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姝谋在线阅读 - 第477章 宁小姐,你没事吧?

第477章 宁小姐,你没事吧?

        绾宁笑了,笑意却不达眼底。

        “你倒是会说笑话,明明是强娶,却装出这副深情的模样。

        若是真心喜欢,不是应该尊重我的意愿,以我的感受为前提吗?拿着占有欲,只为了满足自己,打着喜欢和爱的名义,却做着伤害对方的事情。这就是策王口中的深情吗?

        那策王的喜欢,我不敢苟同,也担不起。也是了,大概也没有人教过你,真正的喜欢是什么样子的,策王这样的人,应该永远也感受不到。”

        绾宁顿了顿,直直看着他:“策王如今的样子,让我感觉到恶心。”

        策王看着绾宁一脸恶寒的模样,听着绾宁出口的这些话,脸色发白。

        “既然你说本王不懂,那本王就不懂。总之,本王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嫁入策王府。”

        绾宁看着他,没有害怕,也没有怀疑。

        她知道,这样的事,君策做得出来。且害怕无用,还会让对方变本加厉。

        她冷冷淡淡的开口:

        “如此,那便鱼死网破吧。”

        说完,绾宁便要往外走。

        君策见绾宁态度如此强硬,又气又怒。

        直接两步上前,拦住绾宁的去路,绾宁皱眉,避开他的手。

        正准备直接叫人,后头传来大喝:

        “你干嘛呢,快起开起开。”

        绾宁看过去,是楚锦年,后头跟着君恒。

        此时,楚锦年快步过来,指着君策怒目而视,

        “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堂堂王爷,来他人府中做客,居然是一副登徒子行径,这就是无耻下流不要脸。你懂不懂礼貌?”

        楚锦年骂骂咧咧的进来,半点面子都不给君策,若是别人,多少要顾忌着些,他一个东晋皇子,可没必要。

        君策皱眉,往旁边退了一步。楚锦年白了他一眼,看向绾宁:

        “宁小姐你没事吧?”

        绾宁看了一眼四周快要围过来的侍卫,语气淡淡:“没事。”

        君策也顺着绾宁的目光看过去,那些侍卫都是好手,他若失礼,绝对讨不到好。不由得心往下沉了沉。

        楚锦年打量了一眼,点点头:“那就好。”

        身后的君恒一副看好戏的态度,他一听说君策跟着君晟来了国公府,立即马不停蹄就往国公府来,没想到在门口遇到了楚锦年,便一起进来了。

        楚锦年此时看着君策还是眼睛冒火,远远的他就看见君策拦着绾宁,心里冒出一股邪火,这能忍?

        火急火燎的快步上前,生怕绾宁受了委屈。

        今儿他一大早就起来了,楚幽的那封帖子是他亲手发出去的。发出去后,便一直在府中等着绾宁来。

        心中想着:楚幽生病,想让绾宁过来说说话聊聊天,他们是大周的客人,于情于理绾宁也应该会来,他脑中正琢磨着要跟绾宁说什么,就收到了国公府的回帖。

        回帖上说绾宁也得了风寒不便出门,一看就知道是绾宁找的借口理由。

        但是,山不过来,我过去,既然绾宁受了风寒,他代替楚幽上门看望,也完全说得过去。

        有了理由,二话不说,带着如花便来了国公府。在门口遇到恒王,说了两句客套话,没想到一来就看到了这副景象,哪里忍得了。

        他就说君策对绾宁不怀好意,怂恿他接近绾宁,就是自己心怀不轨。

        君策看向几人:“九皇子和宁小姐很熟?”

        听刚刚楚锦年的语气,和绾宁可并不生疏。

        楚锦年:“熟不熟的也不告诉你。”

        “二皇兄看起来还是贼心不死,居然上门拦路的事情都做了出来,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君恒也加入了进来。

        进门前,他正气愤君策悄悄的跟着君晟来国公府,不知道他什么目的,正愁没机会可以告他一状,这会见状,心头一喜,嘴上也是不留情。

        君恒和楚锦年不一样,但是二人骂起君策,都是半点不拐弯抹角,指桑骂槐起来得心应手。

        “宁小姐你别怕,有什么事尽可以告诉本王,本王必定入宫禀报父皇,让父皇为你做主。”

        绾宁点点头,今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都凑在一处了。

        “策王殿下刚刚跟我说,他想娶彭家的彭卉小姐为正妃,却不好意思提,想让我跟祖母说一声,让祖母做个媒,我拒绝了他,因为祖母年事已高,这种事还是换别人来操心比较好。”

