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偏执反派他宠我上天在线阅读 - 第233章 老公,我是不是太残忍啦?[2合1大章]

第233章 老公,我是不是太残忍啦?[2合1大章]

        软脚虾?

        男人在某些方面,总是会异常地好强!

        尤其,还提及到了蔡勋杰。

        赵光华荤素不忌,活到他这份儿上,明星也好,网红也罢,甚至是黑白两道上的男男女女,只要是他看上的小年轻,他想得到的就没有失过手。

        哪个不是被他玩得求饶?

        此时,顾随心竟然出演嘲讽他是软脚虾?

        这种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的话,足以让赵光华的脸色,黑得可以跟山里的矿媲美了。

        但刚刚那下电击,确实让他冷汗瞬间就冒出。

        多少年没受过这样的罪了?

        赵光华咬牙,将后面的吃痛声忍下,抬起眼皮恶狠狠地瞪向顾随心,“你他妈……”

        “嗞——”

        电击声响起,这次是戳在了赵光华的小腹处。

        他骂人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这股剧痛刺激得想要弯身弓背,来缓解强大的痛感。

        奈何,他被反手绑着,根本做不到任何稍大幅度的动作。

        只能硬撑!

        偏偏,顾随心还狠。

        她“嗞”在他身上,三秒后才摁下开关,关掉。

        赵光华在感受到剧痛骤然消失那瞬,刚松口气,紧接着又是“嗞”的一下,剧痛再次袭来。

        这简直跟凌迟一样,让他在痛苦中,还逐渐加深了恐惧。

        赵光华不知道,顾随心到底要这样折磨他到什么时候。

        但,这种未知的感觉,让他这么多年造就的冷静和忍耐,逐渐面临着崩塌。

        顾随心反复了几次后,她叹了口气,看向陆行止,“老公,我有点累。”

        “那你歇会儿,我来?”

        “但我觉得吧,赵申身为他的外甥都被我电了那么多下才晕,他身为舅舅,怎么都得比赵申多挺一半的时间吧?”

        闻言,赵光华的面部肌肉都颤了颤。

        他牙都快咬崩了,“你……”

        开口那瞬,赵光华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在打颤,停了一秒才压下那股生理上的恐惧,沉着声音道:“你还这样对赵申了?”

        “咦?你不知道?”

        顾随心似是很惊讶的样子,紧接着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对哦,他是在你被抓后,去扈氏找麻烦,后被带进警局的,你们没来得及见面交流。”

        赵光华:“……”

        他沉默几秒,品出这话前后的味儿了,“他被抓,这事儿跟你有关?”

        “你是指他跟沈心怡的事,被曝光还是指我趁他病,要他命,让他跟扈珠离婚净身出户的事?”

        赵光华:“???”

        你这还带附赠信息的?

        顾随心当然不是口误,她就是故意的。

        赵光华现在已经是他们手上捉回来的鳖,这鳖之前太可恨,还害了那么多人,连掘人祖坟的事儿都干了无数桩,她除了要彻底将他踩死进监狱之外,自然也要彻底爽到才行。

        爽,可不止是对他进行肉体上的折磨。

        精神上遭受到折磨,这才叫真正的现世报。

        顾随心将电击棒在手里转了转,下意识地耍了个花棍,紧接着道:“说实话,赵老板你确实是被你外甥给坑了。”

        陆行止将旁边倒在地上的椅子搬了张过来,脱下外套垫上后,拉了拉顾随心。

        顾随心见状,把衣服拿起来重新披在他身上,道:“我没洁癖!”

        她替他拢了拢衣领,“后半夜还是挺凉的,你别感冒了。”

        赵光华:“???”

        神经病吧?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搁我这秀恩爱?

        被老婆关爱的男人,自然心里舒坦。

        陆行止还想说些什么,顾随心已经将椅子拽过来,双腿岔开落座。

        她反着坐下来,椅背在她身前,她趴在椅背上,一手伸过去牵陆行止的手,一手则搭在椅背上,拎着电击棒晃啊晃的,十分抢赵光华的视线。

        陆行止快速将手穿过衣袖,牵住了顾随心的手,站在她旁边。

        顾随心这才把视线从亲亲老公身上收回,再盯回赵光华时,她眼神都冷了几分。

        “当初如果不是赵申想护沈心怡,在背后做了些手脚,替她买热搜,替她买水軍来黑我,甚至还想爆料我隐婚生子的事,赵申在我这儿,压根就是透明人。”

        “放屁!赵申跟我说,明明是你联合扈珠,给他下套!”

