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庶女太子妃在线阅读 - 第799章 黎的心意

第799章 黎的心意

        皇后的葬礼全部办完,黎思楠心中还有着几分感怀。

        丧礼结束,前来参加的一众朝臣和官眷全部都是向着宫外走去。穿了一身素白衣裳的黎思楠也是在春桃的搀扶下起了身。

        整整在宫中跪了一天,她们这些官眷对着皇后只能够表现的愈发的尊崇,愈发的伤痛。

        结结实实的跪了一整天,膝盖以下已经全然没了知觉,好似是这一双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一般。

        即便春桃在一旁仔细的搀扶着,黎思楠也是有那么一下没有站起来。

        春桃:“主子,你注意些,奴婢马上就扶你出宫。上了马车就好了。”

        黎思楠回过头,目光瞧向了身后的一座宫殿,目光坚定道:“不,比起这个……我还有另外一桩事情要做。”

        春桃迷惑不解,只能扶着黎思楠一步步向着深宫之中走了过去。

        当瞧了瞧走过去的方向时,春桃还是一惊:“主子这是……要去见成妃娘娘?”

        “现如今后宫之中的女人,要么死要么残,要么被关入冷宫之中。也就只有成妃虽没有高升,也没有遭了贬斥。将来,就算成妃不能坐到皇后之位,他的位份在后宫之中,也将会是最高的。”

        “现如今去瞧瞧,顺便说上些暖心话,不就是正合适的吗?”

        黎思楠倒了成妃的宫殿外,经过宫人的通传之后,便是入了宫中。

        成妃软软的坐在大椅之上,眼眶还红彤彤的。黎思楠跪在下头的时候,也听着了成妃那掩不住的哀戚哭声。

        不论其中有几分是真的缅怀先皇后,起码那哭嚷的声音是到位了。

        成妃接过下人递过来的放置了冰块的铜球,一点点在眼眶下敷着,只想着尽快将肿给消下去。

        连看都不曾看黎思楠一眼:“今日已经跪了一整日了,身子还能撑得住?还是早些回了府上,乖乖歇着吧。就算你能够撑得住,也要想想你腹中的孩子,能不能撑得住了。”

        黎思楠背后浮起一丝冷汗来,她也是听出了成妃那话中的威胁之意。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腹中的孩子的缘故,在成妃手中,她未必能够活到现在。

        黎思楠恭敬道:“儿臣只是想着,已经许久未曾来拜见过娘娘了,今日也是个机会,所以特地来了娘娘宫中一趟。”

        “哦?”成妃话尾带了一丝尾音,透着几分不屑:“黎思楠,你应当是很清楚。本宫之所以到现在还能够留住你的性命,全然是因为你腹中怀着小十四的孩子。”

        “本宫同样也知道,你可不是如同这皮面上瞧起来的,像是一朵小白花一样的人呢。”

        干脆是起了身,走到了黎思楠的面前,勾起黎思楠的细细的道:“你若是老老实实的,本宫还能保你一些日子的荣华富贵,可是……”

        成妃看向了黎思楠的那一双瞳孔,乌溜溜的透着光,又像是包了一池春水似的,任何男人看上一眼,只怕都会在这眼眸之中沉沦,难以抽身了。

        只是,成妃此刻瞧着那娇滴滴的黎思楠,剩下的也只是厌恶罢了。

        这样的一个肮脏的女子,嫁给了陆凝安也就算了,竟然还染指了陆烨霖,她最为看重的十四子。

        真是多瞧一眼,都觉得晦气。

        黎思楠感受着捏住她下颌的手,愈发的用力,似乎要被成妃给捏碎了一般。

        良久,成妃才是松了手:“安安稳稳的养胎吧,这算是你最后的护身符了。”

        说罢便是没了兴致再去瞧黎思楠一眼,让身边的嬷嬷送了黎思楠出去。

        成妃想了想黎思楠又是想了想君念之,这两个人她都不喜欢。可若真的要仔细说上一二的话。

        君念之起码是放在明面上卑劣无耻,且还是有底线的。但黎思楠却不是这样,光是黎思楠身为嫂子竟然对陆烨霖出手。

        这一桩事情,她光是想想,都能够将黎思楠给打死数几百次。

        ……

        黎思楠带着春桃走出了成妃的宫殿,嬷嬷在一旁还是恭敬客气的。

        春桃瞧着黎思楠面上情绪阴晴不定,小声道:“主子何必去找了成妃,只是……扳倒皇后,主子也算是在其中出了不少的力的,成妃娘娘这不是过河拆桥吗?”

        “嘘。”

        黎思楠立刻嘘声:“还没走出宫去呢,就在宫里敢说这种话,是嫌自己的命长吗?”

        春桃连忙低垂下了头,不敢再去多言语什么。

        一路出了宫,上了马车。太阳还没升起的时候入了宫中,如今月亮都快要当空高挂了,她才是出宫。

        上了马车,春桃本以为黎思楠会直接向着王府回去。然而马车行驶了还没一段路,黎思楠忽然开口道:“掉头,去君府。”

        “啊?主子,这个时候去君府吗?”

        黎思楠幽幽的道:“去瞧瞧又能怎么样?毕竟,她可是我当做最大对手的人啊。而且……”

        她总是很难去相信,君念之就真的这么死了。那样一个狡猾如狐狸一般的女人,怎么可能让自己死的这么狼狈,被一场大火化成了灰烬。

        这样的死法,总归想着是太过的……悲哀了些。

        春桃想劝,话到了嘴边,又是给咽了回去。只能吩咐着马夫将车头给调转了一个方向。

        马蹄一踏,马车便是迅速向着君府奔驰而去了。

        曾经风头无两,无限风光的君府,一夜之间便像是成了人人眼中嫌恶的万恶之源似的。

        被烧的焦黑一片的君府,此刻更是连个大门都没有了。

        本以为还有人会在君府前守着,然而却是黎思楠想多了。

        下了马车,一步步的走了进去。空气中烧焦的气味一直难以消散,一脚踩下去,又是发出了咔擦的声音,听着像是什么东西被踩断的声音。

        黎思楠却是没在意太多,在春桃的搀扶下,直直的向着君家的祖宗祠堂过去了。

        祖宗祠堂是最开始起火的地方,也是整个府中被烧的最为严重的地方,被水龙队一番救火下来。

        房顶也已经是没了,倒塌的屋顶,将宗祠砸的稀巴烂。

        各种牌位,也是摔得东倒西歪,什么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