        绾宁话落,君恒听完,眼前一亮。

        彭家是君策的外祖家,哪怕不联姻,彭家也一定是站在君策这一边的,而且联系非常紧密。

        但是若君策跟彭家联姻,那就是白白牺牲了一个策王妃的位置,要不然他完全可以用这个位置去拉拢一个其他的大家族。

        以他对君策的了解,君策肯定不会说这种话,但是刚才二人之间拉扯,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很明显就是君策被绾宁摆了一道。

        眼下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情,他当然是要成全了。

        君恒想通,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

        “哦,原来还有这种事,宁小姐不要忧心,本王一会儿从国公府离开,便入宫去帮二皇兄要一个赐婚,二皇兄的心意,想来父皇一定不会拒绝。

        本王记得,彭家这位彭卉小姐,是二皇兄的表妹。不说青梅竹马也算是二皇兄看着长大的,而这位彭卉小姐也对二皇兄表达过几次爱慕之意,连本王都有听说,原来没想到是跟二皇兄两情相悦。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姻,今日请不来这圣旨,本王绝不出宫。”

        君恒三两句话,就给这件事定了性。

        君策暗自咬牙,却说不出一句反对的话,他不敢去赌绾宁会不会把这件事闹到皇帝跟前去,她刚刚那句鱼死网破,绝对不是说说而已,他相信若逼急了绾宁绝对做得出来。

        到时候他就更没有可能让绾宁入府,而且后面君逸出了什么事,也会一概算到他头上来,他需要忍。

        他侧过头,看向绾宁,略微低头,只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真狠。”

        一句话就让他损失一大助力,他莫名其妙的,就吃了一个巨大的哑巴亏。

        还不等绾宁说话,楚锦年忍不住了,

        “策王有什么话当着本皇子和恒王的面说。可别欺负人小姑娘,本皇子最好打抱不平,有意见。”

        君恒立马接话:

        “对,二皇子别太嚣张,若是国公爷知道二皇兄欺负了宁小姐,二皇兄怕是得吃不了兜着走。”

        君恒越说越高兴,君策自己作死,对他来说就都是好消息。

        君策噎住,看了几人一眼,又看了绾宁一眼,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君恒抱着不让他出什么幺蛾子的心态,连忙跟了上去,顺便看他的笑话,一边走一边说着:

        “三皇兄下个月成婚,大皇兄下下个月成婚,不然二皇兄的婚期,便就定在二月份吧,多好,每个月都有喜事……”

        君策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大踏步径直往前走。心中却在琢磨着,这个君恒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留了,猛兽尚且可以对付,苍蝇最是烦人。

        花园里,楚锦年的目光落在绾宁身上,绾宁也向他看过来。

        微微屈膝行了一礼,“见过九皇子,九皇子到访,可是有事?”

        楚锦年脸上的表情变了变:“是皇妹心中记挂你,听闻你染了风寒,便让我过来瞧瞧。”

        绾宁低垂着眉眼,“十三公主有心了,绾宁不过是有些不适,等改日好了,再上门看望十三公主,让她挂怀心中着实不安,倒累得九皇子跑了一趟。

        一番话绾宁说得文绉绉,淡然如水。

        楚幽可不会说这种话,想来楚锦年对国公府依然有所怀疑,所以想尽办法要在国公府打探到消息。绾宁只得耐着性子跟他周旋。

        楚锦年原本有许多话要说,在来的路上都已经想好了,刚刚看见君策拦住绾宁的去路,想都没想当即打抱不平替绾宁撑腰。这会儿见着绾宁淡淡的语气,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

        绾宁:“九皇子自便,绾宁告退。”

        楚锦年着急开口:“宁小姐稍等。”

        绾宁皱眉,“难道九皇子也想做策王那般的行径,那我真是看错九皇子了。”

        楚锦年看她误会,心里那叫一个急切,赶忙解释,

        “没有没有,就是皇妹托我跟宁小姐说,等她好些了定登门拜访。”

        绾宁看了他一眼,面露狐疑,而后道了一身多谢,便带着身后丫鬟往望月轩而去。

        楚锦年站在原地,半步都没有踏出去。

        等人走远了,后头的如花上前一步,对着楚锦年低声道,“公子,人已经走远了。”

        楚锦年一声不吭,往绾宁离开的方向看了好几眼,心头闷闷的,抬步便往外而去。

        如花连忙跟上:

        “公子去哪里,咱们要去见老夫人吗?”