        “是吗???”

        顾随心才不承认,她是发现赵申是沈心怡的金主,而她想要拉拢的反派教母是扈珠,才打算一箭双雕,利用个赵申小人渣,把她跟扈珠的关系直接绑紧呢!

        嘻嘻嘻!

        反正,都是人渣的错!

        人渣就得被惩罚,就得送进小黑屋里蹲着!

        她这是为民除害!

        (#`o′)

        顾随心将无辜的小眼神,拿捏得死死的。

        她叹了口气,道:“还真不是我给他下套,是他想对扈老爷子动手,被扈珠提早察觉罢了!再说了,他跟扈珠之间有名无实的婚姻,你不也清楚吗?要怪,就怪他太贪心!入赘就入赘嘛!已经从野山鸡变成了小凤凰,还想什么呢?”

        “结果,贪心不足蛇吞象,他竟然想把人家扈家给薅秃噜皮,那怎么行呢?”

        “扈家那是他能薅的吗?你当人扈老爷子真老了啊?”

        “就算人家老了,人老爷子的人脉,是你们这种小杂皮能动的?”

        顾随心噼里啪啦的一顿说,话到此处时,白眼都翻起来了。

        “人家跺跺脚,别说赵申那小杂种了,就算是你这老杂……嗐,就算是赵老板你,不也得怂一怂么?”

        “……”

        赵光华想插嘴,但都没找到机会。

        他气得半死!

        明明,是她一步一步的棋下过来,给他们都设了套。

        现在还在他跟前装无辜!

        确实,要怪就怪自己!

        当初太小看她了!

        顾随心才懒得理会,赵光华的内心呢!

        她看到赵光华那愤恨的眼神又朝自己扫了过来,她直接举起电击棒,直接打开按钮,就给他“嗞”了下。

        赵光华完全没有任何防备,就被电击棒戳了下大腿内侧。

        他这下,被电得天灵感都快掀开了。

        之前好歹叫出来,还能忍。

        这次,他从喉咙发出低吼时,白眼都电出来了。

        顾随心满意地笑笑,道:“嘿!出其不意效果就是好。”

        赵光华:“!!!”

        妈的!

        痛死老子了!

        内心有一万句mmp想骂出口,奈何,此时他忍了又忍,愣是闭上了嘴。

        他发现了,顾随心这女人,看着娇媚艳丽,其实心狠手辣!

        不是个善茬!

        “你到底想怎样?”

        “不怎么样,就是想折磨下你。”

        “……”

        顾随心这么直白,搞得赵光华瞬间无语。

        他知道今晚,自己是不会有好日子过了,干脆摆烂。

        双眼一闭,一副“有本事弄死我”的样子。

        顾随心扭头,看了眼陆行止。

        “老公,他这是没求生欲了?”

        “演给你看的。”

        “我也觉得。”

        顾随心说完,又电了赵光华一下。

        赵光华没忍住,发出了一声,“艹!”

        “看嘛,我就知道你是在装。”

        “我电你试试?”

        “可惜,你电不着我。”

        顾随心笑得格外艳丽,落在赵光华艳丽,就格外气人。

        他此时,其实已经有些气虚了。

        赵光华这一天,本来就折腾得够呛。

        屯刀片,导致喉咙受伤。

        进医院处理后,之前还有麻药替他阵痛。

        麻药的效果在他们从古玩出来时,就渐渐失效,他就不怎么想说话了。

        以至于,他被荣谨屿黎刚他们制服时,发现姜默不但没有帮他对付陆行止,反而还在旁边看好戏,他就知道自己今天完了。

        他喉咙痛,浑身都被电麻了。

        连吃痛时,叫都不敢放肆叫,怕将喉咙那块的伤口震裂开。

        不然,赵光华怎么可能这么安静?

        半点都不挣扎!?

        到这个地步,他依旧想找机会,能溜就溜,不能溜,至少也要安稳地回到警局那边。

        进监狱又怎样?

        他手里还拿捏着完整的供货链和渠道商,他就不怕,趁乱逃走的张润丰不会想办法来保他。

        要不说,赵光华姜还是老的辣呢?

        他可比赵申沉得住气多了。

        只可惜,电击的痛楚,不是他想摆烂就摆烂的。

        这他妈完全就是纯粹的生理疼痛反应!

