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让法兰西再次伟大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向乔亚亚阵地争夺战

第六百五十向乔亚亚阵地争夺战

        在热罗姆.波拿巴的命令下,雷尼奥元帅率领着两个旅外加一个团的兵力通过搭建在塞瓦斯托波尔港口的浮桥依次抵达了塞瓦斯托波尔的北岸。

        此时的塞瓦斯托波尔北岸早已乱作一团,到处都有不列颠王国军队的身影。

        “拉格伦元帅在哪?”踏入塞瓦斯托波尔北岸土地的雷尼奥元帅一把抓住了一位正在四处奔走的不列颠军官,询问他拉格伦元帅的动向。

        “拉格伦元帅,现在正在东边(乔纳河)进行督战!”军官立刻对雷尼奥元帅回应了一句。

        雷尼奥元帅随即率领着手下的部队前往乔亚纳河附近,并在那里看到了拉格伦元帅与奥马尔帕夏。

        此刻骑在马上的拉格伦元帅与奥马尔帕夏身边只有四个副官与一个连的士兵,而在他们的前面大约有一个团的土耳其士兵与一個团的不列颠士兵,    正在朝着他们之前丢失的阵地缓缓靠近。

        可惜的是,没等他们靠近有效射程范围,便被俄罗斯帝国架设在悬崖边的火炮突袭。

        密集的炮弹犹如疾风骤雨一般砸向了英土军队,爆炸声与惨叫声响彻在战场。

        位于左翼的土耳其军队见此情景后,慌乱地扣动了手中的步枪扳机。

        米涅弹迅速飞出了枪膛,转眼间就击中了“目标”。

        惨叫声从土耳其军阵中传出,    原来,土耳其军队射中的目标是自家军队,    位于前排的几十名土耳其士兵没有死在敌人的手中,    反倒是死在了自家人的手中。

        左翼的土耳其军队迅速陷入了崩溃,许多土耳其士兵自发地向后撤回,丝毫没有配合不列颠军队夺取阵地的意思。

        站在山脚的拉格伦司令,望着缓缓后撤的土耳其军队脸上露出了一丝懊恼的神色。

        而他旁边的奥马尔帕夏脸上同样也露出了羞愧的神色,他赶忙恳求拉格伦元帅能否让军队先行撤下来,等一会儿在进攻阵地。

        “哎!”拉格伦元帅叹了口气道:“只能如此了!”

        拉格伦元帅只好派遣一位副官下达停止进攻了命令,过了一会儿,不列颠王国士兵同样也犹如浪潮一般向后撤退。

        俄罗斯帝国阵地传来了一阵“乌拉”的欢呼声,拉格伦元帅与奥马尔帕夏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就在这时,雷尼奥的声音从拉格伦元帅与奥马尔帕夏的身后传来:“拉格伦、奥马尔!”

        听到说雷尼奥声音的拉格伦元帅匆忙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询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就在刚刚!”雷尼奥简短地回应了一句。

        “让你见笑了!”拉格伦元帅苦笑着对雷尼奥回应了一句。

        “没什么!”雷尼奥元帅宽慰道:“只不过是一时的失误罢了!我相信只要不列颠军队与奥斯曼帝国能够重振旗鼓再次进攻的话,一定能够攻下这个阵地!”

        雷尼奥元帅的宽慰并没有让拉格伦元帅与奥马尔帕夏内心感到慰藉,他们当然知道只要他们能够将塞瓦斯托波尔北岸的全部军队都动员,然后不惜代价梭哈的话,一定能够拿下阵地!

        但是,    如果这样做的话,势必会导致他们在星星要塞与沿岸炮台的防御力变得薄弱。

        万一巴赫奇萨赖与萨基的留守军队向他们发动袭击的话,他们恐怕就要面临危险了。

        从地图上来看,巴赫奇萨赖与塞瓦斯托波尔北岸的距离也不过20多公里,只要巴赫奇萨赖不惜代价急行军的话,完全有能力在两到三个小时抵达塞瓦斯托波尔。

        “雷尼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拉格伦元帅态度诚挚地对热罗姆.波拿巴恳求道。

        “这一次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你们拿下阵地!”雷尼奥元帅笑着对拉格伦元帅回应了一句。

        就在雷尼奥元帅、拉格伦元帅与奥马尔帕夏三人商议如何用最小的代价进攻阵地的时候,一位身穿绿色军装的俄罗斯军人打着白旗从阵地内缓缓走了下来。

        三人的脸上同时露出了一抹好奇,他们不知道俄罗斯的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过了一会儿,这名俄罗斯帝国军官来到了不列颠与土耳其军队驻扎地,并且被不列颠军队带到了拉格伦元帅的面前。

        “拉格伦元帅、雷尼奥元帅、奥马尔帕夏!”俄罗斯军官对着骑在马上的三人问好。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向我们投降吗?”骑在马上的拉格伦元帅仍旧以傲慢地姿态询问俄罗斯军官。

        面对拉格伦元帅的傲慢,俄罗斯军官依旧展现出来不卑不亢地态度道:“拉格伦元帅,我奉帕夫洛夫司令之命前来这里,为的是同贵军商量暂时休战!我相信贵军也不希望自家士兵的尸体就这样被干放着吧!”

