节目,有成为爆款的潜力,现在入股,肯定不亏。”

        卫佳影一咬牙,非常有决断地说。

        “既然你心里有了决定,那我给你出个主意吧,程副台长不是一直觊觎你手上的恋爱综艺节目么,你可以用你这档节目,从他手里换一些别的资源。”

        甘甜甜十分睿智地说。

        “他之前可是打着白嫖的主意,不过现在有你姐夫给我撑腰,我倒是有了和他谈交易的资本。”

        卫佳影长长撑了个懒腰。

        混职场不易,特别是作为一个没背景的女人,在职场上生存更难,她现在年纪轻轻,已经有了失眠的毛病。

        “你到了。”

        甘甜甜把车停在一个小区门口。

        “上去坐坐?反正我家也没别人。”

        卫佳影按揭了一套小户型,平时就她一个人住,夜深人静,也会感觉孤独。

        “不去了,这是我姐夫的节目策划书,你拿去看看,帮忙把一些细节方面,补充完善。”

        甘甜甜拿出一个文件袋,丢给卫佳影。

        “谢了,如果我能拿下节目主持人的位置,请你吃大餐。”

        卫佳影接过文件袋,晃了晃说。

        江华回家时,女儿还没睡,因为明天周末,江双儿比平时可以多看两个小时的电视。

        “爸爸,你今天放学,为什么没去接我?”

        江双儿有些不高兴地问。

        “不好意思,爸爸今天有个应酬,不过明天爸爸可以带你出去玩,你想去公园,还是动物园?”

        江华乐呵呵地哄着女儿。

        “都不想去,我想去新开的游乐园玩。”

        江双儿兴致勃勃地说。

        “好,明天去新游乐园玩。”

        江华走过来抱起女儿亲了一下。

        “一身的酒味,赶紧去洗澡。”

        苏芷柔嫌弃地推了江华一把。

        “妈妈,你明天也要陪我去游乐园,我们一家三口好久没一起出去玩了。”

        江双儿挂在父亲脖子上说。

        “看你表现。”

        苏芷柔犹豫了一下,没有把话说死。

        第二天,江华把几个饭局都推了,准备好好陪女儿玩一天。

        江双儿起来的特别早,一大清早就叽叽喳喳个不停,看起来特别兴奋。

        “老婆,把防晒帽带上,今天是个大晴天。”

        江华屁颠屁颠地拍着老婆马屁。

        “别以为用这点小殷勤,就能打动我。”

        苏芷柔接过防晒帽,翻了个白眼。

        “这肯定不能够,我知道老婆你是一个有大智慧,坚持原则的人,肯定不会被我的小恩小惠收买。”

        江华腆着脸,讪笑着说。

        “知道就好。”

        苏芷柔瞪了江华一眼,侧过脸时,嘴角却微微翘起。

        一家三口下楼时,薛山已经把车停在下面,他今天六点多就起来了,自己把车里里外外,清洗了一遍。

        江华偷偷对薛山竖起大拇指,他前两天用车带着秦卿跑了不少地方,车里肯定还有她身上的香水味,虽然他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万一被苏芷柔闻到香水味,又是平地起风波。

        “爸爸,周雨若的妈妈醒了吗?”

        做上车后,江双儿关心地问。

        “对呀,我这两天没去,那孩子和她妈妈怎么样了?”

        苏芷柔也把关注的目光,投向江华。

        “没醒呢,我让医院那边联系了外省专家会诊,如果还是没办法,那就只能期待奇迹了。”

        江华叹了口气。

        他虽然有钱,但钱也不是万能的,在生命面前,人人平等。

        “她家也没个亲戚过来照顾?”

        苏芷柔皱着秀眉问。

        “周雨若的外公外婆身体不好,外婆瘫在床上,身边离不开人,外公年纪大了,还需要照顾老伴,在县小学当老师的舅舅,家里条件倒还行,不过人品不行,听说姐姐出事,生怕沾上这个烫手山芋,脸面都不愿意露一下。”

        江华摇头感慨人心薄凉。

        “怎么还有这种舅舅,太垃圾了。”

        苏芷柔义愤填膺地骂。

        “爸爸,我不去游乐园了,我们去医院看周雨若吧。”

        江双儿有些难过地低着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