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幼稚父亲

第四十九章幼稚父亲

        君容沉默一下,说:“他确实很会玩弄人心,只要是个有抱负的皇帝,怕是都很难拒绝这一点。”

        他看向萧钰:“那云皇答应了?”

        “答应了就不会找我谈了,他还在考虑,毕竟花烨不是善茬,和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还是要小心些的。”

        萧钰歪了歪头,斜倚在榻上说:“比起他,我还更可靠些,起码有所为有所不为。”

        “也是,那太傅接下来有何打算?若是我们想说服云皇,怕是也不简单吧?”

        君容若有所思。

        “若说之前,确实不容易,但现在……”萧钰笑了下,眼里闪过几分算计,“他还欠着我们人情呢。”

        君容一愣,随即莞尔:“虽然事情是六公主做的,但到底是发生在他眼皮子底下,他也脱不了干系。”

        “嗯。”

        萧钰施施然起身,整理了下自己略有些散乱的衣襟,“走,去和他谈谈。”

        “现在?”君容看了眼窗外暗下来的日光。

        “嗯,趁热打铁效果好,顺便还能蹭一顿晚饭。”

        萧钰笑着冲他伸出手,“穿鞋。”

        “行。”

        君容抓住她的手借力起身,穿上鞋之后就跟着她去了逐日宫。

        ……

        楚央坐在圈椅里,斜斜的靠着一边扶手,另一只手随意的搭着,缓慢的转动大拇指上的血玉扳指,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李勋在旁边给他添茶:“陛下,要不要传膳?”

        “再等等。”楚央缓慢的眨了下眼,低声说。

        李勋不解,等?等谁?

        楚央自然不会给他解释,他只能听话的站到一边,默默等着。

        不过没一会儿,一个小太监就从门外进来,跪下来道:“陛下,贵客和容公子求见。”

        李勋转头偷觑楚央的脸色,果然见他弯了弯唇角,露出了个意料之中的笑容。

        哦,原来陛下是在等贵客上门!

        李勋笑着问:“陛下可要见他们?贵客倒是会挑时候,这正是用膳的时间。”

        楚央起身,活动了一下,“去叫他们进来,吩咐御膳房传膳。”

        “是。”

        小太监叫人,李勋去传膳。

        楚央在殿内走了一圈,最后在榻上坐下了。

        萧钰和君容进来的时候,他难得给了君容个好脸,“来了,坐吧。”

        他冲着对面的圈椅扬了扬下巴。

        “谢陛下。”

        萧钰和君容一左一右的落座,楚央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最后视线定在君容身上,温和的问:“怎么样,身体舒服些了?”

        他对君容态度好,君容也不会对他冷脸,客气的说:“多谢陛下关心,已无大碍。”

        “那就好,不然你是没看见,阿钰那脸色臭的,简直像是要把我的皇宫掀翻!”

        楚央打趣的瞥了坐姿标准的萧钰一眼。

        萧钰浅笑:“关心则乱,陛下见谅。”

        她没否认,也没害羞,坦坦荡荡的承认了。

        楚央剑眉一挑,英俊深邃的眉眼又极快的柔和下来,“好,我就喜欢你这个爽快劲。”

        君容也侧脸看向萧钰,虽然没说话,但那眼神分明是在说:我也喜欢。

        “啧——”楚央见不得他俩腻歪,便出声打断,“六公主这件事,我知道你是给我面子,所以就这么轻轻揭过了,但在我的地盘,其实你大可不必委屈自己。”

        听楚央说了这么一句,君容眯了眯眼,这态度好像比之前更亲切了些?是错觉吗?

        萧钰摇摇头:“我说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做到了,就算报仇了,没必要闹那么大。不过可一不可二,若再有下次——”

        “不会有下次了。”楚央坚定的说:“我马上就给她定亲,让她嫁出去。”

        萧钰敏锐的捕捉到了他话里的字眼,“嫁出去?”

        “对,她不适合再留在明都里,出去冷静冷静,对谁都好。”楚央面不改色的说:“这么多年我对她仁至义尽了,是她自己忘了初心,生了妄念,我就帮她断了这个念想。”

        萧钰打量着他,见他神色平静,眼神淡漠,不由得感慨,有些人就是天生的枭雄,情爱注定不会成为他的绊脚石,多年的感情,也不能改变他的行事作风。

        六公主,只能是他的一枚弃子。

        殿内沉默片刻,李勋恰好进来了。

        “陛下,晚膳来了。”

        “嗯,呈上来。”

        “是。”李勋冲着后面一招手,宫女们鱼贯而入,手里皆端着精致的佳肴。

        楚央起身说:“有什么事吃完再说,难得咱们三人能坐在一起心平气和的吃一顿。”

        “陛下既然这么说了,盛情难却,那我们就叨扰了。”

        萧钰和君容一前一后落座,楚央笑道:“你们掐这个点来,不就是来吃饭的?不然怎么不晚点来?”

        “陛下,有些话知道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萧钰看着宫女试毒之后把筷子递给她,她伸手接过,等楚央动了筷子才夹菜。

        楚央颔首:“是我不好,不应该戳穿你,女儿家脸皮薄,得留点面子。”

        君容已经养成了习惯,见桌子上有汤,就接过勺子给萧钰盛了一碗,放在她手边。

        “这个藕看着很新鲜,太傅尝尝。”

        “好。”

        楚央:“……”

        李勋在旁侧瞧着,暗暗心惊,不愧是贵客啊,陛下何时对其他人这么和颜悦色过?

        六公主?宁安郡主?

        啧,都没有。

        李勋脑子里过了一遍,越发看重萧钰,以后在贵客面前,得更恭敬些。

        楚央见萧钰和君容互相夹菜,心里更不是滋味。

        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了呢,要不我走?

        他忍不住轻咳一声,顿时吸引了萧钰的注意力。

        萧钰挑了下眉,见楚央的碟子里空空如也,再看看君容碟子里堆积如山,终于良心发现了。

        她顿了顿,拿起公筷给楚央夹了块鸡腿:“陛下日夜操劳,多吃点。”

        君容:“……”

        他不甘心的看了眼鸡腿。

        楚央的脸色倒是瞬间就好了起来,“嗯,阿钰有心了。”

        他眼角眉梢的愉悦遮都遮不住,瞥了君容一眼可惜的说:“要是鸡多长一个腿就好了,我们三个人刚好够分。”

        君容:“……”

        得了便宜还卖乖,幼稚!

        ------题外话------

        昨天虽然没有被审核,但是还是违规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又社死了一次,然后小幅度修改了一下,最近我要清心寡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