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长生殿试药三十年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剑意隐患!

第二百七十八章 剑意隐患!

        玄阳,金銮殿。

        天蒙蒙亮,文武百官已经赶到金銮殿外,等着上朝。

        不出意外,坐在龙椅上的,果然是汉王赵赢。

        而站在汉王赵赢身旁的大太监,也已经换了人,乃是在汉王潜邸之时便跟在他身旁的陈大伴。

        “既然都来齐了,那便宣读先帝旨意吧!”

        赵赢对身旁的陈大伴微微点头示意,陈大伴立即上前一步,宣读圣旨。

        “朕绍承获嗣祖宗大位,兢兢夕惕惧,弗克负荷,盖今五十有一年矣,而德泽未洽于天下,心恒愧之。皇子赵赢,聪明仁孝,德器夙成,遵奉祖训,嗣皇帝位......昭告天下,咸使闻之。”

        陈大伴念完后,百官宗亲一时面面相觑,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嘉明帝被骑龙武圣斩杀,他们虽然离得远,但都看的清清楚楚。

        他根本没有时间立下遗旨,这先帝旨意,又是从何而来。

        而且这说是遗诏,更像是罪己诏。

        这遗诏之中,嘉明帝公开承认自己在位五十一年,施政不足,心中有愧。

        以嘉明帝的性格,岂会承认自己的过错?

        百官宗亲心中百转千回,顿时便明白了过来。

        所以,这遗诏是假,但搞臭嘉明帝声名是真。

        众多百官宗亲心中骇然,汉王赵赢能够狠下心来,连自己老子的名声都不顾。

        那若是有人不服,那后果,不用多想。

        众人心中不寒而栗.......

        就在此时,礼部尚书卓云贵、户部尚书刘雍已经越众而出,三叩九拜,高呼万岁。

        “臣卓云贵,拜见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旦有人带头,百官宗亲顿时反应了过来,齐刷刷的跪倒,口称万岁。

        不管这遗诏是真是假,赵赢有骑龙武圣和大玄剑仙的支持,便已经是无可争议的皇室继承人。

        至于嘉明帝的名声,他儿子都不顾忌,又关我等何事......

        就在此时,赵赢面带微笑,看向率先承认自己帝位的卓云贵,说道:“卓尚书博古通今,才学过人,在玄阳城外,力抗东海妖王,智勇双全,便由你为朕取一个年号如何?”

        卓云贵思索片刻,躬身说道:“圣上继位,天命所归,民心所向,正当隆庆天下,不如便取年号,隆庆如何?”

        “隆庆,隆庆......”

        “好,不错,朕便取年号,隆庆!”

        隆庆帝抚掌赞叹。

        皇帝即位,不等于登基。

        隆庆帝还只是个代理皇帝,需嘉明入土,守孝期满,才能举行登基大典。

        不等隆庆帝派人来寻,郭监正已经脚踩七星步,手持罗盘,步入殿中:“圣上,明日便是入土吉日,正适合送先帝入土。”

        “错过了,最近十年便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日子。”

        隆庆帝与文武百官,皇族宗亲,没有任何意见。

        按照皇室的惯例,死去的皇帝,要在祖庙之中供奉七日,才能入土。

        但嘉明帝尸身全毁,根本没有尸首,若是摆上一份衣冠,谁拜谁尴尬。

        还不如早些入土为安。

        ......

        一家欢喜,一家愁

        玄阳城外,官道之上。

        身着囚服的景王赵治,在两名衙役的押解下,缓缓向着南面走去。

        隆庆帝宅心仁厚,饶他不死,只是将他废除修为,发配南疆。

        反倒是与他同去争龙的手下,则没有那么幸运,都已被打入大牢,大多数已经被隆庆帝枭首示众。

        赵治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玄阳城,似乎要将玄阳城刻入自己的眼睛里。

        那里,差一点便是自己的......

        不过,我会回来的。

        待到再次归来之时,我将带着雷霆之军,直取玄阳。

        赵治想起了自己曾经偶然遇到的神秘人,若是有需求,可以去南荒寻他。

        南疆南荒,不过一河之隔。

        赵治相信以自己的手段,想要逃离看守,还是有机会的。

        这时,一朵乌云看似随意的遮住了天上的阳光。

        下一息,阴风吹过,随即一阵鬼哭狼嚎之声传来,赵治在陷入彻底黑暗之时,脑海中闪过最后一个念头,是武积德......

        到底是隆庆帝,还是三疯道人......

        ......

        炼药司。

        丹房之中,火光四射。

        而本来应该放置丹炉的地方,此时却架着一根修长的黑色木杖。

        木杖之上,穿插着一块足足有十余斤重的幽青色鲜肉,在南明离火的炙烤下,发出一阵“滋滋”的响声。

        再撒上何平安特制的调料,一股诱人的香味,顿时传了出去。

        不出三息。

        “笃笃......”

        “何大哥在吗?”

        丹房之外,突然传来了韩力的声音。

        “呵......”

