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外乡人的旅途在线阅读 - 第52章 恐帝

第52章 恐帝

        燃着火光的火炬发出噼啪声,恐帝坐在空无一人的大厅之中,陷入沉思。

        他并非人类,而是【使徒】。

        所谓【使徒】,是普通人藉由‘贝黑莱特’这一媒介在绝望之中召唤出神之手举行献祭仪式,献上自己心中最为珍贵之物后,此人便将舍弃所有的人性和人类的肉体,    取而代之的是将自身某种欲望强化至极限的、超越人类极限的【魔】。

        每个使徒的能力不尽相同,而且使徒当中也分高低。

        低级的使徒仅仅能够变化成怪异的魔物,拥有极其顽强的生命力和恢复力,力大且敏捷,一名低级使徒便能够轻松应对上百名全副武装的精锐士兵所组成的部队。

        而那些高等级的使徒,各个都拥有着独特力量,    这些力量由他们的称号所体现。

        ‘不死的佐德’顾名思义拥有绝不会死亡的躯体和超快速再生力,力大无穷而且能够飞翔。

        ‘火龙’古伦贝鲁多可以变化为身披红色晶石的巨大火龙,如小山般的庞大身躯只是触及就能将肉体凡胎直接摧毁殆尽,    更不用说那焚尽万物的火焰龙息。

        ‘魔弓手’阿巴英,‘月光骑士’劳古斯……这些拥有着称号的上级使徒全都是能够独霸一方的可怕存在,对人类世界属于碾压层次。

        而在海瑟的世界里,《剑风传奇》漫画里公认的所有使徒当中的最强使徒,必然是【恐帝】!

        【恐帝】加历西迦,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他曾为‘人类’的时候,也曾有过天真。

        加历西迦出生于库夏王室,头一次见识到王室内斗的尔虞我诈,是在加历西迦六岁时的事了。

        为了让溺爱的亲生幼子登上王座,库夏的王后对年仅六岁的加历西迦下了毒。大难不死的加历西迦很快便弄明白了何人要杀他,以及为什么要杀他。于是这个六岁孩童在深夜用母亲赠送给他的小刀杀死了自己的母后,    又将年仅三岁懵懂无知的弟弟也一并抛下高楼。

        但他很快便发现,    即便葬送了弟弟、母后‘自尽’后,自己所处的危险环境依然没有得到任何改善。加历西迦觉悟到他生活在毒蛇的巢穴之中。

        不知不觉中,    渐渐成长起来的王子发现端坐于高高王座之上的父王也用充斥着恐惧与猜忌的目光看着自己。

        将我视为【蛇】吗?不,    我是不会让你先下手为强的。王子加历西迦如此想到。

        不久,    库夏国王在出巡路上从突然发狂的大象背上坠下并被活活踩死。

        一个又一个挡路者被王子和他招揽的手下除掉,王子变成了王。

        虽然登上了宝座,但他还是毫不安宁。面对尚属小国的年轻蛇王,一众更加强大的战国之龙已经张牙舞爪蓄势待发。加历西迦的王国随时都有可能被周围更加强大的国家吞噬殆尽。

        为了求生,加历西迦耗尽所有心力战斗,年幼时培育出来的毒蛇般的冷酷与狡猾让他好几次置之死地而后生。

        朕并非天生冷酷,但朕必须让敌人畏惧,把朕所承受的恐惧十倍奉还!年轻的蛇王加历西迦如此想到。

        遵循着习俗,加历西迦隐去了邻国王族并诞下麟儿,但终日不断的战争让他无暇顾及家庭。或许,他在心中也在恐惧着名为‘母子’的关系。

        几许星霜,转战各地战场后,年轻的蛇王让自己的王国变为了他国无法类比的龙中之龙。称霸天下的野心逐渐膨胀,而且看起来似乎并不遥远。

        时隔数年,加历西迦难得回到宫中。然后,在宴席上,加历西迦再一次品尝到了六岁时的背叛滋味。

        毒酒入喉,身体痛苦得嘴角不断溢出白沫,    但更痛苦的是内心。加历西迦这时才发现周围早已没有任何一个忠于自己的人,    全都是背叛者!全都是背叛者!

        然后,神情恍惚的蛇王视线穿过那些手举兵器朝向自己的士兵,    看到了自己那甚少见面的王儿。在那双低垂的眼睛里混杂着恐惧与怯懦,放入以往蛇王的写照。

        拼尽全部力气奔逃,身后的士兵们在王子的号令下不断追击。最终,长矛与利刃穿刺进蛇王的身体,这位雄心壮志的蛇王即将命丧当场。

        慌乱之间蛇王加历西迦伸手在四周胡乱抓着,却一把抓住了如拳头大小的椭圆石头。那是一颗暗红色的石头,表面刻着错位的五官,栩栩如生。依稀记得这块石头是蛇王征战四方时遇到一位不知名的圣者将之奉上。

        其名为‘贝黑莱特’。

        沾着自己鲜血的手与贝黑莱特接触的一瞬间,石块上的五官归于正位并且睁开双眼流着血泪发出无声的嘶吼。

        将王宫里所有的人全部作为祭品献上,加历西迦得到了超越人类极限的力量。

        蛇王,成为了恐帝。

        朕不会屈服于任何人,哪怕是赋予朕力量的神之手!

        朕是大帝,是王中之王!是在这片大陆之上践踏过和蹂躏过最多土地的人!这个不洁净的世界中独一无二的真理,就是【要夺取世界,便要用血来换取】。即使是从天而降的神,也不能免除这个真理。

        如果那所谓的奇迹和神的使者是真的,那么就由朕来用这染满鲜血的手,将【神的使者】夺过来弄脏!朕才是玷污这个世界的魔王!

        想到这里,恐帝那茂密的胡须下面露出密密麻麻的交错牙齿。

        嗯?他忽然站起身来,略带疑惑地看向外面。

        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入侵进入了这座被自己制造的雾霭所笼罩的魔城。如此地纯洁,如此地高贵,会是她吗?

        踏、踏、踏……

        洁白细嫩的赤足踏在冰冷的石砖之上,一道倩影悠然行走于王宫大厅之中,向着恐帝所在的王座渐渐靠近。

        “哦……你,便是那异教的‘神之使者’。”

        恐帝摩挲着胡须,眯起小眼睛打量着眼前美丽的少女。何其优雅高贵,恐帝敢断言自己从未见过比眼前女子更加美貌更加优雅的人。这样的纯洁之物,绝不会是凡俗之人,还真想……夺过来将之玷污啊!

        “你胆敢独自一人闯入朕的魔城,朕要称赞你一句,好胆色。”

        恐帝站在王座前的头骨堆上,张开双臂,浓烈的雾气从他身上向着四周蔓延开来:

        “机会只有一次,投降吧,朕不会杀你,而是会将你立为皇后。”

        鑢七实丝毫不在意雾气将王厅笼罩起来,姿态依然优雅无比:

        “啊啦啦,听到有男士对我说出如此令人心动的话,真是让我心情激荡呢。”

        话虽如此,她的语气可听不出半点的高兴之情,依然淡漠无比。

        “那么,你的回答呢?”四周的雾气中传来恐帝的声音,无法辨别方位。同时,雾气中出现了数不清的巨大兽影,正虎视眈眈地瞪视着七实。

        七实嘴角微微勾起充斥着恶意的弧度:

        “呵……你听说过人类会嫁给杂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