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逆流1989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八十六章 我就是护短

第七百八十六章 我就是护短

        “松开,杀人偿命,让我看看,害死我儿子的狐狸精,到底长什么样子!”

        黄子财脸色扭曲,歇斯底里地挣扎着。

        “黄总,这里是医院,请你理智。”

        几名传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正强行拉住黄子财。

        “杀人偿命,我儿子不能白死,我要人给他陪葬,狐狸精要给我儿子陪葬!”

        黄子财双眼通红,情绪非常不理智。

        “姐夫,我怕!”

        病房內,苏淡月满眼恐惧,紧紧搂着江华的腰,瑟瑟发抖。

        “别怕,姐夫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江华温言细语地安慰。

        听到吵闹声越来越近,他对薛山使了个眼色,薛山心领神会,主动守在病房门口。

        齐芳落后薛山半步,挡在苏芷柔面前,两个保镖在这个时候,主动担负起了自己的职责。

        黄子财仿佛一头失去理智的疯牛,红着双眼,出现在病房门口,看到站在病床前的江华,他情绪彻底失控。

        “姓江的,你不得好死,商业竞争吃了亏,就派人弄我儿子,我要你一家人偿命,给我儿子偿命!”

        他张牙舞爪,想要冲进病房,但是薛山就像是一尊门神,挡在病房门口。

        “给老子打,我花钱养你干什么吃的?”

        黄子财愤怒回头,对跟在身后的司机兼保镖说。

        这个时候,就看出来受过专业训练的内卫,与普通保镖之间的区别了。

        黄子财的那位保镖,人高马大,看起来很有威慑力,看那架势,也学过一些散打。

        但是在薛山面前,没有走过三招,就躺在了地上。

        “江华,你别猖狂,这件事情我不会罢休,你害死了我儿子,从今以后,你别想过安生日子,我雇人用车撞死你,花钱雇枪手打你家人冷枪,我们之间不死不休!”

        黄子财仿佛疯狗一般,毫无理智的乱喊。

        江华轻轻抱着苏淡月,感觉她身体的颤抖,就一直没停止过。

        听到了黄子财恶毒的威胁,他眼神一冷,拍了拍苏淡月后背,让她松开手,转身走向病房门口。

        “阿华,你别过去,别和疯子一般见识。”

        苏芷柔一脸担心地喊。

        “老薛,你让我出去。”

        江华站在病房门口,语气平淡地说。

        黄子财依旧在那喋喋不休的威胁,诅咒江华不得好死,威胁要杀他全家。

        “江总……”

        薛山犹豫了地挡在门口,他要为江华的安全负责。

        “让我出去。”

        江华语气坚定,重复了一句。

        薛山无奈让开,但紧跟在江华身后,警惕盯着黄子财。

        齐芳守在苏芷柔身前,她的任务,就是保护好江华家人的安全。

        “江华,你死定了,你和你的家人,都死定了!”

        黄子财恶毒笑着,用手指他威胁。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江华挥起一拳,就向对方脸上打去。

        这货的嘴,真的是太欠了,不亲手揍他一顿,他念头不通达。

        黄子财一个中年人,体形虚胖,哪里是江华的对手,直接被一拳打的坐在地上。

        “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你儿子是宝,难道我家人就是草?当他想伤害我家人时,就注定了他的结局。”

        江华冷眼对坐在地上的黄子财说。

        “江总,有话好说,不要动手。”

        涂勇带着几名警察,出现在医院。

        他让两名年轻警察,把黄子财扶起来,这种时候,按照正常的处理流程,是需要避免双方当事人见面,以防矛盾加深,事件升级。

        两名年轻警察连拖带劝,硬是把黄子财架走了,这货离开时,依旧不甘心的在放狠话。

        “江华,你就算再有钱,我也要让你付出代价,我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让你不得好死!”

        江华眉头紧皱成一团,如果不是当着警察的面,打人不好,他还要再把这货打一顿。

        “江总,消消火,这个时候,咱们还是要以解决事情为主。”

        涂勇怕江华冲动,挡在他面前。

        “涂队长,厉胜男还好吧?”

        江华深吸一口,冷冷看了被拖走的黄子财一眼。

        “小姑娘有些犟,什么都不愿说,苏小姐现在方便做笔录吗?”

        涂勇苦笑着回答。

        “你等等。”

        江华现在也不知道,事情的具体经过。

        他回到病房,见苏淡月半靠在姐姐怀里,刚洗完胃,她身体估计很难受,样子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江华心痛她,寻思着姜浅雪当时也在场,就对她招了招手。

        “江哥,对不起,我就不该拉小雪参加舞会。”

        姜浅雪垂头丧气,来到病房外的走廊。

        “舞会不是主因,你把整件事情,详细给涂队长讲一遍。”

        江华遇事从来不把责任推给别人。

        如果黄轩对苏淡月心怀恶意,不管她是否参加舞会,对方都不会放过她。

        “他们特别讨厌,一进来就纠缠小月,我骂了他们两句,拉着小月去了另一边,没理他们。”

        姜浅雪今晚也受到惊吓,说话不是很有条理,但是江华还是能听懂。

        “他们?”

        江华抓住了她话里的关键词。

        “黄轩,还有个姓何的。”

        姜浅雪也意识到,她刚才说的不太清楚。

        “姓何,何聪吗?”

        江华眯着眼睛问。

        “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姜浅雪仔细回忆了一下,点了点头。

        “江总,这个何聪是谁?”

        涂勇拿着笔和本子。

        “京城过来的公子哥,具体的背景,我不太清楚。”

        江华知道何聪老爹,是126寻呼的副总,但是他家里是否有其他背景,他还真不清楚。

        “小姜,你继续说。”

        涂勇笔录还没做完呢。

        “然后,他们消失了一段时间,我以为这事儿过去了,就没在意,和小月去柜台旁边,拿饮料喝。”

        姜浅雪继续讲述。

        “饮料是自助形式,还是别人递给你们的?”

        涂勇低头拿笔记录着。

        厉胜男那愣丫头不配合,他白耗一个多小时,什么都没问出来。

        “服务生给的,咱们办舞会,包的是学校旁边一家歌舞厅。”

        姜浅雪逐渐冷静下来,说话有条理多了。

        “那个服务生得赶紧找到。”

        江华插了一句话。

        涂勇向身后的一名同事招手,对着他耳语了几句,那名警察立刻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