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逆流1989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吃鱼

第一百一十五章 吃鱼

        江华心里其实有些好奇,虽然韩大师的真实年龄,只有六十岁,但是他给自己安排的人设,是一百多岁的世外高人。

        如此高龄,他居然还有老婆,莫非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

        直到晚上吃饭时,见到了真人后,他心里蹦出一个词,老夫少妻。

        韩大师的老婆,名字很好听,叫张可卿,长的特别漂亮,身段苗条,非常有气质。

        江华初见她时,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绸缎练功服,正在厨房做菜。

        “小卿,给你介绍个客人,这是我小师弟江华。”

        韩大师就住在道观后面,这里是个两进格局的院子,前面是道观,后面是厢房和韩大师的住宅。

        “稍等,鱼马上就做好了。”

        张可卿的声音很好听,有着江南女子的轻柔。

        “嫂子好。”

        江华进了屋后,打了声招呼。

        “小师弟,快坐,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别讲客气。”

        韩大师热情好客地邀请。

        江华肯定不会跟他讲客气,他进来后,就东游西逛,这里瞧瞧,那里看看,真就跟回了自己家一样。

        “师兄,你这里宝贝不少啊,墙上挂的字画,都是真迹吧?”

        他背着手,站在一副宋朝名家字画前。

        “呵呵,都是朋友送的,小师弟要是喜欢,可以挑一副回去。”

        韩大师摸了下胡须,略微得意地说。

        “那我就不客气了。”

        江华随手就把这副名家古字画,从墙上摘了下来,卷起来收好。

        韩大师心痛地咧了咧嘴,他刚才就是说客套话而已,没想到这个小师弟,脸皮这么厚,真就顺杆子往上爬了。

        “小师弟,趁菜还没上齐,你再和我说说,琼州炒房的事儿。”

        他心痛被收走的字画,想要问问赚钱的事儿,找一下心理平衡。

        “师兄,我这么和你说吧,咱们香江这边,已经有好几家豪门,盯上了这块蛋糕,目前进场的资金,已经超过了五十亿,如果再晚,咱们喝汤的机会都没了。”

        江华信口胡扯。

        他又不了解琼州的房产市场,鬼才知道香江那边,有没有人跑过去炒房。

        反正那边房价疯长是事实,他也不怕牛皮被戳破。

        “小师弟,咱们没炒过房,你觉得这事儿有风险吗?”

        韩大师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

        主要是这个年代,房地产市场还没崛起,大家还没炒房这个概念。

        “师兄,有句话叫盛世古董乱世黄金,房子这种不动产,你觉得可能会赔?”

        江华鄙视地看了韩大师一眼,这个老小子,哄抬粮价是把好手,可是干别的投资,胆子也太小了。

        “对呀,你说的有理,不管世道怎么变,大家都得住房子。”

        韩大师眼睛一亮,心里逐渐有了底。

        “师兄,别的我就不说了,等老六和小三去那边逛一圈回来,你就知道,这门生意,到底有多赚钱。”

        江华用老气横秋的语气说。

        这位韩大师,在前世可是一直风光到了香江回归,不过这一世,江华没打算让他风光那么久。

        琼州的房地产市场,那就是个深不见底的巨坑,不知多少英雄豪杰,在短短一两年内,被坑的跳楼。

        “好,如果师兄能赚到钱,一定不亏待你。”

        韩大师非常高兴,笑得胡子都翘了起来。

        “师兄,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咱们都是自家人。”

        江华也是笑眯眯,坑这种哄抬粮价,赚老百姓钱的黑心鬼,他是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来,糖醋鱼做好了,开饭。”

        张可卿端着热气腾腾的糖醋鱼,笑盈盈走出厨房。

        “嫂子,太客气了。”

        江华下意识抬头,说了句客套话,然后他愣住了。

        之前进屋时,离得有些远,他只是觉得这女人眼熟,也没细看,只是感觉漂亮,身段儿好。

        特别是那身纯白的丝绸练功服,因为垂感很好,完美突显了她的细腰和长腿,再配上那绸缎般亮泽的齐腰长发,就算是背影,也能让人无限遐想。

        当时他还在心里感概,老夫少妻,娶了这么一位花信少妇,这位老师兄吃得消不?

        现在她走进了,江华这才发现,这居然是一位熟人。

        “原来是她,前世省里曾经闻名一时的女首富,没想到会是韩师兄老婆,这事儿有意思。”

        江华眯起眼睛,陷入回忆。

        说起这位女首富,她的故事颇为传奇,她崛起的时间,是在韩大师入狱后。

        那是已经是2000年了,是地产行业发展的黄金年代。

        她涉足地产,仿佛流星一般,突然崛起,然后突然陨落,前后时间,没超过一年。

        甚至在后世,很难在报纸和网络上,查到关于她的消息。

        这是为什么呢?这里面还有一段故事,与江华有关。

        这事儿要从前世,江华刚出狱那时说起。

        他那会儿刚从监狱出来,身无分文,亲戚朋友对他,也是人憎狗嫌,房子在他进监狱前,就被他卖了,拿去赌了。

        他落魄到什么程度呢?跟个流浪汉一样,天天睡大街,一日三餐都无法保证。

        他也不在乎,反正感觉活着也没意思,天天做噩梦,还不如死了清净。

        有一次他饿晕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救他的是一位疯疯癫癫的中年女人。

        那女人也就五十多岁,却满头白发,面容苍老。

        他还是从邻居口中才得知,这位中年女人是因为女儿被判了死刑,她上访无果,精神受到了打击,才变得疯疯癫癫。

        她被判死刑的女儿,正是曾经闻名省里的女首富张可卿。

        江华那个时候,在疯女人家里的照片上,见过张可卿的样子,不过照片里的张可卿,已经三十多岁了,成了名动一方的女首富,样子与现在很不一样。

        他也是通过相同的名字,加上相似的外貌,才确认眼前这个女人,就是那个被判死刑的女首富。

        关于她被判死刑的原因,说起来很讽刺,她做慈善,给山区孩子修了一栋教学楼,结果楼修好后,不到半个月,直接塌了。

        当时在教学楼上课的孩子,有七百多人,直接有三百人被埋在废墟里,没有救出来。

        这事儿一出,省里轰动一时,领导相当重视,直接派了调查组严查。

        调查的结果,是张可卿在修建教学楼时,偷工减料,没按照工程标准施工,接着就爆出这位女首富,偷税漏税三个亿。

        两件恶性事件并在一起,张可卿一审就直接被判了死刑。

        她母亲不服,说自己女儿是被冤枉的,到处上诉,可是没有任何结果,然后疯了。

        大家都认为,张可卿是罪有应得,活该被判死刑,但是江华从她母亲口中,听到了另一个不一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