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科幻小说 - 魔雾雨在线阅读 - 第7章 杀人

第7章 杀人

        大上午的,刘老四和刘老五两家的几位女眷就带着草帽、镰刀以及装水的陶罐往南边地里走去,一路上长吁短叹的,脸上充满了无奈与怨怼。

        因为刘老四以几位男丁负伤为由,安排她们先去自家田里收割麦子,说什么连下三天雨,难得放晴,务必要抓紧时间。

        她们也不得不得听从命令,以后的日子还长,几位男丁只是负伤,总有伤好的时候,在这种穷乡僻壤要想活下是离不开男人的,所以即使心中一万个不情愿,也得乖乖听话。

        “父亲,秋儿已经有身孕了,你让她也去……”老四儿子有些担忧自己的媳妇。

        “不妨事,让你娘她们割麦子,秋儿帮忙归拢归拢就行。”刘老四制止儿子继续说下去:“你自己回去躺着养伤吧,今年这情况只能提前收割了。”

        他怕今年六月还是雨水不断,难得今天放晴,能收割一些是一些,心中盘算着若是到了月中还没割完,再雇人帮忙收尾也是可以的。

        招呼自己的儿子回房躺着后,他也躺下了,农村人皮实,只是胳膊被打了,躺段时间应该就好了,也不必跑去县城寻医。

        想到这他忍不住叹口气,这穷村子里要是有个大夫该多好,似乎他已经忘记了,曾经这里真有的。

        想着想着,他似乎闻到了什么莫名的味道,还挺香,他心想也许是哪里飘来的花香吧,随即一股困意袭来,他翻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便沉沉睡去。

        -----------------

        翟志明返回村北小院时,已经快晌午了,魏风正在捏手办,嘴里还哼唱着旋律莫名的小曲,似乎颇有韵味。

        见他进来,魏风放下了快捏好的泥人,其形状似人非人,也有些像个猴子。

        魏风向院子里的水缸走去,对翟志明道:“回来了,我待会给你煎副药,你连喝三天应该就够了。”说着,他已经开始清洗手上的泥浆。

        “嗯,你这是在玩泥巴?捏的什么?”翟志明倒是对这泥偶更感兴趣。

        “孙行者,这是艺术,说了你也不懂。”魏风随后回道。

        “艺术?是指六艺与术数吗?”翟志明只觉得这个词语挺新鲜。

        “格局要打开,不要被六艺限制了你的思维,百道皆可为艺。”魏风自然而然应道。

        他接过了翟志明采回来的草药去清洗处理一番,准备给翟志明煎药了。

        “百道皆可为艺……”翟志明呢喃着魏风的最后一句话,感觉这個少年人说起话来与学宫里的博士们风格有些神似。

        魏风将草药煎上,看了眼炽烈的日头,对翟志明道:“快晌午了,也该做饭了,你们修行者饭量如何?”

        翟志明想了想,他带着辟谷丹,本就无需进食,再者魏风一个人生活,可能日子都不太好过,对他来说是一顿饭,对魏风来说可能就关乎到生计,于是便拒绝了。

        但是魏风却自顾自道:“你受伤了,要多吃肉才行,你要不说,我就按照村里寻常汉子的饭食给你做,吃不饱晚上伱再找补找补。”

        言罢,就开始和面了,心里盘算着家里的肉干还够吃两天,等吃完了再上山抓几只兔子就是。

        翟志明张了张口,终归是没有再拒绝,寻思等自己离开时,给少年留些银两便是。

        半个小时不到,两碗热腾腾的兔肉面条就被魏风端上桌了,期间翟志明始终在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发现这位少年确实是长期一个人生存,各项事宜无需他人协助也能干的轻松流畅。