        “停战?不可能!”拉格伦元帅果断地拒绝了俄罗斯帝国军官的建议,他冷笑着对俄罗斯军官回应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是什么算盘!不就是想趁着这段时间,遣人前往巴赫奇萨赖搬救兵嘛!我现在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这种事情你们想都不要想!”

        俄罗斯军官沉默了片刻后,态度诚挚地回应道:“如果我方愿意归还贵军旗帜与剑桥公爵的话,    贵军是否愿意答应我们的条件!”

        听到俄罗斯军官的第二个条件,    拉格伦元帅陷入了沉思,    他知道现在要求停战就相当于是给俄罗斯帝国调兵遣将前来塞瓦斯托波尔北岸的机会。

        不过,归还不列颠近卫师旗帜与剑桥公爵确实让拉格伦元帅有一丝意动。

        毕竟,一个军队的军旗就是一支军队的灵魂。

        失去了军旗不仅相当于失去了灵魂,而且还有可能会被直接取缔。

        如果要是让伦敦报社记者知道的话,拉格伦元帅的一生就完蛋了。

        塞瓦斯托波尔将会成为他永远也无法洗掉的污点伴随着他。

        到了拉格伦元帅这个年龄段的人而言,身后名要比他的生命更加的重要。

        没有人希望自己顶着一个“近卫师毁灭者”的称号,埋入土中。

        眼见拉格伦元帅有所动摇的俄罗斯军官再一次向拉格伦元帅保证,这一次休战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2个小时,他们还可以对外宣称剑桥公爵与近卫师在阵地上坚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俄罗斯帝国出于尊重才将他们放出来。

        “元帅阁下,请您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让您下不来台!”俄罗斯军官摆出一副为拉格伦元帅着想的样子,他似乎已经笃定拉格伦一定会同意他的意见。

        毕竟,拉格伦司令可是一个十分重视荣誉的老人,他必然不愿意留下任何一个污点。

        可惜,俄罗斯军官显然不了解拉格伦元帅坚守的荣誉到底是什么。

        拉格伦元帅脸上露出了愤懑的神色,他掏出手枪对准俄罗斯军官的脚下就是一枪。

        “砰”的一声枪响,弹丸射进了俄罗斯军官脚下的泥土中。

        俄罗斯军官脸色苍白地望着拉格伦元帅,射完这一枪的拉格伦元帅仿佛耗尽了全部的力气,他气喘吁吁地用枪指着俄罗斯军官道:“你这是在侮辱一个军人的荣誉!如果这要是在决斗场的话,就凭你刚才的话,我就可以将你射杀!”

        拉格伦元帅停顿了一下,铆足了劲对俄罗斯军官大喊道:“现在我告诉你,这个世界只有战死的不列颠军人,绝无苟且的不列颠军人!想要休战?可以,只要伱们能够打赢我们!滚吧!不要让我再看看你!”

        拉格伦元帅身边的卫队面色不善地望着俄罗斯军官,大有一言不合就将他碎尸万段的意思。

        “好吧!”俄罗斯军官耸了耸肩,语气中透露出坚定不移地语调道:“既然不列颠王国不愿意接受我们暂时休战的请求,那么我们只能用战争来说话了!”

        说完,俄罗斯军官离开了拉格伦元帅的所在地。

        拉格伦元帅依旧大口喘气对身旁副官们道:“你们马上前往前线,帮助那些蠢货争夺军队,然后尽快投入战斗!”

        “是!元帅!”副官们一脸忧虑地望着拉格伦元帅,他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能开口,只是向拉格伦元帅敬礼后离开。

        随后,拉格伦元帅将目光转向了雷尼奥元帅,他几乎是在用恳求地语气对雷尼奥说道:“雷尼奥,帮帮我!”

        “好!”雷尼奥元帅点了点头,然后伸出手来。

        拉格伦元帅与雷尼奥元帅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下午4点30分,天边的太阳由南向西逐渐地来到了群山峻岭之间。

        不列颠王国的火炮也全部准备就绪,其配置为三门从舰船拆卸下来的9.2英寸大口径舰炮、十门十二磅火炮以及二十多门六磅、八磅火炮,同时向数量远远少于他们的俄罗斯帝国火炮所在地发起进攻。

        大口径炮弹砸在俄罗斯帝国阵地中,掀起的气浪足以将炮弹周围的的俄罗斯帝国士兵掩埋在土地中。

        “反击!快让我们的炮兵反击!”站在于阵地大后方临时指挥所的的帕夫洛夫将军透过望远镜观察到自家炮兵阵地正在被不列颠王国炮击之后,立刻向身旁的炮兵旅旅下达命令道。

        “是,司令阁下!”炮兵旅长向帕夫洛夫敬礼后前往炮兵阵地。

        过了一会儿后,炮兵旅长苦着脸重新返回了临时指挥所。

        “怎么回事?为什么还不反击!”帕夫洛夫指着炮兵旅长发生地质问道。

        “司令阁下,我军火炮射程远远不是对面不列颠的对手,而且他们的手上还有舰炮!”炮兵旅长对帕夫洛夫回答道。

        “那怎么办!就这样干坐着吗?”帕夫洛夫指责道。

        炮兵旅长不在说话,他的意思也就不言而喻。

        “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