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科幻小说 - 魔雾雨在线阅读 - 第9章 交流

第9章 交流

        魏风是不知道他心里活动,如果知道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就是典型的信息差。

        在另一个世界,孩子们从小接受系统性的教育,全面掌握各类知识,有前人灌输经验,还有互联网弥补见识不足,可以说一年内接受到的信息,要比这个世界大部分人一辈子接受的都多。

        这个世界村里的孩子连字都不认识,更别说想要精通各类知识了,如果一个土生土长的村里孩子设计出这种杀人手法,那翟志明除了将他认定为天才、聪明绝顶之外,再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魏风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翟志明一会兴奋一会又皱眉,自从翟志明开始夸他,他就不再开口了,主要是脸皮不够厚,他怕自己应承下来会脸红。

        “呼~”许久后,翟志明才长舒口气,他决定在这个少年家中住上三日,既是为了养伤,也是要通过这三天接触来加深对少年的了解。

        “不知我可否在你这里暂住三日用以养伤?放心,我会支付你相应的报酬。”说着,他就从怀中摸出一袋碎银,从其中掏出几块碎银,递给魏风。

        魏风顺势接过,入手感觉不到二十两,对于一個村里的孩子来说,是笔巨款,但他毫不在意,顺手又递给早已眼巴巴看着的苍狗。

        “呜~”苍狗欢快的嗷呜一声,叼着碎银子就小跑进了里屋,毛茸茸的尾巴摇的格外欢快。

        看着它一扭一扭的身影,魏风会心一笑,对翟志明道:“住吧,这点银子,勉强可以让你住上一旬。”

        翟志明一听快气笑了:“你知道这些碎银子够在桑林县的福来客栈住多久吗?还勉强在你这住一旬……”

        魏风眨巴着眼睛回道:“不知道。”

        这个的回答在翟志明的预料中,他倒不是很在意这些银两,要不也不会随手给出那么多,只是觉得这个少年人可能对于钱没什么概念。

        他正想再调侃几句,却听魏风接着道:“你都没说那个福来客栈住一天要多少文,我怎么知道你能住多久。”

        一句话让翟志明有些卡壳,他心中微动,一个想法升起,让他鬼使神差的说道:“福来客栈最便宜的房间,住一晚需要230文。”

        他话音刚落,只听魏风就开始喃喃:“现在一两银子大概可以兑换900文,刚刚的碎银子应该有17两,那就是15300文,一晚230文……那就是住66天余下120文。”

        魏风心中暗自思索,福来客栈是桑林县最贵的客栈,虽然我这食材都是新鲜有机的,但这价格是别人的六倍还多,好像是有点黑心,不过就算是黑心也不会提供客房服务的,毕竟是他自己愿意掏这么多钱的。

        一抬头,发现翟志明也在发愣,他顿时想到刚刚是不是应该默算来着,却猛然被翟志明抓住了肩膀,急吼吼地说道:“借你纸笔一用。”

        说罢不等魏风答应,便自顾自的进屋抄起笔,蘸些墨便在纸上写写画画,魏风凑过去一看,全是些横横竖竖的短线,瞬间白了,这貌似是在画算筹……

        魏风看他奋笔疾书的模样,撇了撇嘴,算了,反正银子给的有多的,就让你浪费一些纸吧。

        魏父魏母还活着的时候,家里是有笔墨纸砚的,只是二人失踪后被村民们给抢走了,这些是魏风后来又买的,好歹也是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家里没有纸笔怎么像话。

        就在此时,翟志明也停笔,愣愣的看着自己推算出的结果,喃喃自语道:“果真是66天余120文。”

        他用的标准算筹计数法,还是根据魏风说出的结果进行反向验证,都需要几息时间,魏风正向推算却只是停顿了一下便有结果了,他深深的出了口气,暗叹果然是个天才,这算学天分当真是恐怖。

        随即,他就用一种意味难明的眼神看着魏风,直把魏风看的有些发毛。

        魏风抓了抓后脑勺,不知道这家伙又脑补了什么东西,为什么这么怪异的看着他。

        不过翟志明忽然像是反应过来似的,下意识问道:“你最近去过桑林县?”

        他是根据魏风刚刚说出的银两兑换铜钱的比例来判断的,这是个波动值,会随着时间、形势等变化,最近桑林县确实是一两银子换900文。

        问完,他自己也反应过来了,家里的笔墨纸砚、竹篓竹筐什么的,明显都是从集市上买来的,那自然去过县城。

        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他急忙转移话题:“刚刚那只,应该不是狗吧?我听你叫它苍狗,不知……”

        魏风点头承认,这东西肯定不是狗,它都不会汪汪叫,要不是自己给它洗脑的时间够久,就连摇尾巴都不会,但那有什么关系,苍狗就一定要是狗吗?

        不过翟志明也认不出这是个什么玩意,十万荒山各种长相奇特的动物、异兽数不胜数,他不认识的还很多。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时间就在断断续续的对话中不断流逝,直到天色渐晚魏风以做饭的名义溜走了。

        第二天亦是如此,翟志明的问题太多,魏风都有些想找他收取陪聊费用了,这让魏风想起了上一世开大会议的时候,起码那个时候他不发言时还可以摸鱼,这两天他却全程都在输出。

        翟志明也是暗道可惜,他出自学宫止戈系,更擅长于战斗,许多时候魏风脱口而出的话让他受益匪浅,但他却无法深入明晰其原理,若是换一位算学或工学博士在这里,定不会如此。

        直到第三天,兔肉被吃完了,魏风以需要上山打猎为由,二人才离开了那座小院。

        前两日魏风从未问过一句关于修行之事,就像是翟志明从未提过一样,两人就各种话题讨论了那么多,魏风都很有耐心的应对着,两人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

        今日上山打猎,两人竟然出奇的沉默,翟志明就像前两日引导着话题一般,走在魏风前方。

        魏风毫无异议的跟着,尽管他对这座山更熟悉一些,或者说是了如指掌,但还是任由翟志明在前方走走停停,时不时蹲下来查看泥土、枯枝、动物粪便等。

        两人都知道,就像今天轮到翟志明向魏风展现修行者的强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