        何平安轻笑一声,撤去了丹房之外的大阵。

        韩力见阵法波动彻底消失,确认没有了威胁,这才闪身而入。

        一入丹房,他的鼻尖嗅了嗅,见到那木杖之上炙烤的幽青鲜肉,顿时目光一凝:“这是龙肉?”

        “不错。”

        何平安笑眯眯的答道。

        这架在火上炙烤的龙肉,正是之前被他斩杀的龙王太子敖甲之肉。

        “能不能给我来一块?”

        韩力搓了搓手,垂涎欲滴。

        此时龙肉已经渐渐烤熟,表皮渐渐变得金黄起来,看着外酥里嫩,极为可口。

        尤其是这真龙血肉,有着难以形容的血肉灵力,对于韩力恢复伤势,极为有益。

        “喏,拿去......”

        何平安手一扬,那块烤熟的龙肉已经落到了韩力面前。

        接着又是一块幽青的龙肉从小鼎之中飞出,继续架在火上炙烤。

        韩力也顾不得文雅,直接用手抓住那块龙肉,便开始撕咬起来。

        一阵狼吞虎咽,十余斤重的龙肉便被他尽数吞入了腹中。

        “好吃吗?”

        何平安转头一笑,开口问道。

        “嗯......”

        韩力将龙肉之中的灵力炼化,体内的伤势,明显便好了三分。

        “这还有......”

        何平安将刚刚烤好的龙肉又丢到了韩力面前。

        “这......”

        韩力脸上露出一丝不好意思,将龙肉抓在手中,沉默片刻,才咬了咬牙,说道:“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无他,便是想问问,当年那名剑痴,你了解多少?”

        何平安缓缓问道。

        对于对抗周围异族,何平安从来不认为,这是自己一人之事。

        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九年义务都学过的知识。

        “剑痴,你居然知道他?”

        韩力有些疑惑的问道,当年那名剑痴,虽然厉害,但时间过短,不过是昙花一现,并没有造成特别大的轰动。

        也就是无双剑宗,可能会比较在意一些。

        “只是有些好奇......”

        “你若是不愿意说,那肉还我......”

        何平安伸手便要将龙肉取回来。

        韩力身形一闪,躲过何平安的龙爪手,连忙道:“那名剑痴,我也所知不多。”

        “只知道他是无双剑宗的弃徒,后来还曾去过魔域,从血魔道主那里习得魔剑之道,导致性情大变。”

        “我也是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见猎心喜,与他见了一面,还指点了他几招。”

        何平安闻言,再次开口问道:“对于他的剑意之道,你了解多少?”

        韩力身为大玄剑仙,遇到这等剑道,不肯能没有兴趣。

        “他能够领悟剑意之道,的确惊才绝艳,不过,在我看来,却有一个极大的缺陷!”

        韩力微微闭目,似乎回忆起了当年之事。

        何平安闻言,不由问道:“什么缺陷?”

        他其实对这剑痴的剑意之道,也有所怀疑,这剑意之道,简直有些太变态了。

        无视境界,无视修为。

        这剑痴明明修为全无,却能够斩出达到超脱境实力的剑意。

        若是如此,大家都放弃修行,去修炼这剑意之道算了。

        你天赋异禀,二十年便能练成。

        我天赋不行,四十年总行吧?

        总之,有些太过逆天了,若是没有缺陷,反而便有问题了。

        韩力这才说道:“我在他的剑意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无坚不摧的意志,但同时,还有着无限吞噬的欲望。”

        “你可知道,那剑痴在遇到我时,剑意已经停滞了接近三年,未有寸进。”

        “三年未进?”

        何平安皱了皱眉,别人不清楚三年未进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但他可是纵观剑痴的崛起,对于剑痴而言,剑意三年未进,简直是前所未有之大事。

        “他三年未进的原因,便是因为他的精神力,或者说神识,已经不足于支撑他,继续修炼剑意之道。”

        韩力缓缓开口解释道。

        何平安点点头,这倒也正常,这剑痴虽然精神力强悍,但也不可能,永无止境。

        “若想剑意之道,再进一步,只有两条路。”

        韩力打开了话匣子,不用何平安催问,便自己开始说了起来。

        “第一条路,便是选择吞噬他人神魂,提升精神力。”

        “这便是我为何能够感觉到他的剑意之中,有着一股无穷的吞噬之力。”

        “但是这剑痴在尝试吞噬几条妖魂之后,便放弃了此路。”

        “这是为何?”

        何平安好奇的问道。

        明明有解决的方法,剑痴为何却不继续修炼下去。

        “那是因为,他发现,吞噬一条妖魂还没什么,但吞噬的越多,他所需的就越多。”

        “到了最后,他所需的,简直到了一个天文数字,普通的妖魂,根本就满足不了他。”

        “而且,身体之中神魂过多,导致他意识杂乱,到最后,很有可能,剑意没有修炼到最强,反而他整个人会因为众多意识冲击,变成只知杀人的杀戮怪物。”

        “这么严重?”

