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逆流1989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不刑,我要坦白!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不刑,我要坦白!

        “你接?”

        乔斌愣了一下,心里迟疑。

        这个电话很关键,极有可能是那个内鬼打来的,如果提前让对方警觉,那他们很可能会前功尽弃。

        “你得相信我。”

        江华给了乔斌一个肯定的眼神。

        “行,尽量拖着他聊,时间越长越好。”

        乔斌也是个有决断的人,他相信江华,不会在这个时候胡来。

        “我知道,先把那女人的嘴堵了。”

        江华接过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乔斌的手下,在旁边噼里啪啦敲着键盘,锁定机主位置。

        “事情办完了吗?”

        一个五十多岁男人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办你个大头鬼呦,你就是妮妮嘴里的那个老男人是吧,老子跟你说,现在老子知道了你的秘密,三万块钱太少了,哥刚从里面出来,手头有些紧,你再给我打十万过来,这事儿我就烂在肚子里。”

        江华接通电话后,用一副混不吝的语气说。

        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似乎在犹豫,要不要立刻挂断电话。

        “老子跟你说,你别装死哈,妮妮是我的女人,你个老东西,睡了我的女人,十万块钱是精神损失费,你要是磨磨唧唧不给,老子现在就去派出所,举报你个狗东西。”

        江华拿着电话,在乔斌和他同事的注视下,继续用痞里痞气的语气说。

        “你举报我什么?”

        老男人的声音,冷笑一声。

        “你装个毛线装,老子问过那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了,知道你是干什么的,爽快点给一句,要么给钱,要么老子去举报你,你赶紧选一样。”

        江华语气带上了几分不耐烦。

        他是在赌,从郭燕妮紧咬牙关,不愿意出卖这个老男人来看,两人关系肯定不一般。

        不过,郭燕妮也不是什么正经女人,而且之前经历复杂,他赌这个老男人,肯定不知道郭燕妮以前的社会关系。

        “你是谁?”

        老男人镇定的声音,终于带上了几分火气。

        他为了稳妥,没有自己出面,而是让郭燕妮去做这事儿,本来以为是手到擒来的一件小事,哪知道关键时刻除了岔子,闹了一出窝里哄,郭燕妮这是找的什么狗屁人渣?

        “老子是妮妮的前男友,就是你个老东西,挖了我的墙角,你知不知道,老子找你很久了,算了,钱我也不要了,现在就去派出所举报你。”

        江华说着说着,一副准备挂电话的语气。

        他这边要挂电话,那边反而着急了。

        “兄弟,别急,有话好好说。”

        医院那边,王朝晖急得额头渗出冷汗,他没想到,本来计划的好好的事情,怎么突然就冒出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

        “你个老东西,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吗,你知不知道妮妮离我而去,我有多伤心,我咽不下这口气,我一定要报复你!”

        江华说着说着,竟然哭上了。

        他打电话的时候,郭燕妮就在一墙之隔的审讯室里,听着江华站在门口,说的那些不要脸的话,她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她就想不明白了,如此庄严的国家单位里,怎么还有这种臭不要脸的无赖?

        她想要提醒王朝晖别上当,可是嘴被有先见之明的江华塞住,无法发出声音。

        “乔科,追踪到了!”

        坐在电脑前的年轻小伙,举起手来,用口型无声地向乔斌汇报。

        “干得漂亮!”

        乔斌精神一振,竖起大拇指,无声点赞。

        站在乔斌身边的两名女办事员,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江华,就算是她们这种专业人士,也没把握拖着对方聊这么久,没想到江华居然用这种插科打诨,近乎无赖的方式做到了。

        “兄弟,为了一个女人,不至于,这样吧,我给你十万,你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好不好?”

        王朝晖此刻心里,有种跑过一万只羊驼的感觉,他不停地骂郭燕妮办事不靠谱,这找的什么垃圾玩意儿?

        “早说嘛,谈钱多好,我呢知道你肯定不想见我,我也不想见你,回头我给你个卡号,你把钱打过来,你横刀夺爱的事儿,在我这里,就一笔勾销了。”

        江华立刻眉开眼笑地说。

        “郭燕妮人呢,让她接电话。”

        王朝晖刚才被江华东拉西扯,绕了半天,现在突然回过神,他似乎打的是郭燕妮的电话。

        “这我哪知道,你说这女人也是的,虽然我们分手了,但感情还在,打个友谊赛,那不是天经地义么,这女人偏偏装什么贞洁烈女,包都不要就跑了,演个毛线演,这装清纯给谁看呢?”

        江华一脸晦气地说。

        “垃圾!”

        王朝晖恨恨骂了一句,挂断电话。

        他有一种吃了苍蝇的感觉,他就想不通了,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垃圾,郭燕妮眼睛瞎成什么样,才会找这么一个前男友?

        “乔科,对方是在医院打的电话。”

        刚才追踪定位的技术员,在电话挂断后,才开口说。

        “电话卡是谁的,查出来没有?”

        乔斌语气急促地问。

        “那边是用不记名电话卡打的。”

        技术员一早就查了过了。

        “别查了,我交代,我全都交代。”

        郭燕妮被撕下贴在嘴上的胶带后,心态彻底崩了。

        她就没见过江华这么无耻的人,感觉负隅顽抗下去,没什么希望,搞不好还会加重刑期,也不再死扛了。

        “早说嘛,你要是早这么痛快,说不定我就原谅你背叛我的事儿了。”

        江华嬉皮笑脸,走进审讯室。

        “这么神圣的地方,怎么有你这种臭不要脸的垃圾?”

        郭燕妮是混欢场的,见过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男人,但是像江华这样的极品,却是第一次见。

        “得了吧,你又高尚到哪儿去,出卖身体不可耻,可耻的是出卖灵魂,老子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间谍,卖国贼,知道不?”

        江华毫不客气地还击。

        “我不是间谍,他也是迫不得已,被人威胁的。”

        郭燕妮梗着脖子,不服气地狡辩。

        “行了,别在我面前装深情,他的姓名,身份全都赶紧交代,他是十年刑期起步,你却不一定,我劝你不要自误。”

        江华一拍桌子,声色俱厉地说。

        “他,他叫王朝晖,是水木的教授。”

        郭燕妮对王朝晖确实是有点感情的,主要是对方答应娶她,说要带她去国外生活,这让她对生活有了点盼头。

        不过,毕竟是混过欢场的女人,要说有多重情义,那也谈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