        兔肉面条味道很棒,不是魏风偏向于兔肉,主要上山最多的那些动物里,就兔子肉最好吃,山鼠他下不去口,猎食者的肉又不好吃,再大点的鹿类,既难抓又吃不完,浪费了。

        就在两人吃饱喝足时,外面似乎传来一些喧哗嘈杂之声,翟志明听力要比魏风强上不少,分辨出似乎是村民们在呼喊着救火。

        他当即起身,将听到的内容告诉魏风,准备两人一起出去看看,魏风却是不慌不忙地收拾着碗筷,并以要看着药罐为由拒绝了。

        翟志明神色莫名的看了魏风一眼,面色古怪的一人窜出院门。

        呼喊声与火光传来的方向皆在村南,他当即跃上屋顶,踩着一栋栋屋舍一跳十几米远,快速向南边奔去,同时还在思考魏风听到失火时淡定的神情,总觉得这反应似乎有些过于平静了。

        村里人一说到救火,不都是很积极的吗?毕竟谁都害怕火会烧到自己家。

        翟志明赶到村南时,已经见到很多村民端着木盆、拎着木桶,成群结队的往着火的房子上泼水了,火势似是刚起,也就烧了两三栋屋舍。

        也恰在此时,似是天公作美,原本放晴的天,没由来的下起了一阵雨,附近的村民们长舒口气,心里的急切总算少了些。

        前些天阴雨不断,各处本就潮湿,如今再来一场雨,想来这火势恐怕不会再蔓延了。

        事实也不出他们的预料,人力救火与雨水的双重功效,逐渐将火势控制,最后一丝火焰,也在雨水的冲刷下不甘的熄灭了。

        翟志明没有参与救火,他虽是修行者,但在这种情形下能起到的作用不大,也就没有贸然出手加重自己的伤势。

        只是附近一些村民的议论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们老刘家这几年确实够背的,什么倒霉事都让他们碰上了,这好端端的怎么还失火了呢?莫非是他家婆娘做饭时……”

        “不可能,他那婆娘上午就下地干活去了,我看带着镰刀,十有八九割麦子去了……”

        “这才六月初,割什么麦子……”

        他打算过去询问一下着火的是不是上午来闹事的那个刘家,身形微动,却忽然发现失火房子的旁边,似是有什么东西反光。

        他轻咦一声,走到反光物旁将它拿起,这莫名的形状,让他想起了导师讲过的一件趣闻,心中思绪电转,他忽然明白这次失火恐怕不是意外。

        心中盘算着,脑海中又莫名闪现出魏风那平静收拾碗筷的模样,灵机一动,他向村民那边走去,打算问一些事情。

        翟志明:“劳驾询问一下您,魏风是从小在这个村子里长大的吗?”

        “你是他什么人?”村民们有些警惕。

        “我就是路过此地,在他家借宿。”

        “这……要不你还是换个人家借宿吧,魏风……那小子似乎有些邪门。”

        “哦?此话怎讲?”

        “你是外来的可能不知道,这小子古怪的很,平日里总喜欢说些神神叨叨的话,我们也听不懂,还有就是跟他有瓜葛的人家都会霉运缠身……”

        “您知道他都说过什么神神叨叨的话吗?”

        “那我哪记得,就是什么先闪电后打雷是什么什么不同、要么小胳膊和脚一样长什么的,总之都是些怪话,疯言疯语……”

        “还有一件事……”

        -----------------

        魏风将药罐中的药渣过滤掉,这罐药他根本就没有用到翟志明采摘的那几味,而是他自己的存货,新鲜采摘的草药并不是都可以拿来直接用的,大部分还需要加工处理。

        他算了算时间,将药汤倒出,等到翟志明回来的时候,差不多刚好能喝。

        将一切收拾好后,他又开始玩泥巴,上午没捏完的美猴王,他要从头开始捏。

        蝉鸣声高高低低起伏了三次,微风打着旋吹过去了五轮,翟志明总算是回来了,没受伤的那只手中还拎着一样物什。

        魏风看着他神色莫名的脸,以及欲言又止的模样,轻笑道:“有什么话待会说,先喝药吧,药苦,凉了就更难喝了。”

        翟志明放下拎着的锅状物,伸手摸了摸温热的陶碗,神色复杂,凝视魏风许久,终是端起药碗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