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庶女太子妃在线阅读 - 第797章 有些不明

第797章 有些不明

        君老夫人仰着头将话说完,脸色忽然间变得极为难看,一口血如同血箭一般喷了出来。

        君易槐连忙上去搀扶,君府之中一时间乱成了一团。

        火越少越大,御林军想要冲进火场之中,去搜寻君念之的下落。然而顶着火势冲到了宗祠门前,才是发现一把锁从外面将门给锁上了。

        连着推了几下,那扇门却是如何都推不开。

        身上披着的浸湿了麻布,此刻也在高温的火焰炙烤之下,快速地蒸发着。

        “快退吧,再不退出去,咱们也活不下去了。”

        另一人犹豫了一下:“可是皇后娘娘还在里面……”

        旁的人道:“这么大的火,又被封了门窗,就算还在里面,也被浓烟呛死了。若是咱们再不退出去,咱们便是要没了性命了。”

        几人互相瞧了一眼,纷纷是向外跑着。

        跑出火场,身上已经是被火势给烧得焦黑,胡子眉毛几乎被烧没了,头发也烧的卷成了一团。

        首领瞧着那几人:“怎么回事?皇后娘娘呢?”

        一人跪在地上,拱手道:“将军,火势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宗祠的门被一把锁死死的锁上了。兄弟们几个根本进不去啊,如果皇后娘娘当真一直在里面的话,只怕……”

        那话谁人都不敢说,毕竟是如果大不敬的话。

        在看到君念之的尸首之前,这种定论,谁人都不敢说。

        君易槐那边正照看着君老夫人,听到这边的动静,一下是站了起来。

        “门被上了锁?怎么可能?是誰上的锁?”

        将领向着君易槐冷哼了一声:“哼,这是发生在你们君府上的事情,本官还想向君丞相讨个说法呢。不过……不论是怎么一回,还得请了皇上定夺了。”

        朝堂之上,文臣武将向来是不对付的。即便君易槐在前朝极为会为人处世。但这种隔阂却始终是难以逾越的。

        丞相府走水的消息很快便是传到了五城兵马司,并且迅速派了水龙队前来救火。

        但这火势委实来的来的奇怪,只是瞬息间,便吞没了整个君家宗祠。而又是借着风势,很快将火势蔓延到了整个君府。

        即便水龙队的到来,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将火势给迅速的控制下去。

        一直是到了夜间,君府的一片火海才是彻底被扑灭。只不过诺大的一个君府已经被烧毁了大半,空气中的那股烧焦的气味,久久难以消散。

        君府的众人,也已经被先行看押了起来。

        ……

        消息传到乾清宫的时候。

        陆韩君将手中正看着的奏折狠狠的摔在了那将领的脸上:“荒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朕安排你与皇后同行,为的就是保护皇后的安危,你现在却告诉朕,皇后遭了火灾?”

        将领跪在底下,那一封奏折落在了地上。

        “微臣深知,皇上将皇后娘娘交给微臣,就是让微臣保全了皇后娘娘的安全。微臣已经派人将整个君府围的如同铁桶一般,就算是一只苍蝇也别想进出,只是微臣万万没想到,府内竟然会出这么大的乱子……”

        陆韩君眉头一皱:“府内发生了乱子?发生了什么?”

        将领心中一喜,能够将脏水往外泼,不论皇上会相信多少,能泼一些,也是一些了。

        “皇上,微臣将君府的一众老小全部看押了起来。先是一一盘问之后,有几个丫头是在正厅伺候的。说有听到一些动静,皇后娘娘和君家的老夫人似是爆发了剧烈的争吵。”

        陆韩君眼眸中的冷意,像是淬了毒的蛇牙一般。

        想了想道:“将人给朕带进来。”

        将领点头连忙是出去,很快带了两个瑟瑟缩缩的小丫头便是走了进来。

        将领在两人的膝盖窝踢了一脚,两人齐刷刷的便是跪下了。

        “奴婢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陆韩君一摆手,此刻只觉得极为的烦闷。

        “你们二人听到了君老夫人和皇后大吵了一架?”

        左边的丫头名为红玲,害怕的点了点头:“奴婢不敢有丝毫的假话,主子们当时在屋内谈话。奴婢便是在门外等候着,随时等着主子通传之后便进去伺候。”

        “奴婢当时却是听着,老夫人在里面大骂皇后娘娘,说皇后娘娘不尊长辈,又说皇后娘娘不将整个君家放在眼里。说后悔了将君念之送入了宫里。”

        另外一边的丫头,紫郡也是道:“奴婢也听到了,而且皇后娘娘和老夫人一同出来之后,明显是瞧着脸色有些不对了,且是入了宗祠之后,两人似乎又是大吵了一架。但至于吵了什么,奴婢便是没有听见了。”

        陆韩君一只手摩挲着下颌,神色却是极为的难看。

        这两个丫头说这话的时候,他一直注意着这两个丫头的神色和举动。虽然都表现的极为害怕,而且从她们的一些微小动作之中,也看得出来,的确是没有撒谎。

        但他也明白一桩事情,人在恐惧和害怕的状况下。很容易会产生一些幻觉,并且容易将自己产生的一些幻听和错觉,当成了是自己亲耳听见了,亲眼看见的事情。

        她们的话中,应当有七八成能信,剩下的一些,应当便是虚构的了。

        “将她们先带下去吧,此事还不能下定论。”

        两个丫头哭嚷着被带了下去,陆韩君道:“那,皇后可有踪迹?”

        将领面色沉重的道:“五城兵马司的水龙队将火灭了之后,微臣带人将宗祠的锁给撞开了。里面正有三具被烧成焦炭的尸身,已经无法辨别了,若从身上的衣裳来瞧的话。围着的那两人,应当是皇后娘娘身边的白毫和丝雨,而中间的则是皇后娘娘了。”

        “娘娘的尸身,现如今已经被仵作给抬回了宫中。至于剩下的事情,便是要请皇上来做定夺了。”

        陆韩君愣了愣,这一切都好似不该是这样,可是在火场又的确知道了君念之与那两个奴婢的尸身。

        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也的确是听说过,君念之在成为皇后之前,并不得府上的宠爱。甚至比着下人也强不到那里去。

        此番为的,就是用自己的身死,将整个君架置之于万劫不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