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科幻小说 - 魔雾雨在线阅读 - 第38章 现身

第38章 现身

        城中某处,一道有些微弱的洞府境气息忽然冒了出来,出现的仓促且诡异,仿佛是凭空浮现,又像是一直就在那里,矛盾却又冲突的感觉。

        白剑行知道这种感觉,这是敛息秘法解除时独有的特征,他不禁眉头微挑,将神念集中于那边。

        倒不是说神魄境强者神魂之力扫描不如觅元阵盘,而是作用原理不一样。

        觅元阵盘只对高于一定强度的元力集中体有反应,无论目标是花鸟虫鱼、飞禽走兽亦或者人类,达到标准就会标记出来。

        而神魄境强者的神念则是全面铺开,可以细致入微的了解笼罩范围内的一切事物,无论是活物或是死物,无论是普通人或者修士,这些都要耗费心神之力。

        而神魄境的修者终归不是神仙,心神之力也是有限的,像是在西河郡这样环境复杂、建筑众多、人口密集的大城中,想要搜寻到特定的一个修士,就需要将大部分事物屏蔽,从而降低消耗,提升搜寻精确度。

        至于屏蔽哪些事物、分别以什么标准,这就与不同的神魄境修士对于修行的认知有关了,很难会有一样的标准。

        与之对应,屏蔽掉的那一部分中,就可能会出现误差,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倘若将一位普通修士单独放在神魄境修士与觅元阵盘面前,那就算他的敛息秘法精妙绝伦,最多也只能骗过觅元阵盘,而集中于一点神魄境修士会将对方从内到外扫描个通透。

        除非白剑行将自己的神魂之力收束,一寸一寸将整座城探查过来,不然在西河郡这样的大城内,精度很难高于大量觅元阵盘。

        但现在既然被他发现了一丝端倪,那朱明奎便再无幸免的道理。

        躲藏在一处铁匠铺的朱明奎忽然汗毛倒竖,前一刻他刚失去第六个女红人偶的控制,下一秒便觉得一股极致的危险笼罩全身,这种预感强烈到他觉得死亡的钟声已经敲响,只待他的魂飞了。

        来不及进行过多的思考,他瞬间爆发出拓脉境巅峰,加上职业等级强化的身体属性,用他平生最快的速度向城东冲去。

        他先前所立足之处,青砖被踩得寸寸碎裂,炸成两块蜘蛛网形状。

        白剑行立于虚空,冷冷的看着他遁逃,并未出手,因为已经有白家子弟已经正面迎上了。

        原本在那附近的几名修士已经跃起,准备将此人擒下,却见到另外一个身影拔地而起大喝一声,他们面面相觑,只能先止住自己的攻势,在一旁压阵。

        爆喝之人正是白家白尚武,他的脾气在白家也是出了名的武痴,同境界对敌时从不允许其他人插手,谁插手跟谁急。

        眼前敌人只爆发出了洞府境的威势,在这种重重包围之下,白二爷对敌,就肯定不会允许他们插手的,即使情报称敌人为龙门境,他们也不认为白二爷就一定会输。

        喝声未落,白尚武的刀已至,刀身光芒暗淡内敛,似乎元力不足,但其刀势凶,直劈逃遁过来的朱明奎面门。

        朱明奎身在半空来不及躲闪,只得架起长剑格挡,同时眼中凶戾之色不加掩饰,另一手摸入怀中,取出一物向白尚武砸去。

        此时他也反应过来了,刚刚那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恐怕就是身处于白空的白家强者盯上他了,他知道面对这种级别的强者恐怕是在劫难逃了,虽然逃遁是下意识反应,但如今仇人见面,他一狠心,不如拼死用这条命换掉白尚武,反正他有……

        白尚武刀势未减,直直劈下,同时偏头试图躲过朱明奎丢来的一个大黑球。

        朱明奎长剑横挡于身前,险险架住这一刀,顿时传出金铁交鸣之声,剑身传来的力道让他有些吃惊,这白尚武身为拓脉境力道竟然快赶上他了,要知道他可是有十几级的属性加持。

        心下明了这肯定是大家族的修行资源堆出来的,这便是野修与氏族子弟的差距,一种恨人有恨己无的怒意涌入胸中,让他的仇恨更深三分,不过他的嘴角却挂起一抹冷笑。

        白尚武心中警兆顿生,充足的战斗经验让他第一时间锁定危险的来源——对方丢来的大黑球。

        此时已经来不及收刀了,他急忙抬臂挡在脸侧,体内元力疯狂向手臂涌去,在最短的时间内构建出一道临时防御屏障。

        “轰”

        一道爆裂之声传出,那大黑球猛然爆裂开来,一团炙热的火焰裹挟着热浪袭来,火焰在极短时间内膨胀开来,浓烈的火焰瞬间将白尚武整個笼罩在内。

        朱明奎借着剑身反震之力远离这团爆裂而出的火焰,这是他自一道白色的漩涡中收获到的道具【爆裂火弹】,自从获取后还一直未使用过,这次用出看起来威力还不错。

        但是下个瞬间,他嘴角那一抹冷笑又有些僵硬,只见一个体表毛发焦糊,身上大片烧灼痕迹的精壮汉子冲出,正是白尚武。

        他穿着的那身武服没有太大损伤,显然不是凡物,他又第一时间护住了面部,除了四肢有部分灼伤外,看起来竟没有受太重的伤,从火焰中冲出,劲风呼啸。

        只不过风一吹,他头上那团焦糊的头发被吹散,露出来一个黢黑黢黑的卤蛋。

        白尚武没有因为爆裂火弹的伤害而有任何负面情绪,反倒他的战意更浓了,心中还有团怒火在燃烧,他认为自己被小觑了,对方直面他的攻击,都还在运转敛息术,只是展露出了拓脉境的气势,这无疑是对他的蔑视。

        他踩踏一座房屋的屋顶借力,脚下元力爆发,身形乍然而起,长刀横握,刀身锐芒闪耀,横斩向朱明奎。

        朱明奎不闪不避,正面迎上,长剑上撩,将这一记横斩撩偏,随后剑身自上压下,斜劈向白尚武。

        白尚武似是早有所料,一脚蹬向朱明奎持剑手腕,同时手上长刀回转。

        朱明奎向后急退,躲开这一踢,却见白尚武瞬间转蹬为踏,身体向前欺进,之前回转的刀势也已就位。

        他面色难看,白尚武变招这么迅速,显然是对他的应对了熟于心,从战斗经验上来说,他很难比得过白尚武。

        他的眼中凶光大冒,怒火几欲喷薄而出,自从成为职业者后,他还从来没有打过这种憋屈,心中发狠,面对袭来的一刀他不闪不避,挺剑直刺向白尚武胸口,乍一看去竟是以命换命的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