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 - 科幻小说 - 某港综世界的枭雄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平时都这么勇敢吗?

第三十三章 平时都这么勇敢吗?

        “还想要补偿?小心我告你伤害警务人员!”

        旺角警署,王祖洛坐在询问室内,尤警官则坐在对面。看着王祖洛提出的要求,尤警官直接拍了桌子。

        “知不知道今天有多少警员受伤,有多少警员殉职?还有,要不是我拦住袁sir,你刚下楼就被警署伙计按住了。”

        王祖洛依旧不为所动,反正被他撞倒的交通警又没有受伤,只是摩托车掉了个反光镜而已。

        但他就不同了,刚拿到手的跑车,还没开出去二十米,就变成了事故车。

        “我知道警署内有报销额度的,我只是换个玻璃、喷个车漆而已能用多少钱?”

        王祖洛试图跟尤警官摆事实讲道理。但询问室内乱糟糟的声音让他的请求根本就没收到回应。

        此时不大的询问室内塞了十几个与云来茶楼枪战有关联的市民,大吵大闹以及要补偿的喊声让这里跟菜市场一样。

        当然了,这些都是能活着出现在这的市民,还有六个在云来茶楼喝茶的倒霉蛋正躺在警署验尸房。

        这也是王祖洛要赔偿如此艰难的原因,估计警署今后几年的报销额度这次全得搭在这次行动中。

        “行了,别为难我了,我知道你也不差那几个钱。走,去外面吸烟,这里太乱了。”

        见吓唬不到王祖洛,尤警官揉了揉耳朵。拉着王祖洛来到走廊的窗口,掏出香烟丢过来一根,准备打感情牌。

        “你也别气了,开枪击中你车子的家伙这次惨了。不光跑了两个主犯,还导致许多伙计殉职,市民都死了六个。”

        “轻伤的都在询问室里呢,还有两个倒霉蛋在医院。哦对了,袁浩云那个扑街也在医院。”

        吐出口烟圈,尤警官摸了摸自己现在还有些痒痒的头皮,对之前的枪战还十分心悸。

        “不要补偿也行,但我的车要立刻开走送去换玻璃,我可不想让它留在警署几周,等着你们写完报告才能开走。”

        王祖洛看似不情不愿的卖了尤警官一个面子,实则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没办法,警署但凡调查一下就能发现跑车根本就没有各种证件,车牌都是假的,严格来算还属于丢窃车辆。

        “行,等有时间请你饮茶。”尤警官脸上一喜,他就是看到王祖洛之后,才故意申请过来调解的。

        这次的枪战让署长狠狠地在上面丢了脸。可以想象,这次不光袁浩云要倒霉,连带着他这个被塞到袁浩云这一组的关系户也得吃挂落。

        有线人,有情报,就连大胆这几天都在警方的监控之下。飞龙骑脸能怎么输?

        本来还以为这次引蛇出洞计划十分完美,是个捞功劳的好机会。

        谁知道袁浩云跟神经病一样,竟然连人群都不疏散,直接光天化日之下跟匪徒枪战?

        现在不光没功劳,还得苦逼的加班解决市民们的合理诉求。

        要不是他碰到王祖洛,估计也得跟里面的伙计一样,与那些宣称受到惊吓要损失费的市民扯皮呢。

        很快,在尤警官的帮助下,王祖洛连笔录都没写就被通知可以离开了。

        “洛哥。”

        门口,等在这里的托尼几人见王祖洛出来,立刻上来问好。

        “找个兄弟把我的跑车送去换玻璃。”坐进好兄弟赖大飞送的平治车内,王祖洛长长的松了口气。

        今天简直倒霉到家了,出来不光好兄弟巴闭的事情没解决,还差点没命。

        车子启动,开车的依旧是托尼,段坤则带着小弟们乘坐海狮面包车。

        “对了,打听到赖大飞那家伙有没有事了吗?”