        “不去。”

        他今日来,本就是为了见绾宁的,只不过这会虽然见到了,但是心中却感觉更压抑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是看着绾宁那冷冷淡淡的语气,他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生怕惹得绾宁不快。

        从前哪里会这样,若是想逗弄哪个女子,什么话都张口就来,哪里有过一次如今日这般畏畏缩缩,闹得自己不愉快。

        楚锦年自己想不通,也无意这个时候去跟老夫人周璇,只吩咐如花让君策遵守之前的诺言,尽快把他想要的消息送上来,其余什么都没说,直接回了使臣别苑。

        绾宁回了望月轩,没多久杜若便把外头的消息报了一遍。

        “小姐,九皇子从花园出去直接便离开了,没有去见老夫人。

        三位王爷在前厅只坐了一会儿也离开了。

        出了国公府,恒王便拉着策王要往宫中而去,策王哪里肯去,恒王却不愿放过机会。正准备自己独自进宫也要促成策王和彭家的婚事,宫中皇帝便传了口谕让二人入宫。

        恒王喜不自胜,策王却是脸色黑成锅底。

        绾宁嗯了一声,想到君策,心中一股恶寒。

        君策的正妃之位留了这么久,就是因为他和淑贵妃都想用这个正妃之位寻得一方更好的合作势力。

        所以,那时候君恒的嫡子都快要出生了,君策的正妃之位都一直迟迟没有动静。

        绾宁这一回让君策吃了个哑巴亏,君策心里必定怄得不行,想到这里绾宁心中一阵爽快。

        没多久,老夫人派了柳枝过来传话,让绾宁去寿安院说话。

        寿安院。

        老夫人见着绾宁,对着她招手:

        “好孩子,来祖母旁边坐。”

        “是。”

        绾宁坐下,老夫人拉着她的手拍了拍,“刚刚在花园碰到几位王爷了,九皇子也来了?”

        绾宁:“是,也是巧合,有丫鬟侍卫跟着,便说了会话,九皇子应该还是来探听消息的,被我打发了。”

        刚刚虽然很多人看到,但是却不知道君策具体说了什么,她让杜若吩咐底下的人别乱说话,这会老夫人问,很容易便能瞒过去。

        也不是什么好事,就不让老夫人担心了。

        老夫人一听,带着丫鬟侍卫,那么多人,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我还特意让人守好望月轩,没想到你在花园里,倒是巧了,不过对方上门,在府中遇到也不算失礼。”

        “是,祖母,和晟王聊得如何?”绾宁转移话题。

        老夫人看向外头,脸色唏嘘:

        “老天开眼,一定是惠贵妃娘娘在天保佑,才让大皇子沉冤得雪。若不然,还不知道被关到什么时候,谁能想到,真相居然是这样的。”

        绾宁,“是,大皇子宅心仁厚,向来得百姓爱戴,得朝臣敬重,如今出来了就好了。”

        老夫人点点头:“嗯。

        听闻他和东晋公主和亲,皇帝已经定下了婚期。这位十三公主,我是不是见过。”

        绾宁:“是来过一回,就是九皇子扮成东晋侍卫的时候,便是这位十三公主打的掩护。”

        老夫人恍然大悟的嗯了一声,细想了想,摇了摇头,“那一日也只打了个照面,没有细细看,等下回有机会我好好看看。”

        绾宁看老夫人对君晟有几分上心,接着就听到老夫人一脸追思的语气:

        “大皇子的母妃惠贵妃,在王府的时候,是正儿八经的正室王妃。

        她是大将军府林家的嫡长女,小时候,一起和你大伯父一起入宫伴读皇子公主。但是和你大伯父一直不对付,两个小人在一起就吵架,如今想起来,倒觉得有趣。

        后来她入了王府,做了正妃,年节都会记着给国公府送一份礼,只要有机会,都会来看看我,只是造化弄人,她年纪轻轻,就去了。

        她是个好孩子,她的儿子,我别的做不到,替她看一看她的儿媳,说上几句贴心话,还是可以的。”

        老夫人说到这里,脸上划过忧思,只是见着绾宁在,很快又恢复过来。

        “瞧我,说到这些往事,就忍不住感慨。”

        “祖母。”

        绾宁安慰老夫人。只是没想到,当年大皇子的母亲,居然还和国公府有这样的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