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逆流1989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孙缈缈被跟踪

第六百一十四章 孙缈缈被跟踪

        江华不知道,孙缈缈被人调查了,他更不知道,他清清白白的企业,被人脑补成一潭深水。

        因为答应了乔斌,要去毛熊那边一趟,他最近很忙,有几次都留在工地上,和施工队一起吃盒饭。

        “南南,小江不错,没有那些富二代的娇气,能够吃苦,是个能成事的性格。”

        张清扬站在工地上,对身后的女儿说。

        受女儿影响,他现在也以为,江华是个富二代,说来也怪江华太年轻,说敢相信,这么大的产业,是他自己一拳一脚打出来的。

        “唉,这更是证明他兄弟姊妹多,竞争残酷啊,谁说有钱人就幸福,富二代也不容易。”

        张韵南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蹲在台阶上吃盒饭的江华。

        “张工,不好意思,连累你们跟我一起吃盒饭,回头我在大酒店摆一桌,答谢张工这段时间的辛苦。”

        江华端着盒饭走过来说。

        因为他要赶工程进度,张清扬作为建筑师,也跟着他一起,天天泡在工地,加班是常有的事儿。

        “江总,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

        张清扬连连摇手,他不是那种古板的知识分子,吃几餐盒饭怎么了,这种能和大老板拉近距离的机会,可是不多。

        再说,自己女儿在江华手下工作,他多辛苦一点,以后这份人情,也会回报在女儿身上。

        这时,江华丢在车里的大哥大响了。

        “我接个电话。”

        他端着盒饭,向停在旁边的车子走去。

        “喂,小江,你新厂子的手续,都办好了,你抽个时间过来拿一下。”

        电话是老王打来的。

        原本,这种事情,是劳烦不到他处理的,但江华不是外人,再加上江华又要赶时间,所以老王亲自催了催手续。

        “王叔,谢谢您了,回头给您捎盒好茶叶过去。”

        江华心中一喜,按正常流程,这些繁琐的手续,拖个一两个月都不稀奇,能一周办妥,他必需承老王这份人情。

        “别,你别惦记我的茶叶,就不错了。”

        “正好我下午下乡搞调研,路过你电子厂,到时候你派个人出来取一下文件。”

        老王知道江华最近也忙,能替他省一点时间,就是一点。

        “王叔,必需送您一盒好茶,放心,我让人去茶农手里收,茶叶不贵,贵在心意。”

        江华没正形的时候,挺招人烦,但是拍起马屁,也会让人觉得浑身舒畅。

        通完电话,他想了一下,给孙缈缈打了个电话过去。

        “缈缈,我工地这边分不开身,你一会儿去厂子西边国道,帮我取一份文件。”

        “嗯,老王的车子,你认识的,他下乡搞调研,我办公桌上有盒子点心,你给他带过去,他路上可以垫垫肚子。”

        江华是个懂得感恩的人,知道老王工作繁忙,有时候饭都顾不上吃,下乡搞调研是个苦差,备一盒点心在车里,饿了可以垫垫肚子。

        “你吃了没有,中午我妈煲了鸡汤,要不要我给你送过来?”

        孙缈缈在电话里关心地问。

        “我已经吃了,这样吧,如果老王过来的早,鸡汤还是热的,你就顺带给他带过去,最近没少麻烦他,听说他胃不好,喝点鸡汤暖暖胃。”

        江华想了一下说。

        “也行吧,你之前不在深市,王叔挺照顾我的,感谢一下他是应该的。”

        如果换了是别人,孙缈缈肯定不乐意送这鸡汤,但是她欠老王人情呢,之前几次遇到麻烦,都是老王帮她解决的。

        江华打完了电话,继续忙工地的事情,现在已经十一月份了,南方还不觉得冷,但是再拖一两个月去毛熊那边,鼻子都要冻掉。

        下午一点多钟,孙缈缈接了个电话,一手提着点心,一手拎着保温桶,走出厂子大门,来到西边国道边上。

        斜对面有个烤红薯的摊子,老板是个戴鸭舌帽的男人,看到孙缈缈出来,精神一振。

        没过多久,一辆黑色轿车,从市里的方向开过来,停在路边。

        鸭舌帽男人看见车牌号,眼皮狂跳,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今天中午,他盯梢孙缈缈,看她提了一个保温桶出门,就感觉能有收获,没想到果然逮住大鱼了。

        只是,这条鱼太大了,一个操作不好,他和他身后的人,都要翻船呀。

        “王叔,江华让我过来取文件。”

        孙缈缈笑盈盈,向停在路边的车子走去。

        “那小子人呢,就这么几步路,还支派你跑一趟,是不是又偷懒了?”

        老王降下车窗,笑呵呵地说。

        他其实知道江华在忙,不过是开开玩笑而已。

        “他在旁边工地呢,要不把他喊过来?”

        孙缈缈没江华那么厚脸皮,虽然和老王很熟,但多多少少,有些拘束。

        “算了,我和他没话聊,见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心里就来气,小张,你把副驾驶座位上的文件袋给小孙。”

        老王对坐在前排开车的司机说。

        “王叔,江华说您胃不好,叮嘱我一定要让您喝两口鸡汤再走。”

        孙缈缈把点心放在一旁,打开保温桶。

        老王愣了一下,心里升起一股暖流,虽然江华那小子平时没正形,但关心起人的时候,还让他挺感动的。

        “好吧,难得这小子有心了。”

        他接过孙缈缈递过来的鸡汤,喝了几口。

        中午赶时间,没好好吃饭,小半碗鸡汤下肚,胃里暖暖的,心里更暖。

        斜对面,假装摆摊卖烤红薯的鸭舌帽男人,看见这一幕,瞪大了眼睛,实锤了啊,这两人的关系,要是没猫腻,把他头拿下当球踢。

        原来孙缈缈背后的男人,竟然是他,这个消息太爆炸了,他下意识蹲下来,压低了帽檐。

        这不只是水深的问题,这是要命的事儿啊,不行,五百万哪里够,至少得一千万,这个雷太大了,一不小心,骨头渣都要被炸没。

        “王叔,这盒点心,也是江华让我捎给您的,说路上饿了,您可以垫垫肚子。”

        孙缈缈接过空碗,笑眯眯的,又把点心递到车窗边。

        “说实话,这小子突然对我这么好,我挺不习惯的,还是感觉偷茶叶的小贼,更符合他的风格。”

        老王摸着鼻子苦笑。

        “王叔,您就当成是我的感谢吧,之前帮了我那么多,说声谢谢是应该的。”

        孙缈缈诚心诚意地道谢。

        “行,点心我收下了,你去忙吧,我这边赶时间,也该走了。”

        老王没矫情,点心是很普通的点心,不值什么钱,也就是一份心意。

        孙缈缈站在原地,挥着手,目送老王的车子离开。

        鸭舌帽男人,看着孙缈缈走进厂子后,摊子都不要了,立马骑着摩托车,一溜烟跑没影了。

        烤红薯摊子,是他从一个老头手里,花了一千元买的,今天这收获太大了,他要好好和身后的人,谈谈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