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谪芳在线阅读 - 第八百章 细节

第八百章 细节

        怎么听着还有点相见恨晚的味道?

        “圣上满脑子想休沐的心思,想疯了吗?”颜娧只剩啼笑皆非了……

        “朕想啊!也只有妳帮了。”雍德帝一臉正經的讪讪笑着,“没有妳的从旁谋划,我怎么可能有懈怠国政的机会?”

        颜娧真被这对母子打败,满脑子都是些什么跟什么?到头来还成了她的错?

        “等等,我刚刚才送出去狐裘,接着要跟她抢御医?”黎莹从没想到她也有做白工的一日。

        “我又没让妳送。”颜娧事不关己地耸耸肩。

        黎莹:……

        “她在宫里一向是个不管事也不惹事的主,传出去似乎有点矫情啊!”传出去连颜笙自己也不信啊!

        “要的就是没人信。”

        颜娧那了然于心的模样,叫在场三人都愣了愣。

        一向明哲保身不管事也懒得惹事的皇后,突然卯起劲儿来跟李淑妃过不去,的确会造成不小的风波,德贵妃那儿到底该不该出手管?

        仅剩的一后两妃,德贵妃不理会行吗?这招狠得……

        “妳又想作甚?”黎莹呐呐问道,虽然早知道李家可能是北雍一切乱源的源头,然而多年相处也算井水不犯河水,李淑妃在宫里如何夹着尾巴低调度日,她都是知道的……

        如若最后出现的那人也是李家人,她这些年来的隐忍也有个说法了,想来李家也是对德贵妃的作态也有了怀疑,否则怎么会耗费时间培养芯艾安插在清辉殿里?

        原先她也是不赞成儿子与德贵妃达成那样的交易,然而她终究妥协在儿子的哀求里,要他与那些参与谋害父兄的罪魁祸首之女同床共枕?

        说不定哪日连他也得没命啊!

        皇宫里没有以心相与的同伴,将纠葛化为简单的利益交换,或许会比费尽心思讨好他人来得心安,满足了德妃的心里所想,在时间长河里反叛他的机会也相对减少了许多。

        因此,当她再次回到宫中,德妃想都没想便要将权柄交还,其实她也纳闷许久,德妃从不曾向皇帝质疑,他们也不想多说什么,就怕人多嘴杂出了事。

        “我没想做甚,就是等。”

        颜娧肯定的眸光注视着三人,颜笙好奇地挨近了颜娧几分,打探道,“当真觉得是李淑妃?”

        “是也不是。”耸了耸肩,她也没一定的把握啊!

        颜笙没好气地拧了下小巧的鼻尖,冷哼说道:“我最讨厌妳这讲话不清不楚的坏习惯,把话讲清楚来很难吗?”

        先是被拧得咯咯笑着躲过攻击,颜娧按下那双略带薄茧的巧手,屏气凝神地说道:“藉着相家互通有无都是小事,但是传递的消息太正确就是大事了。”

        “宫里真有其他内应?”这话雍德帝也不太相信,宫里只剩下几人了,再猜测下去,指不定他也成了疑犯了。

        “李泽受困织云岛,说因为山上天候不佳,不适宜休养而到城里长住,宅邸里是清静悠然适合养病,可用的人手却少得可怜,你们说相家是真容得了李家,还是在等着李家出事?”

        颜娧再次回想与那老夫人匆匆一瞥的模样,那眼底的焦急如今想起来,到底是为谁着急还得再想想,颜笙正打算开口回答,又被她抬手拦了下来,“妳别说话,动不动就把孙儿关到瀑布山洞里的人话说不准。”

        颜笙张了张嘴又阖上,忍不住地撇了撇嘴,谁家不好好教养子孙谁倒霉啊!

        难不成裴家家业要给葬送在不孝子孙手上不成?

        忽地,她愣了愣,回望颜娧的眸光缓缓由不屑转为错愕。

        李泽为救相家独女才受了冰毒成了废人,在此之前生活在相氏山庄里,也是过着勤练苦读的日子,眼下看来相家是有所取舍……

        看着一如心中所料的表情,颜娧偏头微微一笑,母子俩也透过这一惊一乍听懂了他想表达的意思,不也正在说明相家不是敌人,那么潜藏之人又是谁?

        “娧丫头,被妳这么一说,感觉坏人只能是朕了。”雍德帝眼底那莫名的怅然令人心酸,本以为已经接近答案,经此分析似乎又远离了答案。

        “皇帝伯伯。”颜娧忽地慎重地看了他一眼,语重心长地再次提醒,“你觉得有既得利益之人,就不会起了贪念了吗?”

        雍德帝被问得微微一愣,被突然涌上心头的错愕给扼住了呼吸。

        “传递到东越的消息,是小黎后来到宫中之后变少的。”颜娧因他的错愕而心生惋惜,什么样的情感竟令他有这样的失望之色?

        听完这些话雍德帝失望地揉了揉眼前的叶子牌,再听不懂指的是谁,真太对不起她再次回到宫廷的好意了。

        “朕以为最终能得到一生一世一双人,会是每个男人的念想。”

        “皇帝伯伯长情,不代表其他人也是。”颜娧颇为遗憾地坦白说道,“指不定他心里记恨着。”

        “记恨?他能记恨朕什么?”雍德帝听得不乐意了。

        “如若皇帝伯伯放弃了帝位,或者死于非命,那他还能有您的后宫妃嫔为姬妾吗?”颜娧双手交握撑着下颌,兴味地问道。

        “我知道您舍得放弃,隐藏在您身后的那人的意愿,您问过了吗?虽然不能手握权利,夜幕来临却能过着与皇帝无异的日子,过久了会不会忘记初心?”

        雍德帝无奈啊!他只顾着想摆脱眼前的身份,的确没想过勤公公如何安置,难道给了德妃掌握着后宫权柄,还不足以产生安全感?

        “朕就知道,妳喊我一声伯伯一定没好事。”雍德帝心里酸啊!

        “哪有的事!明明就是圣上透露的细节多了,目标也就明显了,这锅我可不背。”颜娧不服气地冷哼。

        “母亲再回到宫里之后,承凤殿里的人手全被黎承换成了,不是黎家人就是裴家人,就连勤公公也鲜少踏入殿内……”黎莹也是一声莫可奈何的叹息。

        “娧丫头,朕越来越不喜欢同妳分析事情了。”雍德帝拧眉不停摇头摆手。

        “是啊,听到最后都没好人了。”黎莹抿了抿唇瓣,不由得苦笑。

        “咦,你们母子不说,我还真没发现呢!”颜笙发现新大陆般的诧异,这招黑的本事果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题外话------

        早上好~随玉赶上了~也熬夜了~我去检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