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逆流1989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枭雄迟暮

第四百六十九章 枭雄迟暮

        阿梅演唱会的主题,很快就定了下来,被江华取名为永恒之心。

        永恒之心,是他给约翰.亨利设计的那一套珠宝,取的名字。

        意思是记念已故的珠宝设计大师亨利先生,愿这位珠宝界的大拿,永远活在大家心中。

        为了把场面搞得煽情一点,江华甚至把亨利的遗像都准备好了,悼念完后,就当场拍卖大师的遗作。

        然后,亨利大师永恒系列珠宝的同款作品,会在何家的百货商场上架,为了记念大师,所有同款珠宝全部打八折,亏本促销。

        何碧落看完江华的整个计划,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幸亏亨利没有真死,不然羊毛被薅成这样,估计就算死了,也会被气的活过来。

        茫茫大海,被江华设计成死于海难的亨利大师,正躺在游轮甲板的沙滩椅上,享受人生。

        一位路过的华人侍应生,端着托盘路过时,不小心把红酒洒了一点在对方身上,立刻招来这位大胡子的一顿臭骂。

        骂完之后,他还不依不挠,把游轮经理喊过来,要开除这位侍应生,差点把歧视,赤果果的摆在脸上。

        幸好,江华没有看到这一幕,否则他对消费这位亨利大师,更没有心理负担了。

        何家酒店的客房内,江华与何碧落,还有阿梅,商量演唱会的细节,阿梅的经纪人也在场。

        “何小姐,我不是很赞同这个方案,会影响到阿梅的名声。”

        经纪人大姐眉头紧皱成一团。

        大胡子亨利不是无名之辈,阿梅是艺人,得罪了对方,对以后的发展非常不利。

        “希姐,我愿意帮碧落,亨利的名气再大,也影响不到香江来。”

        阿梅语气坚定。

        艺人很少有知心朋友,她把何碧落当成了一生挚友,愿意担风险,帮她度过这个难关。

        经纪人大姐拿阿梅没有办法,把一肚子怨气,转移到了江华身上,凶巴巴瞪着他。

        都怪这个内地小子,简直是一肚子坏水,人家亨利明明活的好好的,结果他非要造谣,说人家死于海难,甚至连悼念会和遗像,都准备好了,这是人干的事儿么?

        江华无视了经纪人大姐的目光,大大咧咧,继续说着自己的计划:“开完演唱会后,阿梅就移步百货商场,帮忙主持一下促销活动,你的人气,再加上大胡子亨利的名声,肯定能把商场的热度带动起来。”

        虽然他不待见亨利的人品,但必须承认,这家伙在设计方面,确实有才华,在富人圈子里,拥有很多簇拥,为了买他的遗作,相信百货商场那天,会人气爆棚。

        “何小姐,你现在就抓紧时间,联系相熟的品牌商家,谈入驻的事儿,商场人气炒起来后,需要这些品牌商家,来稳住人气。”

        江华继续说。

        他的计划,可以说一环扣一环,许家不是撤股,然后带走了一批入驻商家么,那他就借着演唱会的热度,还有大胡子亨利的名声,把商场热度炒起来,再重新招一批商家入驻。

        何碧落眼神复杂,她不是没见过商场的尔虞我诈,可江华这个家伙,太能剑走偏锋了,和这种人做敌人,还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江华这边忙着解决许家造成的危机,许家那边同样也没闲着。

        许家的继承人许金庭,踏上了永夜公主号,在办公室关着门,与叶利徳密谈了半个小时。

        出来后,许金庭一扫之前的晦气,眉飞色舞,仿佛已经提前遇见了,报仇雪耻的场景。

        何先生那边,再次与许家沟通失败后,彻底放弃了拉回这个盟友,把几位当年一起打天下的元老,召集到一起,准备应战。

        “深哥,听说你把酒店,放权给了一个毛头小子?”

        说话的这位,五十多岁了,秃头龅牙,体型偏胖,他是当年跟着何先生起家的老兄弟,主要帮他打理博彩区的业务。

        “大哥,这么多年,风风雨雨都过来了,我得提醒你一句,时代变了,穷小子追上富家女的童话,不可能再重演了。”

        另一位老兄弟刚坐下,就隐晦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他们都知道,何先生当初来濠江时,就是个穷小子,机缘巧合,追上了身在豪门的黎家女,从此飞黄腾达。

        这些老兄弟都以为,何先生是因为自己的经历,所以对江华格外有好感,想要扶他上位。

        但这样一来,就触碰到了他们的利益,他们当然要联合起来,抵制江华。

        有了两个打头的,后面的几位老兄弟,也纷纷出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何先生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有一股深深地疲惫感,原本喊这些人过来,是想商量对抗叶许两家联手的办法,哪知道他还一句话都没说,这些人却把矛头,指向了内部。

        内忧外患,这是真正的内忧外患啊,他有股心灰意冷的感觉,奋斗了这些年,家庭不和睦,老兄弟们也各有算计,外人都说他是濠江王,但是风光背后的心酸,谁能看到?

        “我身体有些不舒服,今天就到这里吧。”

        何先生站起身,疲惫地向外面走去。

        庭院里,一棵桂树下,坐在轮椅上的大太太,坐在那里看风景。

        看到丈夫的身影,出现在走廊上,她面无表情,吩咐身后的护工,推她进房间休息。

        何先生刚准备与妻子打招呼,看到的却是一个冷漠的背影,他眼中露出凄凉,曾经两人也是花前月下,有过浪漫温馨的日子,但不知怎么的,夫妻却是成了陌路人。

        “吴管家,你让碧落晚上过来一趟,我有些话,要跟她说。”

        何先生对身后的吴管家吩咐。

        说完,他带着疲惫的身影,走进书房,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里面。

        吴管家看着何先生的背影,突然有种枭雄迟暮的感慨,他叹了口气,去办何先生吩咐的事儿。

        何碧落挺忙的,一整天几乎都没怎么休息,突然得知父亲要见她,心里有些忐忑。

        书房内,在生日宴会的闹剧后,父女俩还是第一次单独相见。

        “碧落,你恨我吗?”

        何先生拿着烟斗,站在窗边。

        “爸,我怎么可能恨你,我们是父女呀。”

        何碧落心里一惊,觉得今天的父亲,与平日有些不同。

        “我强迫你嫁到许家,你恨我是应该的,不止是你恨我,阿婉也恨我,就连你母亲,这些年也一直住在国外,不愿意回来见我,你说我是不是活的很失败?”

        何先生平日里一向都是强势的,今天却一反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