        过了好一阵,王祖洛才想起自己好兄弟赖大飞。

        “送医院了,听说大腿被流弹击中,好在伤的不重。”

        托尼也有点无语,时间地点都是赖大飞选的,遇到这种事只能算赖大飞倒霉。

        点点头,王祖洛就不再关心赖大飞的事情。没死就行,要是死了,他还得自己设套报复那个扑街店铺老板。

        好兄弟巴闭的枪,看来得拖一拖了,反正他现在也用不上。陈浩南上次出现过以后,这几天都没动静,看来对方来旺角不是冲着巴闭来的。

        回到公司,正准备跟托尼几人开个会讨论一下这段时间场子里的问题,手机就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个陌生号码,没多想,直接选择接听。

        “王祖洛是吧。给你十分钟,立刻来你的酒吧见我,否则别他妈怪我砸了这里!”

        电话里的声音十分嚣张,听得王祖洛直皱眉。

        最近自己可没得罪人,这个不知道叫什么的狗东西,怎么上来就一副问罪的架势?

        接着手机里传出来的女人惨叫声,让王祖洛想到了一种可能,于是试探的问道:“洪泰太子?”

        “对,知道是我还敢撬我的人,你他妈是活腻了?”

        声音依旧嚣张,同时还伴随着酒瓶砸在地面的声音,看来对方气的不轻。

        直接挂断电话,王祖洛阴沉着脸看向托尼,问道:“酒吧里现在没有看场子的小弟吗?”

        托尼被问的一愣,但也知道跟刚才的电话有关,立刻回答道:“洛哥,酒吧里有人,我新招了十几个小弟呢。”

        “那为什么有人能在我的酒吧里绑了我王祖洛的人,现在还他妈打电话过来威胁我?”

        王祖洛差点将手机丢到托尼脸上,他气的不是洪泰太子的嚣张,而是生气到现在了托尼竟然还没收到消息。

        就这样还看场子呢,老家丢了都没有手下打电话过来通知,要他有什么用?

        “行了,不用解释了。”王祖洛打断托尼想要说的话,回头对着段坤说道:“阿坤,喊人在酒吧集合。”

        说完,王祖洛从保险柜里拿出手枪,将弹夹放进枪身,然后别在腰间。

        之前刚跟ruby吹完水,现在洪泰太子就过来抓人闹事,这不是啪啪打自己脸吗?

        王祖洛收拾完抵达酒吧的时候,段坤的手下已经到了。

        酒吧门口一切正常,看场子的小弟还是托尼的手下,一点没有被掀场的样子。

        “阿光呢?”托尼没等王祖洛说话,立刻走到泊车的小弟面前沉着脸询问。

        “光哥在办公室。”小弟立刻回答。

        这时,托尼的电话终于响了起来。

        王祖洛一伸手,托尼连忙将电话递了过来,刚接通,阿光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托尼哥,二楼包房有人闹事,刚才服务员进去被人打了出来……。”

        王祖洛说道:“行了,我们马上就到。”

        将电话丢还给托尼,王祖洛这才松了口气,对着等他吩咐的托尼说道:“不是你的小弟出了问题,而是洪泰太子有问题。”

        白紧张了,刚才还以为托尼被手下出卖了呢,现在看来洪泰太子那个扑街是进了包厢才发难的。

        那就不是洪泰太子直接带人来酒吧绑了ruby,而是ruby自己进包厢然后被抓住的。

        虽然这句话看起来有些乱,但这是两种不同的结果。

        第一种是自己酒吧被砸,洪泰太子绑人,最后托尼手下竟然没通知。

        第二种就简单了,那就是洪泰太子这个冚家铲,只带了几个人过来,然后嚣张的落自己面子,让自己滚过去见他。

        真他妈以为洪泰能罩得住他,走到哪都这么嚣张?

        王祖洛真想指着洪泰太子的鼻子问一句:“你平时都这么勇敢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