        何平安面色一变,他本来在吞食了剑丸之后,也从中感悟到了一缕剑意之道,也已经令蛰伏在西门吹雪分身内的那缕神识细细参悟。

        他的分身之术,迥异于一般的分身,能够承载本体法力的隔空传送。

        而被他用炼神术分离出的神识,也能够独立进行一些简单的思考推演参悟。

        不过若是遇到一些麻烦的事情,还是需要本体意识降临。

        “不然你可以为,为何我不修炼那剑意之道?”

        韩力笑着反问道,他身为大玄剑仙,可以说在剑修之道上,无人出其右。

        “还有一条路是什么?”

        何平安默默问道,他还是没有阻止分身修炼,因为他相信,拥有地煞七十二术的剑术,遇到这些问题,应该能找到解决之道。

        “第二条路,便是修炼壮大神识的功法。”

        韩力继续说道:“当年,我便是看出了这个问题,所以才传授了他两层大衍决,替他缓解了燃眉之急。”

        “但是他这剑意之道,实在太过逆天,一旦剑意达到真仙巅峰,便是大衍决,也力有不逮。”

        这大衍决,正是韩力修炼神识的法门。

        所以韩力的神识,也是高于一般同阶修士。

        “那剑痴,最后去了哪里?”

        何平安开口问道。

        “当年我指点过他大衍决后,他曾说过,要去外域寻找机缘。”

        “如今,要不就是去了外域,要不就是已经陨落了。”

        韩力摇摇头道。

        何平安运转小衍神数,天数还未运转,便被一道冰冷恐怖的剑意,斩断了推演之法。

        “应该没死......”

        何平安苦笑道,能够斩断推算,定然还未死。

        只是不知,此人已经变成了只知杀戮的怪物,还是已经寻到了解决之法。

        “对了,你刚才提到血魔道主,你对他了解多少?”

        何平安连忙问道,韩力守护大玄多年,应当对大玄西面的老对手,极为了解。

        “血魔道主与我并不是同辈之人,准确的说,他的寿元至少有两千岁......”

        韩力看了一眼何平安又拿出的一块龙肉,勉为其难的娓娓道来。

        许久之后,何平安理清了他所说的重点,总算将这血魔道主的来历弄清楚了。

        血魔道主,最初,并不是魔域之人。

        而是前朝大乾的护国大将军。

        然而随着大乾皇朝分崩离析,血魔道主似乎也堕落魔道,离开了大乾,转投魔域。

        历经数百年,击败无数竞争对手,这才成了魔域之主。

        果然,还是韩力知道的多一些。

        何平安不由心中暗喜,对于血魔道主的身份,终于不再是一片白纸。

        消化完这一切,何平安想起了今日朝堂之事,状似无意地问道:“那遗旨,是你命人拟的?”

        “嗯......”

        韩力抱着龙肉大快朵颐,含糊的回答道。

        果然是你.....何平安心道,这厮身为大玄剑仙,心眼却如针尖一般小。

        嘉明帝人都死了,他也不放过......

        “干的漂亮!”

        何平安竖起了大拇指。

        人书之中,武积德也刚刚从城外返回......

        ......

        “夕绯,我回来了......”

        何平安下值回家,一踏入仙草堂,便第一时间向还在前面忙碌的红夕绯吆喝道。

        “公子,饭菜刚刚做好,就在后厅桌上放着,您现在去,正合适......”

        红夕绯正在为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头诊脉,头也没抬的说道。

        每一天,红夕绯便是再忙,也会按照何平安下值的时间,提前做好饭菜。

        所以每日回来,何平安都能吃到热腾腾的可口饭菜。

        “夕绯,今日诊完这个病人,早点打烊。”

        何平安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走入后厅,反而渡着步子,慢慢来到了红夕绯面前,暧昧地传音道。

        我今日这么早回来,连丽春院都不去,可不是为了吃一口饭菜.......

        “嗯?”

        红夕绯听到此言,不由放下了老人的手腕,抬起了姣好的面庞,好奇的看向何平安。

        正好对上了何平安略带一丝火热的目光。

        公子的目光怎么有些怪异......红夕绯的脸庞,瞬间便红了起来,还不待她回答。

        就在此时,那名前来诊治的老人早已忍耐不住,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你这哪里来的年轻人,懂不懂规矩,要看病,后面排队去......”

        “就是,后面排队去......”

        “不知道先来后到吗?”

        还在老人身后排队的十余名大妈级别的病人,见到此景,也以为何平安要插队看病,纷纷指责道。

        口水四溢,喷溅而出,便是何平安身为骑龙武圣,陆地键仙,也经不住十几名大妈的连番轰炸,接连败退,到了最后,只好灰溜溜的回到了后厅之中。

        便是走了,那些大爷大妈依旧对着何平安的背影指指点点,长吁短叹,言下之意,如今世风日下,我们作为老人,都没有插队,一个有手有脚的年轻人,居然做出插队这等丑事......

        红夕绯看着何平安狼狈的模样,不由捂嘴轻笑不已。

        公子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吃过这种亏了......

        ......

        ps:报告诸位大佬,有时间来起点给个订阅,目前均订只有四百六,还差四十......

        ------题外话------

        感谢圆月弯刀摩、febme的月票,感谢诸位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