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科幻小说 - 魔雾雨在线阅读 - 第86章 福缘斋

第86章 福缘斋

        魔雾雨正文卷第86章福缘斋魏风很想表演一下,装作懵懂抬起头,向四周瞧瞧,见四下无人,然后顺理成章的当做自己幻听了。

        可惜,他刚刚抬头的动作太猛,又直接看向了对面,现在已经没有表演的余地了,这件事教会他,要时刻牢记演员的自我修养,否则戏到演时方恨晚。

        他也不多想,径直起身牵着马往福缘斋店铺走去,实在是没有拒绝的余地。

        人家坐在街对面却可以把声音直接送到他耳边,定是修行者无疑了,那人家好言好语邀请他去坐坐,他最好还是识相点。

        慢走几步到了福缘斋门口,他左右看了看,没有地方可以拴缰绳,索性手一松,任由马儿就在门口自由活动。

        那中年人仍然靠躺在摇椅上,也不起身,见此笑呵呵道:“你就不怕马儿跑到冲撞了谁。”

        魏风轻笑道:“您这店门口也没有拴马的地方,想来为了不使冲撞到谁,您也会让马儿温顺些的。”

        修行者用气势压制马匹的手段,魏风已经在柳存身上见识过了,只用一个眼神过去,本来还想尥蹶子的驽马立马就温顺下来了。

        中年人没有接他的话,只是笑道:“你与我有缘,看着选一幅字画吧。”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魏风回想起前世每次从超市购物出来,总会有大妈过来让你抽个奖,随手一抽就是几百块的券,大妈笑意吟吟的告诉伱去旁边选一块玉吧。

        魏风顿时警惕起来,这老小子该不会是搞诈骗的吧。

        他想了想,随手指向手边,试探着道:“这幅吧。”

        那中年头也不抬道:“今日有缘相遇,那就收你两块万元石吧。”

        果然!

        魏风用一副我早就预料到的眼神看着他,皮笑肉不笑道:“呵呵,太贵了,买不起,告辞。”说完,转身就准备往外走。

        只是他刚刚抬起的脚却迟迟没能落下,反而身体不由自主的又转了回去,正见着那中年人收敛起笑容,淡淡道:“怎么?我看你的表情,是把我当成骗子了?”

        魏风不知对方使得什么能力,反正他现在身体无法行动,只有脖子以上可以动弹,只能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哪能啊,您这里的字画一看就是传世精品,只是小子是真穷,确实买不起……”

        “哦?是么?你以为我为什么只开价两块万元石?”中年看着他淡淡道,一直摇摇晃晃的椅子也停下来了。

        魏风心下叫苦,知道对方肯定是能感应出他身上钱财,想了想,试探着还价道:“要不,一块万元石?”

        中年冷笑道:“怎么?觉得我这幅字不值这个价?”

        他心中也是被魏风气的够呛,本来发现魏风能察觉到他的视线,说明这小子肯定有不凡之处,见猎心喜想着结个善缘,那幅字开价两块万元石基本都相当于是白送了。

        结果这小子不识货,还敢以为他是骗子,他堂堂福缘斋斋主能是骗子?不知道这小子家中长辈是怎么教的,来学宫之前就没有叮嘱叮嘱?实在可恨。

        魏风苦着脸,连忙解释道:“不能不能,实在是小子身上就这点钱,除此之外就只剩十几两碎银子了,要是买了画,客栈都没几天能住的了。”

        中年嗤之以鼻,轻哼道:“还敢骗人,今天这字你是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钱不够就让你家里人给你送来,而且也不是这个价了,没有百颗万元石你就别想拿走了。”

        魏风也不苦笑了,只是轻叹道:“家里没人了……况且,就算我父母还活着,也只能给点银子,元石这种东西恐怕他们都没见过……”

        那中年本是有些气愤,乍听此话先是感觉有些荒唐,旋即又有些错愕,魏风说话的真假他还是能分辨出来的,确实没有骗人,但这话里的意思明明在说父母双亡,而且还都是普通人……

        他皱眉道:“我看你这体魄锤炼的有些火候,难道不是哪个世家的后辈?”

        他现在心中已然是知道闹了个乌龙,自己对一个普通人出手了,这说难听点就是仗势欺人,说出这一句,也只是掩饰自己的失态。

        以他这个层次能说出“有些火候”这种话,已经算是很高的褒奖了,说明在未开始修行前,有这个体魄殊为难得,不然也不会将魏风误认为世家子弟。

        魏风委屈道:“小子就是村里的农夫,还得依靠打猎才能吃顿饱饭,哪里是什么世家子弟。”说话间,他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能动了。

        中年皱眉许久,最后轻轻摇头自嘲一笑:“罢了,那这幅字便赠与你了。”

        他也没有追问为什么一个农夫能锤炼出这般体魄,也不去问为什么一个农夫身上会有珍贵的元石,还是两块万元石,就如同他不问为什么魏风能够察觉他的注视一样。

        能走到他这一步的,谁没有过几次奇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际遇,也没必要对年轻人的秘密刨根问底。

        魏风也不跟他客气,拱手一礼,笑道:“多谢前辈,长者赐不敢辞,那小子就却之不恭了。”

        说完手脚麻利的将字画从墙下取下,对着阳光下仔细瞧了一遍又一遍,一副土包子没见过世面的模样,这种本色出演对于魏风来说没什么难度。

        过了会,魏风又转过身来,带着些羞涩的笑,不好意思的问道:“前辈,这幅字书法倒是极为精妙,小子就算没上过学也能感受到这份书法之美,只是……只是小子还没接触过修行,更多的就看不出来了,还请前辈指点一二,嘿嘿。”

        那中年人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看着魏风,看着看着脸上笑意就浓了起来,直到把魏风看的有些局促起来,才轻笑道:“倒是个小滑头。”

        说完又忍不住叹了口气,这般表现倒确实像是个没什么依靠的人,不得不懂事一些,又想到像他这个年纪的大部分学宫弟子,个顶个的会讲道理会较真,与眼前少年一比就显得天真与青涩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