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逆流1989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丑女婿撞见丈母娘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丑女婿撞见丈母娘

        “那怎么办,咱们请客吃饭,总不能让对方掏钱吧?”

        薛桓傻眼了。

        他银行卡放在行李包里没带,兜里就只有五百元,就算加上乔彬彬的三百元,也不够结账呀。

        在过来之前,他就听说深市这边消费高,今天他算是领教了,一顿饭吃掉小两千,这在他老家城市,还真有些无法想象。

        一墙之隔的雅间内,老王也正向江华抱怨,说这顿饭吃的太贵。

        “小江,我知道你是大老板,但咱们不能铺张浪费,这顿饭的消费,真的是太高了。”

        老王若不是把江华当成自家晚辈,看过菜单报价后,起身就走了,这么贵的饭,他还真吃的有些心不安。

        “王叔,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听说这家店的药膳,是有点真东西的,帮你调理调理肠胃。”

        江华合上菜单,示意服务员就按他点的单子上菜。

        “领导,江总不是外人,咱们就当是中药养身了。”

        秘书在一旁帮腔。

        作为老王的心腹,他当然知道江华和老王的关系,如果是别人请客,一顿饭吃的这么贵,他还担心对方别有用心,但如果是江华请客,那有什么好说的。

        “那就下不为例。”

        老王有些无奈地说。

        他最近确实肠胃不好,没什么胃口,每天只喝点粥,保健医生说他这样不行,会低血糖。

        “我去一下洗手间。”

        点完了菜,江华把外套搭在椅背上,起身向雅间外面走去。

        开门的时候,江华没想到,外面走廊还站着两个人,不小心跟薛桓撞在一起。

        “干嘛呢,走路不带眼睛啊?”

        薛桓心里正烦着呢,被撞了一下,语气有些冲。

        确实是江华不小心撞到人,本来他是想道歉的,但一听对方语气这么冲,心里有些不爽,道歉的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皱眉盯着薛桓。

        薛桓目光扫过雅间,见老王颇有气度,不是老总就是领导,坐在他身边的那个中年男人,神态打扮,像是秘书一类的角色。

        至于江华嘛,白衬衣配西裤,打扮的普普通通,腰里还挂着车钥匙,不用问,肯定是开车的司机。

        一个小司机,薛桓是不会放在眼里的,呛一句又怎么了,他今天破财了,心里正不爽呢。

        “你瞅啥,撞了人还想打人呀?”

        乔彬彬见江华一直盯着薛桓看,站出来帮腔。

        江华不说话,眉头皱的更紧了,要不是薛山,陪着孙缈缈去人力市场招建筑工去了,这两人敢对他呛声,这会儿估计已经躺地上了。

        “小江,算了,大家都退一步。”

        老王语气温和地劝一句。

        他不是怕江华吃亏,是担心门口的那两个年轻人吃亏,出门在外,语气这么冲,以后估计少不了吃几顿社会的毒打。

        “我懒得理你们。”

        江华用手指了指薛桓,插肩而过。

        “你几个意思,你一个开车的,牛个什么呀?”

        薛桓冲着江华背影嚷嚷。

        “小伙子,脾气别这么爆,遇事要学会谦让。”

        老王语气平淡地说了一句。

        薛桓脖子一梗,本来想继续呛两句的,但见老王气度不凡,摸不清他根底,神色悻悻地偃旗息鼓。

        江华从洗手间出来时,薛桓两人已经不在走廊上,这会儿两人在汤馆的收银台,拿着座机打电话。

        “大姨,我是彬彬,有个事儿,求您帮忙。”

        乔彬彬拿着电话,臊眉耷眼地说。

        “彬彬,怎么了?”

        夏言梅有些意外地问。

        这才分开没多久,难道乔彬彬这边,就出了什么事儿?

        “我们吃饭差点钱结账,大姨,您能不能送点钱过来?”

        乔彬彬很不好意思地说。

        如果有别的办法,他也不会求到夏言梅头上。

        “你们吃什么了,差多少钱呀?”

        夏言梅非常惊讶。

        深市虽然消费高,但薛桓和乔彬彬不至于连一顿饭都吃不起吧?

        “差八百多……”

        乔彬彬犹犹豫豫地说。

        薛桓好面子,又点了酒水,这一顿饭吃下来,快接近两千了。

        “……”

        夏言梅十分无语,就算女儿那么有钱,她也没吃过这么贵的饭,这位大侄子,还真是不靠谱。

        这年头,普通上班族的工资,一个月又才几个钱呀,这一顿饭吃的,真是简直了。

        “大姨?”

        乔彬彬见那边不说话,语气忐忑地问。

        “在哪儿,把地址给我。”

        夏言梅没好气地说。

        心里气归气,乔彬彬毕竟是她亲侄子,不管也不行。

        “大姨,我就知道,你最爱我。”

        乔彬彬眉开眼笑,把汤馆的地址报给夏言梅。

        薛桓站在一旁,心里挺不得劲的,他心里的剧本,是来深市后,借着炒股票认购证,一夜暴富,然后把孙缈缈追到手。

        结果,发财事业还没开始,就丢了这么大一个脸,这事儿要是落进孙缈缈耳中,她会怎么看自己?

        “桓哥,今天的事情,就是个意外,再说,咱们想跟着你同学发财,一顿饭总是要请的,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乔彬彬打完电话后,安慰薛桓。

        “我就是担心你表姐,对我有看法。”

        薛桓心情郁闷地说。

        “英雄不问出处,这最多只能算是咱们发财路上的一个小磨难,表姐不会因为这个,就瞧不起你的。”

        乔彬彬拍了拍薛桓的肩膀。

        “但愿如此吧,咱们先回包间。”

        薛桓深吸一口气,用手搓了搓脸。

        有了今天这么个事儿,他发财的欲望,更加强烈。

        夏言梅接了电话后,把小楚煕交给保姆张春花照看,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匆匆往这边赶。

        她赶到的时候,正逢江华吃完饭,和老王说说笑笑,往汤馆大门口走去。

        江华对夏言梅没什么印象了,当面撞见,也忘了她是谁。

        但是夏言梅却认识江华,这是她外孙女的父亲,她就算忘了谁,也不会忘记他。

        夏言梅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江华,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正迟疑着,不知道要不要说点什么,一个人影冲过来,一把抱住她。

        “大姨,您真是我亲妈。”

        乔彬彬没皮没脸地说。

        江华看了看乔彬彬,又看了看夏言梅,就这样与自己的准丈母娘,插肩而过。

        夏言梅转身看着江华的背影,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喊住江华。

        “大姨,你认识那个司机?”

        乔彬彬大大咧咧,盯着江华的背影问。

        “司机?”

        夏言梅被侄子说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