        顾随心趴在椅背上,整个人还露出了几分茫然,“喂,你觉得你还能挺多久啊?我都有点困了,要不我直接给你个痛快吧!”

        赵光华:“……”

        他很想问一句:你是想把我电死还是?

        陆行止憋着笑,抬手在顾随心头顶上揉了揉,“不是说只想给他留一口气?”

        “打人太费力气了,我就想把他电昏过去,跟赵申差不多得了。”

        “我记得赵申,当初好像挨了一脚?”

        “对哦。”

        话落,顾随还看了眼赵光华的腹下位置。

        赵光华瞬间觉得,身下一紧。

        电击还未到来,他已经隐隐感到巨痛了。

        顾随心无奈,“但是这样会不会太残忍啦?”

        “他想来抓你时,可没觉得这对你来说很残忍。”

        “嗯呐!”

        顾随心眼神一亮,“老公你说得对!我就不该心软!对敌人心软就是对自己残忍!”

        她把电击棒戳在赵光华小腹的位置,却没有打开。

        赵光华下意识抖了抖,就听到顾随心继续说道,“那我跟他做交易,不算圣母心吧?”

        “交易?”

        陆行止还未开口,赵光华就仿似看到了希望,“你想跟我做什么交易?”

        “你闭嘴,我跟我老公商量呢!”

        “……”

        顾随心收回冷瞥赵光华的那一眼,对上陆行止浅笑的眸子时,又弯起眼睛笑了起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陆行止点点头,“懂。”

        “好勒!”

        顾随心把开关开到最大档,猛地电了赵光华一下,赵光华浑身抽搐了几秒,在忍住叫声的时候,他感觉到喉头一阵腥甜。

        艹!

        伤口裂开了。

        他咽下渗出来的血,蹙着眉头盯着顾随心的手。

        这么来回的电击和折磨,他已经受不了这种突然的袭击。

        盯着她的手部轨迹,起码能给自己的心理减压。

        顾随心耸耸肩,“哎哟,不好意思,电顺手了,这下没打算电你的。”

        赵光华:“……”

        他再次咽下血水,没说话。

        顾随心则直接说道,“我老公宠我,只要我满意了,今晚你就可以免去接下来的皮肉之苦了。”

        “你……”赵光华缓了缓喉头的不适,哑着嗓子颤着声音问道,“你想达成什么交易?”

        “把你手里贩卖国宝古董的脏活儿记录,全部交出来。”

        “……”

        赵光华眼底的光,瞬间黯淡,“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可是你唯一的机会,提早告诉我们,你还能捞个配合警方调查,坦白从宽的机会。你闭口什么都不说,回头还不是一样会被查得底朝天?”

        “我做的是正经的古董生意,你别想泼脏水给我。”

        “嗐!真是嘴硬!”

        顾随心小白眼一翻,道:“你的好侄子,都快把你的底掀翻了,你还在这装呢!”

        说罢,她便打开q之前发过来的信息。

        很多都是赵光华之前的一些暗线交易,这些东西很难查,q也是花了些功夫,且用了些黑客必要时用的手段。

        这些证据,是无法提交到司法层面的。

        但……不代表不能利用。

        她把手机怼到赵光华跟前,那些交易记录,连客户的名单都有,赵光华脸色骤然大变。

        他慌了!

        这些客户资料,交易渠道和交易记录,是他自信不会被任何人拿捏的。

        甚至,还能用来要挟张润丰。

        却没想到,已经被爆出来?

        他再仔细看了看,赵光华冷汗瞬间浸湿全身。

        赵光华能百分百确定,这些不是赵申爆出来的。

        他从未跟赵申提及过国外渠道这块,赵申只知道他一些道上的客户和比较值得信任的“下地”联系人。

        赵光华盯着顾随心,“你哪里来的这些东西?”

        “怕啦?”

        顾随心耸耸肩,道:“所以,你现在没得选!除了跟我合作,把这些交待出来,我还能替你去说几句好话,你不配合,那就只能我去举报咯!”

        “那你去吧!”

        赵光华死猪不怕开水烫,“你这些证据不是正当手段得来的吧?根本不能当证据。”

        “是呀!”

        顾随心对赵光华的态度,也有所预料。

        她将手机收起,笑道:“你是硬骨头,你嘴硬撬不开,那你的手下呢?你的这些客户呢?亦或者……你觉得张润丰对你的忠心,能抵得过利益吗?”

        赵光华:“……”

        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