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逆流1989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三章 隐藏在暗中的眼睛

第六百一十三章 隐藏在暗中的眼睛

        江华在工地上巡视时,孙缈缈难得这个周末没加班,带着母亲和女儿在逛商场。

        “妈,要换季了,您那些衣服都是几年前的,早就该换了。”

        孙缈缈挽着母亲的胳膊,女儿让保姆阿姨抱着,跟在后面。

        保姆阿姨是新请的,一个来自农村,老实巴交的中年妇女,主要是孙缈缈感觉母亲一个人带女儿,真的是太辛苦了。

        以前她不忙,可以和母亲一起照顾女儿,但是现在她隔三差五的加班,照顾女儿的重担,全压在了母亲身上。

        虽然说夏言梅乐意照顾孙女,但毕竟年纪大了,一个人有时候忙不过来。

        “衣服够穿就行,再说我天天照顾楚煕,又不出门,也不需要穿的多体面。”

        夏言梅是经历了困难年代的人,习惯了朴素,能省则省。

        “不行,您是我妈,总得给我一个孝敬您的机会吧?”

        孙缈缈不由分说,把母亲拖进一个服装专柜。

        保姆阿姨抱着小楚煕,在后面赶紧跟上,她刚接手这份工作,有些放不开手脚,表现的有些紧张。

        专柜的导购,一看这阵势,就知道来了有钱人,立马笑容满面地迎了过来。

        在商场的另一边,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手里拿着相机,躲在柱子后面,对着孙缈缈母女,一连拍了好几张照片。

        没过多久,孙缈缈挽着母亲胳膊,从专柜走出来,手里多了两个购物袋,拉着母亲继续逛商场。

        “衣服不是买了么,还逛什么呀?”

        夏言梅没想到,刚才就是进去试了一下,女儿就直接把衣服打包买了,那价格看得她有些心疼。

        “这只是外套,还有裤子鞋子,要买就给您买全。”

        孙缈缈今天出来,就是大购物的,哪可能只买两件衣服,就打道回府。

        “你这也太败家了,有钱要省着用,给我乖孙女留着。”

        夏言梅很不认同女儿的消费观念。

        “钱是赚出来的,不是省出来的。”

        孙缈缈把母亲拖进另一家专柜。

        戴着鸭舌帽的男人,一直远远跟在后面,时不时举起相机,抓拍几张照片,看起来鬼鬼祟祟的。

        而带着母亲和女儿逛街的孙缈缈,对此一无所知,她正在和保姆阿姨聊天。

        “何姨,平时我不在家,家里的事情,就拜托您了,这条丝巾挺漂亮的,很衬您气质,算我送的见面礼。”

        孙缈缈给母亲大购物,但也没冷落保姆阿姨。

        “孙小姐,这太不好意思了,我一个乡下女人,用不着这么贵的丝巾。”

        保姆阿姨脸色涨红,表情局促地拒绝。

        “这算是我的一点小心意,何姨就别推辞了。”

        孙缈缈在做人方面,一直都是很圆滑,很有手腕的。

        整整一个下午,孙缈缈都在陪母亲逛街,差不多临近傍晚,才开车回家。

        戴着鸭舌帽的男人,目送孙缈缈车子离开后,走到一个公用电话亭,投币拨通一个号码。

        “陈老板,你委托的事情,我调查清楚了,那个叫孙缈缈的女人,确实有个女儿,父亲是谁我还没查到。”

        鸭舌帽男人压低声音说。

        “那你跟了她几天,有没有发现,她身后的男人是谁?”

        电话另一边,是个低沉的中年男人声音。

        “没发现她和谁走的特别近,她交际圈子很简单,每天上班下班,没有应酬,也没见她单独见哪个男人。”

        鸭舌帽男人拿着电话汇报。

        “她会不会是姓江的情人?”

        电话里,那个中年男人沉声问。

        “不太像,我观察过,两人在工作时间,虽然说说笑笑,但也没特别亲密,不像是情人关系。”

        鸭舌帽男人用肯定的语气说。

        他是专业的私家侦探,最常干的业务,就是帮富婆查小三。

        那些在公司里面,养金丝雀的老板,就算掩饰的再好,也逃不过他眼睛。

        但是据他这几天的观察,江华和孙缈缈之间,确实不像有一腿,那个男人从来没去过她家,也从来没约她去过酒店。

        “你说,她的女儿,会不会是江华的?”

        电话另一边的中年男人,用猜测的语气问。

        “我觉得不太可能,父女在同一个城市,哪有从来不见面的道理。”

        鸭舌帽男人一口否决。

        在外面养小三,有私生子的老板,他见得多了,像江华这种情况,老婆不在身边,又没人管他,如果孙缈缈真是他情人,还给他生了女儿,两人不得天天腻一起啊?

        “你说的有道理,他又不是当官的,不可能做事这么小心。”

        中年男人用思考的语气说。

        “陈总,我有一个猜测。”

        鸭舌帽男人犹豫了一下说。

        “你说,我既然把事情交给你,就是信任你,如果你真查到蛛丝马迹,我绝对不吝啬酬劳。”

        中年男人语气振奋。

        “孙缈缈背后有个男人,这是肯定的,但是她掩饰的这么好,几乎从不跟那个男人见面,这说明什么?”

        鸭舌帽男人用手捂着话筒,眼睛观察着四周。

        “说明那个男人的身份,非常敏感。”

        中年男人代替对方回答。

        “不错,我觉得,她身后的男人,应该是个掌权的,而且位高权重,所以她才需要这么小心翼翼。”

        鸭舌帽男人紧张盯着四周。

        刚接手调查时,他以为就是个简单业务,但是查了一个星期,他感觉这事儿不简单,搞不好这是一个深坑。

        如果不是客户给的报酬,实在让他无法拒绝,他都想抽身不干了,主要是这事儿,细思极恐啊。

        “你这么一说,事情就对上号了,江华的几个合作伙伴,李在珠能帮他弄技术,姓何的是衙内,手里有人脉,唯独这个孙缈缈,可有可无,但如果她身后有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中年男人有种拨云见雾的感觉。

        “陈总,这事儿水太深了,我不想往下查了。”

        鸭舌帽男人犹犹豫豫地说。

        如果按照他们的推测,孙缈缈背后站着一个身份特殊的大人物,这是什么性质?

        超级vcd如今有多火,瞎子也看得出来。

        这么大的利益网,这么深的水,他怕自己被淹死。

        “五百万,你给我把她背后的男人,查出来!”

        中年男人语气果决。

        鸭舌帽男人脸色变了几变,最后一咬牙说:“好,成交!”

        挂了电话后,一栋别墅的书房,一个中年男人的脸,隐藏着缭绕的烟雾后面,他沉声笑着自语:“江华,你断我财路,这次被我抓住把柄,看你死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