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浮世剑圣在线阅读 - 第369章 击杀

第369章 击杀

        另一边,面对青冥无比强悍的剑意席卷而来,秦中书后脊背瞬间发凉,不知不觉间,他后背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他有种感觉,如果不采取行动的话,那么他还真的有可能吧小命丢在这里。

        “鲸吞天下!”秦中书低吼一声,这个武技是他踏入武皇以来学会的算是他最强悍的底牌。

        周转浑身灵力,此时的他也顾不得身上了蛊毒,即使虚弱感袭来,他也强忍着坚持下去。

        他看见青冥的脸色也不太好,想必施展出这一剑氏对对方消耗也挺大。

        他心中已经决定,要是顺利躲过这些剑意,他绝对不会在此处停留,管他什么玄宗的长老,管他什么南盟的盟主。

        没有小命,啥也不是。

        “起!”秦中书一声怒吼,他面前的土壤瞬间被掀开,他的两只手如果两个旋涡一般,将周边数米内的土壤尽数拉扯到了面前。

        以秦中书为中心,方圆十丈之内变成了一个凹坑,而秦中书就漂浮在这个凹坑的最上方。

        他的面前,不多时便形成了一个空心的圆柱体土墙。

        与此同时青冥施展的四氏剑叠加也在这一刻全部冲向了那个厚厚的圆柱形土墙之中。

        意料中的惊天爆炸并没有发生,土墙就如同一块冰层,而青冥的剑意就像一堆不断燃烧的火。

        土墙在剑意的侵蚀下不断变薄,当剩下最后一寸土墙时,现场漫天的剑意也瞬间消散了。

        秦中书看着眼前消失的剑意,不由得长吐了一口气。

        他的心脏跳动的更加快速了,身上的乏力感越来越多。

        “此时不宜久留,撤!”心中这般想到,身影立刻朝着旁边一处密林窜去。

        然后就在他的身影刚动的瞬间,一把利刃透过土墙插进了他的胸口。

        秦中书呆愣愣地低头看向那把青色佩剑,没想到最后一刻竟然会被偷袭。

        最后一层防御土墙土崩瓦解,秦中书便看到了那个白发少年。

        此时他脸上虽然苍白,但却挂着一丝让人讨厌的微笑。

        “你......”秦中书瞬间萎靡,原本还在压制体内蛊毒的灵力瞬间溃散,蛊毒似乎感受到了这家伙的虚弱,连忙反攻,仅仅两个呼吸的功夫,秦中书浑身便被蛊毒占据,呈现出一种暗黑之色。

        抽回青色佩剑,青冥也是一个踉跄,嘴角流下了一丝鲜血。

        显然,在与秦中书的土墙对抗过程中,他也受了内伤。

        “没事吧!”一旁的夏凝芸踉跄着来到青冥身边,将他搀扶住。

        “我没事,就是有点虚弱而已,我们快走,那里有两股强悍的气息朝着这边奔来!”

        夏凝芸点了点头,于是两人强忍着内伤迅速窜入了丛林中不见了人影。

        而场中只有浑身漆黑,死不瞑目的秦中书站在一个圆形巨坑中间。

        而他的胸口处,一种黑血不断从中流下来。

        就在青冥与夏凝芸两人消失后不久,谭杰与萧玉风两人也有点狼狈地赶到了这里。

        当看见坑中的秦中书时,两人心中咯噔一响,没想到秦中书竟然被杀了。

        两人降落此处后,几个呼吸的功夫,又有五人同来追来了这里。

        五人看见秦中书的尸体时同样也是一怔,他们明明感受到无比强悍的剑意,这剑意绝对不是夏凝芸施展的,也就是说,有援兵帮助夏凝芸逃脱了,而且还将秦中书给解决了。

        “大长老,秦中书好像是中了黑蝉蛊毒,看他致命的伤口,显然就是胸口的那一剑,用剑之人极为厉害,一剑就将秦中书的心脏刺穿,不给他丝毫的还手之力!”

        李宗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黑蝉蛊毒,全宗中就只有宗主夏凝芸修有这种蛊虫,想必给秦中书下蛊的人就是夏凝芸。

        至于他胸口的剑伤就不知道是哪位剑道高手所为了。

        “废物!”谭杰暗骂了一声,不仅没有夺回东西,秦中书反而将小命丢在了这里。

        一旁的萧玉风正打算去触碰秦中书的尸体瞬间就被谭杰打断。

        “别碰他,他身上有剧毒!”听到此话,萧玉风这才收回了手。

        “哼,死有余辜!”李宗冷哼一声,对于秦中书的死,他倒反而乐于看见。

        毕竟这些年死在他手中的乱花宗弟子可不少。

        “聒噪!”谭杰此时正处于气头上,双方又一次激战到了一起。

        青冥与夏凝芸两人不断在山林中穿行,他们一刻也不敢停歇,期间还遇到不少强悍的妖兽,但两人都有伤,为了以防万一,两人还是绕道走。

        也不知走了多久,太阳逐渐西沉,两人这才在一颗参天巨树下休息。

        夏凝芸的脸色无比苍白,苍白中又有一丝黑色涌现,非常怪异。

        “夏宗主,你还好吗?”青冥看见夏凝芸这幅模样,也是略感心惊。

        “我自己也中了黑蝉蛊毒,过不了两日,我的下场也和秦中书一般”夏凝芸虚弱地看向青冥。

        “黑蝉蛊毒?”青冥眉头不由得一沉,“没有解救之法吗?”

        夏凝芸摇了摇头。

        “黑蝉蛊毒位于南疆十大蛊毒之首,自然是没有解救的。况且我以自身的血液种蛊,秦中书非常谨慎,为有如此,方才让他也种下蛊毒!”

        青冥心中一沉,看着夏凝芸的脸色,一股黑气已然蔓延上了她的脸庞。

        “对了,这幅卷轴交给你,请你务必将它交到雨轩阁的手中,我师父说,玄宗这所以发动这些大规模的战争,目的可能就是这些卷轴!”

        “雨轩阁?”青冥心中一惊,并没有立即接过卷轴。

        “你放心,在这两日我会想些办法将你体内的黑蝉蛊毒逼出来的!”青冥脸上露出坚毅的神色。

        黑蝉蛊毒他自然略有耳闻,只不多是在都薮的医书上见过,想必也是有解救之法。

        只不过他当年对这些医药毒啊什么的并不感兴趣,所以并没有深入研究。

        “要是小牧师兄在他一定又办法!”青冥暗叹一声,对于这些,慕牧倒是将都薮的医书典籍翻了个遍,至少学到了他们师父的八九成医术。

        突然想起慕牧,他心中一沉,莫非还在乱花宗

        “对了,夏宗主,我师兄他人在哪里?”

        看着露出焦急神色的青冥,夏凝芸也是一惊,面对生死都没有什么表情的这个少年,此时却露出这幅表情,那人果然对他至关重要。

        “你放心,我们将他与一些弟子一起转移到安全地方,我这就带你去找他们!”夏凝芸出言道。

        可她刚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子太虚弱了,一下子就又倒了下去。

        青冥一愣,似乎明白了过来,两人一路逃亡,并没有休息过。