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科幻小说 - 魔雾雨在线阅读 - 第22章 出手

第22章 出手

        后方追逐的三道身影也没有贸然靠近,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出后,就陷入安静,只有森林里的虫鸣鸟叫,在没有外人惊扰后又开始聒噪起来。

        青年感受着身后三道似有若无的气息,只能判断个大概,却无法捕捉到他们的具体位置,知道他们肯定是在尽力收敛自身波动,心中暗骂,也收敛起自身波动,悄悄往其中一个方向摸过去。

        只不过后面三只野狼虽然在隐蔽自身,但也死死盯着他躲藏的位置,见他有所行动,顿时开始调整自己的身形,始终和青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让他接近也不放他远离。

        这群野狼最擅长的就是闻着血腥味追踪,以及见势不妙迅速逃离,没有这份机警的成不了野狼,只能成为死狗。

        青年几番尝试都没能靠近,不禁有些气急,但却无可奈何。

        他思虑再三,最终决定还是交涉一番,高声道:“我乃白家白尚杰,三位既然会出现在猫耳山林,想必也听说在下,前方便是我西河白家的地界,随时都可能碰到我们白家的巡逻修士,三位若是愿意现在离去,我以自身名义担保,就当今天这事没有发生过,绝不为难三位。”

        自报家门有利也有弊,如果不能吓退对方的话,很可能会逼迫对方更加拼命,但这是他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无论是对方是战是逃,总比这样吊着他好。

        等他说完,场面安静十数息后,才有一个方位难辨的声音幽幽传来:“把东西交出来,我们现在就退走。”

        白尚杰咬牙道:“在下身上除了这把剑之外,别无他物,你们刚追上来时我便告诉你们了。”

        然而他说完却没有再得到回应,仿佛三只野狼就认定了他身上一定有什么好东西。

        他只得再道:“你们但凡能说的出在下身上有何物值得你们窥觊,那便赠与你们也无不可。”

        对方隔了一阵才回道:“我们也不知道你身上有什么,但是看到了你从一道旋涡中钻出,那副谨慎的模样,一定是得了某种宝物。”

        白尚杰气的面色涨红,怒斥道:“那是在下有仇人在附近活动,防止被偷袭才小心防备着些,哪里有什么宝物。”

        他心中暗惊,原来这三只野狼是在十万荒山就盯上他了,他还以为是在猫耳山林中见到他受伤才尾随的。

        几人交谈的功夫,雨下的更大了些,森林中的鸟儿为了躲雨都不怎么鸣叫了,那三只野狼也再没有回话,一时间只有雨水打在树叶上的“啪嗒”声连成一片。

        “簌”

        正此时,隐约间,白尚杰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啸声,以为对方又开始射击,正要辗转身形,却忽听后方某处传来一道闷哼声。

        他脑海中思绪电转,尽管没有完全搞清楚状况,但是有人暴露了位置,他自然不会客气,体内元力爆发,瞬间冲向那边。

        只是几个腾挪便已靠近,只见一位寸头中年模样的劲装男子,被一支羽箭从肩胛骨位置贯入,从肋骨侧边穿出。

        他二话不说,对准那人手中长剑直刺,虽有重伤在身,但一瞬间爆发出的威势也非一般洞府境可比,剑身光芒内敛,对着寸头男面门而去。

        那男子咬牙强忍剧痛,提剑格挡,勉强招架住这一击,但身形也被剑身传来的磅礴巨力击的倒飞出去,撞倒两颗小树后去势才止,仰躺在地口吐鲜血。

        白尚杰蓄势上前,长剑下劈,但那人的同伴此时已经反应过来,从侧边窜出,一刀砍向白尚杰。

        白尚杰不得不中断自己的攻势,长剑一个回转,剑身拍向袭来的长刀,刀剑相撞发出金铁交鸣之声,虽将对方刀势架住,却也无法在第一时间进行追击,让那人有机会重新站起。

        “簌”

        啸声再起。

        白尚杰迅速转头,只见一支羽箭扎在那位倒地男子的胸口,尾羽还在颤动。

        那倒地男子此时还保持着手肘撑地的姿势,起身动作才做到一半,双目圆睁,不可思议的看着贯穿他胸膛的一箭,想不明白这箭到底是谁射的,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将视线转向第三人,只有他带了弓箭。

        只见第三人也是满脸震惊,他的弓箭背在身后,此时也是手提长剑准备过来掩护寸头男子,却忽然发现已经不用掩护了,这箭贯穿胸口,就算不死也没有战斗力了,即便是逃命都是個累赘。

        所以他果断咬牙转身,头也不回的跑向丛林深处。

        白尚杰虽然不知暗处是谁在帮他,但他知道此时应该怎么做,他第一时间挥剑斩向刚刚袭击他的那只野狼,也是场中剩下的最后一人。

        “簌”

        啸声第三次响起。

        白尚杰知道暗中之人的支援到了,然而啸声落定,也没见有箭矢在附近落下,他有些疑惑,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瞬间扭头看向第一个倒地男子。

        只见一支羽箭从他面门贯入颅中,身体抽搐两下算是彻底死绝了。

        白尚杰气急,他心中暗骂,那人已经没有战力,就算逃也不可能逃掉,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补刀,支援他将这人拿下才是正途。

        与白尚杰交战这人见一同伴已死,另一同伴逃走,他退意顿生,单从两人交手来说,对方伤势确实严重,不排除快要油尽灯枯的可能,可关键是暗中还有一位擅长射术的修士。

        虽然他是三人中最强的,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白尚杰虽有重伤在身,但也是拓脉境,况且他现在以一敌二,所以再不犹豫。

        他体内元力爆发,一刀将白尚杰的长剑挡回,并且借着反弹之力快速开始逃遁。

        “簌”

        羽箭在雨幕中的呼啸之声不知何时才能停下,乍然又是一道箭矢飞射而来。

        那人听到声响脚下顿时一个转向,生生止住了原本要向前踏的一步,改为向左侧扑去。

        “簌”

        箭矢再射,落点便是他的左侧,似乎是对方已经预判了他要向哪个方向躲闪一般。

        那人也是反应极快,抬手抓向身旁的树枝,抵消自己的左冲之势,再次前扑。

        “簌”

        又一枚箭矢如同有自己的思维一般,射向那人后背。

        那人身在半空已是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能在空中回转身体,刀身横挡,将这射向他后心的一箭抵挡。

        身后疾追的白尚杰怎会错过如此战机,长剑直刺,如出水蛟龙,又如苍鹰探爪,一剑快、准、狠,直刺那人胸膛。

        那逃窜之人只顾用到抵挡袭来的箭矢,已经腾不出手,也根本来不及抵挡这一剑,白尚杰此刻爆发的一剑要比之前更快更疾,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剑刺入胸膛,剑气在他五脏六腑间肆虐,快速绞灭着他的生机。

        “簌”

        又是一箭从天外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